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我纵容她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本就因为喝酒的原因脑袋昏昏沉沉的,这会被叶昊这样一个用力扯得一头栽进他的怀里,差点就站不稳了,不过叶昊很快的扶住她的腰,让她靠在他的身上。

    缓过劲来的时候。耳边就是叶昊清晰而冷漠的话,似乎还有那么一点不可一世的味道,她抿着唇,安静呆在叶昊的怀里,没有一丝的挣扎,这却无疑是刺痛了梁北川的眼睛。直直扎进他的心底。

    “呵呵”梁北川轻笑了一声,“既然是你的太太,为何不看好她?让她呆在这里?”他冰冷的眼神,犀利的射向了叶昊。

    叶昊却是老神在在的说:“我太太爱闯祸,也不是第一次了,怎么?我纵容她还不行?”

    尤悠却是一怔。她却是不是第一次闯祸,嫁给他这才半年的时间,一次在宴会上直接甩了董家千金的脸,一次直接砸了他表妹的婚礼,这警局,她也是进来了两次,这么说来,似乎她自从认识梁北川以后,第一次恢复到那么蛮横。到处惹事生非。

    其实这些事情,她年少的时候没少干,但是现在却不同,不同在,从前帮她收拾的残局的是她哥尤卿,如今帮她收拾残局的是她老公叶昊。

    叶昊的这一句话,堵得梁北川心口冒出一股郁气,黑压压的聚拢起来,无法驱散,他只得抿着唇不说话。

    尤悠跟他一起以后,从来没有惹过事,若真的要说惹事,最多也就是整蛊一下那些对他放肆的女人。

    然而现在。她却因为一个喜欢叶昊的女人,大打出手。

    他忽然觉得很难受,不知道这到底说明了什么。

    “那个……”一旁的男警官看见泼辣的女人终于被安静的制服,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说:“先生,请让这位女士配合录口供。”

    叶昊这才注意到身旁的人,见他小心翼翼的,又垂眼看了一下怀里的女人,唇边轻勾了一道弧线,“抱歉,我太太给你造麻烦了。”

    因为叶昊难得的软了脸,即使在冷酷的面瘫,所以男警官觉得他此时也比刚刚这一男一女的来的和善多了。

    “应该的。”他说,然后又对一旁的梁北川说,“既然你是受害者的家属,那么也留下来,一起帮忙录一个口供。”

    录口供的时候,基本信息都是叶昊帮尤悠说了,但是案件的具体过程,却只能尤悠来说,尤悠却很不高兴,三言两语的讲了下,最后的结论是:那个女人自己送上门来找死,怪不得我。

    男警官自然是被她气得不轻,但是看见叶昊雾霾的脸,还有一旁的冰山,他也只能忍着脾气,然后放他们离开。

    南城天空黑得要滴出墨一般,因为已经往秋天靠近,所以夜里的温度比较低,半夜里的风更是有几分冷意。庄尽丸亡。

    尤悠穿的单薄,叶昊牵着尤悠的手,发现她的手有些冰冷,便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的身上。

    那边的梁北川见此,一张脸在黑夜里分辨不出表情,他只停留了那么一会儿,便坐拉车门坐上去,发动车子离开,却透过后视镜,盯着尤悠越来越小的身影,眸色暗沉。

    “回家吧。”叶昊替她打开车门轻声说道。

    尤悠站在那里不动,好一会才说:“为什么。”

    她的声音很轻,很淡,没有了几个小时前餐桌上的森冷和抗拒,她忍着昏沉的脑袋重复,“为什么你明知道一切,却装作什么都知道?”

    叶昊站在她面前,听了她的话便垂下头来,阴暗中他的眼睛变幻莫测,然后他捏住了尤悠的手,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他什么都没有解释,只是淡淡的解释,其实为什么呢?尤悠,那是你的伤疤,当年那么痛,我怎么能够忍心再一次掀开你的伤口,让它鲜血直流?我永远不会那么做。

    “我要知道原因。”尤悠固执要一个解释。

    “过去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提?你现在是我的妻子,过去的我不想干涉。”他将她身子轻轻一推。“上车吧,我们回家。”

    尤悠这才弯腰坐了进去。

    一路上两人无言,一直到家,尤悠换洗了出来躺在床上,她又问叶昊:“你都不稳我今晚为什么要打人?”

    叶昊一个翻身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长臂圈住她的腰,下巴低着她的头顶说,“不需要。”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

    尤悠不说话,翻了个身,后背贴着他的胸膛,黑暗中的眼睛,有隐隐的泪光,她闭上眼,缓缓睡去。

    梁北川直接到了医院,推开病房门的时候,董家夫妇就坐在床边,而董玥已经睡去。

    见他进来,董家夫妇看着他,董夫人忍不住带着哭腔问出口:“小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下这么狠的手将小玥打成这样?”

    梁北川看了一眼董夫人,她的眼底有隐隐的泪光,眼睛也是红红的,显然是刚刚才哭过,他又看了一眼董父,这才慢吞吞的开口:“她去招惹叶昊的老婆。尤悠,所以被打了。”

    “什么?”他们皆是一惊。

    董夫人是没有了声音,脑袋呆滞了,一旁的董父却是气得发抖,“你说她跟尤悠发生冲突?”

    梁北川点点头,其实在警局看见尤悠的那一瞬间,他也是一惊,转念就又明白了,董玥会惹上尤悠,无非就是因为叶昊。

    董父想起上一次晚宴上,叶昊维护尤悠的哪一个姿态,只觉得心底发憷,然后冷声的对董夫人说:“等她出院了,马上送她出国!你不许再纵容她!”

    董夫人垂首不敢说话,只能默默垂泪。

    梁北川见此,出声说道:“姨夫,你也不要怪小姨,毕竟小玥长年在国外,很少回来,她作为母亲多少是会心疼的。”

    董父大概也明白梁北川说的对,虽然不再暴怒,却依旧是冷硬,“总之不能再放任她这么下去!”

    “小北,今晚的事情,麻烦你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其实梁北川会第一时间感到警局,不过就是他刚好打电话给董玥,本来今晚他是要跟董玥在“今夜”见面的,他因为事情被耽搁了,所以想让她改天,谁知道她却被人打了。这多多少少让他愧疚,所以他才会上心许多。

    “不用客气,那我先回去了。”

    **

    第二天,尤家和叶家都知道了尤悠将人家董家十九岁的小姑娘董玥打的头破血流躺进了医院,一时间错愕不已。

    尤悠都多少年没有这样打伤人了?他们都忘记她估值里的狠劲了。

    但是叶昊说了,事情已经解决,谁都不要再提,叶家这边自然就是不会有意见,倒是叶芸冷嘲热讽了一番,“野蛮人就是野蛮人,早晚叶家的脸会被丢光,大哥大嫂,你们可是要小心才是!”

    叶父只是淡淡的扫了叶芸一眼,叶母心底里却有些不乐意了,见不得叶芸这么说尤悠,反击了一句:“妹妹你以前也没少惹事,如果要说丢脸,我看你倒是丢了不少。”

    “大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你”

    “好了!”叶老爷子放下手里的报纸,冷冷的打断了她们,“她是阿昊的老婆,还轮不到你们来管!”

    叶芸闻言,只能狠狠的吃早饭,不敢再说话。

    而尤家这边就不一样了,尤奶奶几乎就是拍案而起,不过,并不是因为尤悠打伤人生气,而是忍住了董家的董玥找茬惹怒了尤悠。

    “这个董玥不就是那个去找叶昊的女人?!”尤奶奶人虽然老了,但是心却明镜似的,毫不含糊,以前有尤刚和叶昊结婚,她不放心,让叶老爷子在叶氏安排了一些眼线,自然是得知了董玥找尤悠麻烦的事情,还有后来宴会上发生的事情,也没漏。

    尤悠是什么人?她这个当奶奶的是再清楚不过了,所以一听到以为你董玥的事情,尤悠上了新闻报纸被八卦,顿时气得不轻。

    “阿卿!你不能让人这么欺负你妹了!”

    尤卿的视线离开手里的报纸,淡淡的开口:“那依奶奶您的意思,是我要上门再揍她一顿?”

    尤奶奶瞪了他一眼:“你这是准备不管了!”

    尤卿淡定的翻了一页报纸继续看,“奶奶,不用我管,她又老公帮她出头。”

    “那叶还不行!我们尤家可不能让那些阿猫阿狗的小看了,得让她们知道,尤家的女儿,即使嫁出去,也是我尤家的人!”

    “奶奶,您说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尤卿摆明了是不想管了,他最近有点忙,忙着看戏,看叶昊要怎么收拾董家人,很没空。

    尤奶奶横了一眼自己的孙子,不满道:“我看你是真的没良心!”

    尤卿却是不再说话,淡笑了一下,拉开椅子站起来,“我去公司了,奶奶您慢用。”

    “哎”尤奶奶看着他就这样走了,大声叫着:“你记得警告警告他们!”

    没有得到回应……

    尤悠也是把人打完到了警局才知道自己打的人是董玥,更确切的说,还知道了董玥是梁北川的表妹,心里就更是冷笑了。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忽然看见尤卿迎面走来,病恹恹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开了头。

    尤卿却是轻叹一声,主动走过去,“嗨。我亲爱的妹妹,看见你哥我,就这样的表情?”

    尤悠低着头,手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字,不理会他。

    尤卿也知道,她这是怪自己昨天提了梁北川,这会在生气,只能赔笑说:“好了,别生气了,我这不是担心你犯傻吗?哥跟你道歉。”他确实是放心不下她,想知道那个人对她还有多大的影响,不过现在看来,影响还是蛮大的。

    尤悠这才抬起头,“我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尤卿却板着脸说:“你如果敢跟他有关系,到时候,就不要怪哥我心狠。”

    尤悠看见他眼底闪过的那一抹狠戾,心口一窒,她知道,若是她再一次因为梁北川出什么事,到时候,只怕他会不择手段的毁了他吧,当年她就知道了,是她求他不要找他,不要动他的。

    “不会有那样的事情发生。”

    “尤总?”这是郭昱从叶昊办公室走出来,可看见尤卿是一愣,“叶总在办公室里。”

    “好。”尤卿抛下一句,“这样最好。”然后推开了叶昊办公室大门。

    尤悠自嘲的笑了一下,她还能跟那人有什么牵连?他已他娶,她已嫁人。

    办公室里。

    “尤氏最近很清闲吗?”叶昊看见尤卿,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批复文件。

    尤卿径自的坐下,翘着长腿说:“董玥是怎么回事。”

    兴师问罪来了?叶昊合上文件,靠在大班椅上,“就那么一回事。”

    “叶昊,你知道我指什么。”尤卿眼底是严肃,没有玩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不会有下一次。”叶昊薄唇一掀,眼底寒光乍现。

    他不会让尤悠陷入困境,所以尤卿的顾虑他是知道的,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董玥这个人,必须有个了结。

    “你打算怎么做?”

    “说了你也是看着,那就安安分分的看着就好了。”叶昊什么也不说。

    就这样,董家就因为董玥的事情,引来了一大波的麻烦,最后导致董氏最后被收购,不过这些,尤悠是后来过了很久才知道的。

    **

    宋希看着窝在自己家里住了三天的尤悠,不由得有些发懵,“悠悠,你跟叶昊吵架了?”

    放着好好的大公寓不住,来她这小房子里面挤。

    尤悠抱着游戏机的手一顿,“你觉得可能吗?”顿了顿,她说,“我跟他一直都是这样的。”

    宋希哪会看不出来,尤悠这几天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其实,她也听闻了,梁北川已经回来了,苏浅告诉她的。所以,如果不是吵架,那么,她就是故意躲避了。

    “悠悠。”宋希一向不会说话,也说不出重话,“你,还好吗?”

    有了苏浅的前车之鉴,宋希总是觉得隐隐不安,她十分担心,尤悠会跟梁北川扯出事来,若是尤悠还单身话,那一切都好说,但是她现在的身份,是已婚了,再者,在这种大家族里,离婚这种事情,是不现实的。

    因为有亲身经历,所以宋希一直都觉得这种大家背景太过复杂,自由太少了。

    “我看着很不好吗?”尤悠反问。

    宋希看着她的脸,心里想,嗯,不好,非常不好。脸色那么苍白,像个病猫。

    “那就好。”她没有说出来,“那你打算在这里住多久?”

    “你这是要赶我走?”尤悠挑眉。

    “不是,我只是觉得,这样不是很好。”

    “没有什么不好的,过两天我就回去。”她最近脑子很乱,心里很烦,见到叶昊的事实,总是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面对他,在公司见到的时候可以装作很忙,但是回到家里,她无法忽视他的存在。

    叶昊坐在沙发上看着空荡荡的屋子发呆,心里也是落空空的,她不在,房子好像都变得冷寂起来,毫无生气。

    这几天,白天在公司,她不跟他说话,不抬头看他,午睡的时候,都是跑到隔壁的小会客室里面躺着,这些他都知道,她在躲避自己,至于躲什么,他心里很没底。

    只要扯上梁北川的事情,他都不敢肯定。她都敢为他自杀,还有什么是她不敢的呢?

    他不得不承认那天梁北川说的很对,如果她知道了当年的真相,她还会留在自己的身边吗?会吗?

    他不敢深想。

    **

    “老板,董氏的董经理要求见你。”

    “让他上来。”

    董父经过总裁办的时候,看见尤悠的瞬间楞了下,“董经理,这边请,老板正在等你。”郭昱见他看着尤悠,出声拉回他的视线。

    “有劳郭特助了。”他微笑着走了进去。

    当董父看见坐在大班椅上的叶昊时,心头竟然泛起一阵冷意,这个年纪轻轻的男人,从军几年忽然转行接手叶氏,却短短时间里让叶氏业绩创了新高,犹如一头猎豹,让人不得不惊叹他的才华。如今他坐在那里,浑身散发着凌厉沉稳的气息,又果断冷厉,怎么能不让他心惊?

    “叶总,打扰了。”董父开口,“没经过预约就能直接见您,是我的荣幸。”

    叶昊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董总客气了,本应该是由我这个晚辈摆拜访您才对。”

    “请坐。”他说,“郭特助,去泡茶。”

    “是。”

    “不知道董总今天过来为了何事?”叶昊这话,让董父一噎,他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叶总,我就不拐弯抹角了,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董氏。”他不卑不亢的说,“你也知道,我们公司不过是一个中型的电子公司,你这般大费周折的破费,实在没必要。”

    叶昊眸光一敛,“是吗?董总应该明白,商场的事情,瞬息万变,成败乃常事,商人都追求利益,只要有赚,都会做。”

    “叶总,你就给一句明话吧,怎么样才可放过董氏?”这时,郭昱端着茶推门而进,放下了以后就站在一旁。

    “董总,生意上,不是我不放过,而是我不能拿自己的公司玩笑不是?西郊的那一块地,我也是看中很久了,现在能买过来,自然是不会在放出去,您说对吗?”

    “叶贤侄,如果是因为小女对叶太太做了过分的事情,我向你道歉,恳求你放过我公司,将西郊的那块地卖回给我。”董父心里已经开始发寒。

    “呵董伯父,您话过了,那天是我家太太不懂事打伤了您女儿,怎么能让您道歉呢?”叶昊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了以后,明显不打算理董父。

    董父神色冷然,“如果叶总一定要一意孤行,那么,就不要怪我董某将此次事件以蓄意伤害罪起诉叶太太了。”

    叶昊却是不为所动,“悉随尊便。”

    看来,谈判破裂。董父二话不说,从沙发上站起来,“那么,我们法庭上见!”

    董父愤愤然的往门外走去,在他打开门之前,叶昊的声音的传来,“董伯父,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方城这号人物?”

    董父握着门把上的手一顿,倏地转头,“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手头上的那些账本,我想,应该足够让您进去待到终老了。”

    “你”董父不死心,“你因为我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如果真的那样,你应该早就用了。”

    “不到不得已,我自然是不会随意用,目前为止,我还用不上。”叶昊不疾不徐的说,“你爱起诉的话,就尽管起诉吧。”

    董父这下捏着门把受上的青筋都跑了出来,他猛地拉开门,走出去以后,砰一下大力合上。

    叶昊盯着那扇门,“郭特助。”

    “在。”

    “放我的话出去,哪家银行敢贷款给董氏,就是跟我叶昊过不去!”叶昊脸上平静的阴冷,眼底,却是阴鸷。

    “是。”

    “下去吧。”

    “那董氏那边,要收购吗?”

    “你觉得呢?”叶昊不答反问。

    郭昱沉吟了一会说:“老板,收购董氏,定会给我们带来利益,只赚不亏,但是”他话锋一转,“据我所知,梁家当家的小老婆,与董夫人是姐妹,如果梁家横插一脚,若是他们跟我们抖,只怕到时候……”

    叶昊唇边噙着笑意,“郭特助,你认为,梁家的小少爷,梁北川,会轻易让我扳倒董氏?”

    郭昱是一怔,梁北川,他是知道的,几年前,尤悠追求一个没有背景的少年,后来还在一起过一段时间,之后听闻忽然失踪了,最近回来,竟然是梁家在外的私生子,一直掌管着海外市场,成绩可圈可点,所以最近回来,如果没有意外,会成为下一任的梁氏总经理。

    “所以,收购,是势在必行!”叶昊脸色一凛。

    他不会放过董氏,还有一个原因,他非常清楚,梁北川,他一定会横插一脚进来。

    他不是说了?走着瞧。那他倒是要看,到底谁会笑道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