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我们,走着瞧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里,尤悠感觉到一股清冷如山涧溪水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她不用猜测也知道了对方是谁,时隔多年,他身上还是熟悉的味道。

    叶太太?

    她心底有些冷笑。

    “请问梁总这样。算是怎么回事?”她冷嘲热讽的语气,一改以往对他的言从计听态度。现在的她,是真真实实的,毫不矫揉造作,不为讨好他。这是原本该有的模样。

    梁北川有些怔忪,对于她拒人千里之外的语气,有些难以接受。

    他本就有了觉悟,她不会给他好脸色,可是,刚刚见面的时候,他清楚的扑捉到她眼底的惊慌,还有不可忽视的,苍白的脸色以及眼底泽泽的水汽。

    “悠悠……”梁北川语气软了几分,像是情人间的呢喃。

    尤悠将禁锢住她的手一根根去掰开,“梁总,请你自重!”

    梁北川见她如此,力道猛地加重,顺势一扯将她轻易的拢到自己的怀里。另一手顺利的圈住她纤细的腰。

    尤悠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扯得一个趔趄,刚要张口骂人,耳蜗处便有一股清冷的气息灌进来,“悠悠,你非要跟我这样?”

    他的语气清冷中带了一丝丝的阴鸷,但是,他的话。却是意味不明。

    “放开。”尤悠冷声道。

    然而,梁北川不单不松手,反而渐渐加重力道,一寸一寸的深深地勒住她的腰,捏住她的手。

    “不。”黑暗中,他只说了那么一个字,铿锵有力,固执而坚定。

    “梁北川!”尤悠沉声一字一顿的叫着他的名字,“我再说一次,放开!”

    “不可能!”

    “呵……”尤悠忽然冷笑了一声,“不可能?梁北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悠悠。”他将她拉开了一点距离。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借着窗外透进来的微光,可以看清楚尤悠此时脸上的表情,她板着脸,没有笑意,眼底是一片冰冷。

    他的心一痛。“你不要这样。”

    尤悠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抬起自己的手,强行从他的手中挣扎,可是他固执的不放,而她又固执的抢回自己的手,然后不顾一切的用尽力气一甩,梁北川终究是舍不得她受伤,所以见她这般决绝,他便松了她的手,但是搁置在腰上的手却没有撼动半分。

    “梁总,我是已婚妇女,应该是你不要这样,你搂着我,是准备逼着我跟你一起出轨?”尤悠眼底是满满的不屑。

    她的话,让梁北川一怔,“你知道了?”

    “知道什么?知道你是南城梁家的公子哥,还是知道,你已经娶了老婆?”尤悠语气很淡。

    梁北川沉声说:“悠悠,我有苦衷。”

    “我不感兴趣!放开我,否则我就叫了,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丢得起这个脸!”尤悠尖锐的打断他的话。

    梁北川见她不吃软,黑暗中的眸光一冷,语气也染上了寒霜,“你觉得,我会怕?”

    已经过去好几分钟了,尤悠必须要回会场,得到自由的手开始推搡他,“你他妈的不要逼我动粗!”

    她终究是不顾形象的破口大骂起来,梁北川见此,抱着她一个转身,一把将她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

    动作太过突然,尤悠的头不小心的撞到了墙壁,发出一声闷响,但是她却顾不上脑门的疼,因为,梁北川冰冷的唇已经覆盖了上来,强行堵住她的嘴。

    “梁……唔……”她愤怒的瞪着眼挣扎,然而,即使眼前的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精瘦,力道却大的惊人,终究是女人无法与男人的力量相比,她被他牢牢禁锢在他的怀里和墙壁之间,无法动弹。

    三年多。

    梁北川终于再一次品尝到记忆中夜夜思念的味道,依旧是那么的清甜,令他沉迷。但是尤悠却很固执的死咬住牙齿,不让他的舌头有机可乘,他只能含住她的唇反复舔舐蹂躏。

    他食髓知味,想要更多,抬手捏住她的下巴,一个用力,尤悠吃痛,一个不留神就松开了唇齿,他迅速的攻城略地。

    尤悠是又怒又急,她的手一拳一拳的砸在他的身上,甚至发出了闷响声,但是他就是不动半分,固执的停留在她的唇上。

    气急之下,她张口,用力对着他的舌尖一咬。

    梁北川吃痛,终于松开了她的唇。

    他的脸刚离开半寸距离,尤悠抬手就是一巴掌煽了过去。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回荡在房间里,格外的嘹亮,他的脸被打的微微侧向一边。

    尤悠胸口起伏,眼里有些水汽,她觉得自己被他碰脏了,她是忘不了他,但是不代表他可以随便的对她动手动脚。

    尤悠见他似乎被打懵了,趁着他愣神,一个用力将他推离自己。

    她快速的转身握在门把上,冷冷的说,“梁北川,再有下一次,就不是一巴掌可以解决了,你知道,我从来都是不择手段的。”

    说完,她拉开门迈步走出去。

    然而,她看见一步之遥的位置,一道人影宛如松树的站在过道里,他双手插在口袋中,背光直立,颀长的身影从他的脚下往前投下一道长长的剪影,她的身子一顿,错愕的看着他。

    他背光的脸上,表情看的很不真实。

    “叶昊。”尤悠心尖一颤,有些心虚。

    他怎么会在这里?来了多久了?他知道她和谁在里面吗?想到这些,她下意识的撇开目光往身后的门望去。

    “苏浅说你来洗手间,见你那么久不回来,我过来看看,刚听到这边有声音。”叶昊下意识的开口解释了一长串,像是要掩饰什么,然后问:“你怎么来这里了?”

    尤悠松了一口气,往他的方向走过去,“没事,我们回家吧,我有些累了。”

    叶昊盯着她的脸,看见了她唇边那一丝殷红的血迹,眸色一凛。

    尤悠见他直勾勾盯着自己的脸看,她有一丝慌乱,“怎么了?”

    叶昊却一把将她拉了过来,尤悠就摔进了他结实温暖的怀里,一抬头,叶昊的吻就落了下来,精准的落在她的唇上。

    他吻得有些急,有些霸道,腰上的手力气很大,几乎要勒断她的腰肢。

    尤悠刚被梁北川侵略过的唇,一直感觉有种冰凉的味道,此时被叶昊吻着,终于感觉到了温暖,他就是这样,温热而令人迷惑。她情不自禁的伸手圈住他的脖子,与他唇齿交融,忘情的回应着他。

    天地之间,只剩下他热热的檀香味,令她一阵天旋地转,世界全部失去了声音,所以,她没有听见,身后那一扇木门,被拉开的声响,也没有看见,梁北川冷着脸,眼底覆盖着的寒霜。

    但是叶昊看见了,他的眼半阖着,清楚的将梁北川的表情纳入眼底,哪怕是一个细微的变化,都没有错过。

    叶昊就是故意的,他料准了里面的男人会出来,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吻了尤悠,还有,他看见她唇角的血丝时,顷刻间便清楚,刚刚在房间里,他们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她虽然心虚不说,但是他已然猜到,心口有尖锐的痛感,但是他依旧面色如常的看着她,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

    梁北川站在门口,垂在身侧的两手悄悄的攥成了拳头,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压下冲过去将她抢回来的冲动。

    明明,那个女孩儿,从前是他的,现在,却成了别人的妻子。

    尤悠一直到坐在车上的时候,精神都还是恍惚的。

    她刚刚,竟然跟叶昊在那种大众场合上吻得难舍难分,若不是苏浅和厉傅白出现,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跟他要亲吻到何时。

    叶昊因为尤悠刚刚的主动,心里的难受消散了一些,他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睛注意着前方的路况,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尤悠。

    她的脸色绯红,唇瓣上的光泽在路灯的一明一暗下反反复复的闪烁着莫名诱人的光泽,她微垂首,一道弧度衬托的她的脖子十分的性感,加上她穿了zǐ色的礼服,将她雪白的肌肤衬托的宛如凝脂一般。

    他忽然就提了车速,快速往家里开去。

    这一天晚上,尤悠觉得叶昊格外的疯狂,在她的身上一遍又一遍的点火。

    他一直强迫着她开口:“老婆,叫我!”

    她被他弄得难受,受不了的一声声的叫着:“叶昊!叶昊!”

    直至她迷迷糊糊的沉睡过去。

    叶昊将累惨的尤悠抱在怀里,汗水浸湿了她额前的发,他伸手替她将凌乱的帖在她额上和脸上的发丝撩开,拿着毛巾替她细心擦汗。

    夜已经很深,他却无法入眠,只是一直盯着怀里的女人,眼睛黑得发亮,他生怕一眨眼,她就消失不见。

    他真的是爱惨她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他真是后悔,后悔当年没有早早将她束缚在身边,自以为她长大以后,他还有大把时间,他千算万算,漏算了她这么一个神经大条的女孩子,也会有情犊初开初开的那天。

    而同一个夜里,南城梁家名下的房产一套公寓里。

    阳台上,梁北川穿着一身白色的居家服,光着脚席地而坐,手里捏着酒杯,轻轻摇晃着那透明的液体,望着天边那一轮皎月,他仰首一口灌下了喉咙。

    辛辣的味道从味蕾一路滑过喉咙,刺激到胃里,他清冷英俊的脸上,是深不可测的表情。

    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从屋里走出来,看见他身边空了的两个酒瓶,不由得蹙眉。

    “胃不好,怎么喝那么多酒?”她的声音温柔好听,即使是抱怨责怪,也是软软的,没有任何生气的成分。

    梁北川回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事。”

    女人还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咽回了肚子,她知道,一旦他这样的颓废,浑身散发着冷气的时候,就是不能打扰他的时候,于是她只能悻悻的回了房间。

    梁北川听着房门被轻轻合上的声响,唇边有些自嘲的笑。

    此时,若是那个小霸王,一定会一把冲过来抢了他的酒杯,并且霸道的宣布:“不许再碰!”

    或者是,直接坐在自己的身边,拿过酒瓶直接灌,对他说:“我们不醉不归!”

    他垂首,捏着酒杯的清瘦修长的手指正不断的用力。

    是的,从前的他,身边总是有那么一个女孩子,贴着他,她的笑意围绕在他的眼前,还对他管东管西,不准这样不准那样……

    可是现在呢?现在,你在哪里?在谁的怀里?

    悠悠,你在哪里呢?

    **

    尤悠敲了敲叶昊办公室的门,只听见沉声一句:“进来。”

    她就动手推开了笨重的门,踩着高跟鞋走了进去。

    叶昊听见脚步声,放下手里的工作,抬手含笑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女人。

    她一身职业套装,长发束髻,倒是很有都市白领的干练和精明,这样的她,也是别有风情的。

    “怎么了?”

    尤悠走在他一旁的沙发上直接踢掉脚上的高跟鞋,毫无形象的躺了下去,声音有些倦意,“我歇会,你继续忙。”

    叶昊蹙眉,推开椅子站起来,大步走到沙发边上,柔声道:“到休息间的床去休息。”

    尤悠掀动了一下眼皮,懒懒的扫了他一眼,两片唇一动,“我不会落进你的圈套。”

    叶昊心底好笑,他这是为她好,有更舒服的地方可以睡觉,怎么就变成了圈套了?

    “在这里容易着凉,听话,到里面去休息。”

    尤悠一个翻身,脸朝沙发,给他一个背影,闷声说:“不要,你不要吵我,赶紧忙你的去!”

    她对休息间有心理阴影,上一次在那里面睡一个午觉,睡到半路某人就将她剥了个精光,然后就是午睡不成,反而是被他吃干抹净,她还会听他的话进去休息才有鬼!

    昨天晚上折腾到太晚,本来早上想让她在家休息的,但是他却不愿意,硬是将她从床上挖起来,她说请假,他还不批准。昨天才见了那个男人,他一刻钟都不愿意她自己一个人呆着,只有时时刻刻的在他随时能看到的位置,他才安心。

    所以尤悠在外面犯困了一个上午,实在是累了,所以才溜进来补眠。

    叶昊见她固执的模样,心头好笑,他索性二话不说的伸手将她从沙发上直接抱了起来。

    尤悠倏地睁眼,“叶昊!”

    看她眼底那防备如临大敌,叶昊忍不住逗她,于是低头在她的唇上轻啄一下,故意暧昧的说道:“床比较大……”

    “你敢!”她窝在他的怀里,瞪着他。

    叶昊走到床边将她放下,高大的身躯顺势压住她,贴着她的耳朵吹气,“你说我敢不敢?”

    尤悠妥协了,她知道,叶昊这人,容易心软,于是她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我真的累……让我睡一会好不好……”

    叶昊哪能不明白她的心思?自从她跟自己一起以后,为了达到目的,她就会是这样的模样,大多时候,这一招都是很有效的,屡试不爽,但是也有无效的事实,比如他要她……

    他看着她眼底的倦意,心头发软,低头在她的额上印下一吻,“睡吧,我不会对你做其他事。”

    他语气有些揶揄,尤悠微微红了脸,侧身对开他的脸,扯着被子就闭上眼睛,“那我睡了。”

    她还真的是……不客气!

    叶昊看了她一会,就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此时郭昱刚好敲门走进来。

    “老板。”郭昱将手里的一个文件封放在桌上,“这是梁总妻子的所有的资料。”

    “嗯,放着。”叶昊并没有马上打开看,“有个任务交给你。”

    郭昱不说话,等待着他的下文。

    “海市那边的项目,全权由你负责,你安排下,尽快过去跟进工作,一直到项目完成为止,你再回来,有问题?”

    郭昱一愣,交给他负责?

    “老板,恐怕这不适合,我只是你的助理,全权负责,只怕董事会的人不同意。”

    叶昊抬眸看着他,郭昱的能力,他自然是很清楚,而现在,身边能信任的,也只有他,毕竟他是自己爷爷手里的人带出来的。

    “董事会那边有我在,你只需要安心将项目完成。”

    “如果老板信得过我的话。”郭昱明白,现在集团内部,一部分老古董一直对叶昊不是很满意,因为他太不近人情,谁的面子都不买,甚至将他在军队里学的那一套搬到了公司上来,导致很多人无法适应,加上之前二话不说,将林明华送进了监狱,集团上下人心惶惶,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人,自然会煽风点火导致很多人对叶昊薄有微词。

    而如今,他将这么大一个项目交给自己负责,也不过是为了防止再出现类似的事情。

    上一回在海市,他是亲眼看见了他果断杀伐的劲,他拼了全力,才将损失降到最低,如果再有事,只怕到时候会无法收拾。

    叶昊点头,将桌面上的一叠资料全部丢给他,“后面有什么需要我这边提供帮助的,尽管说。”

    “是。”

    “好了,你先下去吧。”

    郭昱拿着资料转身,走到门口边上的时候,才想起一件事情,“老板,刚秘书处接到了梁北川的电话,要求预约见你。”

    叶昊正在打开郭昱拿进来的资料的手一顿,头都不抬,“安排吧。”

    “……好的。”郭昱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闭嘴,老板自然会有自己的分寸,再说,他不觉得尤二小姐会丢下老板投到梁北川怀里,毕竟,梁北川已经结婚了。

    叶昊将那调查的资料抽出来,一一翻看了一遍。

    没想到,梁北川这老婆,果然是有背景的。看到这些的时候,他的心稍稍安定了几分。

    桌面上的手机忽然响起,他看了一眼,接起来。

    “什么事?”

    “听说你昨晚带着尤悠去见梁北川?”尤卿刚从外地出差回来,一听到这个消息,就马上给叶昊打了这通电话。

    叶昊看了看内间的门,沉声道:“嗯。”

    “叶昊,你是不是疯了。”尤卿严肃的说。

    “你打电话,想要确认什么?”

    那边的尤卿沉默了半分钟,说:“今晚带她回来尤家。”

    自己的妹妹,他是再了解不过,不亲眼看见她,他无法安心。

    “她很好,没有发疯,我也会将她看好,你不用担心。”

    “带她回来!”不容置喙的语气。

    “知道。”

    有这么一个管家婆哥哥,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哭。

    **

    尤悠还在沉睡中,浑然不知道,梁北川已经来到了叶氏,和叶昊碰面。

    会客厅里,叶昊抿了口咖啡,一手屈着手肘搭在沙发上,修长的腿随意交叠在一起,一张刻板没有笑意的脸,那一双眼睛更是深不可测又带着十足的疏离看着对面的梁北川。庄页何圾。

    “不知梁总大驾光临,所为何事?”因为从小受叶老爷子耳目濡染,叶昊的文化底蕴也是足够深厚,从前尤卿就说过,他不去从政,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这话文绉绉的,经常绕晕人。

    梁北川与叶昊都是属于那种冷性子,但是叶昊内心是热的,他的冷是严肃而呆板,带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军威,军人出身的他身上更多出一股正气,令人对他肃然起敬。

    而梁北川,连骨子都是冷的,不过由于从小就弹钢琴,身上倒是有着一股叶昊所没有的清贵,那种脱俗的味道,加之他长得清瘦,就更是有种矜贵公子的孤傲。

    两个男人,无疑都是优秀的,百里挑一的人中之龙。

    梁北川笑了一下,只是那笑意不抵眼底,“听闻,叶总在调查我妻子,不知叶总这是做什么?”

    叶昊对梁北川不由得多了一分玩味,仅仅三年多的时间而已,他就蜕变成如今这般深藏不露,这男人还真是不容小觑。

    “昨天看见梁总似乎对我太太感兴趣,叶某便查人了解下,梁总是何种意思,毕竟我是很在意我妻子的,可不能让人给撬了墙脚去不是?”叶昊说话间,睨了一眼梁北川。

    梁北川沉着冷脸,“我和叶太太是旧识,彼此多年不见,问候下不是应该的?”他顿了顿,语言有些犀利,“还是,叶总这么多年了,都无法得到叶太太的心?”

    叶昊眸光一沉,两道冷冷的视线就落在了梁北川的身上,“梁总不觉得你管的太多?我和她的事情,何时轮到你来评论?”

    “叶昊,明人不做暗事,有些事情,终究是瞒不住的。”梁北川索性摊开来说,“你以为,她得知真相以后,还会继续留在你身边?”

    “我劝你一句,如果不想一无所有,最好,不要对她动念头。”叶昊抬眸,径直从沙发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梁北川,“你应该很清楚,有些人,不是你能够肖想的。”

    说完,叶昊大步走向门口,拉开门对郭昱说:“送客。”

    “叶昊!”梁北川忽然叫住他。

    叶昊没有回头,站在门口等着他说。

    “我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