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 宋希&林睿——等我回来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透明的玻璃窗户,有大片的阳光洒进来,将宋希的脸笼罩成一片阴影,而林睿的脸被照的发亮,深沉的眸色那般的生动。泛着一层迷幻的光彩。

    四目相对,两人都忘记了说话。

    林睿即使坐着,也比宋希高出了一个头,他微微垂首,她微微抬头,相互迎合着对方,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契合。

    林睿微蹙眉头。心口那一股闷气让他烦躁,这样的对视。让气氛变得诡异起来,忽而,林睿有些不悦,他的声音又低沉了几分,“你是我孩子的妈,竟然跑来跟别人相亲?”那语气,活似一个丈夫抓到了自己妻子出轨了一般。

    宋希有些承受不住他的眸光,慌乱的低头避开,端过桌子上的咖啡抿了一口,倏地,她的手僵住这咖啡,刚刚林睿喝过!她不由得又懊恼了几分,自己到底都在干了什么蠢事!

    而林睿见到她这不经意的举止,却是勾了唇角。

    “以后不准再跟别人相亲。”林睿有些霸道,像是下达命令一般,听在宋希的耳里。有一丝别样的味道,她的心,像那被投入了一颗小石子的湖面,圈圈涟漪荡漾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听到了吗?”林睿见她不回答,执拗的要得到一个答案,宋希突然轻笑了一声。“我没办法答应你。”

    “小希听我的。”林睿凝眸注视着她,语气也放软了几分,那话语带着一丝哀求的味道,宋希的一忪,有种混乱的错觉。

    然后,她竟然不忍心拒绝他的要求,“好……”

    林睿这才满意的笑了,他自然而然的伸手,提她将散落脸颊的碎发别至而后,动作是那么温柔,宋希被他的举止弄得脸更加发烫,这一幕,看在别人的眼里。俨然一对甜蜜的情侣。

    “呵呵……你真的是……很容易脸红。”林睿低笑着。

    宋希把身体往挪动了一下,避开他指尖的温度,尴尬的不懂如何是好,“那个,我还要回去上班。”

    林睿看了一下手表,“已经快四点了,你还回去上班?不要回去了,小逸应该要下课了,接上小逸,晚上我们一起吃饭。”他直接安排了接下来的活动,也不问宋希是否乐意。

    “我……”

    “小逸说想你了。”

    好吧,搬出小逸来,宋希就没辙了,她本来就无法一直陪伴着小逸,所以对他是很愧疚的,又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存在,她每一次见他,都是不容易,现在可以随时见了,她竟然为了避开林睿,而忽略了孩子,心里不禁对自己有些责怪起来。

    “其实你不用避开我,我是孩子的父亲,你也避不开的。”林睿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宋希心里更加愧疚了。

    “我没有。”她底气不足的试图解释,但是话到嘴边,连她自己都觉得辩解无力。

    “没有吗?没有你为何都不回来?”林睿说这话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变得哀怨起来,宋希有些心虚。

    “走吧,去接小逸。”她拿过包包,不想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就这样,本来好好的一个相亲,就被他搅浑了,不过宋希本来也不喜欢那个李宇,所以这样也好。

    舒贞打电话来的时候,开口就只质问,“宋希,你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就把李宇给气成那样了!”

    尖酸的责备,让宋希蹙眉,“阿姨,我没有怎么他,我们不合适,就是这样。”

    “你要不是做了什么,他会气成那样?他现在直接回绝了你爸爸那个合作项目的计划!你知不知道!”舒贞的声音很大,所以坐在一旁的林睿也隐隐约约的听清楚了她的话,眸色倏地发冷。

    宋希却是苦笑,她就知道,她的爸爸,怎么可能会是出于为她的幸福考虑呢?他要的,不过是金钱和权利,而她,不过就是他获取这些东西的棋子,只要有机会,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牺牲她,换取最大的利益。

    “阿姨,我真的没有做什么,我们只是不适合。”宋希低声解释着。

    那边的舒贞却是不依不挠,“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马上去跟他道歉,绝对不能影响了你爸爸公司合作的事情!你听到了没有!”

    “阿姨!”宋希脸色有些难看,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你听到没有!”语气又尖锐了几分,宋希顿时像是泄了气焉了的皮球,忍下所有的憋屈,低声应道,“我知道了。”

    “你处理好了以后打个电话回来,你爸爸正在生气呢,你要赶紧的。”

    “好,我知道了。”

    “那就这样。”那边的电话,果断了挂了,而宋希拿着手机发呆。

    “怎么了?”林睿低声问道,侧过脸望着她,只见她一脸的落寞,宋希却笑了笑,“没事。”林睿也不再多言。

    当小逸走出校门口,看见宋希和林睿都在的时候,兴奋的一把冲过来,“爸爸!希希!”他扑进宋希的怀里,小脑袋蹭啊蹭的,“希希,你怎么那么久都不来看我,工作很忙吗?”

    宋希蹲下来,抱着他软软的身子,听着他柔糯的稚嫩童音,有些愧疚,“嗯,对不起,希希这几天工作比较忙,所以都没有来看小逸。”

    “没事,我知道的,工作忙完再来看我就好了。”小逸早就习惯了宋希经常不见人影的生活,“但是你这几天没有给我电话哦,以前你都会给我打电话的。”小逸又小声埋怨着,小小的脸上,有些失落。

    宋希的心一窒,本来以为有苏浅在,他应该不会在意这些的,所以才忍住没有去打电话的,毕竟当时她实在是没脸见林睿,没想到自己到底是失策了。

    “对不起,是希希不好,以后不会了,小逸原谅希希一次?好不好?”

    “好吧,这一次就原谅你,不过有条件哟,我还要吃汉堡!”小逸咧嘴笑的灿烂。宋希看着他心底柔软,“好,今天带你吃汉堡!”

    “耶!希希最好了!”

    林睿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母子抱在一起,那温馨的画面,让他想要将他们都拥入怀里。

    “好了,我们现在可以走了?”林睿弯折眉眼,笑容和煦。

    小逸一手握着宋希的手,然后另一只手就握上了林睿的,“爸爸,希希,我们走吧,吃汉堡咯!”

    宋希低头看着小逸和林睿握着一起的手,鼻子一酸,孩子,终究是需要父亲的,即使这些年来,她和苏浅还有尤悠给了他足够的关爱,但是依旧无法代替一个父亲在孩子心中的地位。

    原来,父亲,是真的无可取代的。

    其实她应该明白的不是吗?母亲去世以后,爸爸再婚,然后舒贞却不是她妈妈,所以她们之间关系,只能用冷漠来形容。

    宋希和小逸上了后座,而林睿则是两人的司机,他坐在驾驶座上,安静的听着小逸和宋的对话,心底竟然莫明觉得无比的安心和稳定,似乎这种陌生的感觉,很不错。

    “希希,今天老师有表扬我哦!”

    宋希弯着唇,本就温和的眸光,此时更是温柔似水,“是吗?小逸做了什么事情让老师表扬了?”

    “老师让大家讲一个故事,我讲了盲人摸象,老师夸我说的好!”小逸一双澄澈的眼睛熠熠生辉,献宝一样的跟宋希说着自己的骄傲。

    林睿望着宋希唇角温柔的笑意,低声问小逸,“是吗?那小逸给爸爸讲一遍好不好?”

    小逸从座位站起来,直接站到了位置空隙上,把头伸向林睿,“爸爸没有听过吗?”

    “嗯?听过,但是忘记了,爸爸想听小逸说一次。”

    “爸爸好笨哦,妈妈跟我说过一次,我就记住了!”小逸忽然冒了一句,眼底还隐隐有些同情,似乎在说,爸爸真的好可怜,一个故事都记不住。

    宋希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而林睿则是挑着他浓黑的眉,语气带着几分无奈的笑意,“我笨?”

    小逸捣头如蒜,“难道不是吗?”

    “小逸,你知道爸爸是做什么的吗?”

    “不知道。”

    “警察。”他说,眼神很认真,还有些固执,他似乎要巩固自己在孩子面前父亲的地位,“那小逸知道警察是做什么的吗?”

    “知道!”小逸眼底露出了膜拜的表情来,“抓坏人的!”

    “答对了!”林睿勾着唇,“那你知道,为何坏人都会被警察抓住吗?”

    “不知道,为什么哦?”小逸十分谦虚好学。

    前面遇上了红灯,林睿停下车,扭头看着小逸,严肃的说,“因为,坏人笨!所以才会被警察抓到!也就是说,警察很聪明,所以,你觉得爸爸笨吗?”

    “爸爸很聪明!”

    “嗯,小逸也很聪明!”林睿意味深长地说道,露出了满意的眼神。

    宋希听着这一大一小的对话,已经咂舌不已,他用得着这么兜着一个圈拐着弯说自己聪明吗?这个男人!脑回路是怎么回事!

    “那爸爸为什么记不住盲人摸象的故事呢?”小逸忽而又兜回原点。

    林睿没料到他会这么固执,这绕了那么大一圈,他还记得这事儿,撇了一眼宋希,只见宋希也饶有兴致的等待着他的回答,他忽然觉得这女人和这个孩子,都让他心生欢喜。

    “因为爸爸小时候听的,时间太长了,记不清楚了,等到小逸长大了,以后也会记不清楚的。”

    “是吗?长大就会忘记吗?”小逸疑惑。

    “嗯,是的,小逸还记得你很小很小时候的事情吗?比如,学会走路是什么时候?会说话时什么时候?”林睿偱偱诱导,小逸苦恼冥思,两道小小的眉头都皱作了一团,“不记得了。”

    “所以你看,你比以前长大了,然后就会忘记了一些,但是这不代表小逸笨,知道吗?”

    小逸听了开心的笑了,点了点头,“嗯!”

    “那我给爸爸讲盲人摸象的故事,这样爸爸就不会忘记了。”

    “好。”

    于是,宋希就这样坐在后座上,看着那一道小小的身影和驾驶座上俊朗的容颜,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就那样调侃而谈,小逸的声音是稚嫩的,充满了孩童该有的童真,而断断续续的,林睿低沉温润的回应他或者是问他一两句话,气氛甚是融洽,宋希讶异的发现,原来,血缘真的是如此奇妙的东西。

    脑中忽然又闪过了林睿说的建议,结婚。结婚吗?她还真的没有想过呢,不过,现在看着他们相处的一幕,她忽然觉得,也许,真的可以考虑考虑。

    三人来到快餐店找到了位置坐下,宋希就要去点吃的,却被林睿摁住了手,“我去。”

    宋希带着小逸坐在位置上,隔着人群望,她轻易就发现了正在排队的林睿,一米八多的身高本就鹤立鸡群,而他又是那么俊朗养眼,站在人群中,出类拔萃的气质想让人不发现都难。

    宋希甚至看见有几个穿着高中服装的女孩儿站在一旁偷偷的望着他,窃窃私语着什么,宋希哑然,这个男人是一个自动的发光体,走到哪里都会吸引别人的目光。

    很快,林睿就捧着一堆吃的回来,宋希望着他点的东西,顿时傻眼了,“你点这么多做什么?哪里会吃的完!”

    林睿微微笑着,拿过汉堡拆白包装纸,递给了小逸,低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就都点了一些,你看下喜欢吃什么,自己拿。”

    宋希脸色羞赧,没想到他会那么细心,悻悻然的拿过鸡翅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林睿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小逸,发小逸的吃相跟她如出一辙,吃相都是很斯文,唇角不占油腻。

    林睿在部队里长期生活,而且经常要出任务,所以对于饮食,他是能填饱肚子就好,并不挑剔,即使现在吃的是他人口中的垃圾食品,他依旧吃得津津有味,三下二除五就解决填报了肚子。

    “爸爸,我要橙汁。”小逸咽下口中的食物,扭头对林睿说,林睿拿过橙汁送至小逸的唇边,他低头喝了一口,“谢谢爸爸。”

    他抬头,就看见宋希一直盯着自己看,伸手把橙汁递到她面前,“你也要喝?”

    宋希本来只是看着他细心照料小逸感到不可思议而已,不想却被逮了个正着,她只好红着脸硬着头皮接过橙汁,小小的喝了一口。

    林睿看见小逸放下手里的东西,轻声问:“不吃了?”

    小逸摇头,然后轻轻摸了摸肚子,一脸的餍足,“嗯,我吃饱了。”

    宋希蹙眉,有些抱怨,“你看,买这么多,全部都浪费了。”

    林睿淡淡的笑着,“没事,就这一次。”他已经记住了,她喜欢吃烤翅喝果汁,不吃汉堡里的生菜,跟他儿子一样,吃汉堡会将生菜都挑出来,真是有些挑剔呢。

    “好了,擦干净手,回家啦。”宋希拿过纸巾帮小逸擦手,刚擦好,那边的林睿已经将小逸一把抱落了椅子,“走吧。”

    小逸敢刚上车,就问宋希,“希希,今天晚上你还不回来吗?”

    宋希低头,看着他满脸的期待,心生恻忍,她忽然觉得,应该把小逸接回来照顾才是,毕竟她早上可以先送他上学,再去上班了。

    “小逸,以后跟希希一起住。”她摸着他小小的脑袋,有些心疼。

    “真的吗?”小逸高兴的抓着宋希的手,生怕她反悔似的。

    宋希微笑着点头,“真的,今天开始,跟希希一起住。”

    “耶!以后都可以跟希希一起住了!”他有些手舞足蹈,忽然想起了什么,又问,“那爸爸呢?爸爸会跟我们一起住吗?”他看着宋希,又扭头看着林睿。

    林睿和宋希都是一怔,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林睿心里自然是高兴的,这儿子是给自己制造机会啊!这段时间,果然是没白疼他!宋希就不一样了,她红着脸,有些尴尬,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儿子这个问题。

    林睿开口问道:“小逸希望爸爸跟小逸和希希一起住吗?”

    “当然啊!”

    宋希忙拉住了小逸,低声劝慰,“小逸,爸爸有地方住,不跟我们住一起。”

    “可是,班上同学的爸爸妈妈都是住一起的啊,爸爸为什么不跟我们住一起啊?希希不喜欢爸爸吗?”小逸不依不挠。

    宋希忽然觉得好头疼,以往每次小逸来十万个为什么的时候,都是苏浅解答的更多,现在被他这么一问,反而是被问住了,这让她怎么回答?!

    “不是的,希希没有不喜欢爸爸。”她话说出来,又惊觉不对,然后看见林睿狭长的眼睛笑成了一轮弯月,顿时恨不得有缝让她钻起来!

    “那是爸爸不想跟我们一起住吗?”小逸又探着脖子问林睿,林睿轻启薄唇,“怎么会呢,小逸喜欢爸爸和希希陪你住的话,那爸爸就陪你和妈妈一起住,好不好?”

    “好!希希,爸爸答应跟我们一起住了!”小逸笑得眼睛都在发亮,像天边的星,宋希本想说些什么,全部都卡住在喉咙,无法说出来,她不忍心让儿子失望。

    因为没有爸爸,小逸从小就懂事,不吵不闹,乖巧的让她心疼,现在,她又怎么忍心拒绝他这么一点小小的愿望呢?所以她只能沉默的看了一眼林睿。

    有时候,她真的很怀疑,是不是趁着她不在,林睿故意教儿子这么做的!

    而林睿见她默认了,心情变得十分的美妙,本来今天因为她相亲的事情而蒙上的那一点灰霾,也因此消散了,剩下的,只有满满的幸福感。

    这段时间小逸一直住在厉傅白别墅里,所以很多东西都在那边,于是三人先行到厉傅白别墅里去拿东西。

    到别墅的时候,只有苏浅一个人在家,宋希这才知道林家的两位嫂子已经回了北城。

    宋希在房间里整理行李的时候,苏浅推门走了进来。

    “要我帮忙吗?”苏浅站在宋希的身后问道。

    宋希笑了笑,“不用,就一些衣服,东西不多,我来就好了。”

    苏浅也不勉强,坐在床上看着她跪在地上忙碌,“小希。”

    “嗯?”宋希手里在叠着衣服,轻声应道。

    “你不考虑跟我小舅……呃……林睿结婚?”苏浅看他们和小逸一起回来,忍不住的生出一种希冀来,毕竟林睿是她的小舅舅,根据她的了解,林睿绝对是只得托付终身的人,而且他还是小逸爸爸,怎么说,她也希望宋希可以跟他有一个好结果。

    宋希手里的动作一顿,支吾的说,“再说吧,这种事情着急不来。”

    苏浅点头,认同她的话,“那你自己考虑,不过我还是觉得你们一起应该会是不错的选择。”

    宋希将行李箱合上拉好,转身看着苏浅,轻笑着,“你与其关心我,还不如好好想想你自己的事情,你跟他打算怎么办?”

    怎么就扯到她的身上来了?苏浅无奈的看着宋希,“我们很好,你可以放心。”

    “那就好,你知道,悠悠不在,你有事可不能瞒着我的,知道不?”

    苏浅忍不住开口,“我说,一直以来,都是你们更加需要别人的照顾……”她这话确实不假,这些年,基本上,是她们更依赖苏浅多一些,谁让苏浅有一颗冷静的脑袋呢!

    “好了,小逸我就接回去住了,我留一些衣服在这边,到时候要是我出差什么的,还是要你帮我看着他的。”宋希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

    刚好林睿走上来,看着她们,“都好了吗?”

    “已经好了,我们走吧。”宋希拉着行李就要出去,林睿却更快一步握住了行李箱,“我来。”

    宋希只好放手,然后和苏浅跟在他的身后下楼。

    “小舅,你要照顾好小逸和小希,我把他们就交给你了。”苏浅细心叮咛着。

    林睿点头,“嗯,有我在,放心,你没事的时候,就回去北城陪陪你外公,当年姐姐出事,对他的打击一直很大,你回去陪陪他,也是一种慰藉。”

    “好,你们路上小心。”苏浅站在车门边上微微笑着跟他们告别。

    从郊区别墅到市区的小公寓有些距离,到达的时候,小逸已经躺在宋希的怀里睡了过去。

    林睿先行将那个行李箱从后备箱拿出来,宋希已经抱着小逸站在车门边上等着他,此时天色已黑,路灯已亮,她抱着孩子,安安静静的伫立着,被灯光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林睿忽然心口一热,“让我抱吧。”小逸已经五岁,个子不小,重量也是有的,宋希瘦瘦弱弱的,看着就是没有几两力气的人,林睿哪里忍心让她抱着孩子。

    “没事,我抱的动。”

    林睿直接伸手过去,小心翼翼的将小逸从她的怀里抱了过来,“这种事,让我这个当父亲的来做。”他的动作那么自然,连说出来的话,都是那么顺溜。

    宋希顾及到小逸已经睡了,不好跟他争辩,便改上前去拉行李箱,“那我来拉行李,走吧。”

    行李箱不重,又是一路平地,一会上楼还有电梯,于是林睿也不跟她计较,抱着小逸一步步紧跟在她的身后。

    这种奇异配合,他觉得又陌生又新鲜。

    宋希的公寓是两房一厅,当初是尤悠找的,她坚持要租这一套,原因是以后她时不时也会过来住,所以宋希也就听她的了。房子不是很大,但是贵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而且屋里整理的井井有条,看得出来宋希是一个宜居宜家的典型好女人。

    宋希推开房门,“把他放床上吧。”

    林睿小心的将小逸放下来,宋希帮他盖上被子,林睿快速的打量了一下房间的摆设,嗯,女性的闺房,十分柔和温馨,房间给人的感觉,就跟宋希给他的感觉是一样的。

    两人退出房间,少了小逸,宋希跟他单独的相处起来,就觉得有些局促不安。

    “你坐下,我给你倒水。”

    林睿听话的在沙发上坐下,宋希担着水走过来递给他,“喝水。”

    林睿接过来喝了一口,目光灼灼的盯着宋希看,宋希只觉如坐针毡。

    “你好像很怕我?”林睿忽然开声,低沉温润的声音是几分暗哑,他的眼睛有着深邃的不明的光。

    宋希一愣,被他说中心事,脸就红了,“不,不是……”

    林睿挑眉,忽然栖身靠近她,“放心,我不会吃了你,起码,现在不会。”

    宋希震惊的红唇微张,没想到他呼突然说这种暧昧不清的话,脸上烧得更厉害,“你……你……”

    “呵呵”林睿垂眸望着她受惊如小兔子一样,忍不住发出愉悦的笑声,“小希,你真的很容易脸红。”

    宋希将身体往后退,直接贴着沙发背,努力压住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那个,已经很晚了,你赶紧回去吧。”

    林睿性感的唇一勾“回去,回去哪里?”

    “当然是回你家啊!”

    “我答应了小逸陪你们一起住。”

    他的话,让宋希咂舌不已,他这是打算鸠占鹊巢?

    “那个……”此时,她懊恼不已,“那你也不用今晚就住下来吧?”噢!她到底在说什么!

    “反正都是要住下来的,没关系,今晚就住下来吧。”

    “可是……”

    “没有可是,难道你想让小逸失望?”林睿吃准了她不会拒绝小逸的要求,果然,宋希听了他这话,就不再说话了。

    第一次有男人住进来,宋希怎么都觉得不适应,洗澡的时候,她好不容易才从衣柜里给他找到了心的浴巾和牙刷,但是,她这里没有男人的睡衣。

    “我这儿没有男人的衣服给你换……”

    听到这话,林睿心头一阵的欢喜,也就是说,她这里,从来没有男人住进来过,他举一反三的想到这些,心情更是愉悦了。

    “没事,我裸睡一晚上,明天去我那边拿衣服过来。”他说的那么自然,但是宋希却是羞得无地自容,他这么就这样毫无避讳的跟一个女人说这种裸睡的话题!

    “那你洗澡就睡隔壁的客房,我先睡了!”说完,她猛地将们关上了,然后靠在门边上深深的呼吸,天啊,她觉得跟他说话,早晚会折寿的!太考验人的心脏了!

    林睿拿着洗漱的东西站在门口,看着她入惊弓之鸟的模样,无声的笑开来。

    就这样,林睿光明正大的住进了宋希的小公寓,两人加上小逸一个孩子,俨然已经成了一家三口。

    而宋希竟然也慢慢习惯了他的存在。

    浴室里多了一天男人的洗浴用品,门口处多了一双男人的鞋子,客厅多了一些军用书籍等等,他的痕迹一点点留在屋子里。

    而她习惯了早上起来时候,看着林睿和小逸一大一小的站在浴室里刷牙洗漱,时不时还会传来一些对话。

    “爸爸,你刷牙为什么要用这个刮嘴巴啊?”

    “这是剃须刀,刮胡子用的。”

    “为什么我不用?”

    “因为你还小啊,长大了你就要用了。”

    “但是希希也不用啊。”

    “希希是女人,这个是男人用的。”

    “哦,原来是长大的男人用的,我知道了。”小家伙举一反三。

    晚上回家,宋希在厨房里忙活,林睿就在客厅上帮小逸解答一些问题,或者是陪他玩拼图,玩积木,又或者是陪他看电视,有时候还会给小逸讲一些他在部队里的趣事。

    生活从此多了一个男人,他一点一滴的渗透进她的生活,一点也不突兀,反而是非常的舒服,让宋希感觉到有种家庭的味道。

    他的出现,其实帮宋希解决了很多问题,比如灯坏了,他会修,重的东西他会提,有时候他会早早起来给她和小逸做早餐,又或者晚上的时候进厨房帮忙做晚饭,总之他让你无法拒绝,然后快速的习惯他的存在。

    日子就是这么的安逸着,变换着,日复一日,宋希也叶觉得似乎他们就是应该这样子的。

    宋希是怎么发现自己依赖上了林睿的?这种发现,是意外的,毫无准备的。

    “同居”生活三个月后,林睿接到队里的任务,出任务的时候,是无法与外界联系的。

    这天晚上,林睿跟小逸说了一下自己要出任务的事情,“爸爸不在的时候,小逸要听希希的话,知道吗?”

    “知道。”小逸点头。

    “还有,如果悠奇怪的男人过来,你一定要保护好希希,不能让其他男人在家里过夜,知道吗?”林睿又交代。

    小逸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还是很听话的点头,“好。”

    “那希希就交给你照顾了?有问题?”

    “报告爸爸,保证完成任务!”小逸朝林睿行了一个军礼,引得林睿一阵的笑。

    这些时间,在他的潜移默化之下,小逸也学习了他的一些脾性,比如现在,行军礼,还有说话的风格,都是深受他的影响。

    “那赶紧睡觉,爸爸跟希希说些事情。”

    “好。”林睿走出房间,宋希刚洗好澡出来。

    她穿着大白兔图案的可爱睡衣,因为刚洗澡完,眼底氤氲的着一层水汽,脸上是一片粉色的光泽,那一头墨黑的长发披在肩膀上滴着水珠,这样的宋希,多了一分慵懒随意的,看着更是骚动人心。

    “明天我要出任务。”

    宋希擦着头发,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温水,“嗯,你跟我说过了。”

    林睿在她的身侧坐下,从她的手里拿过毛巾,帮她擦头发,宋希窘迫,“我自己来就好了。”

    “别动。”他摁住她的头,语气有些霸道,经过这些时间的了解,宋希也清楚他的性子,于是只好任由他去了。

    “我不在这段时间,你要跟我保证,不得去相亲,不得让男人进我们家,更加不准男人在我们家过夜,听到没有?”他擦着她的发,一边下命令。

    宋希有些好笑,他说我们家我们家,倒是说的顺溜啊。她反问他一句,“我什么时候留过男人在家过夜了?”

    “以前没有,怎么知道我不再这段时间会不会有?快,跟我保证!”他不依不挠,偏是要从她口中听到保证。

    “是,我保证。”宋希有些无奈。

    林睿这才满意,然后低头看着她,白炽灯下,她白皙到几乎透明的肌肤,此时泛着粉色,那苍白的唇此时也是粉粉嫩嫩的,他身体蓦地升起一股骚动。

    于是,他忽然低头,瞬间吻住了她的唇。

    突如其来的吻,让宋希一怔,而后想要后退,却被他大掌扣住了后脑勺,另一手箍住她的腰,猛地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来亩医血。

    “唔”宋希震惊的瞪大双眼,眼底那一片澄明里是尽是慌乱。

    林睿温湿的舌尖顺着她的唇形描绘,却发现无法满足这样的浅尝截止,于是强势的撬开她的唇齿,瞬间攻陷了她的唇舌,深深的吻了下去,像是要将她的灵魂都吸食进自己的身体。

    即使生了一个孩子,但是对于男女方面的事情,宋希可以说是一张白纸,她又哪里经历过这样霸道强势的吻?她瞬间就被他夺取了呼吸,脑中混乱成了一片浆糊,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他的攻势。

    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林睿才放开他,鼻尖却还是贴着她,灼热的气息缠绕在一起,周围的气氛都变得暧昧起来。

    林睿望着她迷蒙的眼,忍不住的又轻啄她的唇,哑声说道:“小希,等我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