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我家太太不用你操心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叶昊踱步至床边,站在一旁低头,目光凝结在那一张沉睡的白皙容颜上,此时窗外的夕阳光线从半敞着的玻璃窗户上投进来,让昏暗的房间有了那么一抹光。

    他欺身上前。单膝跪在床边缘上,一手撑在她的腰侧,这么近距离的打量着她,感受到她平稳均匀的呼吸,胸前一起一伏的。她双眼紧闭,遮住了她灵动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在上面投下一道暗影,这般的宁和美好,她睡着的模样,像一只温顺又令人怜惜的猫。

    叶昊眼底有着无数复杂的光,耳边响起梁北川的话,他的心头一紧,大掌忍不住的触碰上她精致白皙的脸蛋。

    睡梦中的尤悠觉得脸上温温的,热热的,有什么东西在一下一下的摩挲着她的脸,便悠悠转醒。

    她长睫毛轻颤几下,然后缓缓的掀开眼帘,她的眼睛里是一片的茫然混沌。这样子的她,叶昊的心念一动,身体不由自主的附下,温热的唇便欺上她。

    尤悠睁眼一懵,感到唇上一热,夹带着檀香味的气息汹涌而来,她只能无力的任由他轻轻的舔舐吻着。

    “唔……”尤悠混沌的眼睛渐渐恢复了清明。她视线聚焦,然后瞥见叶昊细密狭长的睫毛,忍不住嘤咛了一声。

    叶昊心头一紧,眸子的颜色渐渐深沉,他垂眸,刹那间,本是浅浅的吻竟然快速加深了下去,尤悠只觉得身上一沉,然后双手被他扣在身侧,与他十指紧扣。

    他轻声呢喃着:“悠悠……”

    然后唇边慢慢往下移动,他那么温柔,让尤悠像是跌进了云里。不知所云。

    耳鬓厮磨了许久,在尤悠觉得他要将自己拆吞下腹的时候,他的动作猛地的停住,他倒在她的身上,埋首在她的脖颈之间,轻轻磨蹭着。像一只令人怜爱的小宠物,扫得尤悠的心头软软的,热热的。

    “怎么了?”感觉到他的去情绪不对,尤悠轻声问道。

    “呵……”他忽然轻笑了一下,“没事,就是突然想吻你了。”

    尤悠疑惑的转过脸,但是却未能看见他的表情。

    “好了,该起来了。”叶昊从她身上爬起来,依旧倾着上身在她的正上方,他对着她温柔宠溺的一笑,伸出手指,一把捏住她小巧的鼻尖,“像个懒猪一样,睡了一个下午了。”

    尤悠被他这么逗弄的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摸着自己的鼻尖,自然而然的说道:“昨晚没睡好啊。”

    叶昊一愣,随后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妖孽笑容,愉悦的说:“嗯,我知道。”

    看来,真的是累坏了她。

    尤悠心口一跳,有些懊恼的瞪了他一眼,“你赶紧起开,我要起来。”

    叶昊这才做好,然后将她从床上拉起来。

    “我们回尤家。”

    “呃?”尤悠一时反应不过来,“回尤家做什么?”庄名尤弟。

    “你的管家婆哥哥要见你。”

    尤悠噗嗤一笑,“他现在也是你的管家婆哥哥。”管家婆哥哥?看来回头她要跟自己大哥说一下才行,不过,还真的蛮贴切的。

    两人到尤家的时候,尤卿刚好换了一身居家服从楼上走下来。

    “到了。”

    “哥。”尤悠步伐轻快的迎上去,伸手一把圈住他脖子,垫着脚尖挂在他的身上,“听说你要见我?”

    尤卿扶着她的腰,褪下商场上尔虞我诈的面具,对着尤悠露出和煦的笑,“某人有了老公,哥哥都不要了,我要见一面,还要亲自下了命令。”

    尤悠还来不及取笑他,就直接被叶昊将她从尤卿身下扯了下来,霸道的禁锢在怀里。

    “叶昊!”尤悠红着了挣扎,她还是羞涩在别人面前这么亲密,尤其是,他脸上那一副不悦的表情,算是怎么回事啊?

    “路上你不是一直喊饿?赶紧洗手准备吃饭了。”叶昊将她往厨房那边一推,霸道的下令。

    尤悠还想说些什么,肚子就咕噜一声响,还真的是好饿,尤其是她闻到吴妈做的香菇滑鸡的味道了!于是她乖乖走了。

    尤卿收回在尤悠伸手的视线,挑眉看着叶昊,语气有些不满,“她是我妹。”

    叶昊不为所动的说:“我知道。”

    “所以你连我抱我妹都要阻止?”

    “她是我老婆。”

    尤卿:“……你这是跟我这个哥哥吃醋?”

    “只是不喜欢我的老婆抱着别的男人。”

    “问题是,从前,她连睡觉都是跟我一起的……”尤卿说完,飘飘然的走了,丢下叶昊一个人,生了一肚子的闷气。

    用餐的时候,尤卿不时打量着尤悠,却见她神色无异,依旧有些不安的开口,试探道:“悠悠。”

    尤悠将叶昊给她夹的鸡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应:“嗯?”

    尤卿扒了半口饭,看似漫不经心,“见到梁北川了?”

    “咳咳咳”

    叶昊放下碗筷,大掌搭在她的后背上顺着她的背一下一下的轻拍着,“慢点儿吃。”然后又端过一旁的汤,让她喝了一口。

    尤悠这才顺过气来,“谢谢。”她看了一眼叶昊,“没事了。”

    而她觉得有两道视线灼灼的投在她的身上,让她有些局促不安。

    梁北川。这个名字忽然被提起,她一时缓不过劲来。她悄悄的用余光瞥了一眼身边的叶昊,见他神色如常,心里不知为何觉得有些不是味道。

    “梁北川?”尤奶奶开口,慈祥的眼里,竟然迸发出一道凌厉的光,“那小子还敢回来!”

    尤悠放下手里的碗筷,然后搁在桌下的膝盖上,悄然攥紧,她垂着头,眼帘微垂着,让人瞧不见她的表情。

    尤卿看了看她,然后安抚尤奶奶:“奶奶,您别动气。”

    尤奶奶却是重重的将筷子往桌子上一搁,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怒气,“悠悠,你去见那小子了!”

    “奶奶”

    “我没有”

    尤卿和尤悠同时开口。

    “没有?”尤奶奶显然是不信,“你哥难道是胡说了?”

    尤悠抿着唇,不开口,似乎有些生气。

    叶昊出声维护:“奶奶,不是您想的那样。”

    “阿昊,她是你老婆!”尤奶奶显然是对梁北川这个名字极为反感排斥。

    “是,我知道,所以昨天是我带她出席了宴会,才会见到了他的。”叶昊严肃说道。

    “你说什么?”尤奶奶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奶奶,其实您不必介怀。”

    “唉”尤奶奶重重的叹息一口气,摇头说:“罢了罢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就任由你们自己去吧,我也不管了。”

    “你都知道。”忽然,尤悠的声音冷冽的响起,他们皆是一怔,叶昊就看见了她眼底覆盖着的那一层冷寂,阴森得他心惊不已。

    “悠悠。”他刚要开口,尤悠又重复,“是不是,你都知道。”

    尤奶奶和尤卿的视线都落在了叶昊的身上,只见他抿着唇,半响以后,轻声道:“是。”

    “你都知道了些什么。”尤悠与他对视着。

    “知道你喜欢他,知道忘不了他,知道他回来了……”

    尤悠倏地一把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怒不可揭的对他冷声吼:“叶昊,看着我一副无知的模样在你面前,你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不是”然而尤悠却不给他机会解释,转身就往门外走去,叶昊迅速起身追上去,“悠悠!你听我说”

    “不要跟我!”尤悠尖锐的吼了一句,叶昊就真的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伸出去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眸色沉痛的看着她飞奔离开的身影。

    尤奶奶和尤卿都愣在了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反应。

    尤悠跑出家门以后坐上车,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便宛如火箭冲出去,消失在夜幕中。

    她双手紧紧攥着方向盘,眼底是雾霭沉沉的模样,紧绷的脸,昭告着她此时的愤怒。

    她不是自己愤怒多一些,还是难堪多一些,她觉得自己的心酸酸涩涩的,尤一股郁气堵在心口,化不开的难受。

    他竟然知道梁北川!那一晚的宴会,他是知道梁北川也在,所以才会带她出去,难怪!难怪他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一想到自己所以为藏得很好的心事,竟然那样吧被他洞悉,他还想像一个没事的人一般,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她满脑子都是乱糟糟的,在路上超过一辆又一辆的车子,好几次都差点碰上别人,幸好此时路上的车不多,否则她定要出车祸不可。

    “今夜”里,灯光闪烁,纸醉金迷。

    尤悠坐在二楼的大厅一隅,独自畅饮,变幻莫测的灯光交替变换的映照着她冷寂的脸,衬得她的眼神迷离又冷漠。

    周围时不时投来一些男人的目光,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大部分的男人,都是有色心,没色胆,看见尤悠冷冰冰的,露出杀人的眼神,不敢轻易靠近,只能坐在远远的位置用色眯眯的眼神在尤悠身上游走,像是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一般,脑海中不时的幻想着她躺在自己身下时候的那一种蚀骨销魂的场景,下体就那样硬了。

    当然,这个世界上,还是很多的自以为是不怕死的男人,跃跃欲试上前勾搭,毕竟一个女人,看着那么热火泼辣,更是心痒难耐。

    不过还没有男人走上前,她的位置上便出现了一个人。

    尤悠眼神迷离的微微眯着,露出危险的光,她从眼缝中看见了那一张淡妆浓抹的脸,妖艳到像一朵带刺的玫瑰,她双眼喷火的盯着自己,一副愁人模样。

    尤悠冷冷的撇开脸,端着酒杯仰头又是一杯,辛辣的酒水滑过喉咙,又刺激又难受,像极了她现在的心情,各种复杂难分。

    董玥从一进来这里,就看到了独自买醉的尤悠,她忍耐了一下,终究是忍不住,然后就走了过来,不想,尤悠竟然一副不认识她的表情,这难免让她觉得恼火,加之上一次,因为她,自己被当众挨了耳光。

    “怎么?被叶昊哥哥抛弃了?”董玥冷笑了一声,讽刺着。

    听到叶昊的名字,尤悠倒酒的手一顿,随后继续将就满上,仰头又是一杯下肚子,完全不理会董玥。

    “尤悠!我在跟你说话!”董玥见她无视自己,气恼的伸手一把抓住酒瓶,朝她大声叫嚷,因为酒吧里吵杂,她的声音,也只有尤悠听到了,周围的人只能隐约感觉到两人起了一些争执。

    “松手!”尤悠眼皮都不太一下,声音冷的像是能将人冻伤一般。董玥颤了一下,倔脾气又上来了,“我在跟你说话!”

    “我说”尤悠顿了一下,“松手”语气更冷了。

    董玥忽然不屑的笑了,“呵尤悠,想必是你的旧情人回来了,跟叶大哥吵架是不是?”

    忽然,尤悠一把捏住了董玥握住酒瓶的手腕,大拇指用力一捏,痛的董玥手一松,大声尖叫了起来:“啊”

    而后,是酒瓶掉落地上,“砰”一下碎了,酒水洒了一地,甚至溅了一部分在尤悠的裤脚上。

    如此大的动静,终于引来了四周的人的注意力,大家都抬眼望着她们,一副看戏的表情,两个漂亮的女人,一个妖艳,一个冰冷,这么一看,无非就是因为一些女人之间的无聊感情之类的纠纷。

    尤悠眼底露出阴森森的寒意,像是冬天接凝固成冰的雪,冷的董玥不住的,簌簌的抖着身子,宛如秋叶,妖艳的脸,因为痛,而有些扭曲。

    “找死!”尤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是董玥,此时她心情十分阴郁,这个女人又撞上枪口来,彻底惹恼了她。尤悠抬手一挥,啪一巴掌掴在了董玥的脸颊上,她用尽了力气,掌心触碰到脸上的肉时,撞击出一道清亮响声,四周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而刚刚想要上前搭讪的男人,皆是一颤,感觉那一巴像是煽在自己的脸上,忽然就庆幸刚刚没有冲动,否则现在估计被打的就是自己了!

    董玥被得惊呼出声,然后嘴巴里是一阵血腥味,她的脸颊痛的发麻,耳朵也是一阵嗡嗡声,她惊恐的瞪着蓄满泪水的眼睛,忽然发了疯死的朝尤悠扑了上去,“啊”

    只是她的伸手刚伸出去,就被尤悠轻易捏住了,尤悠从小别的不在行,但是干架,她是没少参与,在认识梁北川之前,她经常将人大的鼻青脸肿的,所以一般的男人不敢招惹她,而女人,是敬而远之!只有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才会扑过来。

    尤悠拽着董玥的手,一个反力将她的手硬生生的掰转,董玥只能发出杀猪一般的哭叫声,然后听见骨头“咔擦”一声响,再被尤悠一推,直接摔倒在碎了酒瓶的玻璃地板上,董玥另一只完好的手,直接撑在了玻璃上,被割破了皮,然后又是一声惨叫。

    尤悠却还不打算放过她,她是什么人?当年苏浅敢一刀捅得一个男人半死,她却比苏浅更狠,女人她都不会手软!四周围观的人只见尤悠倏地离开了椅子站起来,一脚迈到董玥的面前,她一手操着桌子上一瓶完好的酒瓶,毫不犹豫的对着董玥的脑门径直砸了下去!

    董玥被砸了个头破血流,顿时昏歇了过去,身子一软,躺在地上不动了。

    这时周围的人担心出事,终于有人上前去拉人,很快的就有保安和一群人冲过来,现场顿时乱作一片,而尤悠的眼神,却是冷的。

    警察局里。

    “姓名。”

    没有回应。

    “姓名。”

    依旧是没有回应。

    “啪!”男人一把将笔砸在桌子上,不耐烦的看着坐在对面一动不动的尤悠,“哑巴了!我问你姓名!麻溜的给我回答!”

    然而尤悠却像是一个提线木偶,眼皮都不抬,她靠在椅子上,歪着头脑袋昏昏沉沉的,醉眼朦胧的昏昏欲睡。

    “妈的!”男人被气得不轻,“刚打人的时候不是很拽!这会名字都不会说了!装什么死!”

    警察局的办公室里,只有几个值班的警察,听到男人的骂声,不由得投来视线,不敢喘大气,毕竟人家是心调来的队长,不敢有怨言,不过那个女的倒是看着几分眼熟,却一时想不起来谁。

    男人看见尤悠还是一副不理人的样子,直接走到她的身边一把揪着她的衣服领子将她半提起来,“喂!死了吗!?”

    尤悠被提着难受,薄薄的唇终于吐出两个字,却更是将那个男人气得七孔生烟,“放手。”

    “我操!”男人接连不断的被尤悠逼得脏话直冒,他是没想到,一个看着气质不凡的那么一个美女,竟然会比一个男人还要拽,拽的那个劲,让他都自叹弗如。

    就在男人还要继续骂人的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飘了过来,“放开她。”

    男人转头,就看见一个清冷高贵的男人,他眼底没有温度,忍不住的又在心底暗暗咒骂了一句娘,这来的人,怎么就跟这个死女人一样的又冷又难以亲近!见鬼了!

    “你是哪位?”

    “她的家属。”

    男人这才将尤悠松开,让她坐回椅子上,“犯人不配合录口供,让她配合录完口供再说其他的。”

    尤悠听到声音的时候,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他这么困难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一抬头,朦胧的眼睛看见他清冷脱俗站在那里,唇就抿得更紧了。

    “你来做什么!”

    梁北川看着她有些凌乱的长发,还有醉意熏熏的眼,此时正冷冷的看着自己,轻叹了一口气,“你这是做什么?”

    “笃笃笃”那边的男人不耐烦的用手翘着桌面,“我说,录口供!赶紧的!别浪费间!”

    尤悠这才看向他,用命令的口气说:“让他走,我就配合你!”

    “你说什么!”男人不可思议的瞪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被她气得笑了出来,“我说小姐,你敢不敢再横一点!”

    “整个南城,我都敢横着走,总之你不让他走,我没心情说话!”尤悠说完,头一歪,直接靠着椅背璧山眼睛。

    “你”男人被她气得气血翻滚,然而对面的这个是女人,他骂也骂了,总不能真的揍她吧?只好掉头看着梁北川,“先生……”

    梁北川却打断了他的话,“我是受害者的家属,所以,我有权留下来。”

    “什么?”男人以为自己耳聋了,伸手掏了掏耳朵,指着尤悠说:“你刚说是她的家属,现在又说是受害者的家属,请问,你是上天派来开玩笑的?”

    梁北川说:“受害者是我的表妹,而她,是我的女人。”

    “啪!”尤悠倏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重重的拍了一下桌面,将那个男警官给吓了一大跳,惊恐的看着她,只听见她冷冷的说,“你的女人?梁北川,有时会说错话,会让你丢一条性命的!”

    “我没说错。”梁北川眸色清冷又昏暗不明,“你会成为我的女人。”不惜一切手段,这一句,他没有说出来。

    男警官看看尤悠,又看看梁北川,这这这……怎么就当着他的面给闹起来了。

    尤悠气得又开始随手操到东西就让梁北川的脸上扔了过去,却被梁北川一侧躲了过去,掉在地上发出砰砰砰的几声响,那边的值班工作人员还惊吓未定,又听到她一身怒吼,“滚!”就一个字,宣布了她的愤怒。

    男警官这下子傻眼了,这个女人,真的是敢!那是他的保温瓶啊!

    “那个,冷静,冷静啊小姐!”男警官见此,他哪里还想得起自己的脾气?只求这个姑奶奶冷静下来,不然一会他们警局就要遭殃了,他可没有忘记赶到酒吧时候看见那一幕血淋淋的场景,他深知这个女人是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啊!

    但是尤悠和梁北川都不理他,两人相互瞪着眼,一动不动。

    梁北川看着愤怒到失去理智的尤悠,他忽然伸手正要将尤悠扯过来,却有一个人的动作比他更快。他只看见一道黑影一闪,然后尤悠整个人就被他以拥有者的姿势搂在怀里。

    “梁先生,我家太太还用不上你来操心!”冷酷的声音,冻得不近人情。

    男警官这下彻底傻了,脑子当机,你他妈的谁来告诉他,这一简单的打人事件,到底是怎么发展成一出三角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