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一个混蛋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卿见她变得闷闷不乐的脸,心里也猜测到了七八分,柔声道,“跟他吵架了?”

    尤悠捏着自己的手,咬住唇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只是觉得心里很委屈,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被他无视了,而且看着他对自己不冷不热的样子,心里就难过的要死,可是她又倔,想到自己等了他一年。他却都不找她,就更是委屈了。

    “没有。”尤悠低着头,不敢看尤卿的眼睛,生怕泄露了自己的情绪。

    尤卿伸手揉乱她的长发,轻笑着,“真的没有?告诉哥,是不是他欺负你,我帮你揍他!”她不说话,依旧低着头,尤卿拉住她的手,“到底怎么了?”

    尤悠听着他轻声细语的呵护,再想到叶昊那一副冷漠阴森的冷脸。还有在餐厅的时候对自己凶悍的样子,着憋在心里的委屈难过轰然倒塌,全部汹涌而来,忽然扑到尤卿的身上,哇一声大哭了起来。

    尤卿抱着她。眼底慌乱不已,只能轻拍着她的背,任由她发泄情绪。“好了,这么大个人了,还哭得像个孩子。”语气就是心疼,又是无奈。

    过了很久,尤悠哭得累了。依旧趴在他的怀里抽搭着,一双眼睛哭得又红又肿,尤卿低头,忽然就笑了,“呵。哭得真丑!”是真的很丑,瘦巴巴的脸上本来就只有一双大眼是漂亮的,结果现在一哭,眼睛肿的不行,就格外的滑稽,狼狈不已。

    尤悠不满的握拳捶他,“不准笑!”哭得沙哑的声音,却是带着撒娇的味道。

    尤卿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眉眼弯弯的,用宠溺的眼神看着她,勾唇轻哼了一声,“丑还不让人笑?”

    “哥!”尤悠不满的抗议,却是被尤卿温柔抱住,像小时候那样,哄着她,“好了,哭也哭完,该告诉我,你怎么一回来就跟他吵架了。”尤卿又怎么会不知晓她心底的小小的心思呢?她几乎是他一手带大的,对她的性子了解到骨子里去。

    尤悠瘪着嘴,低声抱怨,“我不在一年,他竟然都没有找我……还敢说喜欢我……还有……”

    “嗯?还有什么?”

    “一年前,他冤枉了我。”

    “冤枉你什么?”一年前就接下梁子了?这叶昊是怎么回事?尤卿蹙眉,心底有些不满,对叶昊的不满。

    尤悠想到那个孩子,心底又难过,她抿了抿唇,的说道,“孩子,真的是意外流产的,不是我故意的……”

    尤卿的眸子一凛,当时叶昊说流产是意外,他也不好再问尤悠,毕竟看她情绪不好,看来这两人中间还有事。

    “什么意外?”

    尤悠犹豫了半响,“那晚上心情不好,我开车外出,被人跟踪撞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那时候怀孕了……”说着说着,眼圈又红了起来。

    他那时候是怎么跟自己说的?为了他,连孩子都不放过,他看错了她。她根本就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好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尤卿所有所思,尤悠揪着他的衣服,有些固执的问,“哥,他怎么可以对我那么凶?他说出差,结果却跟一个女人去泡温泉!他也不跟我解释,回来孩子没有了,也不问清楚原因就指责我故意不要孩子的!凭什么!他凭什么这么指责啊!”

    尤卿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这一年,叶昊的事情,他也看在眼里,他心疼自己的妹妹,看着她委屈伤心,也知道她对叶昊是上心了,哎,好吧。只能他当和事佬了。

    “悠悠,他有找你,这一年,都在找你。”

    “可是我问他,他却什么都不说,还给我摆脸色!”

    “你失踪后,他一直都在找你,南城都被他翻遍了,找不到你,他把自己锁在公寓里喝酒,喝到胃出血送进医院昏迷了三天,醒过来还不吃不喝,后来叶爷爷被气到病倒了,他才慢慢好起来,你看,他这么在意你,是不是?”尤卿说的都是实话,他清楚的记得,在公寓里找到他的时候,躺在低帮上一动不动,手里拿着尤悠的照片,嘴里一直念着悠悠的名字,如果不是他去的及时,只怕是真的出人命了。

    这些事情,叶昊肯定不可能会告诉尤悠的,怎么说的出口呢?说了,只会让尤悠愧疚而已,但是他这个当哥哥的看不下去,既然在意,那么就彻底说清楚吧,不管怎么说,他都希望他们可以好好的。

    而尤悠却是愣住了,她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复杂的,难过的,心疼的,不舍的,那么多那么多,眼前浮现他冷漠的脸,此时此刻,忽然发现自己竟然那么渴望见到他!

    他怎么可以那么傻,怎么可以那样虐待自己!

    她倏地从尤卿的怀里跳出来,脚步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幸好尤卿眼疾手快扶住了她,“小心点!”

    “我要找他,我要找他……”她像是失了方寸的孩子,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去找他,要马上见到他!

    “尤悠你冷静点!”尤卿见她这般的惊慌失措,忙拉住她,不让她有机会冲出去,但是尤悠哪里听得进去,“我要见他!”

    “好好好,我带你去见他,你不要激动!”尤卿也是头疼,他干嘛没事这个时候跟她说这些,应该等到晚上回家再说的!

    眼下是没办法了,只能跟着她的步伐匆匆走了办公室。

    助理见他和尤悠匆匆忙忙的要离开,忙开声询问,“尤总,您约好了中泰银行行长三点见面!”

    尤卿头也不回,“叫副总去见!”然后就带着尤悠进了电梯。

    助理只能瞪着眼,忙回头给副总经办那边安排工作,“我是总经办,尤总临时有事外出,请通知副总今天三点到中泰银行约见行长,是的。”挂了电话,他心里却想着,还没有见过尤总为谁这么任性不顾工作过,能让工作狂魔这般,尤二小姐果然是很得宠的啊……

    叶昊一路飙车回到公司后,又恢复了阴霾了脸色,总经办里的人一看不对劲,立马噤声,大气不敢喘,生怕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不,办公室里又传来了他阴森可怕的声音,“你用了两个月,就做出一个这样的企划案!你的脑袋都长草了吗!回去重做!”

    办公室的门打开,之间企划部的经理脸色惨白的从里面逃出来,活似后面有鬼追着一样,眨眼就消失在了总经办的大门。

    几位秘书纷纷朝朱琳望去,眼神都是一个意思:叶总这到底是怎么了?

    朱琳扫了他们一眼,耸肩表示不知道,然后吩咐了一句:“都忙自己的,不要问不该问的事情!”一声令下,几位秘书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忙碌。

    就在此时,门口却忽然冲进来一道影子,让朱琳一下子怔住了。

    “朱姐,叶昊在办公室吗?”尤悠一出现,马上就发现了朱琳,她顾不得那么多,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焦急的问。

    朱琳久久反应不回来,她是知道尤悠失踪的事情的,失踪了一年后,她忽然的出现,震惊得她无以复加,竟就傻傻的呆住了。

    “朱姐!”尤悠见她没反应,不由得又着急了。

    “在……”下一刻,尤悠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她的眼前,只听见砰一声的关门声,一切恢复到平静。

    谁来告诉她,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她还没有睡醒?早上现实老板明媚得悚然的灿烂,中午回来又翻成了阴天,现在又忽然出现一个尤悠,饶是她在震惊,也无法淡定了!

    门被打开的瞬间,叶昊头也没抬就大声骂道:“给我滚出去!”可一看见站在那里的尤悠,他猛地卡主了声音,没有的了下文。

    “你让我滚去哪里?”尤悠就那样站在那里看着他,这才发现,他其实也比以前瘦了很多,轮廓更加的深邃了,却还是那般的英俊。

    两人救你那样看着,谁都没开口说话,空气像是静止了一般,有些奇异的错觉在变幻着。叶昊的脸色铁青,眼底是一片灰霾深,尤悠则是焦躁不安,眼里有些不知所措。

    她所有想好的话,见到他的那瞬间,脑袋全然空白成了一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来做什么?”叶昊先开了口,语气并不好,甚至很冲。

    “我来找你。”对于他的火气,尤悠奇异的并不恼火,反而真挚的望着他。

    “什么事。”

    “叶昊。”尤悠迈开步伐,一步一步的朝他走去,一直绕到他一直的一旁。

    她低下头,而他则是坐在位置上,微微仰首,周围的一切好像都远离而去,叶昊只看得见她微红的眼睛,看着像一个小丑,但是她眼底却是闪烁着奇妙的亮,那么透彻迷人,她的长垂在胸前,遮住了光,两人之间有一股暗流在涌动。

    “你怎么可以这样!”忽然,尤悠一把拽住的他的肩膀,大声骂了出来,“你为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为什么要不明不白的就污蔑我!你怎么可以!”

    她像是要将心底的那些愤怒和不满,所有的难过和心疼,统统发泄出来。

    “你说话啊!你说喜欢我!那为什么还要什么都瞒着我!有问题为什么不问就擅自下定论!你这个混蛋!”尤悠骂着骂着,见他抿着唇黑着脸,更加的难过,手握成拳不断的往他的身上招呼着,他却似乎感觉不到痛,任由她发泄。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混蛋!”骂到最后,尤悠哽咽的只有这一句,眼泪就那样毫无征兆的掉下,一滴一滴的,落在他的脸上,那么冰凉。

    叶昊瞳眸一阵皱缩,心像是裂开了一道口子,疼痛不已,他大掌一伸,猛地将她扯到了自己的身上,拥进了他的怀里。庄亩刚巴。

    “别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