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喜欢你很久了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叶昊正在与别人谈话,眼角余光一直留意尤悠,看见她俏丽的身影从一旁的从侧门走了出去。

    “叶总和叶太太真是鹣鲽情深,让我们这些人欣羡不已啊。”旁人注意他的视线,也跟着望过去。就看见了尤悠闪出门外的身影,然后看着叶昊的脸色说话。

    传言里,叶氏新晋总裁叶昊,这一位叶家长子长孙。一直为人低调,但是一个多月前忽然娶了尤家的二小姐,并且极为宠溺这个老婆,很难相信,这个冷的不近人情的男人,会对一个女人宠溺得无法无天。

    叶昊闻言收回自己的目光。语气疏远而淡漠,与他深不可测的眼神一样,令人猜不透他的心思,“让各位笑话了。”

    “叶总,听闻你有意投资房地产?”一个男人见他似乎不愿意大家讨论他感情上的事情,不由得问出了前些天听到的消息。毕竟他是房地产商,若是叶昊真的要投资,能与他合作的上,那自己是稳赚不赔。

    叶昊抿了一口酒,“暂时没有这个计划,现在房地产也不是谁都可以分一杯羹的。”

    那人还想说什么,叶昊却说:“各位,我先失陪。”说完,他就朝那边的尤卿走去。

    “怎么?今晚竟然是你俩搭档出场?”叶昊看着尤卿和slva,语气里有些打趣的味道。

    尤卿不咸不淡的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你拐走了我妹。我用得着找她?”

    slva一听不乐意了,“尤卿你不要不识好歹,你以为我乐意来啊?还不是你家奶奶拜托我来,我才来的。”

    尤卿将她的话忽略不听,目光在会场上扫了一遍,“悠悠呢?”

    “估计是嫌弃这里闷,出去透气了。”

    尤悠走出了会场以后,就发现有人跟了过来,她慢悠悠的踩着步伐走到偏僻的一隅,那边的会场通火通明,而这里的路灯有些昏暗。泳池的水波光湛湛的泛动,将路边的灯光揉碎。

    尤悠在泳池的边沿停下来脚步,倏地转头。

    尤悠回过头看见董玥的时候,就不可抑制的皱眉头,这个女人令她心烦,“董小姐,一个晚上都盯着我。是想做什么?”

    董玥本就是骄纵的小姐,结果那天亲自上门去找叶昊反,而被他驱赶了出来,她心里越想越不平衡。

    董玥被尤悠那天说的话所影响,视线下意识的打量了一番尤悠,发现尤悠的身材,确确实实是前凸后翘,但是她也不差,却被质疑身材不好。

    “哼,尤悠,我是来告诉你,叶昊早晚会跟你离婚的!”

    她一定会让叶昊跟尤悠离婚的!这个尤悠,根本就配不上她的叶大哥!

    尤悠整好以暇的看着这个暂且称她为女人吧,真想一锤子敲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装了什么浆糊。

    离婚?说实话,自从她尤悠决定嫁给叶昊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想过离婚这事,现在反倒是被一个外人来挑战。

    她心底十分不快,不过倒是不急,她拉长了声调,不屑的说“哦……你哪儿来的这么大的自信,叶昊会跟我离婚?”

    “哼!叶大哥单纯,但是我可不会被你骗了!尤悠,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

    尤悠皱眉,“我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董玥毕竟是太年轻,太不懂人情世故了,又太过傲气,她冲口而出:“你以前就跟一个男人纠缠不清,就你这样不清不白的人,根本就配不上叶大哥!”

    尤悠的脸色一沉,目光阴森的可怕,她一个箭步上前,伸手一把就捏住了董玥有些婴儿肥的下巴,语气更是冷得瘆人:“董玥,注意你的说话的,你信不信我能弄得你的生不如死?”

    尤悠从小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没人敢欺负到她的头上来,她也从来不是善茬,曾经有人因为喜欢她的男人,而来挑衅她,直接被她打的断了三根肋骨,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敢跟她斗,就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董玥大概也是被吓到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你……你要干嘛……”

    尤悠一把甩掉她的下巴,眼中与一抹阴之色,“管好你自己的嘴巴!”

    董玥又哪里吃过这样的亏,她有些不顾一切的说道:“我又没有说错!”

    若是换做是以前,尤悠一定会狠狠教训她一番,但是现在她的身份不允许,她也不是年少不更事的小女孩,所以她不想跟董玥继续纠缠,要从另一侧绕过董玥,却被董玥纠缠住。

    “你站住!”

    “放手!”

    董玥看着尤悠,露出了狠光,死死拽着尤悠的手不放,而跟董玥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在一旁看戏。

    尤悠见她不动,抬手猛的一甩,然后就听见身后一声尖叫,“啊!”

    接着“扑通”一声,有人掉进了水里,溅起一堆浪花。

    “啊!小玥!”一直在看戏的女人,看见董玥掉进水里就大叫起来,“救命啊!快来救命啊!”

    尤悠冷冷的站在岸边,看着水池挣扎的女人,忽然勾唇笑了,她身旁的女人正撕破喉咙的喊救命,真的是演了一出好戏。

    这种女人作贱的把戏,真是她看的都烦,能有新意一点吗?换做是她,就一把将她看不顺眼的女人推进水池里,然后再跳进去好好的作一番,看下到底是谁更会演。池上住扛。

    然后,她在一旁女人的尖叫下,踢掉了脚下的高跟鞋,终身一跃,跳进了泳池,那尖叫着的女人被吓得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最可怕的是,尤悠根本就不按剧本走!她站在岸上,看见董玥被拖进了水里!

    “救命啊”她终于害怕了,开始竭力嘶喊。

    尤悠水性不是很好,但是在这种泳池里,对付一个找死的女人,简直就是卓卓有余,既然她想要当出于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她就来当那个十恶不赦的毒皇后好了。

    于是,她游向董玥,看见董玥不明所以的眼神在故作挣扎的时候,她猛地潜入水底,伸手一把拽住了董玥的脚腕用力将她往下一扯,董玥一个措不及防,扑通一下就被拖进了水里了。

    因为惊慌而来不及憋气的董玥,瞬间被灌了一大口水,手脚胡乱的挣扎起来。

    尤悠却死死拽着她,今天不让她吃点苦头,知道她尤悠不能招惹,她就不姓尤!

    感觉到差不多了,尤悠才松开手,然后从她的身后一把托住她的下颌处,带着她往上游,浮出水面以后将她推了上去。

    岸上的女人见到她将董玥推上来,忙跑过去帮忙,“小玥!小玥!你怎么了!”

    这时,已经有很多人往这边聚拢过来,大家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屋里的叶昊、尤卿和slva正在聊着,门口外忽然传来一阵异常的骚动,三人的视线纷纷朝门外望去。

    “有人落水了!”

    叶昊和尤卿几乎是同时皱眉,本来不怎么在意的,但是又听到一句:“似乎董小姐和叶太太!”

    叶太太三个字,让叶昊和尤卿马上就迈开了长腿快步往人群聚拢方向走去。

    渐渐靠近的时,听到一道尖锐的女人的声音在指责着:“你是故意的!小玥她不懂游泳!”

    尤悠一身米白色的长裙此时已经全部湿透,贴在她的身上,露出她曼妙的身材线条,绑着的发髻已经散落,正在滴着水,居高临下的像一个在睥睨众生神。

    尤悠冷笑着看着抱着董玥的女人一副恶心的嘴脸,真恨不得一巴掌煽过去。

    这个乳臭味干的黄毛丫头,真是欠教训!

    而董玥则是浑身发抖的在低声啜泣着,看模样是确确实实受到了惊吓,谁会想到尤悠会这么狠!

    叶昊拨开人群,高大的身躯走向了尤悠,他看见浑身湿透的尤悠衣服紧贴着身体像是没有穿一般,脸色一沉,马上就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到她的身上,长臂搂着她。

    “发生什么事。”他此时的脸色阴森的宛如地狱修罗,本就生人勿进的冷气骤然聚拢,周围的气压变得极低。

    尤悠怔楞了一会,垂眼看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大掌,还有身上沾染满他味道的衣服,她敛着眸光,不让人看见她眼底下的神色。

    她身子一歪,自己摔进了叶昊的怀里,脸上换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十分委屈的对叶昊说:“老公,这个董小姐刚说你要跟我离婚,还说我不干不净,然后自己掉进泳池,我见她不会游泳,好心下去救她,她们却说我故意要淹死她……”

    一声娇滴滴的老公,惊得了解她本性的尤卿和slva猛地一个冷颤,活见鬼死的扫了她一眼,不想尤悠根本不拿正眼瞧他们,一头心思埋在叶昊的身上。

    而叶昊则是被她这一声老公叫得浑身酥酥麻麻的,十分受用,他们结婚一个多月了,她一直都叶昊叶昊的叫,今天是第一次叫他老公,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声音又是这样的委屈,蠕蠕的,他望着她的脸,却也没错过她眼底那一抹闪烁的光,在昏暗中,熠熠发光着。

    他抬眼,目光宛如一把冷箭,射向了董玥的方向,语气十分不客气:“董家的家教就是这样的?”

    那边董玥的父亲,一张脸青红交替着,他自然也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品性,依她的性子,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叶贤侄,我想这中间有什么误会。”

    “误会?董伯父,你是说我太太在撒谎,栽赃嫁祸给董小姐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小女尚且年少,做事冲动了,她也是无心的。”董父冷汗涔涔,虽然董爷爷跟叶老爷子有些交情,不过那根本算不上什么大交情,当时也不过就是叶昊还是单身,而董玥在他面前表现乖巧,他才会答应安排叶昊与董玥见面,如今叶昊已经娶了尤家的二小姐,两家又是世交,自己董家,只怕还不够资格动叶家的人。

    所以他这样服软,准是没错的。

    奈何他贯出来的女儿,却不是这么想,她看着一向宠爱自己的父亲,居然二话不说的就默认了她的罪名,加上刚刚被尤悠强行拖进水底的怨恨,她当场就叫嚷了起来。

    “爸!不是那样的!明明就是她故意将我拉进水里……”

    “你闭嘴!”董父铁青着一张脸,大声呵斥董玥。

    董玥是第一次被自己的爸爸凶,不由得觉得十分委屈,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爸!我说的事实!”

    “啪!”一巴掌就落在了董玥粉嫩的脸颊上,她顿时被打懵了,痛的哭都忘记了。

    “还不带她下去!”董父对站在一旁傻眼的董夫人说。

    那董夫人一脸惊慌的从地上拉起董玥,“玥儿,跟我妈回家。”

    董玥被拉着,忽然哭起来:“妈!我没有!我没有!”但是董夫人看见自己丈夫铁青的脸,不管说话,强行带着董玥快速离去。

    “叶贤侄,你看,小女不懂事……”

    围观的人全部都是看好戏的模样,叶昊也是见好就收,“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不会的不会的。”董父擦着冷汗忙说。

    下一刻,叶昊不顾众人的眼光,弯腰猛地将尤悠腾空抱了起来,径直离开。

    尤悠没料到他会有这么一个举动,下意识的双手圈住他的脖子,眼底慌了一下,却看见他神色淡定,没事儿的人一般。

    他今天这样帮着自己,还当众抱着她走,看来,她想不出名都不行了。

    尤卿和slva对视一眼,沉默的跟上去。

    叶昊将尤悠安置在副驾上,给她扣好安全带,绕到车子的另一边刚拉开车门要上车,却看见尤卿似笑非笑的站在一步之遥的位置上看着自己。

    “看来,我这个哥哥是完全派不上用场了。”他含笑的说着,然后走上前,弯腰看着尤悠补充一句:“竟然由始到终都不看你哥我一眼,真的是伤心……”

    slva毫不客气的上前拉开他,对尤悠说:“做的好!”

    尤悠不看叶昊,有些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大哥和slva,摸摸鼻子,“哥,我明天回家。”

    尤卿却说:“你回不回来都没关系。”

    叶昊已经闪身进入车内坐好,“我们先回去了。”

    尤卿摆手,叶昊这才驱动车子,缓缓远去。

    slva看着车子消失在黑暗中,回头不经意看到了尤卿眼底的一抹落寞之色,随即一怔。

    “怎么?妹妹被人拐跑了,心里失落?”slva一直都在知道尤卿对自己的妹妹是极致的宠爱,当做是宝贝来护着。

    他十几岁就父母双亡,那时候的尤氏上下动荡不稳,年仅十八岁的他不顾众人的排异,强势支撑起了尤氏,在那一群试图瓜分尤氏的豺狼虎豹中生存下来,不单如此,他还是尤悠的顶梁柱,代替了父母对尤悠尽了一切父母该尽的责任。

    所以她可以理解尤卿,此时那种失落的心情。

    尤卿沉默不言,转身就走。

    slva翻了个白眼,亦步亦趋的跟上,“喂,尤卿,你说,悠悠是会喜欢上叶昊那小子吧?”

    叶昊喜欢她那么多年,还费尽心机娶回家,不喜欢的话,到时候会不会惨一些。

    尤卿径自上车,“上车,我送你回去。”

    slva绕到副驾上,“你倒是给我个回应啊!你跟叶昊都是那种死面瘫!只会对尤悠笑!”

    “你的话太多了。”尤卿发动车子,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猛地冲出去,slva被惯性带着往前一冲,然后又甩回椅子上,整个人都被摔得头昏脑涨的。

    “尤卿!”

    **

    叶昊一路上开的飞快,尤悠坐他的车那么多回,这一回,可以算得上是火箭速度了。

    一路上两人都不说话,明明在刚刚两人还是好好的,但是一上车以后,叶昊正要开口说话,尤悠却撇开了脸,冷冷的闭上眼,而叶昊看见她湿透的衣服,也不好在纠结,生怕晚了她会着凉。

    尤悠走进屋里,直接进入房间拿着衣服就去浴室换洗。

    她生气了,真的是生气了。

    而这一股气,还是莫名其妙。

    对于尤悠这样忽然的脾气,叶昊并不急于去招惹她,他冷静的换上居家服,然后转身进入厨房给她下面条。

    尤悠冲澡出来以后,拿着电吹风坐在梳妆台前吹干头发,就开始发呆。

    董玥的话,影响到她了,而且,最大的影响,却是那一句叶昊会跟她离婚。

    离婚吗?

    两人是商业联姻,她嫁给他,不过是因为家族事业,她舍不得哥哥辛辛苦苦的保住的尤氏出事,所以她同意嫁给他了。

    两人没有爱……结婚这段时间,其实叶昊一直对自己很好,很包容,她是看在眼里的,但是,他对她是出于某种程度上的照顾,还是有其他的?她从未想过。

    而她心里有人,被她埋在了心底。所以,结婚以后,她从来没有考虑过,也许有一天,叶昊会喜欢别的女人,然后跟自己离婚。

    想到有那么一天,她的心情忽然有些沉重。

    叶昊走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尤悠坐着发呆,不知想什么出神,脸色有些难看。

    他走过去,温热的掌心覆盖上她的额头,“着凉了?”

    尤悠被他的动作一惊,猛地收回神游的灵魂,扯下他的手,语气闷闷的说:“没有。”

    她转过身子站起来,却被叶昊一把拉住,“我煮了面,趁热吃。”

    “我不饿……”

    “听话,你晚上都没吃东西,晚一点会饿的。”叶昊软着口气说。

    尤悠看着他握住自己手臂的手,沉默,然后默默的转身往房外走。

    叶昊蹙眉,她情绪很不对。

    叶昊一直耐心的等尤悠吃完了一碗面,才开口问她。

    “悠悠,你怎么了?”

    “没事,我累了,想休息。”尤悠转身越过他。

    “悠悠。”叶昊拦住,神情肃穆,“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尤悠憋着一股气不上不下的,她耳边一直回响着董玥那个小贱人的话,离婚离婚离婚!

    她忽然有些生气,一把甩了他手,语气极冷,“叶昊,收起你的假惺惺,我不需要!”

    “尤悠!”叶昊心口强烈的起伏着,这是第一次,他对她动气,仅仅是因为,她说他假惺惺!

    “在你的眼里我对你就是假惺惺?”他眼神凌厉的看着她。

    尤悠忽然有些害怕,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硬着头皮压在心里对他这个模样的恐惧,强作镇定的,又略带嘲讽的说:“难道不是?这边对我好,那边却给另一个女人希望!”

    如果以后他们真的要分道扬镳的,那么现在开始,她不需要他对自己好!她也讨厌每天有女人来烦她!今天是董玥,明天呢?有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她尤悠还没有闲到天天跟一群女人斗智斗勇!

    叶昊闻言皱眉,“我给别的女人希望?”他顿了顿,忽然悟了,“你是说董玥?”

    尤悠抿唇不语。

    叶昊心头的气忽然消了,他眸光温柔的望着她,语气有几分期待的试探她:“你这是……吃醋?”

    吃醋?尤悠皱眉,“没有!”

    “那你为什么生气?”

    尤悠一怔,是啊,她为什么要因为董玥生气?

    “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叶太太,难道我被别的女人起骑到头上来,还要感恩戴德?”是的,她即使不喜欢他,但是她也没有让自己丈夫被女人缠着的习惯,她反感!

    叶昊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叹了一口气,“悠悠,我跟她没有任何关系,跟你结婚之前本来是要跟她见一面的,但是她迟到了,然后我就离开了,就是那天在餐厅见到你的那一回。”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尤悠有些别扭,垂眸不看他。

    叶昊伸手轻轻钳住她的下巴,将她抬起脸与自己对视,“看着我,悠悠。”

    尤悠怔怔的与他对视,那英俊的脸上,有着严肃的表情,但是眼底却是柔情湛湛的眸光,她看着他宛如点墨的瞳仁,心底忽然掠过一丝惊慌,那种无措让她十分的不安,而又十分的期待,很诡异的感觉。

    “悠悠,难道你还没看出来?我喜欢你。”

    “你……你……说什么?”尤悠咂舌,觉得脑中嗡嗡作响。

    “我说我喜欢你。”

    “因为喜欢你,所以我不会与别的女人有暧昧,让你伤心,所以我才跟你结婚,我愿意照顾你,宠着你,呵护你,不强迫你,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我喜欢你,而且,喜欢很久了。”

    叶昊一口气说完,他一直压抑着的感情,终于得以宣泄,得以倾诉。他想,是时候了,该告诉她,自己的感情了。

    而尤悠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她耳边只剩下他那一句“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

    她忽然慌了。

    她猛地撇开自己脸,然后快速转身冲进了房间砰一下关上门。

    背靠在门上,她心跳时常,她捂着自己心口的位置,感觉到它跳动的频率,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

    怎么会?!她喜欢的人一直都那个人!怎么会为叶昊的话而心跳不已!

    她走到床边,将自己摔在床上,脸埋在枕头上,双手紧紧拽着被单,内心里像是有两个小人在互掐。

    一个声音在说,尤悠,如果你真的一直都没有变,没有喜欢叶昊,为何会让他亲吻自己,为何会因为别的女人而生气,为何会因为他的一句表白而心跳不已?

    你承认吧,承认,你已经,对他动心了。

    那个人,已经结婚了,你还死死固执的着自己喜欢他,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忠诚,又有什么用呢?

    你变了。

    但是,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反抗,不!我没有变!

    尤悠痛苦的闭上眼,她还是没办法接受,自己开始对叶昊动心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