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 宋希&林睿——我们结婚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宋希感觉腰上被什么压着,她翻转了个身,眼睛依旧紧闭着,伸手往床的那侧探去,嘴里含糊的念着。“小逸”

    林睿在她翻身的那一刻就醒了过来,常年的当兵生涯,让他即使在沉睡中依旧保持着警惕,而现在,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素净红润的脸,此时她的手。正搭在他精瘦的腰上,而她特有的茉莉香的气息。轻轻的喷洒在他的呼吸之间,有些痒痒的。

    他心上忽然一阵悸动,只觉得喉咙一紧,早晨的欲念那么强烈,而如今美人在怀,他真的是难以抑制那一种渴求,更何况,躺在这里的这个女人,是他孩子的妈。

    下一刻,他性感的唇便覆盖在她如果冻的唇瓣上,宋希有低血糖症,早上睡醒的时候都是迷迷糊糊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她只觉得有什么在自己的唇上舔舐着,湿湿的,让她有些难受,她下意识的轻启唇瓣想要驱除那一道不适。林睿灵活的舌头便趁机滑了进去,瞬间夺取了她的呼吸。

    “唔”宋希艰难掀开眼帘,一张英俊刚毅的脸赫然跃进她的瞳眸之中,他的鼻尖贴着她,如此近的距离,他浓密黑长的睫毛根根分明,她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本就眩晕的脑袋,越发的昏沉,她完全无法思考,只能任由林睿蹂躏着她的唇瓣。

    林睿察觉身下的人呼吸急促,这才睁开眼,松开她的唇,两人的唇齿之间,甚至还有几根银丝纠缠,他盯着她绯红的脸,因为亲吻而微微红肿的唇,眸色暗沉。

    “小希……”

    这一声呼唤,终于让宋希的脑子清醒过来。她蓦地惊叫起来,“啊”

    下一刻,便一脚将毫无防备的林睿踹下了床。

    林睿忍不住低声咒骂,抬头,看见宋希裹着被子惊恐的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指着他结结巴巴的说着,“你……你……你……”她快速的撇脸,不敢置信自己刚刚自己到底看见了什么!林睿居然赤身裸体,一丝不挂!

    “你怎么会在我床上!”她扭开头,脸面红耳赤的怒骂,引来的是林睿的一声低笑,他发现她真的是神经迟钝可以,被吻的七荤八素以后,发现他裸着身体,居然还没有意识到她也是赤条条的?他刚刚在被子里,可是明显的感受了她细腻嫩-滑的肌肤。

    “你笑什么!还不赶紧出去!”宋希简直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希,这里……是我的房间……”林睿淡定的从地上站起来,直接爬上床,高大的身影便架空覆盖住她,低哑迷人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着,“你让我,去哪里?”

    宋希顿时傻了眼,惊悚的望着他,“你你你……”

    她“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忽然,门口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老三,赶紧起来吃早餐了!”

    林睿眸色一凛,对外面的声音充耳不闻,一把拽过宋希的肩,低头快速再度吻住她的唇,反复舔啃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低声下令,“穿好衣服洗漱下去,她们都在等着。”

    说完,他毫不在意的就那样当着宋希的面,裸着身子走进了浴室,而床上的宋希望着健美的身躯,已经彻底脑袋当机……

    “啊”

    房子里的早晨,在一声惊叫中全然苏醒。

    这是第二次,宋希莫名其妙,不知所以,被林家两位嫂子半夜抬进了林睿休息房间里,并且还被扒光了衣服,然后又莫名其妙的被林睿吻得脑子昏沉,而她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宋希本以为这一回也是一场恶作剧,不料一星期后的事情,更是让她五雷轰顶。林家两位嫂子,竟然直接给她下了迷药,她昏睡过去倒还好,惨绝人寰的是林睿,他被下了春-药!然后那天夜里,林睿在浴室里冲了一夜冷水澡。

    宋希第二天马上就逃离了那里,躲回自己的小公寓,隔绝了苏浅那两位可怕的舅妈。

    ***

    其实开始的时候,林睿对宋希的态度就是保留在:她被他强行给吃了,她和他又一个孩子,所以他应该娶回家。

    不过经过自家两位嫂子这么一搅混,时间长了一些,他就发现了自己对宋希有着一种奇异的感觉,比如,看见她的时候,心情会很愉悦,望着她窘迫害怕闪躲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要逗。

    渐渐的,宋希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可以吸引着他的目光,他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宋希走出医院大门,微笑着跟同事挥手告别,踩着高跟往捷运站走去,却在转身撞上一个人,“对不起!”

    抬头,林睿刚毅俊朗的脸就近在眼前,她一阵错愕,“是你!”

    林睿勾着唇,温和的笑着,“下班了?”宋希点头,看着他有些局促不安,脑海中不自觉的就浮现他们前几天闹出来的那些乌龙,还有……他霸道的吻,脸就悄然红了。

    “嗯,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接你。”林睿大大方方的承认。

    “接我?”

    “嗯,走吧,我的车在那边。”林睿迈步率先走了出去,发现身后的人没有跟上来,又顿住,侧目看她,说话就跟在部队中下达命令一般强势不容人抗拒,“还不跟上?”

    宋希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有些事情叶有必要跟他说清楚,于是便跟着他上了车。

    秋日黄昏夕阳暗暖,宋希坐在副驾座上头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窗户上倒映着林睿的脸,她看着那影子,楞了一愣。

    她偷偷的扭头,抬眸望着后视镜,那里面清楚的将他的俊脸照了个全,小逸长得真的与他十分的像,那线条分明的轮廓,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无一不是他的模样,只是缩小版的他而已,他无疑是俊美的,加之他身上那一股凛然正气,更显得他男人魅力十足,是会让女人心动的类型。

    宋希就那样看着镜子里的他怔忪着,忽然,林睿眸子一动,视线便于镜子中的她撞到了一起,宋希忙撇开眼,但是那脸上不争气的浮现了红晕,到底还是出卖了她。

    林睿微微笑着,也不去拆穿她,免得她一会害羞得无处躲避。

    “那个……”宋希十指搅在一起,惴惴不安的垂首,酝酿着情绪开口,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

    “嗯?”

    “那个,其实,你不用介意我的。”来节宏号。

    “介意你?”林睿视线注意着前方的路况,余光落在她身上,疑惑道。

    “就是,当年的事情,是一场意外,你是小逸的爸爸,但是你没必要因为小逸而娶我!”宋希快速将话说完,然后便沉默了。

    等了好一会没有听到林睿的回答,她抬头,发现他根本就没有看自己!“林睿?”

    “嗯。”

    “我说的话,你听到了?”

    “嗯,听到了,然后呢?”

    宋希傻眼,然后?“我的意思是,你小逸的爸爸,但是我们不用结婚,你可以跟你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结婚。”

    林睿这才扭头看着她,眼神有些严肃,下一刻,听见他一板一眼的说:“宋希,我只碰过你一个女人,没有其他人,而你是我儿子的母亲,我自然是要娶你,我们军人是尤严明纪律的,法律上规定,军人是不得未婚生子的,然而我跟你这一次是意外中的意外,我也不知道孩子的存在,过去的事情也就算了,但是现在,你必须要跟我结婚。”

    宋希想要说些什么,又被打断,“还是说,你有喜欢的对象了?”

    “当然不是!”宋希一口否决,没由来的,林睿听到她的这个回答,心情格外的舒畅,唇边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既然这样,我们就结婚吧。”

    宋希闻言,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林睿,我都意思是,我们没有感情,没必要因为孩子凑在一块。”

    “但是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林睿开着车,侧过脸来,说的那么认真肃穆,“还是你觉得,我给他找一个后妈,他也会接受?”

    他的话让宋希愕然,后妈这个事情上,她完全没有考虑到,她想到的,只是林家会对小逸好,独独忘记,林睿早晚都会结婚,若是对象不是她,那么就会是另一个女人。

    “我给你时间考虑,不过你要知道,若是你不跟我结婚,那么小逸以后将会跟我生活,你知道,我可以给他更好的生活。”林睿再一次将残酷的事实挑出,把宋希打击败的体无完肤。

    车子已经停下,宋希望着近在咫尺的那一栋小洋楼,眸色深沉难辨,林睿低声的说,“这么多年,你将小逸藏着,不就是防着他们吗?既然这样,选择跟我结婚,是最好的选择。”

    宋希抿唇,低头垂眸,遮掩住她眼中的难过,她伸手推开车门,“你的提议,我会考虑,今天谢谢你送我,再见。”

    林睿盯着她挺直的背影逐渐变小,然后消失在大门的方向,他伸手拿过烟,点了一根,眸光深邃的坐在车里,吞云吐雾下,因为她那一句没必要因为孩子凑在一块而翻动的浮躁,缓缓消退。

    宋希穿过那一扇门,看见里面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外来的入侵者,如此的格格不入。

    这里是她的家,正确的说,是她父亲和她后母的家。

    里面的人发现了她,“宋希回来了。”

    她这才跨过那大门,往客厅走去,“爸,阿姨,我回来了。”

    “嗯,吩咐张嫂开饭吧。”宋父看了她一眼,吩咐下去,而旁边的那两人,却是一声不吭,甚至没有给她一个眼神便站起来往客厅走去,宋希早已经习惯,神色淡淡的跟在后面。

    用餐的时候,宋父又开口,“小希,你也不小了,昨天李家的当家主母跟你阿姨聊天的时候提到他们家儿子,明天你去见见。”

    宋希扒着饭的手一顿,垂着眸子低声说,“爸,我还没有这个打算。”

    “你都二十六了,还没有打算,这是要当剩女吗?”舒贞一听,蹙眉睨着她,没有好气的说道。

    宋希顿时觉得那一口饭,咽在了喉咙上,有些难受,“不是,暂时还没有考虑这个事情。”

    “现在应该要考虑了,我跟她约好了,明天下午三点在蓝馆咖啡那见面,李家那儿子我见过,长得一表人才,又是南大毕业的高材生,现在他们李家公司的经理,事业做得有声有色的,这么好的人,你还挑剔什么?”舒贞瞬间将对方夸得无比优秀,宋父干脆直接下令,“你明儿去见一面。”

    宋胸将手里的碗搁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如果我拒绝呢?你们打算怎么对我?”

    “宋希!不要任性!”宋父一听着这话就来了脾气,“你忘记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只要让你当医生,以后你都听我的!”

    宋希苍白着脸,心里酸涩,她唯一的一次任性,就是为自己争取了当医生的机会而已,而这样的代价,就是从此以后,什么都要听从他的安排,包括婚姻。

    “知道了,明天我会准时。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宋希低眉顺眼的站起来,然后跨步离开餐厅。

    全然不顾他们的眼光。

    晚上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宋希打开门,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就站在门口,“什么事?”宋希跟这弟弟关系也是不冷不热,感情单薄的可以说的上是等同于陌生人。

    “下午送你回来的那个人是谁?”宋航语气是讥诮的,不屑的,连眼光都是嫌弃。

    宋希没想到他会看到林睿送她回来的那一幕,神色不变的说,“一个朋友。”

    “朋友?”宋航明显的不信,“我怎么不知道你有开的起价值百万的路虎的朋友?”

    宋希蹙眉,她本就不善言辞,尤其是面对他们的时候,她更是话少,“我有什么朋友,需要跟你报备?”

    “你不要忘记了你在这个家只不过是一个货品!若是你给那人当情妇,我一定会告诉爸爸!”宋航阴鸷的话语,让宋希脸色一冷,“宋航,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哼!你还敢有脾气?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简直不知廉耻!”

    宋希脸色发白,抿着唇眸色发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是第一次被他这么侮辱,她一直都是忍耐的,但是现在,她不想忍耐了!于是她当着宋航的面,直接将门用力甩上,差点就甩到了宋航的脸上。

    “宋希!”宋航黑着脸站在门口,不敢置信她竟然敢这么做!

    ***

    第二天,宋希按时到了指定的位置,她到的时候,对方还没有来,于是找了一个靠窗的点了一杯咖啡坐着等人。

    她穿着一袭米色的连衣裙,因为长期躲在医院里工作,极少见太阳的缘故,她的皮肤有些苍白,纯天然的墨色长发被束成一束马尾柔顺的落在脑后,光洁的额头有几缕散落随意的飘着,让她在阳光里多了几分慵懒的味道,看着极为养眼舒服。

    一道白色的影子落在桌旁,带着几分轻浮的男音响起,“你好,请问是宋希小姐?”宋希抬头,望着一身白色西装的男人,一时忘记了反应。

    “请问你是宋希小姐?”男人耐着性子又重复了一遍。

    “是的。”

    “你好,我是李宇,舒姨跟我提起过你。”对方朝她伸出手,宋希有些木木的轻握着他的手,不想对方竟然用力捏着她的手,手指甚至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摩挲了一会,宋希心里一憷,用了几分力道挣扎,他才放开。

    看来,是个登徒子。宋希蹙眉,心里对这个男人已经起了反感之心,却依旧保持着良好的教养,“你好,李先生。”

    “小希,你叫我李先生就太过生分了,直接叫我李宇或者宇吧。”李宇打了个手势,那边的服务员马上走了过来,“麻烦一杯清咖。”

    “好的,先生请稍等。”服务员离去,李宇露出自以为倾倒众生的笑,温柔的望着宋希,“听舒姨说,小希是医生?”

    宋希听着他那样叫着自己的小名,心里一万分的不舒服,但是又不好出口阻止,只得耐着性子低声回应,“嗯。”

    “小希平时除了上班都有些什么兴趣爱好?”李宇似乎心情极好,言语之间,一直表露着他对宋希的兴趣。

    宋希真的是烦不胜烦,他干嘛没事一直叫她的名字?于是她想都不想,脱口而出说了一句,“解剖尸体。”

    那李宇正在喝着咖啡,宋希这冷冰冰的一句“解剖尸体”,让他被咖啡强了一下,猛地咳嗽起来。

    宋希见此,却偷偷的露出了一抹笑,看着李宇狼狈的模样,忽然有了主意。

    她完全没注意到,就在蓝馆咖啡的楼卡座上,林睿就在上面,从她进门开始救你一直盯着她,当然,也把她的偷笑全数纳入眼底,她那得意的小眼神,也没有逃脱他的眼睛。

    “哎?小睿哥,你在看什么?”坐在林睿对面的青柠望着他唇边的笑意,顺着他的视线望去,就发现了宋希的存在,“咦?那不是宋希姐啊?你在看她吗?”

    青柠小脸马上就露出了笑意,贼贼的盯着林睿。

    林睿收回目光,横了她一眼,“即使你请我喝咖啡,我也不会告诉你,你景鸣哥在哪里的。”他眼神漠漠,语气淡淡。

    “呿!”青柠啐了他一口,“那咖啡钱你付!”说罢,她就站了起来。

    “你去哪里?”

    青柠笑得眼睛贼亮,“我去找宋希姐!”

    “青柠!”林睿想要阻止,但是那边的青柠已经轻快的踩着步伐走下楼去,没一会就冲到了宋希的位置上,林睿只能叹息,慢慢的起身下去。

    “宋希姐!这么巧!”青柠的忽然出现,让宋希楞了一下,“青柠?你怎么在这了?”

    “嘿嘿,我找小睿哥喝咖啡啊,没想到会遇到你!”青柠往宋希的位置上挤过去,宋希只能挪动屁股给她让位,顺便抬头,就看见远处那边步伐优雅走来的林睿,她竟然有几分慌乱。

    李宇擦了擦嘴,一张脸因为咳嗽而变得通红,他尴尬的看着宋希,脸色有些僵硬,“这位是?”

    “你好!我叫顾青柠,是宋希姐的朋友!”青柠是典型的神经粗条单纯自来熟的女生,她看见宋希跟他坐在一起喝咖啡,便主动的朝对方示好。

    “你好,李宇。”李宇有些意外她的热情,不过倒是让他欢喜,心里想着,搞定了宋希的朋友,那么将宋希追到手也容易许多。

    “你是宋希姐的男朋友?”青柠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话一出,宋希顿时傻眼了,李宇却是但笑不语,明显就是默认了。

    而从楼上走下来的林睿,刚好听到这一句,他的眸色一凛,脸色一沉,漠漠的开口,“青柠。”

    “唉!小睿哥,来来来,这位是宋希姐的男朋友,李宇!”青柠这般的主动热情,宋希只觉得太阳穴隐隐的跳跃着,“青柠,不是……”

    “你好,我叫李宇,你也是小希的朋友?”李宇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他一眼就看出了林睿不凡的气质,于是站起来,朝林睿伸出手。

    小希?林睿一阵蹙眉,心里莫名的不喜,竟然叫得那么亲密?他根本就不伸手,直接无视,让李宇一阵尴尬,悻悻的收回手。

    林睿两道目光落在宋希的脸上,的说道,“你不是说你没有男友?他是怎么回事?”那语气,那神情,竟然跟小逸如出一辙,但是又有些不同,似乎多了几分质问的味道,宋希莫名的觉得心头一跳,

    “他不是我男友。”宋希果断的开口解释了,砍断了李宇那暧昧的念头。

    李宇听她这么果断的否认跟自己的关系,心里头不是滋味,但是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讪讪的坐下来,尴尬的笑了一下,反而是林睿,唇边扬起一抹笑意,心里竟然因为她的否认而感到几分高兴。

    “啊?”青柠没想到自己摆了一道乌龙,尴尬的笑着,“嘿嘿,不好意思,我以为……”

    “你小丫头以为什么?”林睿睨了她一眼,示意她闭嘴,然后他高大的身躯硬是往青柠和宋希坐在的双人卡座上挤着坐下,青柠不满的抗议,“小睿哥!这里坐不下了,你坐对面!”

    宋希被挤到了窗户上,也想开口叫住林睿,结果就听到林睿说:“我有洁癖,你坐过去!”然后他一手拎着青柠,将她从位置上提了出来,丢到一边,一屁股的坐在了宋希的身侧。

    在座的三个人,都被他这举动给惊呆了,尤其是青柠,她认识他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他洁癖会洁癖成这种程度!!

    林睿心安理得的坐在宋希的身侧,甚至是直接端着宋希喝过的咖啡,直接喝了一口,“你咖啡都喝这么甜?”他蹙眉评论。

    “这是我的咖啡!”宋希那几分苍白的脸,蓦地灼烧起来,几分红晕染上,羞色让她看着楚楚动人,她不安的看了眼青柠和李宇,发现那两人都看直了眼睛,她不禁懊恼,眼底也是几分恼怒,狠狠的瞪了一眼林睿这个始佣者。

    “小睿哥,你不是说,你有洁癖……”青柠怨的望着他,眼里很是鄙视。

    “对待不同的人,洁癖的忍耐度不同。”林睿就这样,当着李宇的面,暗示了对他的排斥。

    而坐在对面的李宇,脸色黑得不能用墨水来形容,他站起来,“宋小姐,如果你有了对象,那么就不应该出来跟我相亲!”他气愤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望着李宇消失的背影,林睿露出得逞的笑,宋希则是抿着唇望着他,他侧目含笑说:“怎么这么看着我?我的脸上有东西吗?”

    “小睿哥,我发现,你真的很不要脸!”那边的青柠,毫不客气的发表自己的意见,没有见过这么黑心肝的男人!“你居然把宋希姐的相亲对象给气走了!破坏人家的姻缘,会遭雷劈的!”

    “青柠,顾伯父昨天才给我打过电话,让我见到你,通知他一声。。”林睿微笑着,但是眼底却是威胁。

    “卑鄙!”青柠瞪着眼睛,但是又不得不受威胁,“宋希姐,下次有空再聊!我先走一步!”她不然被她老爸抓回去,不然届时又是昏天暗地的监禁啊!

    宋希的眉头蹙得更紧了,搞不懂林睿这是做什么。

    “相亲?”他低沉开口,垂眸将宋希锁住在视线中,“你昨天答应我的考虑,就是今天来跟这种莫名其妙的人相亲?”想起刚刚那个男人握住她的手摩挲,还有她望着他含笑的娇美模样,他心里就起了一股邪火,语气也冷然了几分。

    宋希感受到来自于他身上的强劲气场,男人的阳刚气息,让她又瞬间的眩晕,对于他的质问,竟下意识的就跟他做出了解释,“家里安排的,我不得不来。”

    “为何宁愿相亲,也不愿意跟我一起。”林睿语气中满满的都是一种哀怨的滋味,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孩。

    宋希望着他的脸,恍惚看见了小逸平时跟自己撒娇的模样,竟然不懂如何回答他的问题。

    她也不懂为什么,其实他那么优秀,又是小逸的亲生父亲,无疑是结婚对象的首选,但是她就是有些排斥,莫名的排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年那一晚的荒唐,让她下意识的逃避,还是因为他太过于完美,让她望而怯步。

    “我说考虑,不代表我不可以跟别人相亲。”宋希如是说,而林睿的脸顿时就全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