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变,太子登基 -《我家将军是个狼人》
    天清国,天武二十二年,天武皇帝驾崩,太子登基,改年号武昌。

    新皇登基,大设天下,普天同庆。

    但在欢快的日子里,天清国都城的一处府邸内,却是凄凄惨惨,冷冷清清。

    ……

    据说,天武皇帝驾崩那日,楚雄楚大将军被独自召见。先皇帝驾崩后,楚大将军也没能从皇宫内走出来。

    据说,楚将军勾结倭寇,试图谋权篡位。

    ……

    “勾结倭寇?试图谋反?呵,真是可笑至极。”大理寺的天牢内,一道女子的声音,在最幽静黑暗的牢笼内响起。

    楚君寒,楚家唯一的血脉。她生来就是太子妃,令世人羡慕。如今太子一朝登基,她却沦为阶下囚,是多么讽刺的事情?

    父亲开国将军的名号,注定了她登上的位子让人无法企及。

    可如今的她,却头发凌乱,就连身上的囚服也是肮脏不堪,或许连狱卒也数不清,这身囚服套过多少的罪犯。

    楚家呕心沥血辅佐的男人,到头来却是楚家的催命符,是多么讽刺的一件事情?

    楚君寒整个人以一种狼狈的姿态,跪坐在潮湿阴冷的牢房内,眼神涣散而空洞,她不信,也不愿相信,倾覆楚家所有心血辅佐的人,会这般狠心的把楚家毁了。

    “哟,妹妹怎么穿得如此肮脏?妹妹可是太子妃,日后是要封后的人,这些狱卒是怎么伺候妹妹的?”

    楚君寒微闭的眸子,在听到这道刺耳的女声后,缓缓的抬起了眼皮,借着光线朝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去。

    一双精致的绣花鞋,一条华丽的裙子……在往上,是一张精致的面容。

    “柳烟儿?”楚君寒声音嘶哑,喉咙已经干涸得变了音。

    柳烟儿,当朝宰相之女。不算是推心置腹之交,却也算得上闺中好友。

    牢笼外的少女掩嘴娇笑:“怎么几日未见妹妹,妹妹就变得这般消瘦?”

    两人沉默了良久,楚君寒终还是开口,用嘶哑的嗓子问道:“我楚家灭门一事,可是与你柳家有关?”

    “妹妹不是早该料想到的吗?”柳烟儿反问完,又是掩嘴一阵娇笑,兰花指好看的抵在小巧的鼻尖,显得几丝妩媚之意。

    楚君寒睫毛微颤,从鼻中哼出了几声冷笑,抬眼死死的盯着柳烟儿。

    柳烟儿对上楚君寒冰冷的眸子,心不由的跳快了一拍,好阴厉的眼神,这样的眼神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将死之人的眼睛里?

    不过,当柳烟儿扫过少女身上的囚服时,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随即掩嘴娇笑:“君寒妹妹,虽说献计的是我父亲,但将你楚家满门抄斩的,可是当今圣上。”

    柳烟儿笑声越来越大,索性放声大笑起来:“楚君寒啊楚君寒,你父亲是开国将军又如何?敢抢我柳烟儿的东西?就算你父亲是开国功臣,我也一样会夺回来。圣杰是我的,太子妃也应当是我,这六宫之主的位置也只有我能坐。”。

    楚君寒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几度疯狂的女子,一言不发,心中的寒冷可以赛过寒冬的凌冽。

    想他父亲一生忠诚,到头来却落得个惨死的下场;想她一直倾慕之人,到头来却不顾夫妻情分;想她昔日来的好姐妹,却是将她推入深渊的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