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我回来了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屋里的灯火通明,叶昊手执透明的玻璃杯,轻轻晃动着杯子里暗橘黄色的液体,远眺着窗外繁华而寂寥的城市。

    一年了。

    尤悠的下落一无所获,他从开始的暴躁到后来的冷静。一直到现在的沉寂如水,似乎她的归来已经变得遥遥无期。

    到底是她躲起来,还是被梁北川藏起来,根本无法判断。

    就在这一夜,尤悠被李然带出了那困住她一年的别墅,本以为需要潜逃离开。谁料到,李然竟是带着人直捣黄龙,光明正大的带着她从正门走了出来。

    尤悠才知道,李然背后的贵族权利,到底是有多大,难怪,梁北川回牵掣,一个梁家,要跟拥有贵族背景的李家斗,还真不容易。离婚在一起?呵呵,尤悠看着李然,忽然觉得可笑。这个女人,根本不会跟梁北川离婚的!

    回到南城的那一刻,她才惊觉自己竟然离着南城那么近,这一座无名的私人岛屿,居然就在南城附近。睡会想到,她就在那么近的地方,被困住一年?

    “记得你答应我的事情。”将尤悠送回到御锦花园。李然再一次强调。

    “我知道。”尤悠站在花园门口,看着远处熟悉的楼房,恍如隔了一个世界那么久,她收回目光,看着李然。“李然,一年前的那晚的车祸,是不是你安排的人。”明明是疑问,但是她的眼底,已然是肯定。

    时隔一年后被提起,李然也是一怔,好一会才想起来,她说的是哪一晚。

    “是。”许久以后,李然应了一句。

    尤悠的表情并不好看,其实她也猜到时她了,毕竟,她得罪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董玥,但是董玥那时已经被安排出国,还有一个,就是李然,在酒店分别时,尤悠清楚记得她眼里的那一抹狠戾。

    “我知道了。”

    “尤悠,那晚若不是你走得快,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明白。”尤悠点头,那晚的事情,她记得很清楚,因为,她失去了一个孩子。“李然,我们扯平了,东西交给你以后,希望我们都不要再有来往。”就当是自己欠她的,是自己先招惹上她的,利用了她。

    尤悠站在那一扇门前,久久不动。

    她以为自己会很激动,但是真的站在这里的时候,她却觉得害怕,那种近乡情怯的害怕,让她没有勇气敲开那一扇门。

    反反复复抬起的手,一次又一次的垂下,她无力的靠着墙壁,闭上眼睛想着自己见到他改说些什么话,想来想去,脑袋只是一片的空白。

    大概过了半小时之久,她终于摁下了门铃

    当那一扇门被拉开,那一道白色的身影,阻挡在门口,她缓缓抬头,眼睛越过他结实的胸膛,他性感的喉结,薄薄的菱唇,高挺的鼻梁,最后落在他深邃的眼睛上。

    已经是夜里三点的时间,整座城市都在沉睡,一旁的窗户被打开,有秋风习习迎面而来,将尤悠长及腰部的黑发撩动着,两人就站在门口,彼此凝望,站成了两尊雕塑。

    即使他背光而立,脸色阴暗看不分明,尤悠却是将他一双眼里掠过的各种情绪扑捉精准,由浅及深,由远及近,那一抹浮动的情愫,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全部汹涌而至。

    “我回来了。”尤悠勾唇,唇角扬起一抹漂亮的弧度,那么好看,然而眼底却是湿润一片,屋里的光从叶昊未能填满的缝隙里照出来,映得她的脸光彩照人。

    叶昊,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你欢迎我吗?

    叶昊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眼前那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模糊又分明,他分不清现实与梦,数不清多少次,睁开眼睛,身边都是空的,他没有眨眼,只是死死的看着她,直到她的声音响起,哽咽的,清亮的嗓音。

    我回来了。

    他伸出手,触碰到她的肩膀,那么真实的温度和触感。下一刻,尤悠就被扯进了他结实的怀抱中。

    “你回来了。”她看不见的地方,他的眼睛悄悄泛红。

    “嗯,我回来了。”尤悠伸手,搂住他精壮的腰身,把脸埋在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令她安心的檀香味道,眼睛渐渐湿润,“我……回来了……”

    真的回来了。

    叶昊抱着她,力道大的惊人,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又像是生怕她下一秒就会消失。

    就那样抱了许久,他终于将她拉开,低头凝眸注视,看见她眼角的泪痕,指腹轻轻替她拭去,他捧着她的脸,吻便铺天盖地而来,那么隐忍,那么克制,那么缠绵悱恻。

    柔软的唇瓣和熟悉的气味,让他克制不住自己的欲念,他深深的吻下去,像是要探入她的灵魂里去,那么迫切。

    “唔!”尤悠圈住他的脖颈,忍不住的嘤咛出声,跟随着他的节奏舞动着她的唇舌。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自己有多想他!

    叶昊终于忍受不住,蓦地将她腾空抱起,转身进屋直接倒在床上

    “悠悠,悠悠……”叶昊一边吻着,一边呢喃着她的名字,滚烫的吻一路朝下,让她承受不住更不多。

    尤悠搂着他,只能无力的承受着他强有力的伐达,随着他的动作,情不自禁的呼唤着他的名字,以这样的方式,发泄自己长久的想念。

    哪一个,想到都会心痛难忍的名字,终于得到了回应。

    什么也不必说,就让灵魂与身体契合,告诉你,思念有多煎熬。

    **

    梁北川接到电话得知李然带人直接带走了尤悠的那一刻,砸烂了手机,他愤怒的不可抑制,却无可奈何。

    转身要出门,却看见李震带着人站在门口。

    “大哥,这么晚了,有事?”梁北川一愣,脸色迅速冷了下去。

    “你要去哪里?”李震冷酷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有事需要外出。”

    “梁北川,我想你大概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而压抑,梁北川的手悄悄攥住,“大哥,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那你谁告诉我,为何将那个女人禁锢了一年!”李震眼神凌厉。

    “我不知道大哥在说什么。”梁北川依旧是淡定,脸上保持着他一向冰冷的神色。庄帅找圾。

    李震长腿一迈,越过了梁北川,走进了屋里,随后将一袋东西丢在桌面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响,梁北川垂眸睨了一眼,并未有任何动作,就听见李震说:“你以为能够瞒天过海?”

    梁北川不说话,只是冷然的站着,“如果就是这些事,那么我先走了。”

    “拦下他!”李震大声的下令,门口的四个保镖齐齐堵在门口,阻隔了梁北川的路。

    “让开!”四个保镖不为所动,梁北川的脸色更冷,“让开!”依旧不动。

    梁北川突然一记勾拳砸去,保镖们立刻就有了动作,梁北川本就清瘦,即使结实有力,也不可能敌得过四个训练有素的保镖,每一回,他就被压制住了。

    “今晚,你哪儿也不准去!”

    天空微微亮起,李然回来了。

    “你回来了。”推开门,李震率先发话。李然点点头。

    看见被压在沙发上的梁北川,他的唇角有一块淤青,头发和衣衫微乱,不由得蹙眉,快步上前,“怎么受伤了?”她的声音是轻柔的,在他的面前,她永远乖巧听话而温柔。

    梁北川躲开了李然的手,眼底一片阴鸷。

    李然的手僵住,唇边露出一抹苦笑,她吩咐抓着他的保镖,“放开他。”保镖看向李震,见他点头,他们才松手。

    “北川,到底怎么了?”

    “李然,她人呢?”梁北川索性直接问了她,声音是那般的冷漠。

    “谁?”

    尤悠!你带她去哪里了!”他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力道很大,捏的李然痛的蹙眉,却不怪罪他,她无畏的看着他说:“回家了。”

    “回家?”

    “是。”

    “谁允许你带她回来的!”梁北川拉高了声音,怒吼道,“谁允许的!”

    “北川!她根本就不爱你!你困住她又有什么用!”李然敛住往日的温柔,变得强硬,“你就算在禁锢她十年,她也不会对你投降!”

    “你闭嘴!”梁北川愤怒的打断了她的话。

    “你该清醒了!”李然像是要将这几年来的愤怒都发泄出来,“她到底哪里好了!让你这样执迷不悟!你知不知道你继续下去,就要坐牢了!值得吗!”

    “值得!只要是她,死了也是值得!”梁北川立刻就反驳了回去,却是李然一怔,她笑容越发的苦涩,“就算死,她也不愿意你跟着!”

    李震就坐在一旁,一声不吭看着他们的争执。

    梁北川看了一眼李震,又看看李然,笑得让人惊悚,“我不应她愿意,愿不愿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梁北川!你为何就要这么固执!”

    为何这般固执,梁北川精神有些恍惚,为何呢?

    从前的时光恍如昨日,她温暖的笑容像冬日能融化冰雪的寒冷,就那样直直照进了他干涸冰冷已久的阴暗里,带给了他一片片的光明和温暖。那是他全部的希望和信仰,叫他如何放下?根本就放不下了。

    没有了阳光的世界,是黑暗的,而她,是他的阳光。

    “李然。”梁北川变得十分平静,缓缓说道,“我们离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