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塔蒙,独自求见 -《我家将军是个狼人》
    龙袍男子如同疯魔一般,笑掉了冕冠,笑乱了头发,笑得整个人跌跌撞撞走到大殿门口。

    塔蒙抬头仰望着殿外的蓝天白云,终于是止住了笑,眼里布满红血丝,还有一丝阴毒,“看来,只有本王前去了。”

    “王上!不可啊!”百官齐齐的跪爬到龙袍男子脚下,声音哀求。

    “擒贼先擒王!别说了,本王意已决!”塔蒙的手里,多出了一根迷魂烟,产于辽国,只要吸入一点,可瞬间迷晕。

    …………

    楚家军军营内,楚君寒正与西凤下棋,画面惬意而温馨。

    小少年正举棋不定时,门外士兵来报。

    “报!楚小将军,塔蒙独自一人在军营外,要求见您。”

    西凤微笑僵在了嘴边,脸上立刻换上了严肃的神奇:“他在作甚?”

    “属下不知!”士兵一五一十的回答。

    楚君寒应了一声,“你且先下去吧,告诉他我随后就到。”

    “寒儿!”西凤马着脸,但不难看出她的担忧,“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母亲不许你去。”

    “母亲,你与辽国交战多年,你可知他们的优缺点?”楚君寒并不理会西凤的呵斥,而是眉头微蹙,一脸认真,像是在盘算什么。

    西凤见状,也不好在呵斥,仔细回忆起这些年的经过,眸光一闪,激动道:“辽国原来是大康王朝少数民族地带,他们善毒,你父亲就曾中过他们的毒,毒的种类不计其数。”

    “你说,这塔蒙老儿支身一人来见我,他为何要冒这个险?”

    西凤想了想,道:“他或许是拼死一搏,诱你上钩,然后擒住你,毕竟,在他的眼里,你是头号劲敌。”

    “想在楚家军众目睽睽之下擒住我谈何容易?母亲,假如你是塔蒙,孤军深入,如何在一息见擒住我,不给我方喘息机会?”少年说着,手执黑棋,一直推到了一堆白棋中央,看似是死局。

    西凤拿起自家女儿推过来的棋,幽幽开口:“一招致命!”

    楚君寒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朝西凤作揖,“多谢母亲提醒,寒儿会加倍小心。”

    语罢,也不等西凤回答,转身离去,背影潇潇洒洒。

    楚家军占领的城池内,一个少年将军带着一队士兵穿梭在街巷中,士兵们抬着箱子,而少年将军威风凛凛,行人见了纷纷让开道。

    少年将军径直走向街角,似乎轻车熟路,手里握着一把利剑,气宇轩昂。

    九龄商行!

    楚君寒抬头看了一眼牌匾,最终还是抬脚走了进去,里面依旧是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店小二穿着,就连微笑都如出一辙。

    “小将军,您需要什么?”店小二见来人,立刻笑脸相迎,毕恭毕敬。

    楚君寒见到这样的笑,就想痛扁一顿眼前的男子,眉头不悦的皱气,从鼻中冷哼:“你着可是什么都卖?”

    “什么都卖!”店小二一脸殷勤。。

    楚君寒稍稍点头,手一招,士兵依次将箱子抬了进来,摆在小店内,一时间,小店拥挤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