第1章 新娘不是她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付至远!你放开我!”苏浅用力试图挣脱男人桎梏,却徒劳无功。

    她被拖着扔进一个房间,苏浅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身后那扇厚重的门被他粗暴甩上,发出一声巨响,震得整个房间都在抖动。

    苏浅的视线停留在他的脸上,呵!这个男人,他要结婚了,这个交往了四年的男人,要结婚了,然而,新娘不是她!不是她!

    如今,他又有什么资格一脸愤怒!

    付至远看着眼前的苏浅,她身穿着一条半裸后背的红色丝绸长裙,婀娜多姿的身材凸显的恰到好处,笔直站在跟前,而他心底的愤怒喷薄而出,那是身为一个被戴绿帽子男人的愤怒,“苏浅!”

    苏浅突然手伸进提包里,拿着一叠东西,一把往他的脸上扔去,东西悉数由他的脸掉落在光可鉴人的地板上,还伴随一声塑料着地的声响,他的脸被刮出了一条细细的痕,有红色的血液溢出。

    “付至远!这些都是什么!”

    苏浅身体轻轻颤动,不知因为激动,抑或是因为愤怒。

    付至远盯着她几秒钟,遂低头,看见了地板上散落的照片。

    赤身裸体的男人和女人,各种高难度的床第欢爱姿态,而上面的主角,正是他本人和今天的新娘。

    眼眸危险的半眯着,先前的愤怒稍褪几分,黑着脸问:“你哪儿来的这东西?”

    “哪儿来的?付至远,耍我很好玩吗?!昨天突然发邀请函给我参加你的婚礼,今天一早又派人送这一叠艳照给我,不就是期待我出现丢人现眼?付至远你怎么可以那么无耻犯贱!”

    最后一句,苏浅是用吼的。

    “我犯贱!”付至远咬牙切齿!他一把将苏浅扯过,抵在墙上,低头满目赤红,像要将她吞下去!

    “我犯贱那你是什么!苏浅,我这四年对你不好吗?你是怎么对我的?啊!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你以为我不知道是吗!我们不过是半斤八两!”

    “你,你说什么?”苏浅气得口齿不利索。

    付至远冷笑:“苏浅,早知道你那么饥渴,我就该一早要了你!”

    “四年了,今天我就要行驶我的权利!”

    说完,用力捏着她的手腕,将她扔进了一旁的沙发上,欺身而上,把她压在身下,低头便开始在她的脖颈用牙齿啃,用力的啃。

    “付至远!你疯了!你放开我!”苏浅见他像个脱缰的禽兽,惊得她尖叫起来,借用着手里的提包用力拍打他的头。

    “我疯了!也是被你逼疯的!苏浅,我下地狱,也要拉着你一起下地狱!”付至远手抢过她的提包扔掉,将她的双手困住,反手固定在她头部上方,动手撕开了她不堪一击的礼裙。

    苏浅被他这样疯狂的举止吓得脸色惨白,身体胡乱挣扎,慌乱中膝盖一顶,刚好撞到了他的命根部位,付至远愤怒的脸因为吃痛而变得扭曲,力道一松,苏浅便获得自由,她用力一推,将他推到了地上,撞到一旁的玻璃桌角,又是一声闷哼,于是她成功逃脱了他的魔掌。

    苏浅眼角沁出了眼泪,顾不得擦,连忙拉回破败的衣服。

    而然,房间的门伴随着“砰”一声巨响,被推开。

    一道尖锐的女声刺痛她的耳膜:“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