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一年后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梁北川站在书房门口,视线落在窗台上的那一道人影上,她一身白色的休闲服,赤着脚丫随意的靠窗而坐,窗外的明亮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她整个人都渡了一层金边。

    她白皙修长的手里捧着一本书,正垂首而看,那墨黑如瀑的长发被撩到一侧,露出她柔和美好的侧脸轮廓,她眼脸低垂,长而黑密的睫毛随着她浏览的动作轻轻翕动。这样的她,散发出一股柔软而沉静的气息,那般的美好,像一幅静止的水墨画卷,十分赏心悦目。

    他忽然就舍不得打破这样的宁静美好。

    这几天,她终于安静了下来,吃饭睡觉看书,乖巧安静的像是换了一个人,只是她不再跟他说话,不管他说什么,她都是沉默,偶尔不耐烦的时候才会应一声。即使是这样。他也觉得安慰,比起刚开始的大吵大闹,砸东西,绝食发脾气,这样的安静让他觉得安心。似乎这样就是一辈子。

    他轻踩步伐走到她的跟前,从她手里抽走了书。

    尤悠这才发现他的存在,手里的书没了。她抬头,蹙眉沉默的看着他,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平静如水。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他如是说,眼睛却紧紧锁着她的眼。试图从她脸上找到一丝蛛丝马迹,试探她是都有情绪波动,不过他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不知是她太会隐藏,还是真的不在意。庄鸟边巴。

    “你不好奇我为什么离开?”他勾唇,伸手替她捋了散落在脸颊上的碎发,冰凉的指尖有意无意的触碰着她嫩白滑丝的脸,尤悠安静的坐着,眼神都不眨。

    “叶氏海市的项目被迫中止,你还知道吧,他的得力助手郭昱背叛了他。”尤悠的平静的眼底,终于有了一圈涟漪,纵使只是那么一瞬,梁北川却是发现了。

    关于叶昊的事情,她就会在意,意思到这一点,他心情郁燥,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在尤悠反应过来之前,两片凉凉的唇就覆盖住她,风卷残疾一般掠夺她的呼吸。

    终于两人都气喘吁吁,他才松开,却又怜惜的吻了一下她的眼脸,语气里却尽是威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要乖点,否则,我就不会再这么纵容你。”他抬着她的脸,与她四目相对,“听清楚了?”

    尤悠被他吻得红肿的唇动了动,最终只给了他一个字,“滚!”

    梁北川还想说什么,门外却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梁总,已经可以出发了。”

    “不要试图从里逃出去,你逃不出去,这里是我的私人岛屿,无人知晓,听明白了?”尤悠不说话,他也不在意,扳过她的脸,重重的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等我回来。”

    他清瘦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尤悠才缓缓伸手狠狠的擦了自己的嘴巴,从窗外看去,看着那一辆车消失在大门方向。

    她又抬头看着远处的海岸线,忽然自嘲的笑了,他还真的是处心积虑,无人知晓的私人岛屿,避开了所有的追查……

    只是,梁北川,我才不会等你回来,不会!

    **

    梁北川一回到南城,叶昊就受到了信息,不过,却没有尤悠的消息。

    又是一年一度的商业酒会。

    梁北川和叶昊几乎是同时出现,两个人,一个黑色深沉,一个白色冰冷,却同样的英俊。

    “梁总,别来无恙。”叶昊沉声说道。

    梁北川冷冰冰朝他点头,“叶总,你好。”

    “听闻梁总前些时候带妻子出国探亲了?”叶昊漫不经心的说道,像是一个老朋友一样问候着,梁北川却是听出了别样的味道,不动声色的说,“毕竟我与叶总不同,娘家就在隔壁,我是难得回去一趟。”

    “呵”叶昊轻笑了一声,“梁总,有些人,可是要藏好一些,毕竟脚踏两船,容易翻,你觉得呢?”

    “谢谢叶总提醒,不过我倒是佩服叶总如此光明正大。”梁北川说完,眼神扫过叶昊身侧的女人,意有所指,“只不过,眼光倒是差了些。”

    叶昊身边的女伴一听,糊里糊涂的,却觉得不是好话,脸色黑了几分,以为叶昊会说什么,不想叶昊却带着他径直越过了梁北川,往会场里走了进去。

    梁北川见他离开,眸色更冷了,这一次回来,他势必要将他扳倒!

    酒会以后,叶昊马上就通知了人,全力寻找尤悠的下落。既然梁北川已经回来,而她没有出现,那么就有必要将她翻出来,哪怕她真的要离开,也必须经过他的同意!

    然而,时间一天一天翻过去,转眼就是一年,尤悠却毫无消息,她真的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谁都找不到,梁北川被人跟踪着,但是这一年,他身边偶没有尤悠的影子。

    两人,在商场上斗了个你死我活,尤悠却毫不知情。

    一年后。

    转眼入秋,尤悠从放下书,清瘦的脸上没有了笑容,眼底是孤寂和清冷。她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林子的枯黄落叶,心底寒意一片。

    已经一年了,这一年,她一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梁北川那日离开以后,就再叶没有出现,她不知道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又为何不出现,但是她离开的念头,却是越来越急迫。

    然而不管她怎么跑,都会被这些保镖给抓回来,她锲而不舍,没有一点作用。

    这天醒过来,尤悠睁开眼,就看见床边上站着一个娇小的女人,扶柳若风般的娇小,一双眼睛却是极其犀利,正在打量着尤悠。

    尤悠认得她,梁北川法律认证的老婆李然。

    “你终于舍得醒了,我以为你要睡一辈子。”李然给人的感觉是弱不禁风的,需要保护的,但是在尤悠的面前,从那一巴掌开始,就已经是另一个模样狠戾果决,绝不手软的狠角角色,甚至,她比自己还要狠。

    “梁太太,你为何会在这里。”尤悠淡定的从床上坐起来,丝毫没有惊慌,只是那么一瞬间的意外。

    李然看着尤悠,一年不见,发现她变得有些不一样,更沉静,更会隐藏情绪,也更淡然了,“来带你离开。”

    尤悠倏地盯着她的眼睛,“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他告诉你的?”不对,梁北川那个模样,明显就是打算将她一直藏下去。

    “我怎么找到这里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不要离开这里?”李然勾着唇,有些病态白的脸,是一股冰冷,尤悠看着她,就像看见了梁北川似的,她无意识的说:“你们还真的是般配。”

    李然一怔,无法理解尤悠的话,“什么意思?”

    尤悠解开脸,“没什么。”她掀开被子走到桌子边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凉开水,张口灌了下去,“他这么会让你来,带我走?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不,我是自己来的。”

    “自己?你是说,你自己找到这里?”尤悠猛地盯着她,“怎么可能!”

    “呵呵。”李然笑的好不灿烂,“没有什么不可能,尤悠,我只要你一句话,我今天只要确认一个事情,你到底,跟梁北川什么关系。”

    “梁太太,我已经嫁人,并且,我很爱我的丈夫。”尤悠毫不犹豫的说,“你应该看见外面的那些人了,我是被禁锢在这里的,若是你愿意帮我离开,我很感激。”

    李然也是一愣,倒是意外尤悠会这么说,她一直都觉得尤悠对梁北川是旧情难忘的,否则当年怎么会自杀,又怎么会一年了都不逃走?原来,不是不逃,而是逃不出去。

    “叶昊也一直在找你。”

    尤悠心中微动,一年了,这时间,过得竟然那么快,却又那么漫长,一年里,她很想他,原来,他也在找自己啊……

    “帮我离开这里。”尤悠看着李然,眼底是坚定,“既然是他困住我,那么就由你来放我走吧。”

    “好。”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果然,天下无免费的午餐,“说。”

    “你回去以后,必须让叶昊交出北川利用项目亏空公款的证据,全部!”

    亏空公款?梁北川竟然做这种事情?

    似乎看懂了尤悠眼里的疑惑,“一年前,叶氏海市的项目被迫中止,当时叶氏负责人郭昱因为此事被铺入狱,那个案子,现在都还在审判当中,本来证据是全部指向了郭昱,但是叶昊却找到了破绽,因为当时与叶氏合作的公司,背后的老板,是梁北川,叶昊手里现在已经拿到证据,证明当时幕后的主谋,就是梁北川。”

    尤有抿着唇,脸色有些难看,她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一年前,她得知叶昊海外投资的合作项目出现资金不足的情况,是梁北川利用了梁氏在背后动了手脚,而在这背后,支持着他顺利进行计划的人,正是李然,所以她当时才会故意让李然抓奸,让他失去李家的支持,妨碍他坐上梁氏总经理的位置。

    不想,他竟然……买通了郭昱!哈!他本事还真大!

    “可以!”尤悠冷然的看着她,她自己,本身也不愿意,梁北川因为这样而坐牢了。

    “今晚,我带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