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在乎的够深的东西,别人碰一下都觉得是抢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叶昊站在客厅里,宛如一棵万不变的松树,盯着房间的方向,站立了许久,然后眼底一黯。自嘲的勾了下唇角。

    他的表白,竟然让她落荒而逃。

    坚持了这么多年的心,在这一刻松了,却也在这瞬间有些寒了。

    他扪心自问。自己为何非她不可。

    没有答案。

    当年得知她喜欢上别人的时候,他差点没忍住冲动直接强行将她绑也要绑在身边,若不是尤卿拦着,他想他真的会那么做的,明明他喜欢了她那么久,一直等着她一天天长大。是他偷偷呵护的女孩儿,却在最纯美无暇的年华里对另一个人芳心暗许,情犊初开。

    尤卿劝他放下,他尝试过,但是根本无用,他也试着接受别人,然而对方站在自己的面前,都让他觉得心烦意乱,所以他放弃了,他想,就那么一直等着她吧。

    他千方百计的将她拉回身边,细心呵护,将自己的心双手奉上,她却落荒而逃。

    这就是这些年坚持得到的结果。

    叶昊走到房间门口,望着门怔怔的出神,他手握在门把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最终却是颓然松手,转身推开了一旁的书房。

    这一天晚上,叶昊第一次没有回房睡觉。

    尤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许久,明明很困,却一直无法入眠,她侧身看着身边空着的位置,又看了一眼床头桌上的夜光钟,已经指向了一点,他还是没有回来。

    尤悠着终究是有些按捺不住。她翻身下床,赤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轻轻的拉开房门,客厅里一片黑暗,皎洁的月光从阳台的那一面落地窗投射在地板上,孤单落寞的客厅里没有他的身影。

    她走到书房的门口,在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她慢慢的推开书房门,里面与客厅一样,黑漆漆的,她看见了书房沙发上有一个人影,他一百九十公分的身躯,有些拥挤的躺在沙发上。

    尤悠的心没有来的有些泛酸,她咬着唇,站在门口,隔着暗色,似乎都看见了他眉宇之间皱成一团的苦恼。

    不知道站了多久,尤悠才慢慢的退出来,轻轻合上门,走回了房间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月亮,心头千万种复杂的情绪掠过,她想起了这段日子他的点点滴滴,那么鲜明而生动。

    张小娴说过,想要忘记一段感情,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时间和新欢。要是时间和新欢也不能让你忘记一段感情,原因只有一个:时间不够长,新欢不够好。

    这一句话,尤悠几年前,曾经对苏浅说过。

    三年时间真的不够长,然而,叶昊这个新欢,真的够好了。但是她却因为他太过好了,让她害怕,害怕自己会辜负,就像自己被别人辜负一样。

    叶昊在尤悠推开门的瞬间就知道了,他一直没有睡着。

    他对自己说,只要她走过来,那么,他一定会抱住她的,然而,他终究只能失望。

    听到门被轻轻关上,他睁开眼,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心里也是空落落的,整颗心脏都有些疼。

    **

    尤悠坐在办公室的位置上,盯着叶昊办公室的那一扇门在发呆。

    三天了,他们,已经三天没有说过一句话,也没有一起吃饭,更没有睡在一张床上。

    在叶昊表白以后,他们就莫名其妙的陷入了冷战期,两人见到面,也是相顾无言。

    “尤秘书!尤秘书!”

    尤悠猛的回过神,有些尴尬的看着站在眼前的朱琳,“朱姐,什么事?”

    朱琳看了看尤悠的脸色,她眼底下明显的一圈乌青,还有眼底有些充血的红丝,又想起总裁这几天也经常这样走神,脸色同样的憔悴,不由得有些担忧。

    她对尤悠还是喜欢的,这样女孩儿直率而不造作,工作认真不马虎,不会拿身份压人,明明就是总裁夫人,却愿意在她的下面工作,并且抛下叶太太的身份,谦虚好学。

    大概也猜测到总裁和她之间是闹了矛盾了,不过自己老板的感情生活,她还不会随随便便的干涉。

    但是她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身体不舒服?”

    尤悠勾了勾唇,摇头,“没事,只是没睡好而已,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我发了一份al给你,是市场部的季度分析报告,你以前在尤氏的是市场部总监,帮忙看下有没有什么大问题,然后你排版一下,然后打印出来,一会开会要用。”朱琳快速的交代。

    “好,一会打印好了放你桌面上。”

    朱琳转身要走,忍不住又停下脚步,低声对尤悠说:“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有些事情不要太较真。”

    尤悠一愣,微微笑着说:“谢谢。”

    朱琳点头不再多言。

    尤悠看着朱琳优雅的离去,又转头看了一眼那一扇紧闭着的木门,床头打架床尾和么?问题是,他们不争不吵,只是因为一个表白,就成了现在这样了。

    她收回目光,深呼吸,将那些凌乱的想法抛在脑后,专心投入工作中去。

    而叶昊却不比尤悠好到哪里去,季度会议上,他数次走神,郭昱不知道悄悄提醒了他多少回了。

    “老板,他们等着你的意见。”郭昱见下面的人已经将情况汇报,又表达了自己的想法,然而这老板又神游太空去了,大家眼睁睁的看着他,气氛有些怪异。

    叶昊回过神,语气淡漠的说:“海市那边的地从去年就开始征收,为何到现在都还没完成,已经超出计划三个月了。”

    他的话一出,下面的人面面相窥。

    叶昊扫了一遍在场的人,“林经理,这个项目你是总负责人。”

    被点到名的林经理心底阵阵的哀嚎,之前的时候,叶珩一直没有关注这个项目,他还以为公司不着急,所以放宽了心,免得大家觉得他能力有问题,现在竟然被叶昊给一把揪住了,尤其是,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而且叶昊不比叶珩,他行事作风,在正式接手公司短短半个月,就已经体现出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而且,看着十分不近人情。

    他忐忑了的说:“这一片区,出了几户钉子户,不接受我们的征收条件……”

    他的话一出,叶昊冷冷的眼神就扫了过来,他将手里的资料一把丢在回忆桌上,“啪!”

    “什么原因不同意。”

    林经理冷汗涔涔的,一时之间无法回答。

    “会议先到这里,林经理,你留下。”叶昊冷冷的宣布。

    其他人闻言纷纷收拾东西离开,对于被留下的林经理,只能同情的看了一眼,被总裁单独留下谈话,必定不会有好事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三个人,叶昊、郭昱和林明华。

    林明华手心已经泌出汗水,浸湿了整个手掌,他松了握紧,握紧又松开,如此反复,但是心跳却不曾缓和,反而随着叶昊的沉默,而不停的加速。

    叶昊微微敛眸,一向冷酷的眸子此时更是没有温度,他说话不重不轻,“林经理。”

    “是。”

    “海市征地,当时预算部提交上来的预算是是三个亿,你可以告诉我,着三个亿已经全部投下去了,但是为何超过三个月了,土地征收为何还没有完成?”

    “叶总,征收的时候出现了意外,有些住户人家,在那里住了一辈子,不同意拆迁,我们也多次上门协调安抚,但是他们就是不搬,又不能对他们动粗,只能这么一直拖着了……”林明华将在心底打好的腹稿说了出来,有些心虚的偷窥了一眼叶昊的脸色。

    叶昊沉默几秒钟,“是吗?”他对郭昱打了眼神。

    郭昱便从怀里的资料抽出来,放在桌上。

    林明华心头一阵慌乱。

    “按照预算,我们征收标准是五千元一平米,但是,实际征收价格却是两千到三千不等,这中间有两千到三千的费用,用到哪里去了?”叶昊眼皮都不抬,声音更是平静的越加让人心惊。

    林明华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他没想到,叶昊竟然会查到这么细。其实他大概也是猜到了会面临这样的风险,所以才打算这几天飞一趟海市,找到那几户人家,给他们高价钱来征收,只要征收完毕,公司是不可能会继续查为何会晚的,毕竟这种事情时常见的。

    然而现在,叶昊打了他一个猝不及防,他还没来得及飞海市,这件事就已经被查出来了。

    “林明华,你在叶氏十年,中饱私囊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叶昊的视线冷冷的射过去,“这一次,你负责海市的土地征收,竟然聘请了人对当地的居民进行恐吓和骚扰。”

    林明华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他忽然站起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叶总,我知道错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叶昊却站了起来,“要改,就到监狱里去改。”

    “叶总,请你不要报警!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叶总!”林明华跪在地上爬着,那模样简直是惨不忍睹。

    然而叶昊的脚步没有停下,径直的离开了会议室,郭昱看了他一眼,摇摇头,然后大门方向有几位穿着警服的警务人员走了进来,郭昱对他们说:“几位警官,辛苦了。”

    林明华被带走的时候,用极其怨恨的声音叫着叶昊的名字,像厉鬼一样。

    这件事情很快就在公司传开,尤悠也知道了。

    朱琳找到尤悠,给她一抹赞赏的眼光,“尤秘书,表现得很不错。”池亚叉划。

    尤悠被夸得莫名其妙,“朱姐,什么很不错?”

    朱姐笑了一下,“我让你帮忙看的那一份报告,你不是给了一份海市项目实际征收价格?然后叶总举一反三的摸到了根源,那个林明华中饱私囊,被抓了。”

    “哦……”

    “不过说回来,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价格的?”

    尤悠灌了一大口的咖啡说:“我在尤氏的时候,因为尤氏刚好在海市邻市要征收一块地来开购物广场,想要知道别人的价格,免得到时候出现意外,所以我就去做过一次调查,从那里居民口中得知了价格。”

    朱琳一噎,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你哥哥和叶总是好兄弟,不能说回全部透露信息出去,但是大概的指明一下应该会的,为何你要去做这么辛苦的调查?”

    尤悠看着朱琳,眸光湛湛的说:“朱姐,我哥经常在我耳边挂着一句话,他说‘好兄弟,明算账’,所以,他是不可能会让你们叶总做出卖公司的事情,再者,即使说了,我也还是会调查,你要知道,商场如战场……”

    尤悠说完,就低头忙活自己的事情,不再理会朱琳。

    而朱琳则是心里震惊,她想,幸好尤悠是和自己老板结婚了,不然以后谁知道尤氏会不会就跟叶氏抢饭碗了!她太过理智有主见,这样的聪明又明辨是非!

    下班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瓢泼而下的雨水冲刷着大地,许多人被困在公司无法回家。

    这几天,她都是自己一个人开车上班,因为习惯了坐叶昊的车,忽然自己开回车,感觉很不适应,总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尤悠走动地下停车库,坐进驾驶室,将钥匙插进去刚要发动车子,却忽然停下了动作。

    她看见叶昊的那辆路虎安安静静的停靠在那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已经加班加了三个晚上了,经常他回到家的时候,她已经躺下,他依旧是窝在书房过夜。

    尤悠感觉有些委屈,明明他都表白了,怎么就忽然变得那么冷淡了,让她不得不怀疑,他说的喜欢,到底是怎么样的。

    她正在发呆,忽然有人在敲车至的玻窗,她转头,就看见了叶昊板着那张冰脸站在车子旁。

    她摇下车窗,看着他,不说话。

    叶昊本来是打算继续呆在公司,晚一些再回家的,免得让她为难,不过刚刚看见外面的雨那么大,他不放心她这个爱开飞车的女人,于是收拾好匆匆赶上来,就看见她一动不动的坐在车子里发呆。

    她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冷淡,他心底苦笑,轻声的说:“外面下着暴雨,你坐我的车回家。”

    “不用了,坐你的,那我明天走路来公司?”尤悠淡淡的拒绝,但是语气中,,却夹带了一丝丝的委屈和抱怨。

    叶昊听着不真实,眉头蹙了蹙,“明天你继续坐我的车就好了。”

    “你不是不想跟我坐一辆车?”尤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她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呛他,但是她就是忍不住,说话有些冲。

    叶昊看着她,沉吟了半响,几不可闻的叹息,尤悠以为自己错觉了,就听见他说:“下车吧,一起回家。”

    尤悠盯着他看了好一会,最后还是妥协了,她一向倔,但是她又很懂得顺着杆子往下爬,他这是在给自己台阶下,她若是继续拿乔,那就是有些作了。

    上了车,叶昊等她扣好安全带才发动了车子。

    雨很大,整个路面被雨帘遮挡住,可见度大概只有二三十米,他车速放的很慢,视线牢牢锁住前面的路况。

    尤悠靠在椅子上,歪过头盯着窗外的大雨,雨水冲刷过来,玻璃窗户被洗的干干净净的,尤悠在玻璃上,看见了叶昊倒映在上面的侧脸。

    她盯着窗户里的脸,怔怔出神。

    怎么感觉好久没有看到他似的,发现他似乎又变得帅气了一些,线条俊朗分明而不凌厉,黑色的西装映衬着他的脸即使倒映在玻璃里,也是白皙的。

    她就这样盯着那玻璃里的影子,看了一路,一直到车子停下。

    倒霉的是,地下停车库的电梯竟然维修,而另一边的楼梯口处,不知道是谁家在装修,那些木材横堆着在那里,阻隔了两人的路,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绕出车库从外面一楼乘坐电梯。

    而更倒霉的是,叶昊的车子上没有雨伞……

    叶昊看着外面的大雨,从车库入口到正门,大概十米的距离,他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尤悠的头上,“跑过去。”

    尤悠正要说什么,他已经率先冲了出去。

    这个男人!

    她忙迈步跟上,但是穿着高跟鞋的她跑不快,到了大门的时候,即使有他的外套遮挡,还是淋湿得彻底。

    两人成了落汤鸡。

    尤悠在浴室里脱下衣服的时候,手里还拿着叶昊的外套,她低头看了一眼,心里好笑,发下这个男人也挺别扭的。

    她放好浴缸的水,在里面泡了半天,围着浴巾准备走到更衣间换衣服,不料赤脚踩到地上的水渍,然后身体猛得朝后倒下,砰一下重重的摔在了地板上。

    “啊”

    浴室里有东西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伴随着尤悠的尖叫声,穿透了于是的玻璃门。

    叶昊刚从外面的浴室冲完澡回房,就听到一声尖叫,他身体比脑子还要快,一个箭步就冲过去推开了门。

    浴室里的水蒸气还未散去,一股热气迎面扑来,他冲进去的瞬间,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尤悠一手捂着自己的屁股,而她身上的浴巾已经掉落,凹凸有致的娇躯,白皙的肌肤,就那么好无预警的撞进了叶昊的眼中。

    他喉咙一紧,身体的血液一股脑的涌向头顶,不过这个时候的他想到更多的是尤悠的身体,他弯腰,一把扯过地上的浴巾盖住她的身体。

    “怎么样?”关怀言溢于表。

    尤悠听到开门的声音,还来不及反应,叶昊已经蹲在了眼前,并且……帮她用浴巾盖住了身体。

    尤悠只觉得一阵发烫,从脸上一路蔓延到脖子,身体,直至脚底,身上每一寸的肌肤否在发烧。

    “你……你怎么进来了,咝”她说话间想推开他,结果这一动,腰间一阵尖锐的刺痛,简直就是要了她的老命。

    叶昊这一次二话不说的将她拦腰从地上抱了起来,尤悠想要挣扎,却被他厉声制止,“不要乱动!”

    她闻言乖乖的让他抱着走出了浴室。

    将她放在床上躺着,他问:“摔到哪里了?”

    尤悠躺在床上,眼睛里有些水汽,他妈的的痛死她了,她怀疑自己的腰椎都摔断了。

    她瘪着嘴,“腰。”

    叶昊望着皱作一团的脸,有些苍白,伸出手轻轻碰着她的腰,语气柔声问:“这里吗?”

    “别别别……痛!”

    叶昊手松开,“躺着别动,我叫人过来帮你看下。”

    “等下!”尤悠出声叫住他迈开的步伐。

    “怎么了?”

    “你帮我翻身,让我趴着,我这样躺着好难受……”压着那个位置更痛。

    叶昊弯腰,轻轻抱着她翻过身子,让她趴在床上,这样一动,她身上的浴巾就被挪掉了,她光洁的背,线条优美,圆翘的臀部,那一块皮肤又白又嫩,似乎能掐出水来,叶昊身体的骚动又开始作恶,他强迫自己撇开脸,然后走到衣柜那边帮她拿出一套宽松的睡衣。

    “衣服先穿上。”他站在床边,声音暗哑。

    尤悠扭着头看见他红的滴血的脸,着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和臀部的位置,全部都凉飕飕的……

    “轰”她的脸也烧了起来。

    更惨的是,她现在根本就是动一下都难!她怎么穿啊!

    啊啊!!

    尤悠心底的草泥马开始奔腾起来。

    不过,眼下,她只能不要脸的让他帮忙。

    “我动不了了……”她又痛又羞,快要哭出来了。

    叶昊一愣,脸上的灼烫烧得越发的厉害,他感觉自己的鼻子似乎又有液体要流下来了,他猛地丢下衣服,冲进浴室了掬着一把冷水泼向自己的脸,努力冷静了几分钟以后才走出来。

    尤悠还以为他干嘛突然跑开了,看见他脸色通红,衣服上有些水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她就浑身难受起来。

    “那个……”

    “不要乱动。”叶昊拿着衣服命令她。

    尤悠真的不敢乱动,任由他将衣服小心的套进自己的头,然后抬起自己的手,整个过程,他肿胀的难受,她是腰部痛的难受,穿一个衣服,他却出了满身大汗,才完成任务。

    然后他几乎是落荒而逃,冲出了房间。

    叶昊出去了大概二十分钟,就带着一个年轻好看的男人走进来。

    那男人挑着一双桃花眼,眼梢之间的笑意藏不住的揶揄,“阿昊饿的久了,竟然这么激烈,她的腰都被你折断了?”

    叶昊红潮未退的脸绷着,冷冷的撇了一眼那男人,“她在浴室摔倒了,摔到了腰椎。”

    男人忽然吹了一声极响亮的口哨,“好家伙!无师自通到在浴室战斗!”

    尤悠和叶昊的脸一样的红,如果不是她行动不便的话,她一定会一脚踹这个男人从九楼飞下去的!

    叶昊板着脸,语气阴森的说:“再废话,我折了你的腿!”

    “哎,欲求不满的男人!好可怕!”

    “陈绍泽!”叶昊已经在磨牙,眼露绿森森的凶光。

    被叫做陈绍泽的年轻男人,终于不再老虎头上抓须。

    “k。我错了!”他举手投降,然后走到床边,“腰椎?”

    “嗯。”

    他伸出手放在尤悠腰椎接近臀的位置上用力一摁,“这里吗?”

    “啊”尤悠被他摁得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忍不住破口大骂“哇靠!你谋杀啊!”

    叶昊听到尤悠的尖声,一颗心悬着老高,蹙眉沉声说道:“你轻点!”

    陈绍泽翻了一个白眼,知道尤氏悠是昊的心肝宝贝,他动手掀开尤悠的衣服,看见她雪白的皮肤时忍不住惊叹了一声:“啧啧,真是好皮肤呀!”

    “闭嘴!”

    “陈绍泽!”

    尤悠和叶昊异口同声的骂道。

    尤悠是因为想到了刚刚叶昊的表现。

    而叶昊则是后悔了竟然找一个男人来给她看身体!还是腰部!他的脸色已经黑到不能再黑了。

    陈绍泽饶有兴致的瞟了一眼叶昊,心底暗笑,啧啧,小处男可真是宝贝这老婆。果然是,在乎的够深的东西,别人碰一下都觉得是抢。

    他看着叶昊死死瞪着自己的手,还真的担心自己被他给瞪死了。

    “好了,没有大问题,摔伤了一下,用跌打药,每天按摩半小时就行。”

    叶昊看着他的手离开了尤悠的腰,马上就替尤悠拉下衣服,转头对他说:“你可以滚了。”

    陈绍泽翻了个白眼:“过河抽板!”

    不过他倒也是不敢继续留下来,叶昊这种阴森森的男人,是十年报仇不晚的类型,他还是早点离开吧。

    然而,接下来的按摩,对于叶昊来说,却是一种,甜蜜到死,折磨到疯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