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变,前尘往事 -《我家将军是个狼人》
    柳烟儿大笑几声后,发现楚君眼里带着讽刺和鄙夷之色,心中的不悦之感生起,明明已是阶下囚,为何还有这般孤傲的眼神?

    “楚君寒,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柳烟儿那这摇扇,扭着纤细的腰肢靠向牢笼,微微颔首一脸小人得志的嘴脸。

    “我讨厌你生来便被指腹为婚是太子妃,日后注定母仪天下。我讨厌你的小字叫如烟,世人只知平洲才女叫楚如烟,却不知道我柳烟儿。我明明比你优秀,就因为你是楚大将军的女儿,处处都是你出风头,这些明明都是属于我的!”

    最后一句话,柳烟儿几乎是吼出来的,这是她这么多年积攒起来的愤恨,是从小活在楚君寒光芒里的怨毒,今天她要全部释放完。

    “不过没关系了,日后平洲在无楚如烟,只有柳烟儿。”柳烟儿咬牙切齿的说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多年积攒的怨毒终于得到了释放。

    楚君寒依旧一言不发。

    什么平洲第一才女?什么太子妃?什么母仪天下?如果让她再活一次,这些她通通都不想要。

    “皇上驾到!”

    心如死灰的楚君寒,听到这道洪亮的声音后,眼里第一次燃起了希望,她就知道,他不会不管她。

    “臣妾见过皇上。”柳烟儿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即恭敬的朝出现的龙袍男子福了福身。

    龙袍男子伸手将柳烟儿拉起,声音温柔:“烟儿怎么到这种肮脏污秽之地,小心伤了龙种,朕到时候可饶不了你。”

    柳烟儿嘴角挂着甜蜜的微笑,娇羞的低下了头:“皇上教训得是,臣妾下次不敢了。”

    整个过程,龙袍男子都没有斜眼看楚君寒一眼。

    “萧圣杰,为什么?”

    “大胆,竟敢直呼圣上名讳。”龙袍男子还没有开口,随行而来的小太监就对着囚笼呵斥。

    楚君寒依然跪坐在囚牢之中,并没有被太监的呵斥震住,眼神阴历得像狼一样,紧紧的盯着萧圣杰。

    “为什么?”牢笼中的少女头发凌乱,憔悴的面容却遮盖不了嗜血的眸子。

    这三个字,楚君寒是用尽了全身力气问出的,她从萧圣杰对柳烟儿的态度时,就应该明白,这个男人从始至终眼里就没有她,也没有楚家。

    可她不甘心,她想知道为什么。

    萧圣杰被楚君寒的眼神紧紧的锁着,他讨厌这种被狼当作猎物的感觉,仿佛自己的皇位,也像猎物一样被狼觊觎。

    “楚家试图谋反,其罪当诛。”

    “谋反?”楚君寒不相信,这个经常出入楚家的男人,这个经常与父亲高谈阔论的男人,这个比谁都还有了解楚家的男人,会说出楚家谋反这种荒谬言论。

    牢笼中的少女语气太过冰冷,冰冷得让萧圣杰不由的在看她一眼,对上少女的眼神时,心中竟然泛起了一丝愧疚之感。

    “楚家功高盖主,我不得不除。”萧圣杰不知道这句话,是对自己的安慰,还是对少女的解释。

    楚君寒眼神继续盯着眼前的少年郎,曾经,他曾为她许下海誓山盟,曾经,她爱他入骨。。

    如今楚家被满门抄斩,父母亲惨死,自己沦为阶下囚。

    曾经的海誓山盟是多么的可笑?或许,她楚君寒,从始至终,在他萧圣杰的眼里,就是个笑话,一个用来争权夺位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