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不期而遇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你一直想见一个人的时候,想方设法也见不到,如今不想见,却抬头就在不远处。

    尤悠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回一趟南大。都会与梁北川不期而遇。

    秋日里的夕阳总是温和照人,连带站在湖边的那道白色的英姿都愈发暖和起来。尤悠看着是一怔,时间好像一道隧道,她站在里面,周围一切都迅速倒退着,瞬间就回到了几年前。

    她喜欢他穿白衬衫的模样。那样的清俊迷人,高贵脱俗,他们也经常回到这一块湖泊边上静坐着,她喜欢在他耳边叨叨絮絮的说着一些有趣的事情,大多时候,都是她边说边笑。而他总是安安静静的垂眸微笑看着她,有时候动情了,会轻啄一下她的唇。

    那时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情感?迷恋,满足,觉得那样就是一辈子了,是啊,她总是说我们以后,我们以后,只是谁曾料到。他们的以后,竟然是分道扬镳?谁都想不到,她也不曾。

    尤悠转身就要走,然而那边的梁北川回头看见她的身影,诧异了一下便出声叫住他,“悠悠。”

    尤悠顿了一下脚步,遂又重新迈步,过去已经无法回头,既然这样,就没必要继续纠缠不清。

    然而梁北川哪里肯?他长腿迈开,三作两步就追上了尤悠,一把将她的手扯住,语气里是慢慢的不悦。“你跑什么!”

    尤悠甩他的手,却是甩不开,她不由得蹙眉,低头看着他骨骼分明的手。冷声道:“放开!”

    “那你听话不要跑!”

    她抿唇不言。

    梁北川见她脸色不好,放柔声音道:“我们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她淡淡的说道,还谈什么?当年既然不想说明白,如今就是没必要了。

    “不会耽搁你很久。”他联系不上她,呵,回来这么久了,要见她一次,都是意外才能碰见,他是否太过失败?

    “梁北川,我们之间,你觉得还有什么好说的?该说的,当年早就说清楚了。”尤悠并没有继续挣扎,她知道,自己是挣不脱的。

    “到那边的咖啡馆坐坐。”话毕,他不顾尤悠的反抗,强行将她拖了进去。

    桌上的咖啡香味浓郁带着苦涩的味道,热气袅袅升腾而起,他们依窗而坐,夕阳光斜打进来,笼罩在他们身上。庄布上巴。

    尤悠眼神远而阴暗,那一片深里,没有温度,只有深深的冷寂,梁北川看着她,真的变了,变了很多,变得陌生而遥远。

    “这几年,你,还好吗?”迟来的问好,终究是耐不住内心的渴望。

    尤悠转脸,对上那一张日思夜想了三年多的脸,几千个日日夜夜,梦回萦绕间的青涩容颜,如今就近在眼前,他气质依旧,不,比起从前,清贵的气质更加的冰冷,眼神也变得深不可测。

    “挺好。”

    只是,从前偶然寂寞,偶然失望,偶然会想起你浅笑清冷的侧脸。

    梁北川本来以为她会冷嘲热讽一番,不想竟然是这么平静的说了一句挺好。

    梁北川抿了一口咖啡,他白皙清瘦的手指捏着杯子的时候,凭空都能生出一分矜贵来,那是与叶昊不同的,叶昊的举止之间,更多的是从容不迫和硬性。

    意识到自己想起了叶昊,尤悠倏地一怔,而后端着咖啡灌了一口,平息自己无故的烦躁。

    “悠悠,当年,不是我自愿走的。”他清冷的嗓音铺垫开来,目光静寂的看着尤悠,尤悠却是一笑,笑得璀璨如花,她说:“不是自愿?还有人拿着刀子逼着你不成?”

    “是叶昊从中动了手脚。”她的一句话,宛如平地一声惊雷,轰然炸在了尤悠的心头,她蓦地冷了眼,“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发现,自己说这一句话的时候,声音是颤抖的,喉咙是干涩的。

    他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自愿的,什么叫叶昊从中动了手脚?

    梁北川沉静的看着她惊变的脸,避重就轻的娓娓道来。

    **

    叶昊接到电话得知尤悠和梁北川碰面之后,点了一根烟坐在皮沙发上,不知道想什么怔怔出神,直至一根烟燃尽,烫了他的手一下,他才回过神来。

    郭昱推开门走进来,“老板,我明天就要去海市。”

    叶昊颔首,“那边就拜托你了。”

    郭昱却有些担忧的说道:“老板,董氏那边……”

    “这个不用你操心,我这边不会有问题。”叶昊从沙发上站起来,郭昱见他如此,便不再多言,“我手头上的工作已经全部交接给朱姐。”

    “辛苦了。”

    “那我先出去。”

    郭昱出去以后,叶昊就开始心有不安,不为别的,只为尤悠和梁北川碰面。

    然而这天晚上,尤悠却意外的回来公寓,叶昊推开门的时候,尤悠就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看见他开门进来,抬头如无其事的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嗯。”叶昊觉得不同寻常,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他在她身侧坐下来,“悠悠。”

    “嗯?”

    “是我不好,不应该瞒着你。”他不知道梁北川跟她说什么,只能句句斟酌。

    不想尤悠却是淡淡的一笑,眉目柔和的说:“我知道了。”

    这样子的尤悠,让叶昊心惊,“悠悠,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能有什么事?”她看着他,眼里的明艳让人猜不透。

    “没事就好。”

    “对了。”她说,“把梁北川老婆的资料给我一份。”

    叶昊心下一沉,“你要她的资料做什么?”

    “不要问我做什么,你给我就是。”看着叶昊紧绷的神经,她忽然问他,“叶昊,你相信我吗?”

    叶昊点头,“相信。”

    “无条件相信?”

    “嗯。”

    “那你要记住今天你说的话。”尤悠含笑说着,眼底却是难得的认真。

    “好。”

    “还有,对不起,那天不应该对你发脾气。”这太不正常了,不是叶昊所认识的尤悠,他直直勾着她的眼,似乎要从她的眼底探索出一些端倪,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她隐藏自己情绪的能力,已经如此的深厚,他竟然一分都看不清。

    “悠悠。”

    “好了,很晚了,我们睡觉吧。”尤悠含笑主动圈住他的脖子,“抱我上去。”

    叶昊心下一窒,将她从沙发上打横抱起来,眉头却是一紧,“最近又瘦了?没有好好吃饭?”

    “有吗?”她没有感觉,叶昊却是认认真真的说道:“有,你要吃胖点。”

    “好……”

    分别后一个星期,叶昊终于又能抱着她入眠。

    **

    这一天,尤悠请假不上班,叶昊准许了。

    尤悠坐在咖啡馆里,安静的等待着。

    没多久,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悠悠。”

    “坐。”

    梁北川没想到,尤悠竟然会主动约他,“悠悠,有事吗?”

    尤悠却是笑了,那笑容晃得梁北川有种错觉,恍惚回到了几年前,她也是这样的笑容,纯粹又干净。

    “你说呢?”她说,然后倾身靠近他的脸,气息若兰,眉眼流转,“你觉得,我找你是什么事?”

    梁北川被她整的呼吸一紧,冷眸中有着激动和异样的情愫,“你原谅我了吗?”

    尤悠余里瞥见了那一道影子,唇边勾着冷笑,然后坐回自己的一直上,慢里斯条的喝着咖啡,她听见自己好听的声音轻轻回荡在耳边,“梁北川,我们去那边怎么样?”她微笑着,修长好看的手指指着咖啡馆满马路对面说道。

    梁北川顺着她的手指望过去,“情趣酒店”四个字赫然入目,他敛眸,细细打量着尤悠,这不是她的个性,却又似乎就是她的个性。

    “你确定?”

    尤悠转眼淡淡的看着他,“怎么?不敢?”

    “悠悠,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梁北川牢牢锁住她的脸,尤悠笑道:“哦?那你是哪种人?”

    这回,梁北川蹙眉,“悠悠。”

    尤悠却是打断了他,“梁北川,我只给你这么一次机会,错过了,以后都不会再有,你也不能再找我,你自己考虑清楚。”

    “好。”几乎没有考虑,梁北川就应了,尤悠站起来,“那走吧。”

    梁北川盯着她那一抹娉婷的身影,心情有些复杂,他告诉自己,没关系,只要可以留的住她,怎么样都可以。

    两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尤悠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她拿起来,看见上头闪烁着苏浅的名字,犹豫了几秒将电话果断的挂断,但是下一刻又响了起来。

    “接吧。”梁北川说,“也许有急事。”

    尤悠这才接起来,“悠悠,你现在在哪儿?”苏浅的声音浅浅淡淡的传来,尤悠怔住。

    她沉默了几秒,看了一眼梁北川,对苏浅撒谎:“在我哥公司啊,怎么了?有事吗?”

    “没事,晚上想让你过来吃饭。”

    尤悠抿了下唇,说:“今晚吗?今晚不行,我这边有些事情。下次好了。”

    那边的苏浅,沉默了半刻,说:“嗯,那你忙吧。”

    挂了电话,梁北川见她脸色有些凝重,问:“谁的电话?”

    “苏浅。”尤悠捏着手机,心头的浮躁又出来了。

    梁北川牵过她的手,带着她往里走去。

    尤悠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度,怔住,他的手,依旧是冷的她忽然有些想笑,这个男人,或许从一开始,就是冷的,她是怎么也捂不热,所以,他当年才会那么果断的丢下她,不是吗?她转过脸看了看他的侧脸,还是那么的好看迷人,梁北川,你这一掌脸皮下,到底是一颗怎么样的心?

    梁北川拉她进了房间,合上门,将她抵在墙壁上,低头寻到她的唇,一下一下的轻啄着。

    “悠悠,陪着我。”他的声音温柔低沉,像是大提琴的回音,低吟浅唱着,十分好听。

    被他触碰到底唇,尤着冰凉的温度,似乎,他整个人的气息都是冷的,尤拿着包的手,倏地攥紧,而后微垂帘的眼下掠过一丝冷意。

    她手里的包掉到了地上,猛得伸手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唇送了过去。

    梁北川没想到她竟然会这般的主动,心情瞬间激动起来,他的大掌圈住她的腰,将她搂得更贴近自己,感受到她身上温热的触感,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

    他是冰,她是火,一冷一热碰撞到一起,就生出一股奇怪的感觉。

    两人之间的火苗一触即发,一路燃烧到床边,叶昊将她压在床褥上,动手解开她的衬衫的纽扣,吻从唇往脖子下滑。

    尤悠躺着,唇边勾着冷笑,时间差不多了,她的视线落在了大门的方向,她心里默数着:五、四、三、二、一!

    “砰!”大门忽然被撞开,发出一声巨响。

    尤悠还没动作,梁北川已经松开她倏地转头,他的身体蓦地一僵。

    “梁北川!”一声怒吼,几乎能够掀翻屋顶。

    尤悠慢悠悠的坐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神情淡漠的看着来人,唇边有着若有似无的冷笑。

    门口站着一群人,领头的是以为娇小的美人和一位俊朗的男人,女人脸色惨白,而男人则是一脸的震怒。

    “梁北川!你说,你到底在做什么!”男人的声音很大,几乎可以震碎人的耳膜,尤悠倒是若无其事,而一旁的梁北川,脸上却是覆盖了寒霜,宛如深冬白雪,他低头看了一眼尤悠,在看见她眼底的嘲弄时,顿时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一切,都是她故意安排的!

    梁北川没有看那边的男人,他问:“为什么?”

    尤悠拍了拍衣服,微微扯动了下嘴角,“既然你为了权势和金钱那么对我,我又为何不能让你一无所有?”

    “你觉得,这样我就会一无所有?你认为我只能靠着他们才有今天?”梁北川也是怒了,他这么会想到,尤悠竟然会这么做!

    “或许不能让你一无所有,但是起码。”尤悠一顿,“可以让你暂时坐不上梁家总经理的位置,我想,那个,才是你梦寐以求的。”尤悠说完,踩着优雅的步伐,捡起自己的包,扫了一眼众人。

    “麻烦让路。”

    门口的男人却不为所动,“你以为,你能走得了?”

    尤悠却是笑了,她看着男人说:“李震,英国皇室后裔子孙,母亲是英籍华人……”她忽然就冒了一窜,让男人眸色一凛,“你知道?”

    尤悠笑的清浅,“李先生,虽然你后台强大,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在南城,还轮不到你们来说话,你今天拦住我试试看?”她说的轻巧,却无意中透露着不可一世的威胁感,让被称作李震的男人震惊。

    她说的没错,他们的家族,即使有权有势,对于南城这边,也是鞭长莫及。

    “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么你也知道他是我妹夫?”李震冷笑道,尤悠颔首,“知道,但是,现在,你们要管的出轨对象不是我,是他,管错对象就不好了,要知道,我并非自愿,而是被迫的。”

    “被迫?”那个一直娇弱的女人声音也柔柔的,即使脸色苍白,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是有着炯炯有神,她不是,表面看那么简单。

    “天天骚扰我,对我进行围堵,你说,这些是不是强迫?要知道,我是已婚夫妇,今天被带到这,若不是你们出现,我还真的就被出轨了。”尤悠眼睛不眨,“所以,请让开,我想,我的人应该很快就到了。”

    “北川,她说的是真的吗?”那人转头问一直不吭声的梁北川。

    梁北川死死盯着尤悠,抿着唇,眼底的是森森的冷意,那女人,忽然化身狠戾的角色,猛地抬手对着尤悠的脸掌掴了下去,很突兀的声响。

    尤悠也是始料未及,叶昊给的资料里,提到的这个女人,是娇弱的,甚至是软弱不堪一击的,怎么料到她竟然会使出这么大的劲掌掴自己?

    “小然!”梁北川见尤悠被打,猛地上前一把扯住她的手,但是她却眼露狠光,“梁北川,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欺负?你以为我不知道,她是你的初恋情人!”

    梁北川衣衫凌乱的拉着李然,“让她走!”

    “你休想!”李然依旧脸色惨白,“哥,给我抓住这个女人!我要她生不如死!”女人的声音里的恨意,竟然是那么浓烈。

    忽然,门口传来一道清亮的女声,“我倒要看看,你们谁敢让她生不如死。”

    尤悠捂着脸,舔了下嘴角,“怎么这么晚。”

    “来早的话,让我来那么抓奸吗?”那边的来人不以为意。尤悠看着李然冷笑,“这一巴掌,我先记着,如果再有下一次,我想,我不会客气,自己的男人,就好好管着!”

    “还不让开?真的要在这里打?我是不介意,毕竟,我们中华是讲民法的。”尤悠气定神闲的。

    “让她走!”李震阴沉着一张脸下令。

    “哥!”但是李震不为所动。

    走出了情趣酒店,尤悠又摸了一下脸,心里低咒。

    “悠悠姐,你怎么就不打回去!”那道声音冲上来好奇的问。

    “青柠,我让你带人来,你就带了你的这几个保镖?嗯?”尤悠看着她身后的人,不满道。

    “嘿,这几个就够了。”青柠笑道,她清丽的笑脸上有着灼灼的光,“不过,悠悠姐,只怕你这件事,姐夫是会知道了。”

    尤悠垂首,脸色不明,“嗯,应该知道了。”

    “你不怕?”青柠问,“姐夫看着就很可怕,我记得小时候,你比我还要怕他。”

    怕?以前是怕的,不过,现在,怕什么呢?有些事情,他倒是,还欠她一个解释。

    叶昊脸色铁青的听着那边的人将事情一五一十汇报,心口的怒火翻滚的几乎压制不住。

    他的女人,竟然跟另一个男人进去了情趣酒店,很好!看来,他是太过纵容她了!

    “不用跟着她了!”叶昊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

    尤悠半个月没见到叶昊,他出差了,一声不吭的出差了,他却没有告诉她这个事情。

    本来一些事情,想要问清楚的,因为他不在,只能先压着。

    那一天以后,她没有再见到梁北川,不过倒是从一些八卦中得知梁氏海外市场出了大问题,似乎是梁北川亲自过去处理了。

    前些时候,因为叶昊说着要让尤悠吃胖点,所以家里请了一个煮饭的阿姨,叶昊不在家的时候,都是她在做饭,这天早上,阿姨买了油条和一些小笼包,熬了粥。

    尤悠坐下来,拿着油条却是一阵的反胃,于是就没有碰,让阿姨撤掉了,她也不在意。

    因为是周末,尤悠窝在家里没有出门,一直到晚上的时候,她实在是受不了一屋子的冷寂,于是拿着钥匙开车出去兜风。

    一路上她开的很慢,车窗被摇下,凉风灌进来,有些冷意,却让她觉得很是惬意。

    半个月了,叶昊没有一通电话回来,这让尤悠心里有些不舒服,以前的时候,他不会这样的,但是她又不想拉下来脸去主动找他。

    或许是习惯了他主动,所以尤悠从未想过自己要主动干嘛,又或者,是因为上次梁北川的那一番话,让她对他起了怨气。

    她不能不怪他,她心里其实,是怨恨极了叶昊,他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

    忽然,迎面有一辆车直接对着尤悠的方向撞过来,一切来得太快!尤悠猛地打转法方向盘,危危可及的避开了那辆车,一头撞到了一旁的灯柱,她尚未反应过来,抬起头,就看见外面有三四个男人冲下了车,尤悠的眸色一冷,顾不得头上的痛和肚子上的不适,一脚踩在油门上,快速打转方向盘。

    男人没想到尤悠会反应那么迅速,要冲过去,但是尤悠的车不顾一切的开过来,他们只能跳开,让她顺利的逃脱了。

    “小姐,她逃了!”男人冲到另一辆车上说道,“要追吗?”

    “不用!”女人冷声说道,她深知追不上了,她不可能会再让他们有机可乘。

    尤悠透过后视镜,发现他们并没有追上来,在前面转弯的时候,打转方向盘,猛地朝宋希她们的公寓驶去。

    停下车的时候,她才惊觉自己的脑子是昏沉的,腹部传来阵阵的痛,顾不得其他,快步坐上电梯上了楼。

    然而,摁了门铃,却没有人开门,她忍着身上的痛拨打宋希的电话,那边传来了苏浅的声音。

    她觉得下腹的痛越来越明显,心里想着上一次的大姨妈来的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眼前的意识开始模糊,“我在公寓门口,你们人呢……”一句话未完,她直接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