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动作太慢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背景 字体
    李然满脸的错愕,“你说什么?”

    梁北川目光坚定,那万年不变的冷凝的眸子,是一抹坚决,“我们离婚。”

    坐在一边的李震也听清楚了。他沉声吼道,“梁北川,你敢!”

    一时之间偌大的客厅里,三人之间的气氛弓张弩拔,梁北川是寂然的,李然是错愕不可置信。而李震则是愤怒以对。

    “大哥,我想,这是我和小然的事。”

    “梁北川,你!”李震倏地站起来,作势要上前揍人,却被李然拦住,“哥,你不管!”

    “我不管?小然,他说要离婚!你让我不要管?!”

    “对,让我自己处理。”李然看着梁北川,“你先离开。”

    “李然!你说什么!”

    “我让你离开!”李然抬头苍白着脸对李震大声叫嚷,“现在!立刻!马上!离开!”

    “好好好!我离开!”李震怒极反笑。直接甩门离开。

    只剩下两人,久久的沉默。

    “梁北川,你就那么放不下她?”李然放慢语调,坐在了他的身畔,侧脸打量他。

    “小然。对不起。”梁北川对着她的时候,不由得放软了语气,毕竟。是他对不住她,但是李然却笑了,有些自嘲的笑,“呵。我不想听到这句话。”

    梁北川却是抿唇不语,“如果。因为她而坐牢,你也心甘情愿?梁北川,你确定要这样?”

    “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你不要忘记了,证据在叶昊的手上,你以为他知道你和尤悠的事情,他会放过你?这一年,你们斗了这么久,你还不了解?他要置你于死地!”

    这一年,梁北川稳稳当当的坐上了梁氏第一把交椅总经理的位置,与叶昊在商场上斗了个烽火不停,虽然谁都没有占到便宜,但是李然看在眼里,叶昊在面临海市项目那样重大的损失以后,还可以跟梁北川斗了个平手这么久,证明他的本事绝对在梁北川之上!

    “他不会。”梁北川从桌子上拿过烟盒抽出一根点上,冷凝的眸里尽是寒意,他那一双弹钢琴的手,捏着烟的时候也是十分的高贵优雅,那样的好看,白烟朦胧的遮掩住他冷漠的脸,无法分辨出他此时的想法。

    “不。”李然开口,语气肯定,“如果你继续跟尤悠接触,他一定会!”

    一定会将你逼到绝路!

    “小然。”梁北川打断她,“就这样吧,离婚协议,我会让律师送来,你有什么意见,尽管说。”

    “我只有一个要求。”李然望着他的一直冰冷的眸子,“不要离婚。”

    梁北川蹙眉,将手里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动作行云流水,“我想我说的很清楚。”他站起来,直接离开,扔下李然独自一人坐在空荡的大厅里发呆。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结婚快三年了,她一直都是这般,独自守着一个房子,等待着他的归期。

    可是他这候鸟,要停靠的地方,却不是她所在的位置。

    呵呵,李然觉得自己真悲哀,用了那么多的手段,依旧无法得到他的心……

    ***

    清晨的阳光从透过窗帘的缝隙偷偷漏洒进来,生物钟习惯,叶昊准时醒过来。

    掀开眼,便看见怀里的女人正在沉睡,她的头发长得很长了,又黑又亮,披散在枕头上,她枕着他的手臂,脸离着他寸许的距离,淡淡的清香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睡意怏然安详。

    她是真实的,这样的温暖和充实,让他的心漾着一抹温柔的暖意,这一刻,他舍不得叫醒她,就这样贪婪的看着她的脸,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下她的额头。

    只是这样的触碰,让尤悠蓦地惊醒,眼底睡意惺忪却警惕防备,像一只受惊的刺猬,那样的冷冽,让叶昊心底一沉。

    “吵醒你了?”他柔声道。

    尤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回到了叶昊的身边,已经逃离了那一座牢笼。

    “对不起,我……”她的声音卡在喉咙,发出来。她要说什么?我不知道是你?这样的话,让他听了他会怎么想?她复杂的心思在心底千回百转以后,终究是咽了回去。

    “对不起什么,嗯?”叶昊自然是看见了她变幻莫测的脸,眼底一抹深邃难以察觉,搂着她被子在光-滑的肌-肤,轻轻摩挲着。

    发现了他的动作,尤悠的脸顿时烧了起来,他触碰到她敏感的位置让她忍不住低喘息,清晨的欲-念那么强烈,她明显发现了他的想法。可是,不行!

    “叶昊……唔……”她的手抵着他的胸膛,头忍不住仰了一下,叶昊顺势精准的捕获她的唇瓣,深深的吻下去。

    他露出了炙热的眼神,看着尤悠半阖的眼睛,长而黑密的睫毛轻颤着,她的身体也在他的手里轻颤着,那么的敏感脆弱,让他忍不住想要狠狠的蹂躏。吻变得一触即发,他滑到她的脖子上。

    尤悠呼吸越来越急,混沌的脑中忽然想起了李然的要求,她阻止了他继续的动作,声音沙沙低沉的说:“叶昊,等一下!”

    “不等!”庄帅序技。

    “别……我……我有事跟你说……”尤悠的手被他禁锢住,他继续他刚才的动作,那么轻柔的扫过,让她心痒难耐!

    他口齿不清的说,“嗯,你说。”

    “你听我说!”

    “你说,我听着。”

    “你这样……我怎么说……”

    “你说的你的,我做我的,不影响。”

    “叶昊!”尤悠的呼吸越来越急,这个男人!

    “嗯。”

    “你……”接下来的话,全部被吞没。

    她简直就要疯了,如果做爱的时候都可以说清楚一件事情,那么他应该可以去看医生了!

    最后的下场,就是有尤悠被折腾的腰酸背痛,浑身发软,累的眼睛都睁不开,连冲洗都是他抱进去又抱回床上。

    结果什么也没有说,一个晨运以后,她又沉沉睡去。

    醒过来的时候,叶昊已经不在身边。

    她动了动酸痛的身子,掀开被子脚才下地,腿上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她忍不住低声咒!

    而今天的叶氏,某人的心情似乎格外的好,办公室里一年以来的灰霾都随着他的心情而明媚起来。

    朱琳一脸怪异站在一旁,疑惑的打量着叶昊唇边若有若无的笑意,没由来的觉得不安,她太久没有见过老板他这样的模样,忽然就觉得十分惊悚。

    叶昊快速浏览了一边文件,然后签字递给了朱琳,看见她正一副担忧的表情,“怎么了?”

    这不问还好,一问,朱琳差点就腿软了。

    “没……没事……”朱琳呐呐的说道,但是又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于是小心翼翼的询问:“老板,你遇到什么好事了?”

    “为何这么问?”叶昊挑眉。

    朱琳指着自己的脸说,“你脸上的表情告诉我,你现在的心情,十分的愉悦?”是愉悦吧,虽然不是十分的明显,但是那一张冷酷的脸,一丁点的软化都显得十分强烈。

    “是吗?”叶昊不答反问,“确实是好事。”

    大好事,因为,那个失踪了一年的女人,终于舍得回来了,还是主动回来,而且昨晚还那么热情。想到昨晚,他眸光深沉,觉得自己的身体莫名的有一阵骚动。

    “什么事?”朱琳又问了一句。

    “朱秘书,工作很清闲吗?”叶昊抬眸,恢复了以往冷漠的神色,让朱琳神经倏地一绷!这变脸怎么比女人还快!“不,很忙,我先出去了!”说完,她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叶昊这才收回目光,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中午了,不知道她睡醒了没有,一会该不会又睡到午饭都不吃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蹙眉,昨晚抱着她,就发现她比之前瘦了很多。

    他拿起手机拨打了家里的座机。

    尤悠在房间里换衣服,听到客厅的有电话的声音,她连鞋子都不穿,直接从上面跑了下来,扑上去接了起来。

    “喂。”

    “你在做什么?”

    “呃?”尤悠一时反应不过来,“叶昊?怎么了?”他怎么打电话回来了。

    “我问你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啊。”面对他有些冲的语气,尤悠无辜的说道。

    “没做什么,你喘成这样?”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息,他听得一清二楚。

    “我这不是跑来接电话吗?你打电话到底什么事?”

    叶昊这才缓和了一些,“吃饭了吗?”

    “没。”

    “等我,我回去接你一起吃。”

    “不用了!”

    “等着!”说完,不待尤悠反驳,直接挂了。尤悠拿着电话瞪着眼,不可置信,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强势了!?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叶昊的电话又来了,“下来。我在楼下了。”说完,又给挂了。

    “你没事挂那么快作什么!!”尤悠拿着电话受不了的大声发泄,然后重重放回去,两手空空的走出了家门。

    她刚出门口,就看见不远处的停着的车,他高大颀长的身躯被剪裁得体的黑色手工西装包裹着,他就那样随意的靠在车上,几分慵懒,几分散漫,自然透露着一股漠然疏离的气息,看着竟那般的完美。

    阳光中的他,身上像是渡了一层金边,散发着噬人的光芒,晃伤人眼一般的亮,他是出色的,一年以后的他,却愈加的成熟迷人。

    尤悠心里感叹了一声妖孽,然后哦一步一步走向了他。

    “怎么那么久?”刚走进,就听到他蹙眉说了一句,尤悠想到他一连串不同于以往的举止,莫名的被噎住,于是开腔呛了他一句:“我已经很快了!”

    叶昊拉着她,将她塞进车里,然后绕到驾驶座上,尤悠低着头扣安全带,耳边忽然传来他的一句:“一年才走回家,哪里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