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平口关,对峙 -《我家将军是个狼人》
    楚君寒也是讥笑一声,双手插腰,故作狂傲,输什么都不能输了气场,“塔蒙老儿,纵使你挑拨离间,但那又有何用?平口关一破,我天清国大军便可长驱直入你辽国,呵,你还是担心担心你的后脊骨吧!”

    塔蒙眼睛皮抽搐了一下,嘴唇蠕动,始终找不到合适的话反驳,这个小鬼,还是和初见时一般言辞犀利。

    楚君寒索性直接爬到城墙之上,昂首挺胸:“我说塔蒙老儿,你还不快去速速布防,与我尔等在这闲谈,你辽国不想要了?”

    “你……”塔蒙马匹上去一步,又停了下来,“我们撤!”

    仔细想来,奶娃的话不无道理,他帮萧狗除掉楚家,那只不过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如果留下楚雄制衡,还有绝地反击的机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楚家军要借此机会修养生息。

    辽国需韬光养晦。

    而天武皇帝,需要辽国制衡楚家,定不在轻易下召攻打辽国。

    黑压压的士兵撤走后,几个将军松了一口气,虽说损失惨重,但也算是攻下了平口关。

    年迈一点的副将叹气:“将军,若此次攻打损失在小些,老朽定会请求应战,乘胜追击。”

    “老李,我们伤亡过半,不能在伤了。”矮胖子将军拍了一下老人。

    老人微微叹气,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就连一军之首的楚雄也稍稍叹气。

    楚君寒挤到人群中,抱拳环顾一周,对着楚雄说道:“父亲,此次损失是寒儿的过失造成,寒儿愿受一切责罚。”

    “将军,末将汤辰与小公子一同去,汤辰愿连同小公子的一起受过。”汤辰也跟着抱拳。

    楚雄苦笑的摆了摆手,将两人微弯的腰扶直:“是仁达国言而无信,与你两有何干,再说了,没有你们,我们也攻不破平口关……就当是无功无过吧!”

    “不,父亲,寒儿有过。寒儿轻信了小人,寒儿愿戴罪立功,望父亲成全。”语罢,孩童笔直的跪在地上。

    “寒儿不可胡闹。”西凤呵斥着,伸手拉住楚君寒的手腕,“戴罪立功?你一个孩子如何立功?带兵打仗不是闹着玩的。”

    楚君寒依旧跪着,祈求的看着楚雄。

    汤辰也跟着跪了下来:“汤辰愿追随公子,望将军成全。”他还记得,初见公子时,公子眼里闪烁的星星,他相信他的公子。

    如果是只有楚君寒跪下,大家全当是小孩子胡闹,气血上头,但……左翼副将汤辰也跪了下来,这是怎么回事?

    “望父亲成全。”

    “望将军成全。”

    两人如同排练过一般,动作如出一辙。

    楚雄眉头微颤,一脸严肃,不再见憨厚大汉的慈祥:“成全?要本将军成全你们什么?带着弟兄们送死吗?”

    汤辰:“我……”

    少年语塞,这个问题他根本答不上来,因为他也不知道小公子要作甚。。

    楚君寒跪着向前两步,拉着楚雄的裤腿:“寒儿不要多,就要父亲一千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