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你这是蠢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赶到约定地址的时候,李然已经坐在卡座上,看见她的到来,淡淡的说了句:“来了。”

    “抱歉,路上堵了一会。”尤悠落座。一旁的服务员便上前,“小姐,请问您需要喝些什么?”

    “摩卡,谢谢。”尤悠视线落在李然的方向,“东西还没有拿到。”

    “我以为你已经忘记了。”李然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答应你的,我不会食言。不过,给我些时间,我对你保证,梁北川不会有事。”这几天,她还没有想好要怎么跟叶昊开口,她担心若是让叶昊知道是梁北川强行带走自己的,到时候事情只会更加难办,就这样一直拖延至今了。

    “你拿什么来跟我保证?”李然嗤笑,语气全是不屑。庄边女技。

    尤悠一时语塞,是啊,她拿什么跟她保证?

    两人安静下来,李然不由得抬头细细打量起尤悠来。这个女人,一眼看上去,并不是什么出色的美女,若是按照她这样素面朝天的打扮,放在人海中。也只能是姿色平平,唯一可以说的上迷人的,估计就是那一双眼睛。大而圆,黑白分明,澄澈见底,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竟然让叶昊和梁北川两个如此优秀的男人都为她倾倒。

    而她竟全然不知。有两个男人为她斗得死去活来。

    李然有些恍惚,梁北川已经让律师送来了离婚协议,他那般的武断,不留余地,而她却只能逃避。

    “再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会跟他谈。”

    “那就三天,三天后,这个地方,将东西带来。”李然说完,站起来就要离开,尤悠出声拦住她,“李然。”

    李然顿住脚步,尤悠欲言又止,最后摆摆手,“没事了。”

    李然离开后,尤悠肚子坐在位置上喝一口咖啡,发现这熟悉的味道,却是这样的苦涩。

    **

    尤悠和叶昊还是住在御景花园的公寓里,两人之间经过那一天以后,感情就更深了一步,这天晚上,叶昊早早下班回来,刚进门就听见厨房里一阵兵荒马乱的动静,他扔下公文包跑过去,厨房里有浓浓的白眼冒出来,而尤悠在里面猫着腰猛地咳嗽。

    “悠悠!”他长腿跨步,快速冲进去,一把扯过她,然后拿起一旁的盖子盖住了一团火烧起来的锅,在伸手关掉灶火,一气呵成的动作,如行云流水。

    “咳咳咳……”尤悠被那些吧白烟呛得口腔鼻腔一阵的难受,眼泪都流了出来。

    “你在做什么?!”叶昊没好气的责怪着,尤悠忍着眼泪和鼻子的难受,弱弱的说,“我只是想做饭……”

    叶昊是哭笑不得,将她带离厨房,嘴里叨叨絮絮的说着,“你这是做饭还是打算烧了厨房?”

    尤悠自知理亏,但是又有些不甘心,不满的嘀咕着,“我这不是想给你做嘛?那么凶……”

    “你说什么?”叶昊挑眉睨了她一眼,“给我做饭?”

    尤悠咬唇。“我只是觉得,你上班回来还要给我做饭,不是很好而已……”

    叶昊看着她因为害羞而红了的脸,心底忽然柔软,“你不用做饭,反正我会。”

    尤悠低着头踢着脚,有些闷闷不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

    “嗯,很笨。”叶昊煞有其事的说道,惹得尤悠咬牙切齿的反击,“那你还喜欢我,你这就是蠢!”

    叶昊眉梢都是笑意,“是啊,怎么那么蠢呢!”

    “叶昊!你什么意思啊!”尤悠一听,不乐意了,猛地抬头,就看见他含笑的眼睛,这才意思到自己被他耍了,气氛的踹了他的小腿,“混蛋!又骗我!”

    “冤枉,明明就是你自己承认自己笨的。”

    尤悠噎住,说不过他,索性不说了,“我饿了!”

    叶昊宠溺的捏了一下她的鼻尖,“上去清洗一下,我去做饭,一会就好。”

    “喔。”她没有下厨天赋,只能指望他这个全能变态了。

    她冲洗下来了,叶昊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尤悠就站在厅里,视线却是落在厨房那一道挺拔的身影上。

    他刚下班回来,西装外套已经脱下,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袖子被他捋至手肘位置,露出半截白而均匀有力的手,他系着一条青绿色的围裙吗,怎么看都有些滑稽,但是尤悠却觉得这样的他,格外的温柔帅气。

    不知道谁说的,会下厨的男人,最帅气。

    不得不说,叶昊这种帅的人神共愤的男人下厨,更是拥有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她想,是个女人,都会爱上这样的男人吧。

    是啊,他那么优秀,居然是属于自己的,想想,都觉得是赚了。

    她走进厨房,站在他的身后,闻到一阵阵的饭菜香气,她忽然伸出手,从背后圈住他的腰,头就埋在他宽厚结实的背上。

    “悠悠?”叶昊手里的动作一顿,有些意外,想要转身过来,却被尤悠制止了,“你快做饭,我饿了。”

    “呵。”叶昊低笑一声,眼里的笑意甚浓,“那你还抱着我?”

    尤悠几乎是命令的口吻,“我抱着你,你也可以做啊,赶紧的啦!”

    叶昊恢复刚才的动作,热好锅,将菜放进去翻炒,“你到底怎么了?”

    尤悠低声嘟嚷着,“我就是忽然想抱着你。”

    于是,厨房里,就出现了这样的一幕,高大的男人穿着衬衫西裤系着一条围裙在忙碌,而他的身后却有一道俏丽的身影像一只无尾熊一样吊着在他身上,画面竟然是那样的温馨。

    晚饭过后,叶昊回书房继续忙一些工作,而尤悠叶不去打扰,独自坐在客厅里看电影,看到半路的时候,她就赤脚跑进了书房找人。

    “有事?”听到开门声,叶昊的视线还是停留在电脑上,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健跑如飞,听得见啪啪啪的打字声。

    “你还要多久忙好?”尤悠走过去,随意的瞄了一眼他的桌面。

    “还要一部分。你有事要跟我说?”

    “嗯,不过你先忙完再说。”尤悠点点头,乖巧的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不准备打断他的工作,她能够理解,管理一个公司,事情一定很多,以前尤卿就是那样忙碌的。

    不料叶昊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笔记本啪一下合上,尤悠一愣,“忙完了?”

    “没。”

    “那你干嘛不继续?”

    “悠悠,过来。”叶昊坐在大班椅上,尤悠听话上前,尚未站稳,就被他一个力道扯得跌坐在他的腿上,他的手顺势便将她圈住在怀里,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说吧,找我什么事。”

    尤悠有些不自在,在他的腿上挪动着,想要下来,“你这样让我怎么跟你说。”抱怨的声音尽是懊恼。

    叶昊眸光一敛,一抹深邃淬染于眸中,变得深不可测,“再乱动,我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带着些压抑痛苦的警告,让尤悠身体蓦地一僵,“你……你别乱来啊……”

    “呵。”叶昊被她那吓得呆掉的表情惹得轻笑起来,埋头在她的脖子上,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肌-肤,她的身上因为洗完澡的缘故,沐浴露的清香味道那么好闻,他忍不住在她的锁骨上轻啃。

    尤悠哪里经得住他这般的撩-拔,伸手试图定住他的头,将他推开,“别……”

    不过她的力道丝毫不起作用,某人依旧我行我素,“嗯,老婆,你真香……”他吻着,还不忘记发表意见,引得尤悠又羞又愤,“叶昊!我说了有事跟你谈……别……这样……唔……”

    这男人,真的是!每次有事跟他说都是动手动脚!

    叶昊吻了好一会,他的身体也起了变化,不过在之后的关头,还是停下动作,慈悲的放过了她,他贴着她耳朵,沙哑的声音像是蛊惑,“赶紧说,说完我们做点别的事……”说那么那么暧昧不清,让人想入非非。

    尤悠眼眸惺忪迷蒙,呼吸缓不过来,她微启的唇,证明着他刚刚的爱怜,每一次她都轻易败阵在他的动作里,这简直就是抬可恶了!

    “你,离我远点!”这样贴着,她根本就是心神不宁!

    “不说?那我们继续?”

    “慢!”尤悠忙拦住他的手,生怕他动手。

    叶昊是喜欢她这样惊慌失措的模样的,不过知道她有事,也不再闹她了。

    “那个……”尤悠又不懂如何开口了,紧张得润了润自己的唇瓣,小心翼翼的跟他打商量,“那个,你跟我保证,你不会生气哦。”

    叶昊挑眉,保证?这小妞子要说什么?“你惹祸了?”

    “不是!”

    “那是准备惹祸。”叶昊下来定论。

    “什么啊!难道我除了惹祸就不能有其他的事情吗!”尤悠狠狠剜他一眼,以示自己的不满,叶昊实的点头,“你就一声惹事的本领厉害。”

    “叶昊!”这男人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不找茬会死吗!

    “好了,不逗你了,说吧,什么事。”他望着她低头将下巴搁在她的肩窝处,尤悠还没有得到保证,“你还没有跟我保证我说什么你都不生气。”

    叶昊哑然,这小妮子!“好,我跟你保证,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跟你生气。”只会直接惩罚……

    尤悠这才吞吞吐吐的,“是这样的……就是……那个,你手里是不是有梁北川亏空项目公款的证据?”

    果然,听到梁北川三个字,叶昊的脸马上就拉了下来,尤悠死死圈住他的脖子,快速说道:“你跟我说不管我说什么都不生气的!”

    叶昊垂眸望着她的脸,薄唇抿在一起,明显的是不高兴,他的眼睛已经说明了一切,尤悠被盯着有些心虚,不过一想,她心虚什么!又没有干坏事!于是又理直气壮的瞪眼与他对视,叶昊有些拿她没办法,语气有些不好的问她,“你哪里听来的?”

    “这就是说你真的有证据。”尤悠举一反三。

    叶昊没有说没,也没说有,只是那样的看着她。

    “是这样的,叶昊,你……能不能……就是……不要拿那些东西告发他啊……”越说,叶昊的脸越黑,很不妙……

    “你这是要维护他?”叶昊的脸已经不能用黑来形容,语气都冷了几分。

    “才不是!”尤悠坐直身子,有些急,“你听我说,事情这样的,他的老婆,也就是李然,她帮过我一次,所以她现在提出要求,让我报答她,就是交出这些证据,不能告发梁北川!才不是我要维护他!”

    叶昊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真的?”

    “当然!”尤悠见他在沉吟,小心翼翼的确认,“你会答应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