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什么意思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手里的动作一顿,莫名的鼻子酸酸的,眼睛有些干涩,她已依旧低着头,动了动唇。想说些些什么,最终是沉默了下来。

    叶昊发动车子,车子平稳的开出,“想吃什么?”

    尤悠靠在椅背上,懒懒的说:“随便。”

    餐桌上的饭菜都是从前熟悉的味道,尤悠却吃得不是滋味。她在酝酿着要怎么跟他开口说梁北川的事情,毕竟那是关乎公司的损失,对象又是梁被北川,她忽然觉得有些犯难,可是答应过李然的事情,又不能不做,再者,她不希望梁北川真的因为这样坐牢……

    “饭菜不合胃口?”叶昊见她盯着一桌子菜低头发呆,冷寂的眼底伸出覆盖着一层不明的色彩。

    “呃?不是。”尤悠摇头。

    “那你怎么都不吃?”叶昊望着她愈发清瘦的脸,带着些许责怪的口吻说道,“你怎么就瘦成了这个样子?”

    尤悠抬起头,看见他皱到一起的眉毛。心思微微一动,“还好。”他好像真的不同了,然而她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变化了,就是莫名的觉得有些陌生的感觉。

    她吃得很慢。没吃多少就饱了,叶昊见她放下筷子,眉头又开始打结。“饱了?”

    “嗯。”她的食量一向不是很大,只是又很容易饿,一直以来都是,叶昊以前就说她吃得少,现在她瘦的只剩下骨头的模样。他更是不满。

    “再吃一点。”说着又往她的碗里夹菜,那般的自然,这一回,尤悠皱眉,“我吃不下了。”

    “听话,再吃一点。”见他放下身段,声音柔软,她就不忍心拒绝他了,于是又拿着筷子将他夹过来的吃掉,最后实在吃不下了。

    “叶昊,我们谈谈。”她以为他应该会问自己这一年的事情,甚至都已经在心底打好了腹稿了,然而他却只字未提,还是他早就已经洞悉?

    “谈什么。”叶昊看着她,抿了一口酒,那举止优雅的动作,尤悠想,简直就是看着都赏心悦目啊。

    “你都没有什么要问我的?”

    叶昊眸光一沉,顿时涌现一股冷冽,让尤悠一阵的错愕,难道,他真的知道了?可是,如果知道,为何没有去找她回来?脑海中倏地飘过许多的可能性,顿时乱作了一团,她觉得十分不安。

    “问什么?”那淡淡的语气,有些无关痛痒,他这般的随性,让尤悠不知道该如何接话,心里不知怎么的有些难过的感觉。

    她怎么就忘记了?一年前,她躺在医院里的时候,他转身离开就再叶没有出现了,他还是认定孩子是她故意不要的吧?想到这里,她开声问:“叶昊,这一年,你有找过我吗?”

    有找过我妈?还是我对你就没有那么重要,消失了你也不在意?是不是,在我心心念念想着你来解救的我的时候,你却连找都不曾找我?一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心口堵得厉害。

    叶昊沉着脸色,神色不明的望着她,一言不发,事实上,这件事,他一点也不想提起,关于她消失的那一年,他根本就不想提及!

    见他不说话,尤悠心底有些发寒,她笑得有些苦涩。昨夜与今早的温存,此时此刻,她竟然觉得有些讽刺起来。

    “你想说什么。”沉默之后,只有这么一句,尤悠轻轻的摇头,搁在膝盖上被桌子挡住的双手,攥成拳,她骨气勇气,抬眼望着他说:“叶昊……”

    可是,只是开口唤了他的名字,看见他眼底讳莫如深的沉寂,她后面的话又全部卡在喉咙,不上不下,难受的要死,他的眼神,分明是疏离陌生的,没有一丝的温情,她被这样的眼神,噎住了。

    “嗯?怎么?”

    她欲言又止,到了最后,只是摇头,“没事了,我一会找我哥,你公司有事,先回去吧。”话到嘴边,终究无法开口。

    “买单。”叶昊找来侍者付了钱,“我送你过去。”

    “不用了,我自己坐车过去就行。”尤悠拒绝了他。

    “我送你。”

    “真的不用。”

    “尤悠!”明明之前都还好好的,现在就又跟自己拗,想到她刚欲言又止的模样,叶昊声音也有些严厉,“我送你!”

    尤悠印象中,他这是第二次这么严厉的对自己说话,上一次,是她流产……

    她也忽然来了脾气,一年前,不问清楚就把罪名扣在她的头上!这一年也不曾找她!而自己却傻傻的等着他!回来第一时间就是想着找他!他呢!不闻不问还跟自己摆出一副大爷相!

    “我不用你送!”她站起来,转身就要往大门方向走,却被叶昊一把拽住了手,他有些不耐的蹙眉,沉声说道,“我送你!”

    尤悠却是跟他杠上,她用力的甩他的手,“我说了,我自己去就行!不用劳烦你!”

    这一回,叶昊二话不说,拉着她就往门外大步走去,他的脚步又大又急,尤悠被从扯得脚步踉跄,好几次都要摔倒了,“叶昊!你发什么神经!”

    但是叶昊却充耳不闻,强行将她塞进了车里,然后上车,尤悠想要推开车门下去,却发下他已经落锁。

    “开门!”尤悠无畏的对着他阴郁灰霾的脸,愤怒不已。

    叶昊转头,眼眸骤然一缩,盯着她倔强的眼睛,那是无声的怒火。尤悠不畏惧的迎上他,然而面对他冷酷的俊容,阴霾覆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下一刻,她听到他说:“尤悠,你听着,我不管你过去一年去了哪里,跟谁一起,做了什么,我都不想过问,但是现在,你回来了,就别想再走出去!”

    他那样的强势而冷酷,尤悠的思绪一下子空白成一片,几秒钟后,她的心,倏地揪成一团,她哑声质问他,“叶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昊却撇开头,不看她受伤的眼睛,直接发动车子,将她送到了尤氏大厦的大门,等她下车,又猛踩油门,驾驶离开。

    尤悠站在尤氏大厦的门口,马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身边不停的有人经过,而她全然听不见,看不见,耳朵里只有他那些冷酷的话,让她觉得,此时的阳光竟然也是寒冷的,她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暖意。

    她这么迫切的回来找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

    “合同送到企划部,让肖经理负责跟进这个项目,务必一个月内出企划书!”尤卿推开门,吩咐了一句助理,转眼却看见了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他蓦地顿住脚步,眼里是又惊又喜,一下忘记了该如何反应。

    尤悠闻声抬头就看见了许久不见的尤卿,他还是那么的英俊,还是印象中的模样,没有错过他眼里的震惊和狂喜,尤悠咧唇一笑,俏皮的跟他打招呼,“嗨!哥,不认得我了?”

    尤卿忽然大步冲上前,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来,拽进了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然后恶言相向的骂:“你这死丫头!死去哪里了!知不知道我们会担心!”

    尤悠的脸搁在他的肩上,闻到了那么熟悉又温暖的闻到,就连他那么大声的责骂都是充满的暖意的,眼前忽然变得有些朦胧起来,她伸出手抱住他的腰,像小时候那样,软软糯糯的撒娇,“哥,你不要这么凶呀,我刚回来,你又要吓跑我啊?”

    “你还敢跑!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尤卿拉开她,恶狠狠的说,还不忘拿眼神瞪她。

    尤悠扯住他的手摇晃着继续装可怜,“你忍心这么对你唯一的妹妹啊?”

    尤卿剜她一眼,语气却是充满了无可奈何,“省得你整天乱跑!还一个消息都给回来!找不到你,奶奶都要气病了!”

    尤悠有些愧疚,想到奶奶,声音又小了许多,“哥,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是真不敢才好!”

    尤悠拉着他,将他摁在沙发上坐下来,有些狗腿的揉着他的肩膀,“别气别气,我真的不会了,我发誓!”

    尤卿本来也不是生气,只是这一年来的担忧,在看见她的瞬间爆发了,现在看着她卖乖,哪里还气得起来,他拉过她的手,将她拽到自己的跟前,细细打量起来,半响后脸色又难看了,“你怎么瘦成这个鬼样子!”

    “很瘦吗?”尤悠都不知道,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有感觉。

    “你到底去哪里了?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

    尤悠笑了笑,“没,就是出去走了一趟,估计是吃不习惯外面的东西,所以瘦了点,不过,真的很瘦吗?我觉得都还好。”她语气轻松自在,说的跟真的一样,尤卿却是若有所思。庄节场巴。

    “要出去走,也不能这样一声不吭让我们找不着人。”

    “嗯,这一次是我的不对,以后不会了。”

    尤卿话锋一转,又问,“都去了哪里?你这一个人能走去哪里?而且,我给你的卡里面的钱都没有动过,你哪里来的钱用?”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尤悠脸色一僵,她没有考虑到这些!她被困住的一年,哪里用的上钱!她侧身避开尤卿的视线,坐在他的身侧,把头靠在他肩膀上,支支吾吾了半天说:“那个……我……我想穷游体验生活!所以就没有动过你们给我卡里的钱……”

    “穷游?”尤卿狐疑的语气,让她在心里在打起鼓来,一咬牙,阔出去了,“当然啊!而且,我又不是不会赚钱!你这什么表情啊!”

    尤卿点点头,尤悠虽然是脾气坏了点,娇生惯养了些,但是脑子好使,做起事来也是一套一套的,也明白,她若不想说,谁问都没用,“一会跟我回家,奶奶这一年一直都在担心你。”

    “嗯,好。”尤有哦乖顺的应声。

    “见过叶昊了?”尤卿又是一问。

    听到叶昊的名字,尤悠的笑脸就有些挂不住了,她支支吾吾的说,“见过了。”

    见过了,而且,还闹翻了。

    再也没有比这些更糟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