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用行动证明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夜静悄悄的,尤悠趴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腹部阵阵皱缩的痛,让她怎么躺都不舒服。此时,她才后悔自己在巴厘岛的时候。太过于馋冰冻的东西来解暑,这会儿真的是自作自受。

    叶昊躺尤悠的身侧,两米宽的床。他让出了三分之二任由她翻滚,但是已经过去半小时了,她依旧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他长臂一伸,便轻易将尤悠拦腰搂了过来,圈进怀里,然后一个侧身,另一手臂直接穿过她的脖子。半抱着她,搂着她腰的手松开,直接覆盖在她的小腹上。

    尤悠紧贴在他身侧,耳边是他温烫的呼吸,“我肚子痛,不要抱着。”她说话有气无力的,病怏怏的,像是在撒娇,语气又软又轻。

    “就这样睡。”叶昊搂着她,脸贴着她头。

    尤悠本想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腹部那边感觉到有一股温热,那是他的手掌。常年的温热,此时正覆盖在她阵痛的位置,她似乎在心理作用下感觉到痛感轻了那么一点。

    她忽然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总是不说,但是每一次的举动,都是为她好,尤悠有些感动。他是这样不善表达,但是,他会用行动证明对自己的好。

    然后深呼吸一下,闭上眼。脸歪在他脖子上,闻着他身上的檀香味,渐渐睡去。

    次日。

    尤悠迷迷糊糊的似乎听到了叶昊的声音。

    “妈。今天我们不回去了,嗯。她身体不舒服,没事,还在睡觉……”

    他似乎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尤悠还是听到了,她闭着眼安静的躺着不动,心里对他故意压低声音不免有些好笑,他完全可以走去厅里接电话好吗?

    她不知道的是,叶昊不出去,完全是打算听完这电话以后继续爬上床睡回笼觉的。

    叶昊挂了电话,一转身,就看见了尤悠抱着被子侧躺着看着他,一双眼睛睡意朦胧的。

    “吵醒你了?”他走过去,有些歉意。

    “自然醒过来的。”她也不懂为何会醒的这么快,似乎就是因为感觉身边少了什么,她自然而然的就醒了过来。

    “谁的电话?”尤悠其实已经知道是谁,她只是再确认一下。

    “妈打来的,问我们几点回去,不过我跟她说了,你身体不舒服,今天不回去了。”叶昊一边说着,一边躺回床上,极其自然的抱过她。

    一个多月的习惯,尤悠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动了动,让他更好的抱住自己,“其实可以回去的,我好很多了。”

    “没事,困的话再睡一会。”

    “嗯。”

    再一次醒来,尤悠是被惊吓醒的,叶昊已经不知道何时已经起来,她掀开被子,低头一看。

    噢!那血迹斑斑的沾染在白色的床单上,像一朵梅花。

    她立刻从床上跳起来,跑进了浴室。

    等到她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看见叶昊正站着床边盯着看,她尴尬的走过去,一把扯过被子盖住脏了的位置。

    “那个……”尤悠窘迫得要死,“你先出去,我整理一下……”

    叶昊难得看着她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妈和阿珩过来了,你先出去,我来整理。”

    “啊?”尤悠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不用,我自己来整理,你先出去,我一会就好了!”

    但是叶昊哪里舍得让身体不舒服的她动手,直接将她推了出去,“妈在等你,快去,这里我来收拾。”然后砰一声关上门。

    尤悠差点就直接被那门给撞到鼻子,还想要走进去,身后却传来了叶母的声音。

    “悠悠,醒了啊?阿昊说你身体不舒服,是怎么了?”

    尤悠只好转头,慢吞吞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妈,叶珩,你们来了。”

    叶母殷切的握住她的手,“阿昊早上说你身体不舒服,看你脸色这么苍白,生病了吗?”

    叶母从小对自己就好,因为她和自己妈妈是朋友,然后她一直想要生一个女儿,但是生了两个都是儿子,所以对于她这个朋友的女儿,就格外的爱护起来。自从母亲去世后,尤悠更是得到她的宠爱,但是尤悠却在自己母亲去世后减少了到叶家的次数,因为怕看见叶母对自己的好,就会想起自己母亲。

    尤悠看着她,有些尴尬,叶珩这么一个小叔叔在场,她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来大姨妈痛的要死要活?虽然她神经大条,但是在很多事情上,她极为保守。

    “妈,我没事,只是昨天坐飞机晕机了,肚子有些不舒服。”

    “晕机?肚子不舒服?”叶母一听,眼睛就瞟到她平坦的腹上,“悠悠啊?你月事有没有来啊?”

    “咳咳!”叶珩坐在那喝着茶,被自己老妈的话给呛得不行,“妈!”

    “你闭嘴!”叶母凶了回去。

    “悠悠,是不是有了?”叶母满心期待。

    “没有。”尤正想着要怎么委婉告诉她自己是正在来月事,身后却传来了叶昊的声音。

    她回头看着他,脸悄悄的红了,他刚刚……竟然清理她弄脏的床单。

    叶昊扫了尤悠一眼,对上自己的母亲,蹙眉道:“妈,你们不要给她压力。”

    叶母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噎,“什么叫我给压力,我这不是担心吗?你们年轻人不懂,我们这些长辈自然是要多操心!若是你懂,至于二十八年才有老婆吗?”

    尤悠在心里表示不赞同,他是多厉害,妈你老人家是不知道啊,他懂得多了去了……至于为何二十八年都还是童子鸡,这只能问他本人了。

    那边的叶珩噗嗤一下笑了,很明显,他某一点和尤悠的想法是一样的,自己这大哥,活了二十八年,还是一个处男,一个豪门帅哥处男,这天底下,也只有他一个奇葩了。

    “妈……”叶昊有些无奈,“她是痛经,不是你想的有孩子。”

    叶母的心砰一下碎了,碎了……

    “痛经?”她重复一遍。

    尤悠面红耳赤的,点点头,“是的。”

    叶母眼底是掩饰不住的失望,尤悠看着她有些愧疚,要是他们知道,她和叶昊到现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估计会暴动了。

    “要是这样的话,饮食要注意了,严重的话,记得到医院检查一下,这个可不能开玩笑了,我都说让你们回家住,家里什么都方便,你们偏偏不听……”叶母开始开启唠嗑模式,尤悠只能受着,最后还是叶昊打断了。

    “妈,我们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您就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你的儿媳妇。”

    “你一个大老粗,懂什么!”

    尤悠看看叶母又看看叶昊,这段时间,还真的是叶昊一直将她照料的好好的,她忍不住出声维护叶昊:“妈,他很好,你放心。”系丸休巴。

    “总之我还是那句话,回家住。”

    “我说母上大人啊。”那边的叶珩听不下去了,“您老人家这样,还想不想早日抱孙子了?没有独处时间,哪里来给你孙子抱啊?您就省省心!”

    叶珩说这话的下场,就是被叶母捞起一旁的沙发上的抱枕直接摔了过去,“你个不孝子!怎么说话呢!”

    最后叶母和叶珩离开了不久,尤悠的大哥尤卿就登门了。

    叶昊破天荒的没有妨碍两兄妹叙旧,让他们在聊天的时候,他转身进了厨房去在做饭。

    尤卿靠在沙发上,黑白相衬的装扮,让他看起来有几分清隽俊朗,因为长得像母亲,便带了几分阴柔的俊美。

    他看了看厨房的方向,一手搭在沙发上,含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跟他相处的还好吗?”

    尤悠抱着抱着窝在从自己的位置上站起来走到他的身畔坐下,屈着膝盖,头窝在他肩膀上,依旧是撒娇。

    “哥,你想问什么啊?”

    尤卿对自己这个妹妹孩子气的行为摇了摇头,“他对你好吗?”

    “嗯,挺好的。”其实,除了有时候比较不讲道理,无可挑剔。

    “是吗?”尤卿笑了笑,低头看了一眼她有些苍白的脸,“那你呢?你对他什么感觉?”

    尤悠认真想了想,“还好。”

    “就还好?”这是什么意思啊?

    “哥,我跟他没有感情基础结婚的,除了这个答案,你还要我怎么回答啊?”

    尤卿转开眼不再看她,“如果受委屈了,跟哥说,哥帮你讨回公道。”

    事实上,当年叶昊就被他揍了一顿不轻的,不过想想那件事也不怪他,只是当时尤悠差点没命了,他气在心头而已。

    对于叶昊,他还是很放心,活在二十一世纪,二十八年的童子鸡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不然也不会让尤悠嫁给他了。

    吃饭的时候,尤卿感叹的说道:“做了快三十年的兄弟,第一次吃到你的你亲自做的饭菜,竟然是依赖我妹的福气,不容易啊。”

    叶昊勾了勾唇,不说话。

    尤悠却是很好奇,“你以前没有做过饭给哥吃?”他们感情这么好,他竟然一次都没有为她哥下厨过?

    “先喝汤。”叶昊把一早起来为她特意熬的乌鸡汤盛了一碗递给她,“我以前很少煮饭。”

    尤卿看了这一桌子菜,啧啧,都是尤悠爱吃的,而且,似乎还是经期适合吃的,他夹了一口菜尝了尝,连口味都符合尤悠。

    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叶昊,但是叶昊却在看着尤悠,盯着她将汤喝完又主动给她盛饭,眼底露出一抹既想欣慰又失落的情绪。

    欣慰是叶昊完完全全在知道怎么养着尤悠,失落的是,他家的小公主,已经属于别的男人。

    他有种自己辛辛苦苦种大的大白菜,好好的就给猪给拱了……

    午饭后,两人男人说的话题尤悠不感兴趣,便晃悠悠的回房间继续睡了。

    叶昊和尤卿坐在客厅上。

    “蜜月过得还行?”尤卿问。

    “嗯,总体还不错。”除了第一天,尤悠闹了那么一出脾气,接下来的日子,都是不错的。

    “阿卿。”叶昊抬头看着尤卿,将心底的担忧说了出来,“他应该快要回来了。”

    尤卿看着叶昊,不说话。

    “但是,现在悠悠还没有对我上心。”

    尤卿翘着长腿,他拿过一根烟,想要点上,但是看见叶昊蹙眉的表情,只好又放弃了,“你想要我怎么做。”

    “帮我拖延一下时间就行。”

    “多久?”尤卿挑眉,“你知道,梁家在国外的市场,我也不是那么容易动得了,太长的话,我无法保证。”

    “最少给我拖上半年。”叶昊沉吟了一会,神情肃穆,“我会在这半年,让悠悠怀上孩子。”

    尤卿一怔,有些不赞同,脸色一正说:“我说过,任何时候,我都是以她优先,你若是对她用强,我不会同意。”

    叶昊摇头,“我什么时候对她用过强?”

    尤卿绷紧着下颌,“你知道,我家里现在就只有奶奶和这么一个妹妹,你给我悠着点。”

    叶昊当然知道,也很明白尤卿有多宠溺这个妹妹,当年若不是他拦着自己,尤悠又哪里有机会认识那个人?更加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的事。

    “你应该明白,我对她的心,不会比你少,只会比你多。”

    当一个男人,执意沉溺在一个女人身上的时候,谁都比不上。

    **

    一个星期后。

    尤氏集团总裁室。

    “哥!”尤悠一脚踹开了总裁室的大门。

    尤卿坐在里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看见尤悠像是了吃了几顿的炸药一般冲进来,而她的身后,紧紧跟着自己的助理。

    助理冷汗涔涔的站在尤悠的身后,“抱歉,老板,小姐……”

    尤卿朝他摆摆手,“没事,你先下去,不准任何人进来。”

    “是。”

    尤悠的高跟踩在木质地板上,像是要被她凿出一个个洞来,她双手撑在案桌上,像一条喷火龙一样盯着他,“你欠我一个解释。”

    尤卿坐在老板椅上,眉目含笑,宠溺的说:“什么解释?”

    尤悠牙咬切齿的说:“为什么,我的职位,会变成了叶昊的特别秘书!我明明是尤氏市场部的总监!为毛休个假回来,就变成了叶氏总裁的什么狗屁秘书!”

    尤卿故作苦恼的捏了捏自己的眉心,“这个是奶奶的意思。”

    奶奶,你要原谅我,这个事情,只能由您老人家来背了,尤卿在心底默念。

    “奶奶的意思?”

    尤卿点头,“奶奶说,你都是嫁出去的人,就是泼出去的水,虽然尤和叶家一直友好,但是为了避嫌,最好的就是,你不要继续在尤氏里工作,而你想要继续工作的话,只好到叶氏。”

    尤悠:“!!”她竟然无言反驳!

    “我是尤家的人,我为什么要避嫌,我手里还拿着尤氏的股份呢!凭什么?!”

    “哎,悠悠,我也认为你现在的身份不适合继续呆在尤氏的市场部,那里掌握着一些核心客户机密的资料,虽然我知道你不会做对不起公司的事情,但是,不代表你身边的其他人不会对你动手脚,没事还好,若是哪天尤氏真的有机密客户资料泄露给叶氏员工的事件发生,你就会成为最大的嫌疑。这是我所不愿意看见的。”事实上确实如此,不过尤卿说的过重了一些,毕竟如果发生了这样事情,他和叶昊一定会全力维护她,但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个人再这么只手遮天,也无法保证万无一失。

    尤悠本熊熊燃烧的怒火,被尤卿的一番话给渐渐浇息了,她抿着唇,眼神怨:“那为毛要是叶昊的特别秘书啊?叶氏就没有其他的职位适合我?我是金融专业毕业的,不是文秘!也从来没有伺候过谁,现在让我当他秘书?”

    尤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所有的责任推给了叶昊,“这个是叶昊的意思,我没办法干涉你在叶氏的职位。”

    “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啊!你跟叶昊感情那么好,你跟他说一说,他至于这样给我安排职位吗?!”

    “悠悠,好兄弟,明算账,你让我怎么管他?”

    见她依旧愤愤然,他又说:“你要是不愿意,亲自跟他说,他应该会同意你的要求。”

    同意她的要求?

    “他不同意!”一大早的,就给她送来一分入职通知书,她当场就发飙了好吗?

    “那我也没法了。”

    “那要不,你辞职不干了?”尤卿试探的问。

    尤悠蹙眉看着他,“哥,虽然我从小就不愁吃穿,但是我是米虫吗?”

    “可是你尤做米虫的潜质。”

    “那你还是米虫的哥!”尤悠吼了他,“走了!”

    “开车慢点!”尤卿对着她背影交代。

    尤悠头也不回的摆手,“知道了!”

    她来去匆匆,只是为了发泄一下不满,唉,本来以为自己哥哥这边会理亏,不想他说的更加犀利,她当然是理解了他话中的厉害,才会消气的。自从爸爸妈妈去世以后,尤卿尚未年少的就扛起了公司的重责,十八岁的年纪,站在那一群随时撕碎人的饿狼当中,他披荆斩棘,一个人扛起了尤家,负责保护她。

    如果真的她被陷害成了商业间谍,他肯定会不顾一切的护着自己,正因为意识到这一点,她才认命。

    尤卿等尤悠离开后,拨通了叶昊的电话。

    “给她一些自由的时间,不要整天都黏着她,你这样小心适得其反。”

    那边的叶昊慢吞吞的说:“阿卿,你知道接手了叶氏以后,每天有多少时间是空暇的吗?基本上,除了吃饭睡觉,我一句话都不能跟她多聊,我把她放在自己身边,随时可以看到,这有错?”

    尤卿皱眉,“你是不是也找人插手了梁家海外的市场。”

    那边沉默了半响,“是。”

    正因为这样,他才更忙。但是,他别无选择,否则,一旦那人回来,他失去的,将会是一切。是的,失去尤悠,他就是去了一切。

    “如果悠悠知道了……”

    叶昊猛地打断他的话:“她不会知道!”

    他是不可能会让她知道的,她只需要知道,自己对她是最好的,就足够了,至于他耍了什么手段,她都不用知道。

    “行,我知道,你不要让他查到了。”

    “我心里有数。”

    **

    三天后,南城梁氏企业被爆进口的一批皮革原料检测含有致癌物质,被消费者质疑梁氏是披着羊头卖狗肉,纷纷要求给出一个说法。

    叶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戴着金边眼镜正在看资料,而尤悠则是百般无聊的摁着遥控器,随意转换着频道。

    “据调查,南城最大皮革供应商梁氏集团,近日被查出进口皮革含有致癌物质……”忽然,经济频道里传来女主持人流畅的声音。

    尤悠一向喜欢皮革制品,听到这个新闻,不由得认真的看了起来。

    “你对这个感兴趣?”叶昊听到电视机的声音,也不由得停下来手里的工作,转头问尤悠。

    尤悠收回目光,看着他,因为戴着金边眼镜,他看着有几分书生卷气,“女人应该都会关注这些……毕竟经常接触。”

    叶昊点头,遂补充:“放心,你用的那些皮包等等,都不是梁氏的皮革制造的。”

    “……梁氏这些年口碑不是一直都很好吗?听说海外市场已经是很稳定,而且发展前景也很好,怎么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叶昊摘下眼镜问她:“你很关注梁氏?”

    尤悠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叶大少,我在当你这个特别秘书之前,是市场部的总监,我这个总监不是只有一个头衔戴着看看的,我是靠实力说话的!”

    “但是,尤氏的生意,跟梁氏,是八辈子都打不到一竹竿,你还会连带关注?”叶昊的眼神有些晦暗不明,似乎在试探什么。

    “现在打不到一竹竿。不代表以后也搭不上,保持稳定不衰的情况下,多样化发展是很不错选择。”

    “看来你大学的老师应该欣慰了。”叶昊轻笑一声。

    “哼!”尤悠傲娇的哼了一声,话锋一转,“不过,这个梁氏海外总公司的负责人是谁?听说是个年轻有为的帅哥,你有了解过?”

    叶昊心头一跳,“你了解到多少?”

    “哦,没有多少,那时候上班,听到公司的一些小姑娘八卦来的,怎么?真的很厉害?”尤悠开始展现她好奇宝宝的功力。

    “我也只是知道他的英文名是bnh,因为为人比较低调,从来没有在公众场合出现过,所以不知道他到底是哪一国的人,更加不会知道是不是很帅。”叶昊避重就轻,说的似真似假,真假参半,“不过他在商业上的造诣却是让人佩服,听说梁氏海外总公司在他的带领下,一跃成为国内海外发展企业的领头。”

    尤悠点点头,冒了一句:“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现在梁氏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叶昊哑然失笑,伸手揉揉她的头。

    他告诉自己,她不会知道的,最起码,在他俘虏她的心之前,他不会让她知道,这个bnh的真正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