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房梦,伪音术 -《我家将军是个狼人》
    店小二依旧堆着笑,但话语里夹杂着赤裸裸的威胁之意,言外之意也很简单,楚君寒只要敢威胁他一下,他不保证这次会不会手抖……

    小女孩眼睛微眯,一肚子坏水的她,对上倔强的店小二,还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气呼呼的道:“算你狠!你等着!”

    楚君寒择身离去,气得走路都带风!

    孩童一回营帐,便一屁股坐到主位上,双手抱胸,小嘴嘟嘟囔囔:“什么破商行,一纸情报这么贵!他怎么不去抢!别人我见到背后老板,不让我腿给你打断……”

    房梦嫣然一笑,坐着对面的木椅上,递过一杯茶水:“主公是要什么情报?”

    “粮草运输路线。”

    房梦悠然起身,拂去身上的灰尘:“这有何难?”

    “均毅兄有何妙计?”楚君寒激动的下坐,期待的等着。

    只见房梦轻咳一声,揉了揉脖子,轻起薄唇:“这位哥哥,我家本在业城,无奈被楚贼占了去,还想纳我为妾……”

    一道娇滴滴的女生,回荡在军营中,带着几丝柔媚和无奈,让人听了控制不住想要怜惜……

    寻着声音看清,咳……孩童差点没呛死,房梦衣带飘飘的站在那里,好一个娇滴滴的少年郎!

    房梦就知道会出现这种结果,扶了扶额,换回男声道:“主公,你别误会,我……我是个正常人,我……我也喜欢小姑娘,我……”

    汤辰尴尬的咳了一声,军营中就他知道楚君寒乃女儿身,房梦这番话,实在是不好与一女孩子说。

    “好了好了,均毅兄,我们知道,知道。”汤辰站起,拍了拍房梦的肩膀,嘴角挂着意味深长的笑。

    房梦冷哼一声,推开汤辰的肩膀,假意生气道:“我牺牲自己,你还这般嘲笑我,那我可不去了。”

    汤辰闻言,立马抱拳:“欸,房梦兄一表人才,仪表堂堂,可谓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世无双!”

    楚君寒用手掩唇,止住笑意后,轻咳一声道:“房兄,你接下来打算如何?”

    房梦皱眉,欲言又止。

    “均毅兄,有什么问题,但说无妨。”汤辰又一次搂住房梦的肩膀。

    “塔蒙狗贼认识我,不管我如何易容,他都能一眼认出来,这也是我为何要等到净身那日才逃。”

    营内忽然安静,悄无声息。

    沉默片刻后,汤辰抿了抿唇,无奈叹气道:“均毅兄,你放心,待我们攻破辽国时,定让你亲手杀了这个狗贼。既然他认识你,如今不是逞英雄之际,均毅兄就不要冒这个险了。”

    楚君寒也微微蹙眉,塔蒙这个狗贼,简直就是十恶不赦,好端端的一个翩翩少年,非要给别人增添痛苦的回忆。

    军营内,都为房梦的遭遇感到愤懑,倒是房梦本人,叹出一口雾气后,一副释怀的表情:“其实也不算冒险,只需要牵制住他,攻破昌明指日可待!”。

    说着,少年洁白无瑕的手指向了,另外一条千万辽国都城的道路:“只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