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争吵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窗外的阳光还很浓烈,却被窗帘阻隔在外,房间里光线依旧很足。

    尤悠躺在床上,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叶昊,他俊朗的脸潮红得不正常。太阳穴的位置甚至青筋突起,脸上有些细汗。

    他眼里的血丝满布,眼眶下的乌青那么明显,却发出灼灼炽热的光,薄唇紧抿。视线往下滑,尤悠就看见他上下滑动的喉结。

    她忽然觉得很紧张,也明显感觉到叶昊的紧张,他身体有很细微的颤抖,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激动。

    “现在是白天……”青天白日里宣淫?

    叶昊看着她,勾起了唇,露出他颠倒众生的笑,他俯首,埋在她的耳郭上,“给我?嗯?”

    他声音又低沉又性感,蛊惑人心,他温柔的让人不忍心拒绝。

    他也不给她机会拒绝,唇舌已经在她的脖子上流连忘返,那里是她敏感的区域。他的亲让她人不住轻颤。

    “叶昊……”尤悠有些害怕,但是又忍不住的紧张期待,那种复杂难明的心情,无法道出,只能无助的呼唤着他的名字。

    “嗯……”他含糊其词,“交给我,别怕。”

    叶昊从来没有所谓的处.女情节。但是得知尤悠是第一次的时候,令他欣喜若狂,她完完全全,是属于他的!

    开始尤悠忍不住的抗拒,因为太痛了。

    叶昊却不让她退怯,他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是要他就这样放过她,他估计以后就真的不举了……

    开始后的时候,悠悠还想这所谓的夫妻生活,就是这样的?小说里电影里的不是看着都很销魂的感觉?为何她除了一开始的痛,和一星半点的空虚意外。没啥感觉了?

    不过叶昊直接用行动告诉她,夫妻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他霸道而强势又极致缠绵的吻,带着她走向了另一个开满璀璨花朵的世界,他强而有力却又不失温柔,两人有种难以言喻的温情。

    室外太阳开始慢慢下山。羞红了半边的天空,室内的温度不断升高,风景旖旎,男女淋漓缠绵的曲调,普出和谐又不和谐的乐章。

    **

    因为叶昊这个刚开苞的狼,食髓知味,一时没控制好,将尤悠给累得动下都懒,直接昏睡了过去,连叶昊抱她进去洗澡,她都是逼着眼睛睡得不省人事。

    不过到了半夜的时候,她倒是饿醒了,叶昊起来给她下了面条,填报了她的五脏庙,她又约会周公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身边的叶昊已经不在,她起身,全身酸痛的像是被一辆几顿重的大卡车碾压过一般,尤其是双腿间,她走路都觉得痛,她恨得牙痒痒的,真想一脚踹飞叶昊!

    叶昊正在书房忙活,听到开门的声音,他起身走出来,“醒了?”

    尤悠看着他神清气爽,春风拂面的模样,心里就更加不平衡了,她撇过头,不理他。

    他丫的太过分了!凭什么她想重装了一回,他却这般春风满面!

    叶昊亦步亦趋的跟过去,柔声道:“怎么了?”

    “哼!”尤悠轻哼一声,撇开头,不理他。

    “老婆……”叶昊一把拉住她的手,顺势圈住她的腰,垂着眼帘,宠溺的望着她,“怎么了?”

    尤悠见他这般,天大的气也消了七七八八了,她伸手戳他结实的胸膛,不满的抱怨:“你现在才来问我怎么了?昨天的时候怎么就那么不知节制!”

    叶昊了解了,大概是她痛的厉害,现在身体应该还是有不适。

    “抱歉,我一时情不自禁,你的味道太好了。”

    尤悠一听,脸就烧了起来,妈的!这个男人真说情话真的是越来越溜,还越来越大尺度了!

    她挣扎了几下,转移话题,“我饿了。”

    叶昊笑着给她弄了吃的。

    他看见她脖子上的红痕,那是他留下的,他的身体又有感觉了,她真的像一株罂粟花,让人欲罢不能。

    他轻咳了一下,掩饰自己情绪,“一会我们一起回家一趟,我已经跟家里打过电话了。”

    “你不去公司?”

    “公司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们今天回家。”

    “哦。”

    尤悠没有说,其实他出差的时候,她到过叶家了,不过因为他不在,她不肯留下来过夜。

    尤悠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时候,换着换着就生气了。

    她全身上下,都是吻痕!!尤其是胸前和脖子上!胸前就算了,可以遮住,但是脖子上!她怎么见人!

    她恨死叶昊了!

    叶昊下楼在小区的药店里翻找了一盒药,走回来,想也不想便推开房间门走进去,尤悠刚好褪下身上的裙子,她站在落地镜前,镜子突然出现了叶昊的高大的身躯,被吓得尖叫了一声,倏地捡起一旁的衣物遮在胸前。

    “你干嘛突然走进来!出去!”虽然有了亲密的行为,但是她还是无法适应这样的坦诚相见。

    叶昊见到她较好的身材,雪白的肌肤,上面布满了他的痕迹,他感觉身体一热,一阵的骚动毫无预警的升起来。

    “老婆,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看过?”叶昊说这话的时候,脸是红的,但是眼睛是贼亮的。

    他边说边走过去,尤悠见他上前,一步步后退,“你……你别过来!出去!”

    他有些委屈的说,“你让我哪里?这里是我也是我的房间。”

    “叶昊!”尤悠被他一副流氓痞气给气得牙痒痒的。

    他们才确认关系而已,怎么感觉他马上就变了一个人似的!之前亲亲嘴就脸红羞涩的人,现在是竟然……

    叶昊上前,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带到自己的怀里,眸色暗沉的盯着她。

    “你”尤悠感觉到腰上那温热的大手似会烫人,“放……放开……”

    “呵……”

    叶昊忽然溢出一声低沉的笑,然后将她一把打横抱了起来,“呀”

    尤悠就被他搁置在床上,他顺势压了过来,他眼底有浓浓的笑意,惹得尤悠又羞又怒,“重死了!赶紧起来!”

    “老婆……”叶昊贴着她的耳朵吹气,尤悠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一个激灵。

    “叶……叶昊……我们……还要回家……唔……”她的话,已经被他吞在口中,消失了。

    吻了很久,他松开她大口喘气,忽然问:“哪里,还痛吗?”他问完,眼光就有些闪烁。

    尤悠楞了好久才意识到他说哪里,“腾”一下,想躲却无处藏,她以为他又想那个,于是想都不想,脱口而出,“痛!”

    那是在真的痛,他体力太好,她到了后面,几乎是昏迷了一样。

    叶昊从她身上爬起来,拿过一旁的袋子,然后翻出一合膏药,“擦一下,会好点。”

    尤悠看着他,像是看一个外星人一样,“你哪里来的?”

    “刚去药店买的。”

    尤悠一想到他跑去药店,挑挑拣拣为自己买私处的药,就好想死过去,太羞人了!“不用!”

    叶昊却不以为然,他拆了膏药,连哄带骗的,“乖,擦药了就不会那么痛了。”

    尤悠无奈,伸手要拿过来,结果叶昊却一躲,板着那张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的脸说:“我帮你。”

    “什么?!”尤悠被吓得魂都飞了。

    他却一本正经的说:“你自己看不到,我帮你擦。”

    “我不要!叶昊你敢动我试试看!”尤悠是被他气得要疯了。

    叶昊不说话,握住她的双腿往上一曲。

    “叶昊!”尤悠挣扎着要起来。

    “你再乱动我就不客气了。”他声音里有着不容置喙,看她的眼睛似乎在说:你再动,我就将你就地正法了。

    尤悠紧张的咽了咽唾液,她觉得,自己被他逼良为娼的错觉。

    她想要逃,但是他抓着她的腿,她一动,就被他扯了回来,她都感觉要哭出来了,这种事情太过亲密而且羞人,她接受不了。

    “叶昊,我自己来!”

    然而,接下来,尤悠觉得这辈子的羞耻心都被叶昊给吃了,因为……他竟然披着羊皮的变.态……

    **

    尤悠歪着头,看着玻璃窗户上叶昊的侧脸,人家不是说夫妻生活和谐的话,女人会被滋润的更美么?但是为何,她觉得她自己没有得到滋润就算了,还残成了渣,反观叶昊,却红光满面?

    那他们之间到底是和谐呢?还是不和谐呢?

    到叶家的时候,叶母正在厨房里忙活,得知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回来,她是一早就跟着家里的仆人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就就开始给他们熬补汤。

    嗯,有益于助孕的。

    而叶父陪叶爷爷在厅里下象棋。

    看见叶昊和尤悠走进来的时候,他们只抬了一下头。

    “爸,爷爷。”尤悠乖巧的叫着,然后甩开了叶昊的手,笑嘻嘻的往叶爷爷的身边拢过去。

    “悠悠回来了。”叶爷爷余光里看见尤悠的动作,眼梢上沾了点笑意。

    “嗯。”

    叶昊直接被大家给无视了,看,爷爷只关心悠悠回来了,却一个眼神都不给他,这个家里,尤悠的地位,只怕在自己之上。

    “海市那边的事情处理的如何?”开口的是叶父,他拿着棋子沉吟着,然后眉头一松。

    “已经没事了。”叶昊淡淡的说道。

    叶昊见尤悠躲着自己的模样,不由得好笑,走过去强行一把将她拖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来,尤悠刚要抗议,叶昊垂眼问她,“吃葡萄?”

    尤悠鼻孔了哼了一声,扭开脸不理他。

    叶昊无声的笑了下,然后沉默着动手开始剥葡萄,一颗一颗的剥了皮,放在旁的陶瓷盘上。

    尤悠还以为他会继续说些什么,结果就没声了,她悄悄的拿余光偷看他,结果却发现他竟然认认真真的垂首剥着葡萄皮,她瘪了瘪嘴,心里暗暗鄙视,小人!

    她爱吃葡萄,但是了解她的都知道,吃葡萄不爱剥葡萄皮,以前在尤家,不是吴妈剥好给她,就是尤卿亲自动手为她效劳。

    她可以说是被宠的骄奢那种千金小姐,唯一的优点,估计就是心大了,不过尤卿说她的心大也不大,谁得罪了她,她就会直接剥了对方的皮,记仇。

    她伸手夹了一颗丢进嘴里,酸酸甜甜的,又脆口,低声嘟嚷了一句:“别以为我这样就原谅你了。”

    “那你要怎么样?”叶昊含笑看着她孩子气的模样。

    “不可原谅!”

    叶昊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说:“吃了都吃了,难道要还回来?”

    “咳咳”尤悠被他的话弄得一噎,忍不住的咳嗽起来。

    叶昊拿过纸巾擦了手,轻轻的在她背上拍着,“慢点儿吃,没人跟你抢。”

    尤悠一抬头,就看见叶母不知何时走了出来,然后还有叶父、叶爷爷,他们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盯着她和叶昊……

    她一阵尴尬,扯下叶昊的手甩掉,“妈。”

    叶母眼尖的发现了尤悠脖子上的小草莓,顿时心花怒放,似乎就看见了自己的孙子就在不远处朝自己的招手,她笑眯了眼说:“准备开饭了,不要再吃水果了。”

    饭桌上。

    尤悠看着自己自己眼前那一晚黑漆漆的汤,一眼的惊恐,转头,看见叶昊面前也有一碗,其余人的面前却没有。

    她不傻,想着之前这一家子一直说要孩子的热心程度,不用费脑子都知道这是啥玩意,她担心的是,喝下去,会不会拉肚子……

    叶昊像个没事的人似的,端起跟前的汤三两口就喝了下去,尤悠都半张着嘴巴,直勾勾看着他的脸。

    “怎么了?”叶昊侧过头,轻声问他。

    尤悠忽然心生一计,一手屈着撑在桌上,手掌半握成成拳搁置唇边,小声的跟他打商量,“答应我一件事,今天早上的事情,我就不跟你生气了。”说到这里,她看着他的唇,脸不自然的烧起来。

    叶昊耳根也有些绯色,“什么事?”其实他已经猜到了。

    “这碗汤……你帮我喝了……”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她才不要碰。

    叶昊看了她一眼,又扫了餐桌上的人,大家都在吃饭,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没人注意到他们。

    “可以,但是”

    尤悠还来不及高兴,就被他吊着了心。

    “以后不能再因为这样事情跟我生气。”他忽然舔了舔唇瓣,意味深长的说……

    “你”无耻!

    “不然自己喝,其实味道还好,有点腥,有点苦,有点涩……”他慢悠悠的说,“喝下去,跟生喝猪血一样的感觉……”

    尤悠别说生喝猪血是啥感觉,她连生猪血都没见过好吗!但是,她还是不可抑制的泛出阵阵的恶心……

    这个男人,太恶毒了,她磨着牙齿,愤愤然说:“早晚你会遭雷劈的!”

    “答应吗?”叶昊眼底已经浮现了笑意。

    “你们俩不吃饭,在偷偷说些什么?”坐在对面的叶母忽然出声打断了两人的“眉来眼去”。

    叶昊说:“没,悠悠说……”

    不等他说完,尤悠的手在餐桌下掐住他的大腿肉,狠狠的拧着。

    “妈,没事。”悠悠玩弯着眉眼温柔的说。

    叶昊握住她作恶的手,眉眼处尽是藏不住的笑意,“怎么样?”

    “好……”她都是想不喝,但是刚刚端上来的时候,叶母就说了,一早去市场买的材料回来熬很久的,她敢不喝吗?回来吃饭,也觉得好心累……

    叶昊得到他要的答案,沉重没人注意的时候,一把端起来大口喝了下去,又悄无声息的放下碗。

    不过尤悠此时松下的气,到了晚上的时候,就是断气……

    因为难得回来叶家,所以叶昊决定在家里住一晚上,尤悠和叶母一起翻看了最新的时尚杂志,悄悄记住了叶母看中的几样东西,她想改天找个时间给她买了。

    而叶昊则是陪着叶爷爷下象棋。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

    九点钟,叶母就撵尤悠回房,说要早点休息,不能熬夜什么的,尤悠看着那些杂志也觉得无聊,倒也没有意见。

    浴室里,她正泡着澡,舒服的眯着眼睛哼着歌,忽然感觉到水涨了起来,然后哗啦啦的往外溢出,她倏地睁眼,就看见叶昊高大的身影。

    她被吓得一个没坐稳,直直滑进了水里,被呛了好几口,叶昊眼疾手快的将她捞起来。

    她一阵猛咳,“你……怎么进来了!”

    这一天,她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生活在活.色.生香的时光里,叶昊红着脸的禽兽样,已经一次次刷新了她对男人的认知!

    但是一抬眼,就看见了他白皙的皮肤,结实的胸膛,线条分明,肌理紧绷,肩宽腰窄的,昨天因为太紧张,她都是闭着眼睛不敢看他,现在看见,发现他并不是那种肌肉发达的人,而是恰到好处的结实饱满,嗯,看着还富有弹性。

    叶昊发现她看着自己的身材发呆,一丝自豪和自我膨胀的满足悄然而生,“对看到的,还满意吗?”

    他贴着她的耳朵,声音里的魅惑,让尤悠身体滑过一股奇怪的酥麻感,然后密密麻麻的盘踞在心头,挥之不去。

    “叶昊……”她圈住自己的春光,眸光里雾气笼罩着,氤氲起一丝丝的媚情。

    叶昊一个转身,“帮我擦背。”

    尤悠看着他的背,抬脚想也不想的一脚踹了过去:“你欺人太甚!”

    叶昊一把握住她的脚踝,忽然将她拖了过来,一把圈住她的腰,一个用力,将她抱至面前,让她直接坐在了他……

    尤悠手忙脚乱的扶着他的肩膀,尚未回过神来,就听到他含笑的声音说:“既然你不想擦背,那么我们来做点别的事情……”

    话毕,他的吻就铺天盖地而来。

    一室旖旎春光,有水声哗哗的声音,以及其他的声响。

    一直站在守在房间外面的叶母和叶珩,还有……叶老爷子……

    从厉傅白走进去房间以后,过了将近四十分钟,这终于听到里面有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传来,一阵高过一阵。

    叶珩说:“妈,你的确定是你中午的汤有这么猛的效果,而不是你刚刚给我哥的那一水里有料?”

    叶母拍了一下自己小儿子的头:“你以为我中午没看见啊,你哥把两碗汤都喝了,他都半天了都没有流鼻血,已经是神人了!这会儿再猛,我担心他明天就要翘辫子了。”

    “妈,您老人家,就不担心我哥出事么?”叶珩心里忽然十分同情自己的个哥哥。

    “你哥又不傻,他肯定知道的!”

    那边的叶老爷子,这样跟着自己的儿媳妇和孙子在听墙角,着实有损威严,有点为老不尊的意味,他又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由得轻咳了一下,然后瞪了他们一眼,“都回去睡觉!”

    叶母和叶珩这才悻悻的离开。

    叶爷爷等他们离开了以后,眼里露出了笑意。曾孙子应该很快有望了。

    **

    事实证明,保持了二十八年童子身的男人是很可怕的,一旦谷欠望之城被开启,便一发不可收拾。

    尤悠几乎是每天晚上都会被叶昊缠着折腾一番,中间她试过暴怒躲到了宋希的小公寓,但是下场就是第二天晚上被加倍的折磨,如果她敢连续两天不回家,那么第二天就是在办公室里上演火热戏码。

    尤悠已经暴怒到不行。

    三个月后,尤悠和叶昊,两人结婚快半年,感情也更亲密了一步,他们却第一次爆发了大争吵。

    原因很简单,叶昊发现了尤悠偷偷的吃避孕药。

    “这个是什么?”叶昊拿着拿一瓶毓婷递到尤悠的面前。

    尤悠脸一僵,一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你不想要孩子?”叶昊觉得胸口一阵窒息,有些受伤。他就奇怪,怎么两人一起那么久,她却一直都没有怀孕。

    “叶昊,我……”尤悠想要解释,但是,她怎么解释?

    “你怎么了?”叶昊忽然有些生气,“你明知道家里有多渴望你怀孕,但是你却偷偷吃避孕药?悠悠,你到底是这么想的?”

    因为生气,他说话有些急,有些冲。

    尤悠觉得委屈,第一次被他凶,她也来了脾气,“你们一直想着要孩子,但是我不想那么早要!这样不可以吗?!为什么我就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思来!”

    “你”叶昊被她反驳的脸色一僵,他忽然捏紧手里的药瓶,死死拽着,极力的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忽然转身,愤怒的摔门而去。

    尤悠被那一阵震天响的摔门声震得身子一颤,眼底就浮现了泪光。

    她只不过是想两人感情稳定一些再要孩子,再说,她已经一个月没有吃那玩意了……

    他们就这样爆发了一次无疾而终的争吵之后,就陷入了冷战。

    尤悠觉得叶昊这面瘫,非常擅长冷战这一招,她脾气倔,心里虽然明白自己应该跟他解释清楚,然而每一次见到他冷冰冰的模样,又咽下了要出口的话。

    还在冷战,叶昊竟然还因为陈文欣和付至远的婚事,将她禁锢在叶家,尤悠接到宋希电话的时候,只差点没有气疯掉。

    她一气之下,拿着一把刀子搁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着门外的保镖,冷冷的说:“让我出去,不然我就划下去了。”

    保镖忙通知了叶昊,叶昊接到电话,冷声让他们放她出去。

    她开着她的保时捷几乎是一路飙车到现场的,看见宋希就站在门口,她忙冲上去。

    这到底怎么回事!”

    宋希也是一副急哭的表情,“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还是医院里的人说了我才知道的,浅浅的电话没人接!”

    “走,进去看看!”

    然后她们走进去以后,怎么也没想到,苏浅竟然就在那一群人的中间,脸上有一个掌印,高高肿起,她孤身一人俾睨众生,但是却分外的薄弱。

    尤悠想到没想就冲了过去,将苏浅护在身后,然后打了陈文欣。

    她还没教训够人,叶昊就出现了,看家他的是时候,尤悠的眸色一沉,心头一凉,在他出手绑人之前,她就说:“我自己走,不用你出手!”

    拉着苏浅华丽丽的离开。

    叶昊看着她愤然离去的模样,暗暗叹了一口气,然后冷睨了一眼自己的姑姑叶芸,遂转身离开。

    在门口,他看见了厉傅白。

    “替我谢你老婆。”厉傅白莫名其妙的对他说了一句。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厉傅白竟然一路跟着尤悠的车到了“今夜”。

    “怎么回事?”叶昊和厉傅白坐尤悠他们对面的包间里。

    厉傅白靠在沙发上,懒懒的抬眼:“找人。”

    叶昊也听闻过他一直在找一个苏夏的女人,苏夏?他挑眉。虽然会猜测,但是他的好奇心,大概这辈子,只会对那个叫尤悠的女人才会有。

    联想到他刚说的谢,就明白他要找的人是谁了。

    那边的三个女人,又喝又疯的一直玩到半夜,全部醉成了烂泥巴。而厉傅白一早就离开了,叶昊推开包间门的时候,眉头紧蹙。

    考虑到苏浅和宋希是尤悠的朋友,于是电话通知了朱琳和郭昱过来从他们回家,而他则是抱着醉死过去的尤悠离开。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尤悠只觉得一阵阵的头痛欲裂。

    眼睛还没有睁开,就感觉太阳穴的位置被摁住,轻轻的按摩让她舒服的叹息。

    她掀动眼皮,看着叶昊沉着的脸,懵懵懂懂的反应不回来。

    “不懂喝酒,就不要学别人喝那么多。”叶昊忽然说。

    尤悠赌气的打开他的手,从床上爬起来,“不用你管。”

    叶昊捏住她的肩膀,沉声道:“悠悠。”

    “你要跟我拗气到何时?”

    “我没有。”她淡淡的掰开他的手。

    叶昊用力扳过她的身体,眼底有着痛色,“难道你吃避孕药,不要孩子这个事情,不跟我商量,擅自做决定,你还有理了?”

    尤悠看着他的眼睛,心里的愧疚忽然汹涌而来。

    “对不起。”

    她低着头,“我,我只是觉得,我们感情还不稳定,这么着急生孩子,可能会不太好……”

    叶昊一怔,“不是因为……”不是因为那个人吗?但是他不敢说出口,若是说出来,他就是挑她的伤疤。

    “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吃了……你也不用生气了。”她有些郁闷。庄找叼技。

    叶昊望着她一副做错事情的孩子模样,觉得自己太过急进了,“是我不好,那天不应该对你凶。”

    听到这里,尤悠就理直气壮了,“你也知道你凶!”

    她撇着嘴愤愤不平的,脸上是刚睡醒未消退的惺忪,叶昊又因为跟她冷战,那么多天没有碰她,只消这么一眼,他的身体就苏醒了。

    尤悠还没抱怨完呢,叶昊就吻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唇。

    早上运动正热烈。

    **

    尤悠渐渐的忘记了过去的那个人的存在,她的生活,在叶昊的呵护下,变得简单而美满。

    他们每天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他给她做饭,哄着她,让着她,这些让她觉得从所未有的满足感。

    一天周末,两人难得起了个大清早,尤悠跟着叶昊一起去晨运完,然后一起打扫他们的家。

    尤悠在清理书房的时候,在书架上发现了一本相册,因为和书本差不多大小,摆放在书架上混杂在其中,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她拿下来,一打开,就惊呆了。

    里面照片上人,竟然是她!

    从娃娃时代开始,一直到她成年以后,最近的一张是在三年,她大学毕业拍的。

    然后还有一张,是自己爸妈带着自己和哥哥到叶家拜年的时候拍的,那时候,她才十五岁,扎着马尾,一脸稚嫩,笑得很甜,而站在她身侧的,叶昊?

    她抽出这一张,翻过来,然后看见下面写着一行字:你成为我生命中最美的记忆。

    那落款,是在,三年前?

    尤悠震惊不已。

    他说:我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很久,是多久?

    她悄悄的将相册,放回原处,内心很是震惊。

    叶昊这些年,一直都是自己一个人,是不是,因为她?

    但是,她没有将这些话问出口,有些事情,留在心底就足够,她相信,他是真的,爱她的。

    她呢?她自己想着想着,眼睛有些湿润。

    **

    几天后,一个宴会,叶昊要求尤悠陪着他出席。

    叶昊跟她说话的事实,她觉得不对劲,一副欲言又止,眼底又昏暗不明的,她问他怎么了,他又笑说没事。

    后来,尤悠才明白,他那欲言又止里,饱含了何种的感情。

    尤悠没想过,会以这样一种别致的方式,再次重逢,那一个,让她几乎失去生命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