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心甘情愿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大厅里安静的出奇,打扫的下人已经立场,刚与尤悠对峙的黑衣保镖也悄然离开,偌大的空间里,只剩下尤悠和梁北川。

    梁北川的声音很大。几乎是愤怒的吼声,从前那双万年不变的冷清的眸子,除了偶尔会有淡淡的笑意的眸子,现在却是盈满了愤怒。

    尤悠对他感到厌烦,无比的厌烦,她讨厌这种被禁锢。被纠缠的感觉,“梁北川,别让我这么瞧不起你行么?你以为这样禁锢我,我就没有办法了?你看得住我一天两天三天,一年两年,我就不行你就看得住我一辈子!”

    “你大可试试看,你能不能逃出这里。”说完,他就站起来,“另外,你要知道,若是受伤了,你要逃离这里的机会。更低。”

    尤悠从沙发上坐起来,冷冷的望着他消失在大门方向的身影,她忽然好想念叶昊,他知不知道她被带走了……

    不,他应该是不会理她了吧?

    毕竟他说。他看错了她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她的心蓦地一痛。那痛感,密密麻麻的,传遍了四肢百骸。

    鼻子酸酸的,眼睛涩涩的,但是她却哭不出来。哭什么呢?没什么好哭的!现在可不是在这哭的时候!她必须想办法逃离这里!

    她站起来,知道门口外面,不,应该是整栋房子外面,都安排着保镖守着,她根本就出不去,自己的那个三脚猫功夫,一个人都抵不过,她连苏浅都打不过的人,怎么跟这些训练有素的人斗?

    她眸光一沉,往楼上走去,她记得梁北川经常待的房间。

    推开门,赫然发现这里竟然是书房,她赤脚踩在木质地板上,径直走到书桌前,动手打开了他留在那里的笔记本电脑。

    这是她可以联系外界的工具!她的手机已经被没收了,所以,她只能指望这电脑了!

    可是,启动以后,她就傻了,看着那里要求输入密码的提示,忽然笑了,笑得那般的无奈,是啊,梁北川既然故意囚禁自己,又怎么会傻到留下可以让她与外界联系的工具呢?

    然而她依旧不死心的试着输入了一窜密码,提示错误,她将自己所有能想到的密码都试了一遍,毫无所获。

    尤悠有些生气的用力合上电脑,发出啪一声响,然后跌坐在皮椅上,无力的闭上眼。

    到底要怎么办呢?要怎么样才可以离开这里?

    **

    南城警局。

    叶昊神色漠然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郭昱,像是对待一个陌生人,郭昱的脸上胡渣满布,没有了以往的精明老练,本是清秀好看的脸,此时憔悴不已,看着十分落魄。

    “对不起。”郭昱望着叶昊,开口,只说了这么一句,他又很多话想说,但是出口以后,发现只能说出这么一句,却已经用尽了力气。

    叶昊抬眼,深邃暗的眼,那一圈褐色,除了冷静,就是只有猜不透的深,无法窥视到他的情绪。

    “原因。”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郭昱这个等同于兄弟的人,背叛了自己。

    郭昱却无法解释,“是我对不起你,辜负了你,对不起。”什么原因,还重要吗?不重要了,因为背叛,已经成为不可磨灭的事实,即使知道了原因,也不可能会挽回他们之间的情谊。

    “原因。”叶昊重复。

    “没有原因。”他不能说,也不会说。

    叶昊点头,眸色一沉,“那么,想必郭叔叔的死活你也是不管了。”

    郭昱蓦地抬头看着叶昊,眼底是惊慌,“老板!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我的事情跟我爸无关!”

    “呵。”叶昊冷笑着。他是当兵的人,当兵的被教导最多的,就是必须忠诚!绝对的忠诚!所以对于背叛者,他也不会仁慈!“无关么?谁知道呢?”

    他无关痛痒说着,就像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郭昱心惊肉跳,他是不是知道什么了,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不,不会的!

    “老板,我一人做事一人当!”郭昱语速很快,生怕叶昊下一刻就对付自己的父亲。

    奈何叶昊不动于色,坐在那里像一尊神,主宰着众人的生死,他穿着白衬衫,黑西装,那么的俊美,又那么的冷酷,似乎什么都与他无关。郭昱很清楚,叶昊是真的会那样做,他会对自己的父亲动手,不留情面。

    “看在我爸为叶爷爷效劳那么多年的份上,不要难为他,我求你了!”郭昱惨白着脸。

    “郭昱,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让你背叛了我?给你什么好处值得你如此?”

    “老板,如果,尤悠的命被人捏在手里,你会置之不理么?”沉默了许久,郭昱说了这么一句。叶昊眼睛微微眯起来,露出危险的光线,“我从来不知道,你有那样值得对待的人。”他像是感叹,又像是想起什么。

    郭昱无奈的笑了,是啊,他也不曾想到不是?哪里会想到这些呢?这么多的错误,背负那么多不堪,也不过是一个情字。

    “为何不跟我说?”

    郭昱看着他,缓缓说:“我不敢赌,她的命,我赌不起。”

    叶昊内心震惊,坐着一动不动。

    赌不起,是因为输不起,输不起那么重要的一个人,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是输,也没有勇气去尝试。

    “你在这里,以后谁来照顾她?她知道了真相以后,又要怎么面对?”叶昊忽然想知道,郭昱的答案。

    郭昱却笑得坚定,“不,她永远不会知道,我不会让她知道的。”

    叶昊敛眸,“我明白了。”说完,他站了起来,郭昱出声叫住了他,“老板。”

    他顿住脚步,侧目等待,“尤悠,其实也是很在意你的。”见他疑惑,他又说,“你和他争夺董氏的时候,想要砸那么多资金进去,也不知道她哪里得知了消息,所以才会去找了他,设了那么一出戏。其实,他们什么都没发生。”

    郭昱看不见叶昊的表情,但是他知道,叶昊对这件事情一直都介怀的,越是爱一个人,越是容不得她与别人一起。

    “青柠,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郭昱透过那一扇铁窗,想起很多年前,他初见她的场景,忽然笑了。老板,如果是你,你一定会比我更疯狂。

    爱一人的时候,你会心甘情愿为她背叛全世界,不,即使不愿意,也会心不由己。

    **

    青柠耸拉着脑袋看着叶昊,平时那嚣张的模样已然缴械投降,现在,她只是一个可怜巴巴的女孩儿,又像一个做错事,等待着责罚的小孩子,那并不十分漂亮却清秀的脸蛋,此时都皱作一团。

    “姐夫……”她弱弱的出声,宛如蚊叫。

    叶昊背着双手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漫天的红霞,听到她声音,他缓缓转身,修长如玉的身躯,西装笔挺,站在夕阳余光中,那么的俊美。

    “青柠,好久不见。”叶昊的声音不痛不痒的,没有起伏,明明说着好久不见,却听不到一丝惊喜,反而是满满的威胁,她的心尖儿颤了颤。

    呜呜呜……明明不是她的错,为毛就找她算账?这主角明明就是他老婆好不好!怎么就找她了!她是冤枉的!!!可惜,叶昊听不见她的心声……

    “嘿嘿,是的,好久不见。”她笑成了一张苦瓜脸,好苦逼,这些男人,从小就是一张面瘫脸,现在好了,长大以后还阴森森的,活脱脱一个吃人喝血的魔鬼,好可怕。庄余爪号。

    “你爸妈他们都好吧?”

    “都好……”他是不是被气疯了?怎么问这些?

    “你呢?过得怎么样?玩的开心吗?”

    要开始了……青柠的心,已经开始凉下去。

    “还行。”

    “哦?”叶昊故意拉长尾音,最后消失在喉咙里,那一丝丝的危险气息,已流露,“我以为,你玩的应该很尽兴的。”

    青柠:“玩……玩得还好……”

    青柠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在跪在了断头台上,身边的叶昊就是那拿着大刀的大汉,但是他却是魔鬼一样俊美。

    “就还好?抓奸,不是应该很刺激么?”叶昊对她露出温柔的笑意,青柠看着却只想立马撒腿而逃!妈呀!悠悠姐啊!我恨死你了!

    “咕噜。”她被吓得维持在脸上的笑脸僵住,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唾液,发出一声响来,“姐夫……那是悠悠姐的注意……不是我的错……”

    “嗯,我知道。”

    “你确定你知道吗?”你这个鬼模样,到底哪里知道了!

    “嗯。”

    “那……那你不能抓我回家……”青柠小心翼翼的问。

    “你回答我的问题,如果我满意,我考虑下。”叶昊高大的身躯,走过来,直接坐落在沙发里,勾着唇,一抹笑淡得跟没有一样,更是瘆人,青柠举动其实悠悠姐真的好可怜,对着这么一个男人,心脏不够强悍,横竖是活不过三十岁吧?

    “好,你问,我全部都说了!”

    “过来坐下。”青柠听话的坐到另一边。

    “酒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告诉我。”

    青柠哪里还敢隐瞒,自然把自己在知道的都说了,说道最后,喉咙像是被火烧了一样,抓着水猛得灌下去。

    “姐夫,我说的都是在真的!千真万确!我知道的都说了!”

    “你说,她被李然掌掴。”叶昊微抿着薄唇,声音凉薄淡漠。

    “嗯,是的,不过那李然看着瘦小,衣服弱不禁风的样子,下手的力气倒是很大,悠悠姐嘴巴都被打破了……”青柠又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不过,悠悠姐竟然都不还手!我以为她会动手的!”

    叶昊听了,脸色更加的难看,想到她被人掌掴的模样,他就印制不住的怒火,蹭蹭的冒出来。

    他都舍不得她受一点的委屈!而李然竟然动手打了她!

    “呃?姐夫?姐夫!”青柠说的起劲,却发现叶昊根本没有反应,不由得郁闷起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嗯?还有吗?”叶昊慵懒的侧眸瞧她一眼。

    “没了……”青柠撅嘴。

    “嗯。说完了,就可以回家了。”

    青柠见他不再一副吃人模样,胆儿肥了点,凑过去,“姐夫,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把悠悠姐给气跑了?”

    “青柠。”叶昊叫唤她,“你顾哥哥让我把你送回家……”

    青柠猛地离他好几步远,懊恼的大神抗议:“姐夫!你要食言吗!?你刚答应我不会送我回去的!”

    “所以不想让我抓到,就赶紧走。”

    青柠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不满的哼了一声,“你真的是寡情!”

    叶昊看了她一眼,“再多说一个字,我马上叫人送你回去!”

    青柠冲到门边,不满的嚷了一句:“以大欺小!你无耻!”然后碰甩上门,逃离了他的视线。

    叶昊看着她愤愤不满的样子,轻笑了一声,随后又快速收敛而去,他想起了某个女人,以前,每一次她跟她哥闹脾气,或者是斗不过的时候,也是像青柠这般,不满的撅嘴,傲娇的发脾气。

    尤悠,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呢?又在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