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从开始就是错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坐床上,冷眼看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来。

    “你来做什么?”

    他忽然笑了,高大挺拔,却又几分清瘦的身躯就那么站在床边,他低头看着尤悠本就瘦小的脸。此时更是因为流产住院,脸颊有些深陷,一双眼睛显得深邃而大,记忆中那一张爱笑的健康的脸,如今这般的憔悴。

    他说,“带你走。”

    尤悠蓦地瞪大眼。下一刻他就捂着了自己的嘴巴和鼻息,一阵香袭来,尤悠双眼缓缓阖上,身子便瘫软在他的怀里。

    **

    叶昊接到电话,得知尤悠已经不再医院,他心头一沉,身体的动作比脑子快,他已经冲出了办公室,忽而又猛地刹住了脚步。

    她不在医院,他着急什么呢?脚长在她的身上,他还能绑着不成?

    可是,他分不清。自己心里的那一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是愤怒,或者是其他。

    然而,接下来的日子。却是让所有的人都焦躁不安。

    一日过去了,两日过去了,一直到一个星期过去了。无人知道尤悠的下落。

    叶昊终于慌了,他动用了一切的关系去寻找,将南城翻了一个遍,但是,却怎么也找不到她。

    尤悠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无人知道她的下落。

    尤卿在叶氏并没有找到叶昊,他直接冲到了叶昊的公寓,却发现叶昊喝得成了一滩烂泥巴瘫软在厅里。而他的脚边,地板上,四处散落着酒瓶,空气中更是像被酒浸泡着一般,一开门,扑面而来的酒味让尤卿瞬间蹙眉。

    他三步作两上前,一把揪住了躺在沙发上满脸胡渣的叶昊,“叶昊”他怒吼着,叶昊被吵得眼皮掀出一条缝,看见是他,又闭过去,一声不吭。

    “你给我起来!”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去了,谁都没有尤悠的下落,尤卿已经要疯了,“听见没有!你给我起来”他猛地摇晃着叶昊,试图将他摇醒,叶昊是一阵的头痛欲裂,就是不理尤卿。

    见他站模样,尤卿不由得怒从中来,“尤悠呢!你告诉我!她去哪里了!去哪里了!”

    叶昊依旧不为所动。

    尤卿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叶昊的脸上,“我看你是忘记你当初答应我的事情!我今天就打醒你为止!”

    一拳一拳砸在叶昊的身上,奈何叶昊就是不为所动,沉默的承受着他的所有的怒气。没一会,他就累了,停了下来。心情烦躁的将叶昊扔在沙发上,抑郁的的坐在一旁,摸到要点了一根,吸了一口,让尼古丁平复他心头上的烦躁。

    “说吧,你们发生了什么事。”

    这回,叶昊终于有了动作。他睁开眼,眼底却是化不开的哀戚。

    “阿卿,是我错了,我想,从一开始,我就不该拆散他们,不该跟她结婚……”

    尤卿手里的烟被折断,他倏地转头看着叶昊,“说清楚!”

    “她一直,都忘不了梁北川!”

    “所以呢?”

    “都不用找了,她是跟梁北川走了。不用找了,阿卿,就这样吧,我也累了。”

    尤卿本想发作,但是看见叶昊哀戚的神情,却是说不出话来。

    犹记得当年,尤悠才十一岁,他经过尤悠房间门口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叶昊竟然趴在尤悠的床边,她正在午睡,粉嫩的脸蛋是甜美的睡容,白皙透红的肌-肤,像苹果一样晶莹剔透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然后他看见了什么?十四岁的叶昊,竟然低头偷偷在她的唇瓣上印下一吻!

    那时候的秋日正午阳光那么亮,房间里投进大片大片的阳光,他清清楚楚看见了叶昊脸上爬上绯红的色彩,一双眼是熠熠发亮。

    当时叶昊是怎么说来着?

    阿卿,尤悠会是我的妻子。

    他们从小聪颖早熟,连爱慕都能够发现的那么早,所以十四的叶昊,就已经开始对尤悠倾注感情,等着她慢慢的长大。

    尤卿有时候都觉得叶昊特别有耐性,直到那个叫梁北川的男孩出现,忽然突兀的闯进了尤悠的世界。

    他拦住了叶昊,要求他不能勉强,必须由尤悠自己选择,又哪里料到,后来他竟然在幕后操纵了那么多,布了那么多局,只为拆散他们?

    看见尤悠躺在浴缸里,那一池鲜血染红的水将她泡成一朵凋谢的红玫瑰,他心肝俱裂,甚至在医院里将他打得头破血流。

    那是他宝贝的妹妹,是他答应过父母好生照顾的妹妹,那个爱笑的,爱闹的,调皮的,单纯的女孩子,是他的血亲。只是,他又哪里会知道,叶昊会为了自己的这个妹妹,沉默哭泣到不能自已,哪一个夜晚,他站在病房门口,看见了他无声的悲泣,那时候才明白,原来,他的用情竟然如此之深。

    所以三年后,他答应了他,一起欺骗了自己妹妹。

    “阿卿,只有这样,她才会答应嫁给我。”

    “那不是她想要的。”庄丽役血。

    “相信我,可以给她幸福。她不能一辈子都停留在梁北川的影子里不出来。”

    可以给她幸福。

    这些日子不是看不见,尤悠是幸福的,笑容都是暖的。

    “叶昊,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往事一幕幕,耳边的话语宛如昨日,但是,就在不久在之前,他却看见了叶昊和一个女人被拍到外出同游!

    “现在还重要吗?”重要吗?都不重要了。她不在乎,从来就不在乎!

    尤卿却是眸色一冷,“这就是你所谓的幸福!娶了她,又跟别人牵扯不清!她失踪,你又如何断定不是因为这件事引发的!你以为她没有看见吗!?”

    叶昊双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阿卿,她不在乎,她看见了也不在乎,你说,这些还重要吗?她现在已经跟那个人走了……”

    尤卿简直不能忍受这样的叶昊,他揪住他的衣领,“跟他走?你哪只眼睛看见了!”

    “梁北川,回国后跟她同一个晚上失踪了。”叶昊忽然笑了,“还要我继续说吗?再此之前,他们还在情趣酒店开过房……”

    尤卿一愣,“你说真的?”

    “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尤卿走了,公寓里又只剩下了叶昊一个人。

    偌大的公寓,因为少了一个人,似乎连呼吸声都可以在空气中回声,他听见了,那是他寂寞的回响。

    从年少到少年,又从少年到如今,多少个春来秋去,四季更替,日夜循环。

    尤悠,你知不知道。有一个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知疲倦等着你长大,等着你,来到我身边。

    **

    尤悠睁开眼,一时无法反应自己生在何处,她坐起来,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全然陌生,却有那么熟悉。

    她猛地掀开被子,赤脚下床冲到门口,门却被拉开了。

    梁北川清瘦颀长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这是哪里!”

    “你醒了?”梁北川似乎看不见她的愤怒,也听不见她的质问,“果然还是懒猪,睡了那么久。”

    “梁北川!我问你,这是哪里!”

    “我们的家啊。”

    我们的家,我答应过给你的一个家。

    “我带你去参观下,你会喜欢的,来……”说着,他伸出手拉住她的手,却被尤悠一把甩开,“我要回去!”

    梁北川温漠的笑着,像是听不懂,“你要回去哪里?”

    “我要回家!放我回家!”

    “你的家就在这里。”

    “这里不是我的!”尤悠撕开喉咙对他怒吼,因为生气,她伸手指着他的脸说道,“你这是非法禁锢!我可以告你!”

    “呵呵”梁北川依旧是温漠的低笑着,而后用哄孩子的语气轻声说,“悠悠,听话,不要闹了。”

    尤悠目疵欲裂的瞪着眼前这个笑容晃眼却不真实的男人,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跟他沟通,索性从他身旁越过,却被他一把钳住。

    “梁北川,我要回去!你听见没有!”尤悠愤怒的转身,“你没有资格这么对我!”

    梁北川忽然就想精神怒意,“没资格?那谁有资格?叶昊?”他用力将她拉到自己的跟前,微垂着头眼底温凉如斯,声音如此冷酷,“告诉我,是不是他!”

    “是!他有资格!只有他在有资格!”尤悠发了疯的吼着,手不停的挣扎着,她眼底开始露出痴狂,“他是我老公!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就是一个前男友!你根本,什么都算不上!”

    什么都算不上!

    她竟然说,他什么都算不上!

    所有的嫉妒瞬间冲垮他的理智,愤怒占据他的心头,他露出阴森可怕的表情,眼底那温凉成了癫狂,那充血的眼底,似乎恨不得将她撕裂!

    他一把将她拖到床边甩到床上,尤悠被他扔的脑袋一阵眩晕,“梁北川!你到底要做什么!”

    “做什么?”他阴冷的笑着,身躯覆盖上来,“做爱!”

    “你疯了?!放开我!”

    “那天是你先招惹我的!今天,我成全你!”

    他像是一头受伤的困兽,抓住了尤悠挣扎的手,长腿压在她的,整个人都压在她的身上。

    吻落在她的唇上、脸上,一直从脖子往下,他腾出一直手,将她的衣服撕碎,冰凉的唇覆盖在她的肌-肤上,那般的眷恋又狠戾,带着一股暴风雨袭来。

    他只有一个念头,她是他的!是他的!

    “梁北川!你放开我!不要!不要”

    尤悠心里只有恐惧,她不认识这样的梁北川,像一个疯子,他疯了!那些冰凉的吻所到之处,惊得她全身毛孔竖起,她只能不停的挣扎的呐喊。

    “不要”

    然而梁北川根本就听不进去她的痛苦,全部剩下的只是的愤怒!

    他的手,已经将她的裤子褪去,一路触碰。

    尤悠终于是被他逼得哭了出来。

    铜铃大的眼睛,泪水破窗而出,豆大的泪珠不停的滚落,她惨白着脸,忽然停止了所有的挣扎,任由他在自己的身上肆虐。

    叶昊,叶昊,你在哪里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