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可能喜欢你了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陈绍泽离开后,叶昊拿着他给的跌打药站在床边。

    尤悠看着他手的跌打药,蹙眉道:“会痛。”

    叶昊坐在床边,“忍耐一下,揉下就好了。”

    尤悠只好把脸埋在枕头上。不再吭声。

    叶昊见此动手掀起她的衣服,将裤子褪下了一点,露出她腰窝的位置,然后将跌打药倒在她的皮肤上。温热的大掌覆盖上去。

    尤悠先是觉得一阵的凉意,他的手摸上来的时候,觉得很热,但是,他动起来的时候……

    “啊”她再次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你轻点儿啊!”

    “抱歉。会有些痛。”

    “不是有些啊!我怀疑你丫是不是在公报私仇啊!痛死了!”尤悠忍不住的呲牙咧嘴的破口大骂。

    叶昊红着脸一阵的无奈。

    “我跟你无冤无仇的,怎么就公报私仇了?”他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

    果然,尤悠成功的上钩了,她哼了一声,闷闷的抱怨:“谁说没有,没有的话,你这三天怎么都不理我。”她说的委屈,叶昊却是一怔。

    他不理她?明明就是她一见到他就躲着好吗?

    “没有的事。”他淡淡的说。

    尤悠想,两人终于肯破冰了,这三天的生活,她真的是受够了。

    “你晚上忙到十一多才回来,不回房间睡觉,也不跟我一起上班,不跟我说话……”她一条条罪状控诉着,“这些难道不是不理我?”

    叶昊的手没有停,一下一下的轻轻帮她按捏着。“我说喜欢你,你还跑了,不是你在躲我吗?”

    尤悠一怔,咬了下唇,“我……我觉得太过意外。”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喜欢自己这样的女人。

    “为什么觉得意外?”

    “我不温柔,不体贴,不懂做家务,不会照顾人,脾气大,娇生惯养……”她越说道后面声音越小。

    叶昊闻言。心里露出一抹曙光,“所以,你不是不喜欢我,而是意外我喜欢你?”

    尤悠只听到他的后半句,糊里糊涂的应:“嗯。”

    叶昊心跳瞬间加速,他趴在她的身边。

    尤悠被他突然在眼前放大的脸吓了一大跳,“你……你干嘛……”

    叶昊目光灼灼的盯着她的眼睛。脸上潮红未退,他再一次确认:“你承认,你也喜欢我?”

    呃?什么?尤悠傻眼了,只能愣愣的看着他,心跳加速,却无法开口。

    “是不是?”

    她要怎么回答他?喜欢他吗?她根本就不知道是不是喜欢他,这让她怎么回答啊?

    叶昊见她又不说话,眼里露出失望的神色,果然,她还是不喜欢自己。

    尤悠看着他的眼睛,心底忽然有些难过,也有些于心不忍,于是说:“我……我不知道……你给我些时间。”

    “你要多久时间?”叶昊不敢抱太大的希望,但是,又忍不住期待。

    尤悠下意识的咬住唇瓣,蹙眉纠结,她也不知道要多久。

    看着她摇摆不定的脸,叶昊心口一动,忽然吻上她的唇瓣,舌头轻轻的描绘她的唇形,阻止了她继续虐待自己的唇,反复舔舐了许久。

    “明天我要到海市出差一个星期。”他哑声说道,“一个星期以后,给我你的答案,好吗?”

    一个星期,这是他最大的限度了,他无法继续放任她躲避问题。

    尤悠的唇上还遗留着他的热度,他檀香味的热热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有些暧昧的气息在他们之间流转。

    她爱那个人太久了,等待得太久,又寂寞得太久了,叶昊就像一抹温柔的阳光,穿透重重的黑暗,照耀在她的心上,让她忍住不的想要贪恋更多。

    她见他小心翼翼的模样,心底忽然有阵阵的柔软,“好。”

    他低头在她樱红的唇上轻啄一下,“不要再躲避我。”

    “哦……”

    **

    在隔天早上,因为叶昊要从出差,尤悠又摔伤了,所以他就将尤悠送回了尤家,交给尤卿和尤奶奶照顾,本来是要送回叶家的,但是尤悠坚持要回娘家,理由是她很久没有回去了,所以他同意了。

    他离开之前,看着躺在床上的尤悠,忽然弯下腰,对她说:“我要离开一个星期。”

    尤悠不解,“嗯。”

    “你就这样?”因为昨晚上两人和好了,所以他又恢复了往日在她面前的模样,不再是冷冰冰的。

    “哪样?”

    “丈夫要出差远行,作为妻子,你是不是应该给一个临别吻?”叶昊挑眉,脸又往前凑了凑,一脸的期待。

    尤悠余光里撇见自家哥哥就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她的脸马上就烧红了起来。

    这个男人!搞什么鬼!

    “嗯?”

    见他不亲一下就不走的模样,尤悠心一横,头一伸,唇轻轻的印在了他的脸颊上。

    她的唇离开,叶昊却忽然转头,他温热柔软的唇,便覆盖住她的,然后给了她一记深深的法式长吻,直吻得她喘不过起来,放开她的唇瓣以后,又在她的额头印了一下。

    “我不在的时候,照顾好自己。”

    尤悠羞得恨不得找一个洞钻进去!

    “好。”能不能赶紧走啊!

    “腰还没好不要到处跑。”

    “好”

    “记得想我。”

    “好。”

    倏地,她瞪着眼,看见叶昊脸上,眼梢上,全是笑意,“你走不走啊!”

    叶昊见她怒了,依依不舍的又低头啄了啄她的唇,“我也会想你。”

    那边的尤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秀够了吗?舍不得你就别走了,带她回家去。”

    “赶紧走!”尤悠凶巴巴的赶人。

    叶昊这才站好,转身走了出去。

    “噢”尤悠等门被关上,就一把扯过一旁的小熊一阵猛打,心里有种奇异的感觉在滋生,竟然有些懊恼的甜蜜。

    尤卿单手插在裤袋上,挑眉看着叶昊,“这么快就和好了?”

    因为尝到了甜头,叶昊也顾不得尤卿的打趣,满脸如沐春风一样,“没事了。”

    “啧啧……”尤卿笑了笑,说:“一副春心荡漾。”

    叶昊走在前面,淡淡的说:“这几天,就拜托你帮我照顾老婆了。”

    尤卿一噎,“呿!她是我妹!”

    尤奶奶见叶昊走下楼,笑眯眯的说道:“阿昊啊,工作别忙坏身子了,记得早点回来带悠悠回家。”

    “奶奶!你这是嫌弃我妹回来碍眼吗?”尤卿无奈的叹息着。

    尤奶奶剜他一眼,“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整天回娘家像什么样子!”

    叶昊说:“奶奶放心,我会尽快处理好那边的事情回来的。”

    尤奶奶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赶紧去吧,别耽误了事情。”

    “那我先走了,奶奶,再见。”叶昊礼貌的告别。

    尤奶奶脸上还是笑眯眯的,看着叶昊和尤卿走出大门的身影,对一旁的吴嫂说:“吴嫂啊,你看阿昊这孩子,真懂事,我家悠悠嫁给他,真的是祖上积福啊。”

    吴嫂笑但笑不语。

    “走吧,上楼看下那丫头。”

    尤悠正趴在床上懊恼着,听见开门的声音,扭头就看见了吴妈扶着奶奶笑眯眯的看着她。

    “奶奶,您这是遇上啥事这么开心?”尤悠忽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这死丫头!”尤奶奶一开口就是骂了尤悠,“什么时候摔伤不好,偏偏选在自己老公出差的时候摔!”

    “奶奶!”这是她想摔的吗?这是意外好不好!

    “你还敢瞪我!”尤奶奶用力敲了一下尤悠的头,“这老公出差的时候,你这个秘书应该跟着的,现在你看看你!”

    尤悠哭笑不得,“奶奶您老人家讲讲道理好么?你以为我想这样躺在这里啊?!”

    尤奶奶在一旁坐下来,鄙视的看一眼尤悠,然后对吴嫂说:“帮她揉揉。”

    吴嫂走上来,温和的小说:“小姐,我帮你用药酒按摩一下,这种伤很快就好了。”

    又按摩?不要吧……

    “那个,叶昊早上帮我按摩过了,不用了。”她不想痛死。

    “小姐,这个药酒是我从老家带过来了的,我们老家有一个骨科的老中医,自创的药酒很好用,你这个伤擦上三天,应该就好得差不多了。”

    尤悠狐疑的看着她手里黑漆漆的瓶子,“真的?”

    尤奶奶又是一掌拍在她的脑门上,“你这不识好歹的丫头!我们会害你不成!”

    “奶奶!你再这么拍下去,我都要被你虐待成弱智了!”

    “你本来就弱智!”生活白痴,不是弱智是什么!

    尤悠:“……”好想重新投胎,当着她老人家的孙女真的太不容易了。

    “吴嫂,赶紧帮她擦,免得留下腰伤,以后怀孕了得遭罪。”尤奶奶催促着。

    尤悠咂舌,这这……她扭伤一下腰而已,跟怀孕有屁关系啊!

    **

    叶昊出差三天后,尤悠果然就在吴妈神奇药酒的作用下好了起来,还有一点点小痛,已经可以到处玩耍。

    不过在尤卿和叶家那一群长辈的强烈阻止下,她没能回到公司正常上班,再说了,她是叶昊的秘书,叶昊在的时候她的事情都不多,不在的时候,她上班就是去干坐着。

    索性她也不上班。

    三天,除了第一天他下飞机的时候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就再也没有打过电话回来,也没有信息,尤悠还以为他会联系自己的,却不想,他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硬生生的将自己凉在了一边。

    一个星期后,叶昊没能如期回来,听说海市那边的地皮征收出现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完,他也没有联系自己,这些信息,还是从叶珩的口中得知的。

    尤悠很不高兴,心情郁闷不已。

    尤卿在开完会会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尤悠病怏怏的躺在沙发上拿着一本漫画在发呆。

    他走过去,“今天怎么来我这了?”

    尤悠眼皮都懒得动一下,“哥,咖啡。”

    跟在尤卿身后的助理马上就停住了脚步,“我去泡。”

    然而尤悠却不领情,她十分任性的说:“我要现煮的。”

    助理是一阵的尴尬,“那我叫外面的人煮。”

    “去吧,顺便给我也来一杯。”尤卿走到尤悠的身边坐下来,一巴掌拍在她的脚上。

    “怎么不在家好好呆着跑出来。”

    尤悠把漫画书丢在一旁,“我要被奶奶念得耳朵生茧了。”

    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结果奶奶知道叶昊回不来以后,就天天在她耳边洗脑,去海市找叶昊,去海市找叶昊,没完没了!

    尤卿睨了她一眼,“你不是因为他回不来郁闷着?那就去找他呗。”

    “我才没有!”尤悠蹙眉,不认同的他说的话。

    尤卿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宠溺的说:“啧,我妹何时也变胆小鬼了?你这分明就是想人家了,还不承认。”

    “哥”尤悠从沙发弹起来,恨恨的瞪着眼,“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啊!”

    “如假包换。”

    顿了顿,他又说:“他在海市那边忙的焦头烂额了,因为在海市没有什么背景,那边的媒体要压下来,有些难度,估计还需要些时间才可以回来。”

    “事情很严重?”

    “闹得挺严重的,如果处理不好,不单单是投进去的钱打水漂了,叶氏的声誉也会一落千丈。”

    尤悠听了心里有些复杂,“我都不知道这些。”

    尤卿看着自己的妹妹,她当然是不会知道,叶昊是不可能会让她掺和这些事情,也不会让她担忧的。

    “你放心,他只是需要时间,如果处理这些事情的能力都没有,他就没资格娶我妹了。”尤卿打趣道。

    尤悠推搡了一下尤卿,“你这算是借着我往自己脸上贴金吗?”

    “嗯哼?你觉得你哥我的身价,需要你来帮忙贴金?”尤卿挑眉看着她。

    尤悠翻了一个白眼:“自恋狂!”

    南城又是暴雨天气,尤悠站在落地窗前望着黑漆漆的夜空,外面有哗啦啦的雨声声声入耳,她光着脚丫站在那里,想起了一个星期前的雨天。

    叶昊未能按时回来,她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有些失落,又有些庆幸。

    失落是因为他没回来也不给自己说一下,而庆幸,则是因为自己还没有想好怎么回答他。

    不过今天尤卿的话,多多少少对她有些影响,她很明显的露出她想他了吗?

    这几天,其实她都下意识的逃避这个现实,她不能否认,夜里睡觉的时候,总是翻来覆去睡不好,经常半夜醒来,发现自己抱着枕头,就一阵的惆怅,她以为自己是太闲了,某种程度上,她还是有些抗拒承认某个事实。

    此时此刻,她忽然好想给他打一个电话,非常非常的想,想听听他的声音,却又不敢勇气。

    突然一阵突兀的铃声响起,尤悠惊的身体一抖,然后快速看了一眼桌案上的手机。

    上面闪烁着的名字,让她心跳骤然加速。

    扑通扑通。

    她以为自己眼花了,响了很久,她才慌忙的接起来。

    “喂。悠悠。”

    那边传来他暗哑而充满磁性的声音,还带着点倦意,尤悠耳朵忽然就烫了起来,她努力平复自己的心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一些,冷淡一些。

    “嗯,在。”

    她看着外面的大雨黑夜,脸颊上悄悄的浮上了两朵红晕,唇边也不自觉的浮现一道笑意。

    “腰好了吗?”叶昊听了她呆板的回答,似乎低低的笑了一声。

    “好了。”

    然后两人是一阵冗长的沉默,安静到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叶昊站在酒店的房间里,身上还穿着正装未换下,眼睛充满了血丝,眼眶处有着明显的乌青,他一脸的倦意,但是唇边却挂着浅浅的笑。

    海市的夜景很美,霓虹闪烁,但是没有她在身边,他只觉得繁华而孤寂。

    从下了飞机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忙着工作,连续七天的高压工作,马不停蹄的旋转着。

    不是他故意不联系尤悠,而是工作忙的几乎是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了。

    他很想她,想的心都疼了,从前没有让她呆在身边深刻感受过她的存在,但是结婚以后,他跟她几乎是形影不离,如今再分开,他就格外的想念她,她的温度,她的气息,她的唇,她的笑,她的怒。

    他至恨不得马上飞回身边,将她抱进怀里。

    这几天,他经常工作得到通宵,或者是忙到半夜,他想给她打一个电话,跟她说说话,听听她声音,却也不敢,他怕自己忍不住,不顾一切的抛下工作冲回南城。

    而今天他终于将一切都忙完了,本想连夜回家的,但是郭昱说已经没有机票了,他只好作罢。

    当她说:嗯,在。那慵懒的,漫不经心的声音传来时,他面前就不自觉的浮现她垂首散漫的模样来,心底软的宛如一片云。

    “悠悠。”

    “嗯。”

    “悠悠。”

    “嗯?”

    “悠悠。”

    尤悠眉头一皱,有些好笑的翻白眼,“你干嘛一直叫我。”

    叶昊忽然低声笑了,他说:“悠悠,我想你了。”

    顿了顿又补充:“很想,所以我要将自己对你的思念,叫给你听。”

    尤悠拿着电话,顿时面红耳赤起来,她没想到,叶昊竟然会说这种煽情的情话,想象着他板着脸说很想你的模样,她就觉得一阵心跳加速。

    没有得到她的回应,叶昊追问:“你呢?你想我吗?”

    想!尤悠浮现在脑海中第一个念头,第一道声音,想!

    但是她却不敢轻易说出口,支支吾吾了半天都回答不出来。

    叶昊有些失望,“你都不想我吗?”

    尤悠听得出他的失落,她咬紧唇,握着手机的手因为过于用力,血管都细细的凸起。

    “你回来再说……”最后,她只能小声的说了这么一句。池以大号。

    叶昊看着那边的霓虹,试探性的问:“还记得我们出差前的约定?”

    “嗯。”

    “那你会告诉我答案?”叶昊内心,其实又期待又害怕。

    “会。”

    “那……”他说,“等我回来。”

    “好。”

    “晚安?”

    “晚安。”

    两人说完,却谁也不挂电话。

    尤悠抿唇,“你怎么不挂电话?”

    “等你先挂。”叶昊又笑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尤悠似乎有些不同?

    “哦,那我挂了。”

    “嗯。”

    等到那边传来一阵忙音,叶昊这才放下手机,然后拨打了郭昱的号码:“定明天最早一班飞机回南城。”

    而尤悠则是拿着手机将自己摔进了床铺上,心里是驱不散的甜蜜的味道。

    原本在犹豫躲避的心,在叶昊这一通电话下,忽然就开朗起来。

    她忽然,有些期待,他的归来。

    **

    叶昊回到南城的时候,并没有按时回到尤家去接尤悠,而是先去公司开了会议。

    开完会以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叶昊率先步出了会议室,郭昱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今明两天,不要打扰我,有事情急需解决的,去找叶珩。”叶昊走的飞快,边吩咐郭昱。

    郭昱这几天一直都跟着叶昊高压旋转着,叶昊有多拼命,他全部看在眼里,至于他现在为何步履匆匆,似乎也能猜到个大概,约莫,除了尤家二小姐可以让他这般的焦急,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是。”

    “今天你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不用跟着我。”叶昊说完,已经步入电梯。

    他坐上车以后,一路将车油门踩到底,车子犹如火箭往尤家开去。

    他想给她一个惊喜,但是,他到尤家却扑了个空。

    尤悠跟苏浅还有宋希正在商超里逛着,根本就不知道,叶昊已经回来。

    正逛着,手机响起,她看见是叶昊的电话,马上就接听了。

    “你在哪里?”叶昊的声音有些焦急。

    尤悠一愣:“我在外面逛街。”

    “马上回家。”顿了顿,他又说,“回我们的家。”

    “嗯?”尤悠有些懵,“回家?”

    “我现在就想见到你。”

    “你回来了?”

    “嗯。”

    “我马上回来!”尤悠马上就挂了电话,抓着包就要跑,却被苏浅一把扯住。

    “你去哪里?”

    尤悠嘿嘿笑了一下,“那个,临时有事……我不陪你们了,改天再找你们,再见!”说完,像一阵风似的跑了。

    “谁的电话?”宋希也傻眼了,谁让尤悠这么着急着撇下她们啊?

    苏浅轻笑一下,“大概,是她老公。”

    尤悠冲到门边,因为激动,钥匙插了好几次才插上去,她不由得暗暗在心底对叶昊安装了需要用钥匙开门的锁而愤怒不已。

    门被拉开的瞬间,她猛地被一道力气扯了过去,然后跌进一个温暖而熟悉的怀中,熟悉的檀香味道,还有些风尘味,就那么直直蹿进她的呼吸间。

    一阵天旋地转,她的唇就被含住,熟悉而霸道,又急切的吻,铺天盖地而来。

    她手里的东西全部掉在了地上,闭上眼,伸手环住他的脖子,仰着脸,送上自己的唇。

    叶昊早被晒成了沙漠的渴望,瞬间降落了一阵大雨,他吸允着她的唇,她口罩在那个的蜜液,像是怎么也要不够。

    他的吻不断的加深,再加深,似要将她拆吞下腹。

    尤悠只觉得脑袋昏沉,她伸出自己的舌头回应着他,这个动作,无疑就是勾天雷动地火,叶昊再也受不了,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往房间走去,一脚踹开了门。

    两人双双跌进被褥里,却不曾分开,像连体婴儿一样,紧紧帖在一起。

    叶昊艰难的放开她,与她拉开了半寸的距离,目光炙热的盯着她,声音暗哑的说:“你的答案。”

    尤悠被他吻得眸光潋滟,泛着红光的脸上听了他的话更是又平添了几分妩媚羞涩。

    她舔了舔唇,喉咙干涩的说:“我想,我可能喜欢你了。”

    叶昊心底一阵的悸动,他呼吸急促,胸口猛地起伏不已,眼底,竟然泛着一点点,一点点的水光。

    他压着她,大掌与她十指紧扣,他红着脸,温柔的说:“悠悠,给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