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母子平安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回来了也没有告诉我和宋希,我告诉你,我们跟你绝交!”电话那端,传来苏浅毫不客气的咆哮。尤悠不由得皱眉将电话挪开了几公分距离。

    “我刚安抚好家里人,现在不是给你电话找你们来了么?”尤悠好笑的道,“而且,你们不是都不在南城?”

    “那你不会来西城吗!?”

    “好,我过去。”

    “逾时不候!”那边苏浅,已经将电话挂断。

    尤悠拿着手。喃喃道,“这女人怎么感觉变成了母狮子,以前不是都很淡定的吗?”

    “你在自言自语些什么?”

    “你回来了。”尤悠笑着迎上去,体贴的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然后弯腰从鞋架上拿过鞋子给他换上。

    回来以后,尤悠因为不会做饭,无奈之下,她只能做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他回来,他给他送上鞋子。

    即使是这般的简单的一个举动,都让叶昊心里觉得柔软,她不是一个会持家的妻子。做饭会烧厨房,打扫像拆房子,但是奇异的是,只要看见她在家里等着他回来,他就觉得心满意足。

    “你刚刚跟谁打电话?”叶昊穿上想鞋子。搂着她的肩膀一起走进屋子,尤悠依旧习惯赤脚,她抱着公文包漫不经心的说:“哦。苏浅,说我再不找她们,就要跟我绝交了。”

    她把公文包丢在沙发上,叶昊坐下来,她便顺势落在他的怀里。嘴里还在抱怨着,“你说她怎么就成了一只母老虎了……”

    叶昊想起之前见到厉傅白带着苏浅和孩子回南城的场景,不由得轻笑,“估计是被折磨成这般的。”

    “呃?谁折磨?”尤悠费的看着他,然而他却不打算跟她研究这些,“老婆,不要管他们,今天上班累了,去放水帮我洗澡按摩。”

    尤悠被他的话弄得面红耳赤,为了掩饰自己的窘迫,她脱口而出:“我饿了!”

    “呵呵”叶昊低低沉沉的笑着,低头亲上她雪白的脖颈,“嗯,那就先喂饱你再洗……”

    “叶昊!”

    “呵呵”

    又是一阵打闹,尤悠的叫嚷,和他低沉的轻笑。

    **

    尤悠看着苏浅怀里抱着一个小小人儿,身体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一双眼睛惊惶的望着她,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怎么?傻了?”苏浅抱着女儿,坐在沙发上挑眉睨着尤悠,唇边有着浅浅的笑意,那般的恬淡宁静,身上散发着柔软的光辉。

    尤悠呐呐的指着她怀里的奶娃,“这……是你的孩子?”

    “不然?宋希的?”苏浅又是一笑。

    一旁的宋希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柔声说道,“你离开太久了。”

    就在这时,一道小小的影子从楼上冲下来,在尤悠反应过来前,已经撞进了她的怀里,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幸好叶昊及时扶住,才不至于她被撞到在地。

    稚嫩的声音响起,“悠悠!你回来了!”

    尤悠低头,看着他黑漆漆的头顶,眼神一柔,“哟,我们的小逸长高了?”她蹲下来,与他平视,伸手捏着他的脸蛋逗弄他,“哎!还变帅了!”

    “是吧是吧?我变帅了!”小逸异常的兴奋,但是还不忘埋怨着,“悠悠,你去哪里了,这么久才来看我,我都快要忘记你了。”

    尤悠捏着他的鼻子,“悠悠出去旅游了,喏,这不是回来了?还给小逸带了很多礼物哟?”

    小逸一听,双眼顿时放亮,“真的吗?在哪里!”

    尤悠摇头,“你跟叶叔叔去拿好不好?”小逸这才注意到一旁的叶昊,他有些耸拉着脑袋,不太敢靠近,尤悠抬头就瞧见叶昊那一张面瘫冷酷的脸,蹙眉呵斥,“你就不能笑笑嘛?小逸都被你吓到了。”

    叶昊的脸抽了抽,勉强的露出一个尚为和蔼的笑容,虽然表情僵硬,但是语气却是温和的,“小逸,去找爸爸过来一起拿礼物。”小逸听了,高高兴兴的往楼上跑,还不停的叫着,“爸爸!爸爸!”

    “你过去找他们吧,我跟苏浅她们聊一会。”尤悠轻声说道,叶昊理解,这女人的话题他也不感兴趣,于是点头上楼。

    苏浅和宋希都坐在沙发,两双眼睛都牢牢盯着她,尤悠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你们干嘛这么看我?”

    “是你自己从实招来,还是我们屈打成招,你选。”苏浅冷睨她一眼,抱着怀里的女儿一下一下轻拍着,直到她打了一个奶膈,在怀里安然睡去,这才将她放到一旁的婴儿小床上。

    尤悠看着她熟稔的温柔的动作,忽然升起无限的羡慕,不过对上苏浅那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又耸拉了脑袋。

    哎,女人真是记仇又麻烦。

    “一年前被梁北川绑走了,前几天才逃跑回来,事情已经解决了,梁北川也和他老婆也回英国了,以后不会再见面,就这样。”她三言两语见事情解释完毕,还不痛不痒的模样。

    “你和叶昊呢?现在是怎么一回事?”她们都没忘记,尤悠失踪之后,叶昊躺在医院里不吃不喝的场景,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可是连她们毒震惊了。

    说到叶昊,尤悠有些不好意思,脸莫名其妙的烧了起来,“就……就你们看到的那样……”

    苏浅见此,却是不放过她,“怎么样?”宋希也是露出了好奇的眼神,“你爱上他了?”

    这下尤悠是恨不得马上逃离这里了!

    “你们够了哦!”

    “喜欢人家就喜欢人家,还不敢承认,你以前不是死不要脸的倒贴别人!”苏浅不屑的鄙视她,这引来尤悠的不满,“苏浅!我说你怎么嫁人生了孩子当了妈以后,嘴巴就变得这么尖酸刻薄又那么欠抽了!?”

    “我嘴巴又毒又尖酸刻薄还欠抽,但是也比某人胆小逃避不敢承认来的好。”苏浅不留情面的反击。

    “苏浅!”

    “叫那么大声,别吵到我家闺女睡觉。”

    “你”尤悠顿时觉得自己一口气卡在喉咙不上不下,只能咬牙切齿的干瞪眼,这个苏浅简直就是太欠揍了!

    “噗嗤!”一旁的宋希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给她们分别倒了茶水,“来,吵得口干,喝口茶继续。”

    尤悠和苏浅同时将视线投在宋希的身上,的眼神,让宋希笑脸一僵,呃……好像说错话了……

    久别重逢,忽然间,三个人都变了,尤悠心里也是感叹。

    她走到婴儿床边上,伸手摸了摸熟睡中小婴儿的脸,目光都是温柔的,她忽然想起一年前自己那个无意失去的孩子,如果不是那一场意外,现在也出生了,应该也像她一样,睡容纯真甜美,“孩子多大了?”

    “刚满月没多久。”苏浅没有错过尤悠脸上怅然若失的神色,也明白她心里的感受,不过失去的已经回不来,只能接受了,“喜欢就自己也生一个。”

    尤悠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靥,低声应,“嗯。”会生的,她觉得,她和叶昊的孩子,应该会是怎么样的呢?一定也是很可爱的,或许,会像叶昊那样死个小面瘫叶没准。

    “宝宝娶了什么名字?”

    “谨知,厉谨知。”

    “谨知啊,名字不错。”尤悠俯身亲了一下她嫩嫩的小脸蛋,“以后给小逸当老婆!”

    “恐怕不行。”苏浅轻笑,而一旁的宋希则是绯红了一张脸,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听见苏浅又说,“小逸是她的表舅舅,这血缘关系是不能结亲的。”

    “什么?”尤悠彻底傻了,“这这这……”

    “小逸的爸爸是我舅舅,就这么简单……”苏浅语不惊人死不休。

    尤悠只觉得脑袋好混乱,“苏浅,你哪里来的舅舅?你妈不是没有亲戚?”

    “悠悠,我是西城林家林澄的女儿,我的父亲是西城秦家的长子秦天盛,方心婕只是我的养母……”

    接下来的时间,基本就是尤悠了解苏浅身世的问题,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离开的一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这个世界,这么巧?”这也太巧了,尤悠还处在震惊中,遂又问:“那宋希现在,也结婚了?成了你舅妈?”

    “哈哈”苏浅忽然忍不住乐了起来,看着宋希绯红的脸忍不住的幸灾乐祸,“她能不结婚吗?现在肚子里又有了我的小表弟或者小表妹了。”

    “什么!”尤悠惊叫起来,床上的小人儿被惊得哇声哭了起来,苏浅忙将女儿抱起来,轻声哄着,“你叫那么大声做什么!”

    “那个……你们容我缓缓,我觉得我今天应该是没有带耳朵出门,出现幻听了。”尤悠一手抚着自己的胸口,无法从这些消息中缓过劲来。

    “你是林澄的女儿,这么说,宋希你是嫁给了林睿?”林家是大家族,尤悠即使从小在南城长大,但是依旧有所了解,因为林睿是叶昊和尤卿的朋友。

    “嗯。”宋希也是不知道如何解释,这乌龙真的是。

    “那年在海城侵犯你的人是林睿?噢!我的天!”尤悠扶额,“这么多年,我竟然没有发现小逸跟林睿长得像!”

    她只能责怪自己神经大条到如此地步,兜兜转转,结果这些姻缘,都是身边人。

    ***

    晚上睡觉的时候,尤悠还扯着叶昊说个不停,“叶昊,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苏浅和宋希他们的事情啊,搞得我今天才知道!天啊,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叶昊这时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裸着身体,就裹着一条浴巾走到床边,一把将叨叨絮絮的尤悠搂进怀里,低头嗅着她的发香,“你现在知道也是一样的。”

    “哪里一样!你早跟我说,我就早点来找她们啊!”

    “好了,她们的事情你都了解清楚了,现在来说说我们的事情。”叶昊圈住她,不然她再手舞足蹈。

    “我们的事情?我们什么事情?”尤悠狐疑的看着他。

    “悠悠,我们也要一个孩子吧。”今天他不是没有看见尤悠对厉谨知那女娃的疼惜,她看着谨知的时候,眼底那一抹渴望欣羡,是那么的明显,又带着些落寞,他知道,她一定是在遗憾那时候失去的孩子。

    “呃?怎么就突然说这个了。”尤悠有些不自在,孩子是她心头上的一块痛,她一直都愧疚自己竟然没有马上发现自己怀孕了,也是因为她的粗心,所以才导致失去了那个孩子。

    “你不喜欢吗?”

    此时,夜色撩人,月色更撩人,而叶昊低哑暗迷的嗓音,才最为撩人。

    尤悠只觉得心口一阵的灼烫,忍不住的伸手圈住他的脖子,这才注意到他又是裸着身子,他习惯了洗澡以后裸着出来,但是尤悠却是一直无法适应。

    他的身材很好,肩宽腰窄的倒三角,因为当过兵,又长期坚持锻炼的缘故,肌理线条流畅分明,这简直就是诱-惑人犯罪的身材。

    她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她的声音也淬染了几分暗哑,“喜欢。”尤其是看见了厉谨知以后,就愈发的想要一个孩子了,而且,现在宋希肚子里又有了一个,这简直就是对她的打击,怎么她一个都还没有生出来,她就有了第二个啊。

    “那我们生一个?”叶昊贴着她的耳垂,细细舔舐,“还是,你想要两个?三个我也不介意,只要你喜欢,几个都可以。”

    尤悠只觉得身体被他挑得滚烫起来,呼吸也变得烫人,她微喘着,“你……你当我……母猪么?”

    “呵呵,不,母猪是一胎生好几个的,你哪里行?嗯?”叶昊低笑着,唇还不忘在她脖子上游走,大掌已经游动起来。

    “多生几个,看我也养得起,爷爷和奶奶他们应该很喜欢的。”他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床褥里。

    尤悠只觉得房顶上的灯都开始摇晃起来,她还不忘跟他拌嘴,“你以为你想生就生啊?那也要生……生得出来才行……唔……”

    接下来的话,全部被他堵住。

    生不出来?开玩笑!他这么精力旺盛,要生几个都可以!

    ***

    次日,尤悠睡到日上三竿。

    醒过来时,身边的人早已不知去向,她动了动身体,全身酸痛得她恨不得一口咬死叶昊。

    走下楼,大厅里坐满了人,尤悠顿时傻眼了,一厅的俊男靓女,让她不得不怀疑现在是不是在选美,她就那样傻住在楼梯上。

    叶昊首先发现了她,径直从位置上站起来,朝她走去,“怎么还不下来?”尤悠看着厅里的人视线全部往她和叶昊身上投来,顿时如芒在背,“那个,怎么这么多人……”

    “那都是苏浅的舅舅和舅妈,走吧,下去打招呼。”

    “哦。”尤悠拖着酸痛的腿慢悠悠的走下来,不料脚下一个踩空,“啊”

    没有如期的痛,睁开眼,是叶昊含笑的眼,他忽然用只有他们两人可以听见的声音说,“老婆,抱歉,昨晚累到你了。”明明就是道歉,但是,他哪里有一丝一毫的愧疚!他明明就是很开心!

    尤悠咬牙切齿的瞪他,“叶昊,你小心精尽人亡!”

    “怎么会?我可是二十八岁才开苞,之后又被迫禁欲一年,怎么算,我的精力都比同龄男人要厉害一些,离精尽人亡遥远着。”叶昊早就不再是那时候亲个嘴,接下吻都面红耳赤的男人,现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都是脸不红心不跳!

    果然!男人都是一路货色!天生的色-胚!叶昊也不例外!只不过他是比别人晚了一些而已!

    “闭嘴!”

    “我说,你们俩要亲热也回房啊,注意影响啊,小逸在看着呢!”那边的林二嫂含笑的说道,“小逸,赶紧的,闭上眼睛,少儿不宜!”

    “二伯母,什么是少儿不宜?”小逸又开始动用他十万个为什么的好奇宝宝心理,扭头无辜的望着林二嫂。

    “就是你不能看现在的他们。”林二嫂指着楼梯上的尤悠和叶昊。

    “为什么不能看。”

    “因为少儿不宜……”林二嫂满额头的黑线……

    “二伯母,你等同于没说……”

    “小逸!我是你伯母,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林二嫂被小逸一句话堵得面红耳赤!太丢脸了!

    小逸无辜的瘪着嘴巴,转头走到林睿的身边装可怜,“爸爸,二伯母又凶我。”

    林二嫂见状是又好气又好笑,“小逸,你爸爸还得听我的话,你撒娇没用!”那边的林家老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都一把岁数的人,竟然还跟个孩子斗嘴,他一把扯过林二嫂,沉声道,“闭嘴,丢人!”

    尤悠推开叶昊,已经走到众人面前,尴尬的笑着,“嘿,大家好。”

    “这是我大舅,大舅妈,二舅,二舅妈。”苏浅指着在场四个尤悠没见过的人一一介绍,“她是我朋友,尤悠,尤家二小姐,叶家大少奶奶。”一句话,身份背景全部介绍完毕。

    “你们好。”尤悠没想到苏浅的舅舅舅妈都这么年轻,简直就是逆天了。

    “悠悠啊,来来来,我们来玩升级,小希这丫头不行,谁跟她一组谁准输!”林二嫂热情的开口招呼着,林家老二有些看不过去,“这儿不是你家,你可以不要那么主动?”

    “你给我坐一边去,这儿没你的事,去去去,男人都一边玩儿去!”林二嫂十分不满自己的老公,刚输牌了他还要落井下石,坐在旁边简直就是扫把星!

    “老二,你跟你大哥他们一边去吧,男人都不要妨碍我们女人玩了。”林大嫂也帮腔,实在是讨厌自己的老公也在一旁监督着自己。

    “悠悠,坐过来。”那边的女人挥赶了自己男人,招呼着尤悠,尤悠只觉得傻眼,她忍不住疑惑的望着苏浅,用眼神示意:你舅妈到底几岁?苏浅望着她,说道,“习惯就好,坐下来……”

    就这样,宋希被四个女人孤立了,她无奈,只好起身去给他们弄吃弄喝的。

    而那边五个男人坐在一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叶昊的眼睛,却没有离开尤悠,余光里一直注视着她,看见她因为赢牌而笑得灿烂的模样,一颗心终于得以安定。

    “她又不会走,不用一直盯着。”林睿好笑的揶揄着叶昊,叶昊却是但笑不语。

    “听说你又要当爸爸了?恭喜。”叶昊忽然出声,林睿却一怔,随后坦然一笑,“你不用羡慕我,反正你就算现在有,也赶不上我家的了。”

    男人正说这话,那边的厉谨知睡醒了在哭闹,苏浅正玩得兴起,盯着纸牌头也不抬的下令,“厉傅白!哄你女儿!”

    厉傅白从位置上起身,乖乖的走过去将厉谨知抱起来,又回到座位上,伸手探向宝宝的纸尿裤,然后接过佣人递过来的牛奶,动作娴熟的喂厉谨知,厉谨知是饿了,碰到奶头就吧唧吧唧的喝起来。

    叶昊却看直了眼睛,“厉小五,你这全职奶爸做满了一百分。”另外三人听了纷纷露出了笑意。

    厉傅白温漠的说道,“等到你当了爹,估摸你会得到两百分,我听苏浅说,尤悠可是生活白痴,自己都照顾不好,孩子就不要指望她照顾了,想想你也是挺辛苦的……”

    叶昊顿时僵住的脸。

    而厉傅白的这一句话,还真的是灵验了……

    **

    一年后,尤悠被推进产房。

    生产的时候,是难产,叶昊被通知签字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当医生抱着孩子出来的时候,他第一个冲上去,“我太太怎么样?”医生却是一愣,随后缓缓的笑了,“母子平安。”

    他满脑子都是尤悠,那边的孩子,是尤家和叶家长辈在打理,一直到安排好尤悠进入病房歇息,他都不曾离开一步,直到她醒过来,“叶昊,我要看孩子。”

    这个时候,叶昊才意识到,他根本就忘记了孩子这回事,叶母将孩子抱过来,递给叶昊,叶昊还不太敢抱,他看着那一团小小的东西,红红的,有些皱巴巴的,忽然,孩子睁开了眼睛,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澄澈见底,牢牢盯着他。蓦地想起当年,他记忆中,也是那么一双眼睛,望着自己一眨不眨的,那么干净透彻,他的眼睛有些湿润,这是他和尤悠的孩子。

    “叶昊,抱过来我看看。”尤悠见得楞在那,有些着急的开声。

    叶昊这才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送到尤悠的面前,“孩子的眼睛,像你。”尤悠望着孩子,露出一抹满足的笑,然后又说,“叶昊,这皱巴巴的小东西,我看不出像谁……”

    那边尤家和叶家的家长,全部笑开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尤悠又问,叶昊看着尤悠,回答不出来,“我不知道。”

    “你们真的是!是个男孩!”叶母站一旁,对于这两人手足无措的模样无可奈何。

    “儿子?”尤悠和叶昊同时皱眉。

    “为什么不是女儿!”再一次,两人异口同声。

    “叶昊!这怪你!”尤悠有些愤然,她自从看了厉谨知以后,就还一直心心念念要一个女儿!像厉谨知那么可爱的女儿!

    “……”叶昊抿着唇,不发一言,他无法反驳,因为生男生女,确实他才是决定方,但是,其实这个也不是他可以控制的!庄妖系划。

    那边的尤奶奶见他们都巴不得要女儿模样,于是开腔,“你们下一个生女儿不就好了!”

    叶昊板着脸,“不生了!一个就好了!”生一个就难产,还要他签那种生死协议,他是怕了,还会生一个才见鬼!

    尤悠却是不说话,她当然是要生啊!不管怎么说,都要生一个女儿!

    宝宝生下来以后,尤悠却是过了三天,一滴母乳都无法提供,吸不到母乳的宝宝生气的大哭起来,一旁的护士无奈了,对叶昊说:“先生,你先帮忙吸出母乳吧,这样可以催奶,宝宝才可以喝到母乳了。”

    尤悠一听,顿时羞红了脸,“不要!”天啊!如果要叶昊来吸奶,到时候大家都知道了!她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太太,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宝宝力气太小,吸不到母乳,如果不刺激母乳的分泌,他就只能一直喝奶粉了,孩子还是要喝母乳比较好。”护士小姐早就习惯了这些事情,纯粹就是站在医生立场说话,然而尤悠却是听得面红耳赤。

    “护士小姐,麻烦你先抱宝宝出去。”叶昊吩咐了一声,护士便抱着孩子出去,叶昊走过去,将门锁上,又返回床边。

    “叶昊,你不要乱来啊!”尤悠警惕的看着他,叶昊却是好笑,他俯下身子,双手撑在她的身侧,“老婆,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吃了,虽然以前没奶,不过现在为我们儿子,没办法的事情,你就不要抗拒了。”

    “叶昊!你下流!”尤悠的脸烧的要滴血,他简直就是越来越s情!

    叶昊动手去解她的病服,“这是正常,不是s情!”

    “你住手!我不要!呀!”尤悠还在挣扎,那边叶昊已经一手压制住她乱动的手,一手解开她的衣服,快速低头含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