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育儿风波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这天,尤悠被喂养的奶水充足,宝宝吃了剩余有多,她低头要整理衣服,还不忘抱怨宝宝吃得少。叶昊从她怀里抱过孩子,趁她不备,低头含住吸食奶水,尤悠只差点没一巴掌甩在他的俊脸上。

    吸食之后,他还意犹未尽的说,“嗯,很甜!”

    “叶昊!你变态!”尤悠一脚踹过去。叶昊抱着孩子哈哈大笑的离开。

    叶珩很悲催的被赶回叶氏上班,原因很简单。尤悠不懂带孩子,叶昊又舍不得她太幸苦,于是要照顾尤悠,又要照顾孩子,公司是无暇顾及,只能逼着叶珩上位。

    孩子生下来以后,叶昊就成了二十四孝奶爸,全能型男人总是这样厉害,尤悠连帮宝宝换一个尿片都换不好,弄得宝宝不舒服还会哇哇大哭,慢慢的,她就只负责在一旁看着叶昊忙活,而她唯一能做的,居然就是负责喂饱这小子。

    **

    关于孩子的名字,叶昊是坚持要自己取,尤悠觉得谁取都一样。叶就随他去了,但是叶昊这全能王高智商的人,取的名字,是在惨不忍睹,尤悠已经气到最后直接不想跟他说话了。

    “老婆,干脆叫叶子,简单方便。写起来也容易。”叶昊十分热情,抱着儿子跟尤悠讨论。

    “叶昊,你是多嫌弃你自己的名字写起来笔画多,才会想这么一个名字给你儿子?”尤悠直接驳回。

    “那叫叶尤吧,我们俩名字组合。”

    “老公,你索性让他叫无忧吧。”尤悠皮笑肉不笑。

    过了两天,叶昊又说,“叶建仁!这个名字得了吧?”他满脸期待,等待着尤悠的表扬,结果,尤悠翻漫画书的手一顿,脸色发黑的看着叶昊,“叶昊。你是多讨厌你这个儿子,才会叫他‘贱人’?!有你这样当爸的吗?!”

    叶昊顿时满额黑线,他真的不知建仁等于贱人……

    折腾得是在不行了,最后尤悠还是打电话让孩子的太爷爷取了名字,最后取了单名一个臣,叶臣。

    叶昊听着,只能灰溜溜的接受,他的取名计划失败,还失落了好几天。

    **

    半年后。

    一声孩子的哭声打破这宁静的夜,偌大的床上,叶昊光着膀子掀开被子快速起身,走到一旁的婴儿床上熟练的摸向孩子的小屁股,然后抱起他,走出了房间。

    他在客厅上,一手抱着孩子轻声哄着,回首熟练而快速的冲泡牛奶,没一会就冲泡好,搁到唇边探了下温度,再喂怀里的小孩,动作一气呵成。

    当日厉傅白一语成谶,他现在是成了全职奶爸,从帮孩子洗澡换尿片到冲泡牛奶哄孩子睡觉,所有的一切他都打理的有条不紊,也曾试过让尤悠负责,结果她手忙脚乱,叶昊无奈,只能担任此照顾老婆又照顾孩子的命运。

    喂饱了孩子安顿好,叶昊这才重新躺回去,而床上的尤悠,睡容香甜,她对孩子的哭声浑然未觉,翻了个身,摸到叶昊,然后靠了过去,手脚并用的搂着他,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沉睡。叶昊望着怀里的人,忍不住笑意,她的睡相还是那么差,不过他也早习惯,搂着她,进入了梦乡。

    孩子生想下来半年后,尤悠无意中看到叶昊一条手机短信,一句话:亲爱的,有没有想我?

    气得差点摔烂了他的手机。

    “叶昊!你给我解释清楚!这个是哪个小妖精!”叶昊正在给宝宝换尿片,莫名其妙的望着突然发飙的尤悠,“什么小妖精?”

    “你还给我狡辩!你自己看!你说!这个女人是谁!你是不是趁着我生孩子不能更你同房的时候找其他女人了!我就说啊!你怎么能忍得住啊!原来是外面有女人!”尤悠掐腰指着他的鼻子当起了泼妇,气得全身发抖。

    叶昊看了一眼,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语气阴森带着威胁,“你现在立刻马上滚来我家跟我老婆解释清楚!你到底是谁!”

    “叶昊!是你要跟我解释清楚!”

    “老婆,我无法解释,还是她来解释吧。”

    然而,当来人出现的时候,尤悠就气得脸都白了,“她不是那时候跟你在国外泡温泉的那个女人吗!叶昊!”

    叶昊黑着脸,看着那女人,一副吃人的表情,“你如果不能解释清楚,那么我会立刻将你绑着送回去给你父亲大人!”

    女人缩着脑袋,对于叶昊这样凶恶的模样也是怕死了,“嫂子,你不要生气,事情时这样的,之前的温泉事件,是我拜托他帮忙假扮我的男友,因为我爸爸要把我嫁个一个四十岁的老男人,我无奈之下,才找他帮忙的,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真的!我们是清白的!还有刚刚的短信,是我为了报复他才发的,因为那一次,事后他竟然跑去跟我爸说他已经结婚,不是我的男朋友!只是朋友!我这躲着我爸躲了这么久,实在是气愤不过,所以故意发的……嫂子啊,你别误会啊,不然我就要倒霉了!”

    尤悠傻住,这都什么破事!

    叶昊点头补充,“老婆,这是真的,我是无辜的。”

    “还有,嫂子,我叫汪洋,很高兴认识你!”女人冲过来一把握住尤悠的手,“那个,以后有机会再好好跟你聊,我先走了,拜拜!”

    汪洋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瞬间就跑没影子了。

    “这下清楚了?”叶昊无辜的看着她。

    “哼!今晚上你不准进房间!睡客厅!”尤悠气不过。

    “老婆!我是冤枉的,上诉!”为什么无罪还要被处罚!

    “上诉无效被驳回!”尤悠头也不回的回了房间。

    “老婆……”

    “没用!”

    “砰!”房间门被无情的甩上。

    叶昊抱着孩子,无奈的叹息,“唉,儿子,你老妈脾气不好,你以后也要自求多福……”

    “咯咯咯……”怀里的孩子瞪着眼睛望着他天真的笑起来,像是在嘲笑叶昊的悲催下场。

    “你小子别笑我,早晚你会被你妈折腾疯,你等着。”叶昊就那样叨叨絮絮的跟他半岁大的儿子讲话。

    **

    叶臣七个月就会爬了,满屋子的到处翻到处爬,一个不小心,就会弄得天翻地覆,那个破坏捣蛋的力度,一点也输他老妈尤悠,甚至比她老妈小时候还要厉害。

    叶昊无奈,只好将那些危险品全部收集到高处,几乎整个大厅都被他清空了,地板上铺了拼图,经常是一大一小坐在那里玩耍。

    有时候,尤悠逗儿子玩,无赖起来,还会跟儿子抢吃,导致后来儿子长大了想要吃零食,尤悠不给买,就会跟叶昊说:“爸爸,妈妈想吃xxx。”这种混账话来,不过被尤悠知道了以后,尤悠会毫不犹豫的将零食解决一半,美名其曰:你都说是我想吃的……

    其实叶臣长大以后,都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自己这个老妈,他不止一次怀疑自己不是亲生,因为尤悠总是嫌弃他,不过每次讨论这个话题,尤悠都会撩起肚子那一道浅浅的疤痕指着叶臣骂道:“要不是为了生你这小子,你老妈我用得着挨这一刀!”他又自能灰溜溜的走了。

    其实,他不知的是,尤悠对他不满,仅仅因为,他是男孩子,不是她渴望的女儿……

    说来奇怪,叶臣跟他舅舅尤卿的感情特别好,从小就好,而这似乎就是从那一次尿湿尤卿一身开始。

    因为尤悠和叶昊单独住在外面,定时带着孩子会尤家和叶家,而尤卿因为一直未结婚,天天被尤奶奶催婚,催得多了,他就三天两头往叶昊他们这边跑。

    这天,又来破坏两人的小幸福,光明正大的来蹭饭。

    尤悠看见他来,直接站起来,“哥,你看着他,我上去洗澡。”

    尤卿不是第一次帮忙看叶臣,点头,“去吧。”

    这时候,叶臣已经十一个月,也会走几步路了,尤卿坐在一边,对着爬起来要走路的叶臣伸出手拍着掌,“小臣,来,来舅舅这里了。”

    叶臣越长大越像叶昊,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粉粉嘟嘟的很是可爱,唯有那一双眼睛,像尤悠,大大的澄澈无垢,他看着尤卿伸出的手,眼睛亮晶晶的盯着,然后就那样靠自己的力气从地上站了起来,小小的脚丫就迈开往叶臣冲过去,短短几步,他脚步踉跄,刚好走到尤卿触手可及的位置要摔下去,尤卿便一把抓住了他,然后举高起来。

    “哟!我们小臣这么快就会走路了!”尤卿身为舅舅,也是很自豪。

    叶臣被举高的时候兴奋的咯咯咯的笑不停,手脚在半空中蹬着,尤卿也放松了心情,大笑出来。

    不过,下一刻,他就要笑不出来了。

    因为,叶臣竟然就那样的尿尿了,童子尿直接兜头从尤卿的头上淋下来,尿液从头滑过脸浸湿了他的衬衫……

    “叶臣!”一声暴怒在客厅厉响起来,然后还有叶臣灿烂不止的笑声,源源不断的传来。

    叶昊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尤卿那一身湿,也忍不住爆笑出来,尤悠下楼更是笑不可抑,看着爸爸妈妈笑得那么开心,小叶臣笑得更欢了。

    只有尤卿黑着脸,低低诅咒,“sht!”这一家三口都是恶魔!

    后来,叶臣就很细黏着尤卿,只要尤卿过来,他就会扑过要抱抱,再大一点的时候,就喜欢跟着他跑了。

    **

    叶臣的到来,也让叶昊感到很气愤。

    有一回,叶臣在客厅一角里玩积木玩的入迷,这边的叶昊抱着尤悠就情不自禁,吻着吻着就将她压在了沙发上,全然忘记了那边的叶臣的存在,就在两人忘我的时候,忽然一只肉呼呼的小手伸过来,还有奶声奶气的叫唤,“妈妈……妈妈……咯咯咯……”

    他好奇的望着他们,笑得很开心,尤悠发现儿子走了过来,顿时吓得一脚将叶昊踹倒在地板上,措不及防的一脚,让叶昊摔了个四脚朝天。

    “叶昊!你下一次再敢随便乱来!我让你禁欲一个月!”尤悠一把抱过儿子,头也不回的离开,扔下他一个人在客厅欲-火难消。

    这种折磨,让他恨不得一把将叶臣丢出家门。

    后来为了更好的拥有二人世界,叶昊决心将叶臣送回叶家让叶母带,这情况才好转。

    **

    叶臣三岁那年,尤悠就开始动了再要一个孩子的念头。

    她跟叶昊商量,“叶昊,我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不要,一个就够了。”叶昊一口回绝,断绝了她的念头。

    “一个怎么够!你看,苏浅两个孩子,宋希也是两个孩子,我怎么可以只有一个孩子!我要一个女儿!”尤悠开始耍赖。

    “别人几个跟你无关,我们一个叶臣就够了。”

    “可是只有小臣一个很孤单哎,我们再生一个给他作伴,怎么样?”尤悠试图说服。

    “他有很多人作伴,不生!”叶昊依旧不松口。

    无奈之下,尤悠索性不说了,她用行动来准备着要孩子。

    她拉着苏浅和宋希去了情趣用品店,在苏浅和宋希红着脸的帮助下挑选了一套情趣睡衣,后来又被客服小姐极力推荐下买了一瓶按摩精油,还被教导了这么使用会更有效果,尤悠一一铭记在心。

    晚上回家,她放水给叶昊洗澡,并且主动提出给他按摩。

    “为何要给我按摩?”叶昊狐疑的看着尤悠,以前是连骗带哄的她才会勉强帮他按摩一次半次,现在主动,难免让他觉得她不安好心。

    “我这不是心疼你又是上班又是照顾孩子还要照顾我会累嘛!赶紧去洗澡!”尤悠挥手赶人,叶昊半信半疑的进了浴室,然而当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身体当场就起了变化。

    尤悠此时穿着一件黑色的薄纱情趣睡衣,全身上下仅仅危危可及的遮住了三点部位,其余的肌肤在镂空薄纱下若隐若现,她的皮肤本身就白,如今再黑纱的映照下,更是宛如凝脂,那一头长及腰部的大波浪卷发,披散在肩,散落在胸前,她一个抬头,伸手拨弄了长发,那种说不尽道不明的妩媚风情跃然而出。

    叶昊只觉全身的血液都在翻滚,他喉结上下滑动着,狭长眼微微眯着,全身上下就裹着一条浴巾径直往尤悠跨步而来,长臂一伸,轻易便将她捞进怀里。

    “嗳!”尤悠没想到他反应会这么大,撞击他怀里以后,手忙脚乱的抵着他的胸膛,抬头说,“等等!你去床上趴着!”

    “老婆……”叶昊搂着她,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他要她!

    “快点!”尤悠不让步,“我说要帮你按摩的!先按摩!”

    “我不要按摩了,我只要你”叶昊低下头,找到他最喜欢的脖子,细细的吻落下,如此迫不及待,尤悠一把挡着他的脸,“不行,不按摩你就不要想碰我!”

    叶昊只觉得她此时无比的折磨人,本想直接将她丢上床,但是看见她眼底的固执,又不敢,只能极力忍耐着欲-望,乖乖的松开她,然后趴在床上。

    尤悠也爬上床,双腿跪在他的身侧,“我今天买了按摩精油,给你试试看,那些店员说效果很好的。”她叨叨絮絮的说着,然后将精油倒在他的背上,慢慢的抹均匀。

    叶昊侧过脸望着她,房间里只开了一盏橘黄的灯,朦胧的光线将她笼罩着,她就像蒙上了一层先拨不开的雾,明明离着很近,却无法看清,她垂着头,长发便扫在他的肌肤上,有些痒,但是最让叶昊受不了的,是她那一双柔若无骨的手,此时在覆盖在他的背上,来来回回的抚摸着,那简直就是甜蜜的折磨,折磨着他神经都要崩断!

    “唔……”他忍不住低吟一声,尤悠耳朵灵敏的听见了,她微勾着红唇,眼底有奸计得逞的亮光,她故意压低声音问他,“舒服吗?”

    “嗯,舒服。”舒服的他就要死去!

    “老婆,好了。”过了几分钟,叶昊暗哑的嗓音沙沙传来,尤悠却不依不挠,“再过一会。”

    尤悠的手,从他的脖子滑过他线条结实的背,一路落到他富有弹性的翘臀上,却继续往下,再往下。

    叶昊终于受不了,大掌一把捏住她作怪的手,一个力道便将她扯过来,反身压在床上,不等尤悠反应,他快速低头吻上她的唇,手也不曾停止动作,“是你招惹我的……”他亲吻着,还不忘警告着。

    尤悠被他搅得春-水荡漾,脑袋一片空白,但是她还牢牢记着,今天的目的!于是,在叶昊要进入之时,她倏地合拢双腿,“叶昊,我们谈谈!”

    叶昊差点没被她弄疯了,低吼着:“老婆!有什么事一会再谈!”

    “不行!必须现在谈!”尤悠的声音也是淬染了魅惑的味道,她和他一样,渴望拥抱,但是,她不谈妥坚决不能让他碰!

    叶昊瞪着眼,恨不得直接将她吃了再说,然而,考虑到以后的xn福生活,他又不能不忍耐,“长话短说!”

    尤悠吞咽了一口唾液,望着他青筋突露,全身的肌肉绷紧,有细细的汗液泌出,“我们再要一个孩子!”

    “不行!”不带停顿的坚决口吻拒绝了她的要求,尤悠瞪他,“再要一个孩子!”

    “我说了不行,好了,现在谈完了?该做正事了!”他扑向她,结果她却在躲着,“不行你就不要碰我!”

    叶昊浑身难受,今天的感觉格外强烈,比往时要明显强烈了,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脑海中蓦地闪过一个可能,性感的情趣睡衣,按摩精油……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望着身下瞪着眼的女人,“老婆,你点的火,你必须负责灭!”

    最后,不用说,尤悠被强行的灭火了,额外的惩罚是第二天下不了床,当叶昊神清气爽的穿好衣服要出门的时候,他低头吻了她的额头一下,“我很喜欢你的按摩,还有,那套睡衣。”

    尤悠一把抓过一旁的枕头甩到他的脸上,“混蛋!”

    一次失败,尤悠又转换灌酒的方式,结果是不言而喻,叶昊经常应酬喝酒,她三杯便倒下,他却清醒如常,再次失败。

    不管她用什么办法,就是无法遂愿,尤悠苦思悯想,最后在林家大嫂和二嫂的怂恿下,再一次对叶昊使用了计谋下药。

    这一次,在药物的作用下,尤悠终于如愿以偿,而幸运的是,计算的排卵期精准,她真的就怀上了。

    当她捧着怀孕证明献宝一样送到叶昊面前的时候,叶昊那一张脸又黑又臭,只恨不得揪着她狠狠的揍一顿她的屁股!

    尤悠看他一脸的不高兴,也来了脾气,跟他吵了一架索性就跑回了尤家住,不肯见他,叶昊也硬着脾气不管她,怀孕两个月的时候,尤悠开始吃什么吐什么,胃口全失,尤卿明着暗着将情况透露给叶昊,叶昊终究是受不了找到了尤家。

    “老婆,我错了,你不要生气了。”

    “哼!”

    “老婆,你怀孕,生气对孩子不好。”

    “你不是不喜欢孩子!好不好你也不会在意了!”

    “怎么会呢!我当然在意!”

    “那你干嘛给我黑着一张脸!好像怀了她就是一个错误!你就是不喜欢!”来帅刚才。

    “老婆……”叶昊无奈,“我只是担心你。”

    “担心我什么!怀孕而已啊!”

    “你生小臣的时候难产了,我不想再因为生产签那种字,那上面写着的,是你和孩子的命,我能不担心吗?万一你……”

    尤悠错愕,才想起自己那时候确实是难产了,不过后来就是挨了一刀,也没有意识到什么危险,但是叶昊不一样,他当时就在外面,难产手术要他签字,她很清楚上面会写着什么。

    她的心柔软下来,“不会的,头胎只是意外,你看,我不是好好的,现在医术那么发达,哪会轻易有事啊。”尤悠有些心疼他,都过去三年了,他还有心理阴影。

    叶昊搂着她,“我无法承受,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

    “那我们生完这一个就不生了,好不好?现在你总不能然给我去拿掉吧?”

    “傻瓜!”叶昊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当然不会!”

    尤悠抱着他,心里想啊,这个男人,怎么教她能够不爱呢,他真的是爱惨她了。

    ***

    八个月后,尤悠顺利产下一个女儿。

    女儿取名叶晗,是叶昊亲自取的名字。尤悠为此鄙视叶昊,怀疑他当初给儿子取名字时候,就是抱着报复心理,才会连“贱人”这种名字都用上。

    叶晗一出生,就集万千宠爱一身,成了尤家和叶家的心肝宝贝,叶昊也是将他宠的无法无天,为此尤悠没少拿当初他不肯生二胎的事来攻击他。

    叶晗跟叶臣一样,继承了他们父亲的好皮相,却拥有母亲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长得十分甜美乖巧,从小就十分懂得利用自己的外貌去骗人,长大过程中,一度祸害了不少无辜的少年。

    叶晗开口说话,第一句会说的是“爸爸”,叶昊为此高兴了很久,尤悠则是毫不在意,因为当初叶臣第一句会说的是“妈妈”,她觉得很公平,不过叶晗却似乎更喜欢黏着叶昊,叶昊一直说叶晗是他的小棉袄,尤悠冷笑,不知道当初谁说她是他的心肝小棉袄,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每当这时,叶昊总会一手搂着尤悠,一手抱着女儿,对她说

    “老婆,你是我的大宝贝,女儿是我们的小宝贝。”

    是的,你是我妥善安放在心尖上的宝贝,从你出生开始,你便站在我心中最重要的位置。

    我看着你长大,看着你为情所困,看着你痛哭流泪,煎熬到最后的最后,你终于躲在我的怀里,从此停泊。

    后来,尤悠也曾问叶昊,“叶昊,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呢?”

    叶昊只是温柔的笑,轻吻着她的唇,附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着,而后,她的眸色一亮,露出了灿烂的笑靥,搂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唇。

    亲爱的尤悠,有人爱你的笑,爱你的天真,爱你无所畏惧的勇敢。

    而我,只是爱你纯洁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