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塔蒙,作茧自缚 -《我家将军是个狼人》
    只见小少年退后一步,嗤之以鼻:“什么狗屁礼节?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计谋本将军早就看穿了,我也不和你卖关子了,辽国我必须要拿下!”

    说着,楚君寒手握利剑,剑鸣一声,利剑出鞘,笔直的指着前方错愕的壮汉,低喝一声:“来人,请辽国君主前去军营做客!”

    “是!”七八个士兵齐声应道,纷纷拿着长矛上前。

    塔蒙仰天大笑,嗜血的盯着楚君寒,冷哼一声不屑啐道:“小崽子,是本王小看你了,想要抓本王,没那么容易!”

    语罢,只见一壮汉健步如飞,几个跃步,巧妙的避开了攻击,直奔马匹而去。

    “不好,他要上马!射箭!”楚君寒执剑砍去,壮汉已然翻身上马。

    “嗖嗖嗖”破空之声冲向塔蒙,只见他骑着骏马,快马加鞭,左躲右闪,避开了一支支威慑的箭矢。

    楚君寒一把夺过弓箭手的弓箭,聚精会神,眼神犀利的直锁前方,手塔在箭上,拉出一轮满月。

    小手轻轻一放,箭,如银蛇般划破长空,朝马上之人咬去。

    不远处,壮汉一声闷哼,险些跌下马背,左摇右晃的被马匹驼远。

    “还是楚小将军威武!”众士兵都看见了射中的那一箭,狂热的目光看着楚君寒。

    “塔蒙狗贼,那日射我父亲的一箭,今日我便还你!”小少年狠厉的看着马匹上的壮汉,喃喃自语完,将弓箭还给了士兵。

    影蝶不知何时出来,跟在楚君家的身后,小声嘟囔:“便宜他了,射姑爷那一箭带着剧毒,我们小少爷乃正人君子,才不会……”

    楚君寒侧头看着影蝶,抿嘴一笑:“谁说我没涂毒?”

    “啊?”影蝶瞳孔在放大,她方才看得清楚,小小姐拿过弓箭后,立马拉弓射了起来,何时有涂毒的机会?

    难道是一早就涂抹的?

    毒都有药性,一般都是要攻城前两个时辰涂毒,小小姐若不是算到……穿着铁青色铠甲的少女,脸上的颜色变换无穷,表情诧异!

    小小姐随着年龄增长,未雨绸缪的本领也日益渐长!不对!小小姐从小就和别的孩童不一样!

    思及此,影蝶不由的看向小少年的背影,追了上去。

    …………

    辽国都城皇宫内,太监们忙前忙后,一众大臣跪在大殿外,每个人都垂着头,内心悲凉,就连初春的阳光都变得寒冷,仿佛洒在他们的身上,能够结上好一层寒霜。

    一个接一个太医往殿内走,每出来一个太医,大臣们都期盼的看着,太医们个个摇晃脑袋,长叹一口哀气,什么都没说便踏着沉重的步伐离去。

    阿伏干·塔蒙称霸辽洲几十载,培养亲信无数,膝下却无一二半女,诺大的王宫,显得空旷冷清。

    “水……”

    宫女立刻抬头朝床铺上的人看去,激动大叫:“王上!王上醒了!”

    众大臣闻言,纷纷跪趴着冲了进去,一一跪倒在龙床前,嘴中激动的叫着,“王上!”。

    塔蒙侧头看来一眼朦胧的床前,嘴巴干涸,“我阿伏干·塔蒙英明一世,不曾想栽在一个小崽子的手里,真是作茧自缚、作茧自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