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回到我身边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或许是她的味道太过美好,或许是她忽然停止了挣扎,梁北川困在她身上的力道也不由得轻柔许多,辗转反侧以后,又回到她的唇上。他却尝到了咸咸的味道,带着点涩,蓦地惊醒过来。

    尤悠眼里的眼里,晃着泪光,像一颗颗磨得透亮的珍珠,就那么直直滚滚而出。他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怔楞的看着她,眼底闪过一抹惊慌。

    “悠悠。”他声音干涩,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梁北川,不要让我觉得,这一辈子,认识你就是错误。”尤悠没有看他,安安静静的眼泪,声音轻得像鸿毛,却又铿锵有力,重重砸在梁北川的心头上。

    梁北川的脸色很难看,他牢牢锁住她的脸。那平静如水,却无声抗议的眼神,正在控诉着她对他的厌恶。心被撕开一道裂痕,难以愈合。

    他扯过被子覆盖住她光洁的身子,缓缓移开。坐在床边,伸手从床边柜子上摸到了烟,啪嗒一声。蓝色的火苗蹿起,摇曳在眼前,他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起来。

    尼古丁的味道蔓延在空气中,他的神经得到了纾解。许久之后。他才开口。

    “悠悠,三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回到我身边,就那么难吗?”庄余来划。

    尤悠不说话,她已经平静下来,躲在被子下的身子卷缩着。

    “是你来招惹我的,现在又怎么能不要我?你怎么能呢?”梁北川喃喃自语,也不指望她会回答。

    尤悠却开口了,“不,是你先抛弃我的,是你不要我的。”

    他吐出一圈白烟,转头看着她,“我说了,那是叶昊导致的!不是我自愿!”

    “那又如何,梁北川,你忘记我当时说过什么了吗?”尤悠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着某种坚定和决绝,竟然让他觉得恍惚。

    她说了什么?

    她说:“梁北川,你真的要走?”

    她说:“梁北川,不要走,好不好。”

    “不要抛下我。”

    最后的那一句,却是:“梁北川,今天你走了,以后就不用再回来了。”

    你走了,以后不用再回来。是的,她是那么狠绝,而他却是走的坚决。

    不,尤悠,你只看得见我的决绝,却看不见,我转身以后一片朦胧的眼睛,我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没有转身将你拥抱入怀,用了多大力气,才没有不管不顾带着你走!

    尤悠看着他冰冷的眸子闪过各种复杂的神色,心头竟然生出一种悲凉来。那是他和她,少年时候,最忠贞的感情,如今,只能妥善放置在心底,用来缅怀。

    “你已经结婚了,而我,也嫁人了。”她残酷如斯,直挑现实,“我们,都回不到过去。”

    “不!”他果断而坚决的说,“你心里有我,我们依旧可以在一起!结婚又如何,我可以离婚!”

    尤悠就那样安静的看着他,没有愤怒,没有指责,“你错了,我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尤悠,而你,也不再是当年的小北,即使没有叶昊,即使你未娶我未嫁,我也不会跟你一起了。我说了,你走了,就不要再回来,我说到做到。”

    我是真的说到做到的,梁北川,你明知道,我的决心和我的寡情,不是么?

    梁北川猛地抓起了她左手,捏着她白皙纤细的手腕,暴戾的质问:“如果忘记了,这一道疤又是怎么回事!”

    尤悠被他捏得生疼,紧抿唇不说话,是的,那一道疤,是她一辈子的印记,永远都忘不掉,就在他走后的第三个月,她自杀了。

    她清晰的记得,鲜红的血液从身体一点一点流失时候的感觉,那么的寂寥空洞,她清晰的感受到水的温度一点一点降下去,逐渐冰冷侵蚀她身体时候的寒气噬骨,她还记得,她闭上眼,全是他清冷出尘的俊脸。

    她用情那么深那么深,三个月的时间也变得那么漫长难熬,没有了他的世界,竟然会变得毫无生趣,她熬不住了,她累了,所以她对着自己的手狠狠划了下去。

    死忙那么近,那一刻她很清楚,她再也不会爱他了,一辈子,也不会了,他就在那一次里,随同着她追美好的年华一同死去,埋没在过去的时光里。

    梁北川的指腹覆盖上她的伤疤,眼底是那么的怜惜,“你明明那么怕痛,怎么就对自己下那么狠的手呢?悠悠,你为什么要这么傻,你知不知道,我舍不得。”他哽咽的声音,让尤悠恍如隔世。

    “其实,我一点也不怕痛,真的,以前的我,是骗你的。”

    我怎么会怕痛呢?你不知道,在遇见你之前,我曾经与人打架导致骨折眼睛都不眨,我曾经摔断了腿依旧疼都不喊,我曾经磕裂膝盖缝针麻醉都不上……

    我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怕痛。

    “我知道。”

    是的,悠悠,我知道,你从前,你只会在我面前,跟我喊疼,我都知道,从前的你,在我的面前,是可以不用坚强的。

    “所以,回到我身边,好不好?”梁北川用着哀求的语气,求着她。

    “不,我要回家,他在等我回家。”看着她坚决又饱含温情的眸子,梁北川只觉得世界都是一片灰霾,他说:“悠悠,我说过,你会是我的。”

    “你知道,你留不住我。”

    梁北川放开她的手,站起来,清瘦的身躯背光而里,他的脸色晦暗不明,带着绝对的冷酷宣布了她的禁锢,“留不住,也要留!”

    他转身离去,尤悠只觉得疲倦极了,什么时候,那个无欲无求,不把一切放在眼里的少年,已经变得这般难以理喻。

    **

    南城。

    商场就是无硝烟的战场,一分一秒,夺回翻天覆地的变化。

    叶昊看着朱琳汇报的最新消息,面无表情的坐着,深邃暗的眸子,是寒潭冰封的冷。

    “老板,他已经做出了选择。”朱琳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海市的项目,不能再这样下去,你必须处理了。”

    “海市子公司情况已经成了空壳。”朱琳见他不为所动,有些着急。

    “呵。”叶昊轻笑,“没想到他们这么迫不及待。”

    “老板!”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叶昊睨了一眼朱琳,将一袋资料放在桌上:“去吧,通知他们行动。”

    朱琳这才喜出望外,“马上办!”

    不过她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忍不住问了一句:“老板,最近都不见悠悠,她去哪里了?”

    叶昊晃了下身,又恢复了一贯的淡漠,“去追逐了。”

    朱琳听不懂他这话的意思,却也明白,他是不会说的,他怎么可能会跟自己说呢,所以她闭嘴,默默的走了出去。

    叶昊点了一根烟,踱步到那一面落地窗前,俯首看见高楼下的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像甲壳虫,穿梭在这这一座城里,竟然那般的寂寥。

    脑海中,是谁的声音在响起。

    我想,我可能喜欢你了。

    呵呵。原来是可能,而不是已经喜欢上。所以,你才选择远走高飞。

    次日,叶氏宣布海市项目由于资金链断裂被迫停止的消息上了各大经济报的头条,这一次的项目因为启动当时极为轰动,如今却出现这样的局面,让人不禁唏嘘,叶氏里,叶昊忙的昏天暗地。

    而梁北川此时,正在不知名的岛屿上别墅房间里,看着电脑上的消息。

    郭昱被捕。

    他还以为,叶昊不会这么快动手,不过,也是时候动手了。

    他坐在电脑前,冰眸微眯,唇边是一抹极淡极冷的笑意。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吵闹声,他蓦地蹙眉,推开椅子站起来就大步往门外走去。

    一楼大厅上,尤悠正在与四个黑衣保镖对峙着。

    “我让你们滚开!”尤悠伸手捞着一旁的花瓶一把砸在了地板上,陶瓷花瓶瞬间碎裂,在地上落了一地,但是四个黑衣保镖却不为所动,依旧拦住了尤悠的去路。

    尤悠顾不得那么多想也不想就抬脚,就在她脚要落在碎片上的时候,身子一轻,被拦腰抱了起来。

    她看见梁北川阴沉着一张脸,眼睛里的火苗在跳跃着,她要在挣扎跳离他的怀抱,“放开我!”

    梁北川却抱着她一把丢进了沙发里,将她困在沙发上,看着他,对着那边吓傻的下人厉声下令,“清理干净!”

    那边年轻的女孩子这次回神,慌慌忙忙的冲去拿工具过来打扫。

    “你是想你这一双腿都废了是不是!”当他看见她赤脚就要踩上那一堆碎片上,不由得怒从中来,她竟然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

    “滚开!梁北川,我告诉你,你马上放我离开这里!你听到没有!马上!”已经这么多天了,她被他禁锢起来了,怎么走也走不出这一栋屋子,她觉得惊慌,那一日短短的冷静,已经消失。

    她每一天都会闹,不是砸东西,就是拿东西砸人,梁北川却无动于衷,依旧我行我素。更甚至,为了让她好好睡觉,他让人在她的饭菜里下了安眠药,而他每晚都拥抱着她入眠。

    梁北川看着她头发凌乱,眼底是慢慢的愤怒,嘴唇紧抿着,像一只刺猬,随时扎人。

    “你除了乖乖听话,没其他的选择!”

    这几天,尤悠算是彻底认清这个男人了,他冷酷得嗜血,像一只恶魔!

    “梁北川,你为什么要逼我!”她受不了的对他大喊。

    “尤悠,是你逼我这么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