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隐藏的危机 -《绝望魔王》
    第二十章隐藏的危机

    “一直以来我都是外界的传言中听说的你。他们包括我的学生都说,你很有天分,也很强。”穷奇有一天突然对何夕说。

    “夸张了,我只是多花了些时间练习而已。”何夕回应道。他现在有些疑惑,发生了爆炸事件后,不仅是慕隐修跟他见过了面,现在就连这位大师级的导师也单独邀请他会面。何夕知道他是梦瑶的导师,但他不明白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年轻的战士,你对于魔法有什么看法?战士是否可以击败法师吗?”穷奇问道。

    何夕耸了耸肩,微笑着回答:“在战斗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作用,说不清哪一方会比较有优势吧。”

    “那么你觉得你可以打败一名师吗?比如说,我!我听说你连续九年,每一年都是同级第一,学校里的很多战士导师都打不过你。“穷奇说道。

    何夕正准备拒绝穷奇的邀战时,穷奇却早已掏出了一根细长的法杖,迅速的对着何夕射出几道雷电。

    面对穷奇的进攻,何夕并没有鲁莽回击,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躲避着。他的心中充满了疑惑,自己好像没说错话吧。可这大师就跟磕了药一样,没完没了了,而且攻击一次比一次狠,直至魔法火焰轰倒了庭院中的一棵树。

    “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你以为这是玩笑吗,愚蠢的影雾族。你知道我是谁吗!”穷奇又一道雷电从法杖上射出然后怒吼着。

    听见对方侮辱自己的家族,何夕一挺身站了起来,两把弯刀同时出鞘。但是他依旧不明白这个大师到底在想什么,他试着去猜测这会不会是学院对他的一次测试,到底应不应该出手。

    正在何夕还在考虑着出不出手的时候,一个黑色的物体以极快的速度撞上了大师,一下子撞飞出了好几米。穷奇试着想要挣脱,却发现自己竟然是被一条黑龙踩在了身下。

    这下何夕更加懵圈了,他实在没明白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黑炎,够了!放开他。”穷奇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何夕的目光扫过地上的大师和那条并不算大的黑龙,看见梦瑶正缓缓的向他们走来。

    黑龙服从的松开了利爪,飞到了梦瑶身边。这时何夕才意识到,这黑龙应该是未成年的,眼前的它只有两个成人般大小。要知道,成年的龙,可以长到眼下这条的二十倍大不止。

    “这是我的召唤兽。”梦瑶见何夕一脸着迷的样解释道。

    “你是从哪找到这家伙的,它可是龙啊!”何夕问道。

    “用魔法从异界召唤而来,我们的世界龙是稀有物种,但不代表别的世界也是这样。”梦瑶一遍回答着,一边施放阵法让黑龙走了进去。光芒一闪,黑龙就消失不见了。

    “你先走吧,到时候跟你解释今天的事,然后顺便让你再看你再看看我的黑炎。”对于沉醉在黑龙独有魅力的何夕,虽然有着满心的疑问,但是在听到可以再次看到黑龙的时候,果断离开了。因为相比较之下,很显然大师跟黑龙相比,显然后者更能吸引他。

    “你到底怎么想的,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这样做非常愚蠢,刚才就算你成功的杀了他又怎样?到时候影雾族其他的人依然可以潇洒的活着,而你,将会被他们和学院同时追杀。”梦瑶在何夕走后对穷奇吼道。

    “是我太冲动了,他应邀来找我的时候,我本来不想动手的。但是一看到他,看到一个影雾族的王子站在我的面前时,想起我的家族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就再也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穷奇阴郁的说道。

    “我能理解,但是你必须要克制自己的情绪。否则,你的仇我非但帮不了你,到时候,我可能还得为了家族的面子帮学院杀了你。他终究还是没选择修炼魔法,很快他就可以毕业了,到时候他肯定会加入试炼小队。”梦瑶淡淡的说道。

    “那我该怎么做?”穷奇问道。

    “老实的等待我的消息,到时候他肯定会跟我的队伍。出了学院,你还怕没有动手的机会吗?而且看的出,他对我的黑龙非常的着迷呢。”梦瑶笑着回答。

    “你还是小心一点吧,我觉得他很强!而且用黑龙作为礼物让他放松警惕,这代价对你来说会不会太大了。”穷奇说道。

    梦瑶突然大笑:“我知道他很强,但是谁会想到,自己的宠物会对主人发动袭击呢,哈哈哈!”

    看到梦瑶此时的邪恶诡异的笑容,穷奇才反应过来。女人,玩起心眼来,男人啥也不是。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禁一颤。

    何夕已经按照规定,完成了沼泽学院中所有的战士课程,并且也获得了年级中最高的荣誉和赞赏。虽然沼泽学院告知他他的魔法天赋极高,可以选择继续在学院修炼魔法,但是已经厌倦了校园生活的何夕,在考虑一小段时间之后果断放弃了。

    何夕转过身,望了一眼沼泽学院的大门,沉默了片刻,轻叹了一口气,这个他呆了整整十年的地方,不久后自己将可以彻底的摆脱它了。想想这十年来的日子,心中却对未来迷茫了起来。但是一想起即将来临的考核,何夕就来了精神,左腿一蹬,直接浮空而起,向着影雾城的方向飞去。

    沼泽学院与影雾城的距离并不短,但是对于在学院中已经修炼学习了十年的何夕来说,这段和来时一样距离的路程,已经变得很短了。因为,现在的他,更强,更快了!

    不久后,何夕在距离影雾城不远的地方落下。走进城门,何夕抬头看了一眼那城门上硕大的“影雾城”三个大字,不由的停下了脚步,望着城门那头熟悉的街道,轻吐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低声说道:“影雾城,那个曾经的小屁孩我,回来啦!”

    经过了几条街道,他走进了影雾宫装饰华丽的大门,最终来到了操练场上,吸引了许多家族成员的目光。“我到家啦!”他大声喊道。在经历了十年的学院生活之后,何夕怀疑自己成长后所带来的变化,家族中的人是否还能认得出他。

    “你到家了啊,真好。”血舞那带有魅惑力量的声音从何夕头顶上方传来。

    何夕站在操练场上,抬头望了望。在魔界红日的照耀下,自己的姐姐血舞,正慵懒的斜靠在指示台上。纤细的手肆意的把玩着身上的毒蛇。从何夕的这个角度看去,血舞那近乎完美的身材,一览无遗。

    “你好啊,何夕王子。我们听说了你在沼泽学院的表现,母亲大人十分满意,我们现在过去见她吧。”血舞那如同勾魂曲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还没等何夕回答就收起了手中的毒蛇,向母亲房间的方向走去。

    在见过母亲之后的第二天,何夕大多数时间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他有意的想要避开君墨,此时的何夕不知道自己改以什么心态面对他。因为在何夕的心中,君墨曾经是那么的完美,幽默,善良,拥有着高超的战斗技巧。这些特性集中在同一个人身上,在自己所处的这个邪恶世界是不多见的。

    但是,何夕无法容忍的是。三十年前的鬼虎族被灭门的事件中,君墨竟然是参与者之一。而且,那次的战斗,他们那方连鬼虎族的小孩子都没放过。

    房间中的门突然打开,血舞站在门口说道:“母亲大人喊你到会议厅。”说完,没有片刻停留便离开了。

    当何夕来到会议厅的时候,他感到有些疑惑了,天魂,血舞,幽冥和君墨都跟往常一样站在母亲身前。但是,已经在学院中成为导师的画梦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回来了。而且,她的身旁还站着风沙城的凌风。

    “人都到齐了,很好。想必对于最近这段时间有人要进攻我们影雾城的消息,你们多少都有所耳闻吧。”冷凝说道。

    “嗯,我已经听说了这件事,但不明白会是哪个家族那么大胆。居然会有勇气想要对付我们,理由是什么。”血舞玩弄着手中的毒蛇说道。

    “在我出生之时,我们的家族不也曾经没有理由的把另一个家族灭门了吗,就连孩子都不曾放过。”何夕嘲讽的说道。

    “学院待了十年是不是把你关傻了?还是你觉得你在学院获得的成绩让你觉得你可以对自己的长辈们这么说话?”冷凝怒气冲冲的说道,对于儿子的不知轻重感到十分愤怒。

    “影雾城现在排行第九,但是目前就算是排名靠前的家族也不会敢轻易进攻你们,不仅没好处,而且也没那么简单就能打败你们。排名在后面的也更加不可能。所以我个人觉得,谣传中,当初我们两家人做的不够干净,人家要回来寻仇了这个可能性比较高一些。

    “呵呵,我会让有那个想法的家族后悔他们所作的决定!”冷凝诡异的笑了笑。

    从始至终君墨一直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在场的人所谈的事似乎与他无关一样。在冷凝安排好相关的事宜后,君墨没有任何停留或者想见何夕的意思,转身就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