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姨妈来了 【两章合并更新】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醒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空,叶昊已经不在床边了,她脑袋有些痛,宿醉的后果。

    她坐起来。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睡衣,不用想。肯定是叶昊帮自己换的。

    不过,她昨晚是怎么回来的?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翻身下床,却意外的看见了床头柜子上的那两个小小的,栩栩如生的木雕,q版的尤悠和……叶昊?

    尤悠一懵,猛地抬眼望向门口,她心情十分复杂。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有一种她从来没有体会的过的情绪蔓延过心尖。

    她爬起来,冲到衣柜边上拉开了衣柜的门,果然就看了昨天尤好几件她试穿过的服饰整整齐齐的摆在里面。

    她站在衣柜前,双手攥成拳。她难以想象,昨天自己掉头走了以后,有那么一个男人,默默的跟在自己的身后,一路跟随,然后默默的将她看着喜欢的东西全部买了回来。

    她看着这些东西,还有自己明明喝醉了,还安安稳稳的躺在这里。不用猜都知道,叶昊到底做了什么。

    从来没有人这般为自己费尽心思讨好,他叶昊,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尤悠关上了衣柜的门,转身进浴室洗漱了一番,然后步出房间,叶昊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翻看着什么。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抬头看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柔和。“早安,早餐我帮你盖在那边,过去吃吧。”

    “早安。”尤悠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但是他确实一脸的平静,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怎么了?”见她站在不懂他,放下手里的书。

    尤悠咬了咬唇,摇头,“没事。”

    昨天的事情,他似乎当做没有发生一样,但是尤悠心底却有些不舒服,她有些愧疚,对他的愧疚。

    明明他是自己的名正言顺的老公,但是自己不单单不肯履行夫妻义务,连他吻一下自己,都惹得她发脾气。

    也不知道为何,越是跟他相处久了,她对他的害怕就是越少,脾气反而见长了不少,并且还是针对他,她也不懂自己这怎么了,不懂是否因为这一场婚姻她迫于无奈,所以将那些怨气都撒他身上,还是因为,知道他对自己好,所以肆无忌惮的对他凶。

    尤悠有些胸闷的走到餐桌上,埋头将他煮的面条吃了,然后又开始发呆。

    叶昊虽然一直在看手上的书,但是眼角的余光里还是一直在关注着尤悠,看见她望着自己发呆,他不由得转过头,她就猛地撇开了视线。

    “老婆,过来。”他当做没有看到她偷窥自己,自然的招呼着她。

    尤悠听到他的声音,乖顺的站起来走到他身侧,落在他身旁的沙发上。

    “你在看什么?”尤悠大概是觉得自己昨天太过分了,一坐下来就主动跟他说话。

    叶昊将手里的书推到她的面前,“旅游指南,来之前没有研究过巴厘岛哪里好玩,刚刚看了一下,你看下喜欢去哪里,我们安排时间去。”

    尤悠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凉凉的视线掠过他的脸,“你去哪里找的中文旅游指南?”

    叶昊说:“从南城带来的,阿珩给我的。”

    尤悠:“……”她应该说什么?从千里迢迢的南城,带了一本旅游指南?

    她动手翻了起来,没一会就翻了底,她只中了两处,“乌鲁瓦图断崖、阿勇河漂流,我们去这两处?”

    她没有抬头,继续说:“其他那些地方没啥新奇的,断崖看着还行,着漂流可以玩,你觉得呢?”说完她转过头,因为叶昊叶低头靠近她,两人之间的脸只有寸许距离,她这么一转,唇边不经意的擦过了叶昊的脸。

    她的心倏地一跳,脸霎时一片绯红,眼底有些许的惊慌,下意识的躲开了一些。

    叶昊虽然脸色镇定,但是他的耳根也悄悄的涂上一抹绯色,这几天他每天早晚都会跟她接吻,有时候是浅尝辄止,有时候是缠绵不休,但是他对尤悠依旧保留着一定的羞涩。

    尤其是这种不经意的触碰,更是让他心跳不已,被她柔软的唇瓣擦过的那一小块肌肤,似乎还留着她的温度。

    他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液,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尤悠几乎能够清晰的听到他吞咽的咕噜声。

    下一刻,她就听见叶昊略微沙哑低沉的嗓音响起,他灼烫的呼吸喷洒过来,她忍不住的想要躲,“今天,还没有早安吻。”

    “啊?”尤悠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暗,视线死死盯着自己的唇出,傻了眼。

    叶昊抬眼看她,认认真真的说:“今天早上,还没有早安吻。”

    所以呢?他的意思是?补回来?

    “你……你要补回来?”尤悠舌头打结。

    “可以吗?”因为昨天的事情,叶昊心有余悸,所以他低声咨询她的意见。

    尤悠瞬间有种遭雷劈的感觉,有没有搞错!想吻就吻啊!怎么还征求她的意见啊!她总不能不要脸的说可以吧?之前怎么不见他有这么礼貌?!

    “不可以吗?”叶昊眼底露出了一抹失望。

    尤悠看着他失落的样子,忽然有些于心不忍,他一直对自己那么好,而且也不是第一次吻了,再说,昨天他为自己做了那些事情,于情于理,都不应该拒绝他的。

    “你怎么变得这么绅士了,废话那么多,你到底要不要吻?”

    叶昊以为她不愿意,刚要放弃那冲动,忽然听到她有些凶巴巴的,不耐烦的一说,心底一阵狂喜。

    他双手捧着她酡色的脸,慢慢低头吻了上去。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之前的每一次,几乎都是他强行索取的,所以显得更为霸道一些,而这一回,她是主动答应让他亲的,某种程度上说,她是自愿的,所以叶昊动作格外的轻和温柔。

    尤悠看着渐渐在眼前放大的俊脸,心跳加速,她下意识的微微阖眼,脸上可以感觉他大掌的热度和属于男人的一点点粗糙感,他带着檀香味道的气息扑在脸上,有些痒痒的,让她呼吸一紧,她第一次那么清晰的感觉到,原来男人的唇都可以这般的柔软。

    她忍不住伸出手扶住他宽厚的肩膀,身体有种奇怪的冲动,喷薄而出,她不由自主的往他贴近,脸迎合着他。

    尤悠的举动,无疑是给了叶昊极大的喜悦。

    他睁开眼,借着落地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便看见她长而卷的睫毛轻颤着,眼底下一小片阴影,不停的摇曳,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一下一下的,甚至不经意的扫过他脸,痒痒的,她这样的柔美,像是盛开的花朵,在自己的面前绽放,有独特的芬芳。

    尤悠第一次有了回应,叶昊像是久旱获露的沙漠,恨不得将她揉进身体,融成自己的骨血。

    “老婆……”他低声唤着。

    尤悠被叫的有些又羞又怒,不理他。

    他却离开半寸,目光如炬,有些固执的继续叫:“老婆。”

    尤悠双眼迷蒙,闻声掀开眼,叶昊同样满脸通红,但是他也还敢厚着脸皮这样逗她,尤悠看着看着忽然噗嗤一下笑了。

    叶昊蹙眉,大掌伸到她的胳肢窝处,威胁的说:“你取笑我?”

    尤悠很不给面子的点头:“你这样,真的好好笑。”一个面瘫,总是接吻就脸红,她忍不住啊,发现他还真的是,纯得可爱。

    叶昊一个使劲,尤悠就被压在了沙发上,惊呼了一声:“啊!”

    “取笑我?”叶昊勾着唇,眼底有着熠熠的光泽,那惊为天人的笑容,又是看得尤悠心跳漏一拍。

    “你……你要干嘛……”尤悠警惕的看着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竖起了耳朵。

    “这样……”他伸手将她的肩带挑落,低头咬了她白玉般的肩。

    “痒……呵呵呵……别!”但是某人根本就不放过她,反而是更加的放肆,惹得她痒得阵阵发笑着挣扎。

    “别别……我错了!”尤悠双手低着他结实的胸膛,笑的岔气,十分乖顺的求饶。好女不吃眼前亏!

    “知道错了?”叶昊看着她红扑扑的,剔透的脸,声音黯哑,眸光深。

    “错了错了……”尤悠连声说道。

    叶昊轻笑,然后唇重新覆盖上她。

    旅游指南掉在木质的地板上,发出“咚”一声闷响,没人听到那声音,只有彼此的心跳声,“普通扑通扑通”的响。

    这一次的吻格外的冗长而缠绵,直至两人呼吸都不顺畅以后,他才放过她,然后他整个人埋首在她的脖颈间,嗅着她身上特有的茉莉花清香。

    “悠悠……”他有些难受的低声呢喃着她的名字,身体的某处让他此时真恨不得不顾她想法将她拆吃入腹。

    尤悠渐渐的恢复了清明,某人的身体变化,让她羞得脸要滴血,她躲在他肩窝上,一动不动,生怕一个动作就会招惹到这头狼。

    “那个……你好重……”尤悠快要被他压得喘不过气。

    叶昊这才从她身上爬起来,顺手将她拉了起来,帮她整理好衣服。

    “你先看着还有哪里想去的,我去洗个澡。”

    “嗯。”尤悠不敢看他,局促的抬手将头发捋至而后,装作不在意的捡起了地板上书。

    她含羞的模样,让叶昊又是一股热血冲向脑门,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快步往房间走去,他担心自己晚一步,就会忍不住将她压下身强行要了她!

    等到叶昊的身影消失在门后,尤悠猛地将杂志一把丢在桌子上,双手捂住脸,懊恼的呻吟了一声:“噢……”

    天啊!他们刚刚……

    刚不单是他有情动的迹象,自己也有!他停下来之前,她脑海中完全没有抗拒的意思!只想要更贴近他!

    想到自己刚主动,她就懊恼不已,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作啊?之前自己一直都那么冷,现在忽然这么热情……

    结果,叶昊这一洗澡,就洗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出来。

    尤悠已经用笔记本在客厅里看了好多集动漫,他才慢悠悠的走出来。

    尤悠看着他,都要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在里面自己在解决……系丰呆扛。

    两人就这样磨叽到了中午时分才出门。

    叶昊带着尤悠去吃了旅游杂志上推荐的美食,不过尤悠基本都是觉得一般,应该是不习惯西餐,她觉得那些玩意还不如叶昊早上煮的那一碗面来的好吃。

    吃饭的时候,尤悠问叶昊:“你怎么会煮东西的?”而且,味道还很不错,起码,很符合她的胃口,虽然他只是做了一份早餐。

    她是尤家小姐,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更别说他还是叶家的大少爷,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天生就什么都会,还是怎么的。

    叶昊将剔干净鱼刺的那一碟鱼肉放在尤悠的面前,拿着湿张纸巾擦拭自己的手,一个简简单单的擦手动作,被都被他做的高贵而优雅,看着尤悠一阵无语。

    他端过一旁的红酒抿一口说:“自己住的时候,不想吃外面的东西,学了一点。”

    “哦。”这个男人还真的是什么都会,“是嫌弃外面的东西不干净?”

    尤悠记得叶珩说他有洁癖,而且是严重的洁癖。这一点,尤悠其实没怎么看出来,因为他会吃自己吃剩的东西,她吃过的他也不嫌弃口水,甚至她记得昨晚上自己醉酒以后似乎吐了?因为早上进浴室的时候看见了那脏兮兮的衣服,这些他都帮自己换了下来……

    这是有洁癖的人不会干的事吧?

    不过他公寓那边倒是干净到一尘不染,东西排放的整齐有序,甚至她换的衣服随便丢了,他都会捡起来放好,或者是拿去洗干净……

    好吧,很矛盾,她不懂了。

    叶昊却眼神闪烁了一下,顺着她的话说:“嗯。”

    其实,他没有告诉他,即使他有洁癖,要在外面吃东西,还是可以找得到安心吃下的东西,至于他为何要亲自动手?或许她永远不会知道,他为了她这个小吃货,从十八岁就开始自己动手学习厨艺,只是为了喂饱她,满足她的刁钻。

    尤悠蹙眉,筷子伸到他剔了鱼刺的鱼肉上,夹了一口塞进嘴巴,嘟嚷了一句:“王子毛病……”

    叶昊听着,看着她嫌弃的表情,嘴角轻轻一挑,不反驳她的话。

    昨天在大街上发生的那一场争吵,他不提,她也不提,当做没有发生,她又恢复了神经大条的性子。

    这是他所希望的,就这样就好了,既然有些事情无法忘记,那就避免不去触碰不去谈,就好了。

    **

    到阿勇河的时候,已经是正当午。

    今天的天气很好,万里无云,天空蓝湛蓝湛蓝的,因为阿勇河两岸均是原始森林,所以他们甚至感觉不到炽热,反而是透心的凉爽,空气中的青草绿叶味道,更是沁人心脾。

    两人都换了泳衣,然后穿上救生衣戴上头盔,叶昊扶着尤悠上了橡皮艇,然后坐在她身旁,耐心的听教练讲解安全须知,因为尤悠听不懂教练的话,所以叶昊翻译了一遍给她听,并一再嘱咐她要严格按照教练说的做。

    尤悠翻了个白眼,对于叶昊在这样操碎心的嘱咐有些无语,她说:“叶昊,我不是小孩子,我知道。”

    叶昊却是不将她的抱怨停在耳里,而是又细心的检查了一遍她的救生衣有没有穿好,一切准备完毕,教练带着他们开始往漂流进军。

    开始的时候,水面很平静,尤悠只是安静的坐着伸手下去玩水,冰凉的水穿过肌肤,有些许凉意,之后水面慢慢的就有坡度了。

    尤悠一向都是胆子大的人,喜欢刺激,她看着渐渐尤坡度的水流,心情开始激动,她转头,看见叶昊淡定的想弥勒佛一样,玩心大作。

    “叶昊,玩‘蹦蹦’jp!”漂流嘛,当然是要在落差比较大的地方,坐在船上冲下去!这样才会刺激啊!避开落差,这还算漂流?

    叶昊无奈的看着她孩子气的玩心,转头跟教练说了几句,然后又回头对尤悠说:“一会听我的指挥,现在我们一起往前划,会吗?”

    “会!”

    然后橡皮艇上的三人,同时往前划,橡皮艇从一个高落差上俯冲下去前一瞬,叶昊快速的说:“抓住船边的绳子不要动!”

    刷的一下,尤悠感觉从半空中直接掉了去下,失重的感觉如同坐云霄飞车,然后,他们冲进了一个小瀑布,直接被淋成了一个落汤鸡。

    尤悠却兴奋的大叫起来,叶昊看着她开心的模样,忍不住也笑了。

    就这样,一路冲击下去,漂流下来花了两个多小时,而在漂流的整个线路上,两岸的原始森林景观不断的变换着,他们看见了茂盛的树林,也看见了辽阔的田野,穿过阴森黑暗的蝙蝠洞,也撞进了美丽的瀑布,风景令人赞叹不已,过程让人刺激不已,让尤悠十分的满足。

    上岸的时候,尤悠和叶昊全身都是湿透的,因为是原始的水源,即使在三十多度的高温里,也还是有些冷。

    尤悠的嘴唇冻得有些发zǐ,很快就被叶昊赶去换了干爽的衣服出来。

    回去的路上,叶昊问她:“玩的开心吗?”

    尤悠调整了一个姿势,点头,漆黑的眸子灿若星辰,唇边笑意不减,“嗯,玩的不错。”

    叶昊揉了揉她的头,宠溺道:“那就好。”

    接下来几天,两人像是有了默契一般,睡前一个冗长的吻,醒来时在床上纠缠一小会,然后接着按照行程出发,将巴厘岛玩了一个遍,接下来的地方几乎都是看风景放松心情的地方。

    因为没有什么刺激的活动,尤悠本来兴趣不是很大,不过她中间给苏浅和宋希打了一个国际长途,她们说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让她好好玩,然后多拍些照片回来让她们欣赏,所以之后她开始疯狂的拍照,玩得开心的时候,还会跟叶昊合照一些留念。

    一个蜜月过了将近一个月,但是叶昊和尤悠,除了接吻,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更不要说南城这边,一堆的人等着尤悠的肚子有种子了……

    回来的时候,又是一番折腾,依旧是夜里到了南城了,因为已经深夜,所以来接机的是叶昊的助理郭昱。

    郭昱看见尤悠整个人瘫软的挂在叶昊身上,有些意外,还以为尤悠跟叶昊的感情好如胶似漆了,结果叶昊说了一句:“晕机了。”他的奢望瞬间碎了一地。

    尤悠觉得出国的时候晕机吧,是因为飞机上的东西太难吃了,但是现在回来,吃的东西是叶昊特意弄的三明治,不难吃啊,她还吃得有滋有味的,可是还是吐得一塌糊涂,活了二十五年,坐了那么多次飞机,竟然是在度蜜月的时候,来回都晕了。

    郭昱开着车,不时的偷瞄后视镜里的叶昊,看见他垂眸温柔耐心的将尤悠不停点点点的头扶好。

    虽然当叶昊的助理不久,但是在此之前,他一直都知道他的为人,因为自己的父亲,是叶爷爷一手提拔的人,从小,父亲就在自己耳边说起叶昊如何如何的出色,他也见过他几次,很冷的一个人,不言苟笑,严肃而深沉,似乎什么都入不了他的法眼。

    成了他的助理以后,更是深刻的体会到,他的严肃和认真,冷酷与果伐,从来没见他笑过,而第一次听到他笑,却是在那家餐厅里,他们在等董家小姐吃午饭的时候,对面卡座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傲慢不屑的声音,嘲讽的说“海龟”,当尤家二小姐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又破天荒的对他使眼色,让他离开。

    大概是那时候,他就明白尤悠对叶昊,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郭昱总算见识到叶昊不为人知的一面,当车子到达御锦花园的时候,尤悠已经睡着了,他竟然轻手轻脚的将尤悠一路抱回了公寓。

    郭昱想,原来,越是冷的男人,越是多情而温柔的,尤家的二小姐,还真的挺幸福的。

    这天睡到下半夜的时候,尤悠忽然被腹部一阵的刺痛给痛醒了。

    她浑身冒着冷汗,腹部传来一阵阵的刺痛,让她忍不住低低呻吟。

    她发出一点细微的声音,叶昊马上就醒了,因为是抱着她睡的,所以马上就发现了她出了一身的汗,身体却发冷,他长臂一伸,开了床头灯。

    橘黄的灯光让尤悠眯上眼,叶昊有些着急的问:“悠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尤悠咬着唇,哪里说得口啊!她这是来大姨妈了!sht!她在心底咒骂了一声。

    “没事,你睡觉,我去上个厕所。”说着,她就爬了起来,但是痛的她手脚发软,爬到一半,忍不住又弓着身子趴在床上喘气。

    sht!这一回怎么痛的那么厉害!

    她的冷汗都将睡衣给浸透了,叶昊见此,从床上站起来,捞过一旁的衣服套在身上,直接将尤悠打横抱了起来。

    “我送你去医院!”

    尤悠脸上发白,唇上的粉色也是苍白如纸,她出声拦住叶昊:“不去医院。”

    “你都这样了,必须去。”叶昊抱着她就往房间外走。

    尤悠急了,她这是来个大姨妈还整到医院去,不笑掉了人家大牙!

    “我说不用!我上个厕所就好了!你放我下来!”

    “悠悠,乖,不舒服就去医院看一下。”叶昊见她脸色惨白,冷汗直冒,他不放心。

    尤悠真的是被气得要晕过去了,一激动,感觉下体猛地涌出了一片的湿热,她的浑身一僵,羞愤得惨白的脸上竟然隐隐约约的有些红晕。

    “叶昊,你快放我下来……”她真的想死啊!

    叶昊皱眉,“你怎么这么固执?”

    因为下面的液体开始越来越多,尤悠叶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拽着他的衣领大声嚷了起来:“我叫你放我下来!”

    “不行!”

    尤悠又生气,肚子又痛,下面还全湿了,眼看他就要抱他走出大门,她终于不顾一切的对他吼:“我来月经了!不用去医院!你赶紧放我下来!”

    叶昊一僵,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来月经?”

    “是,你快让我下来啊!”这块木头,她要血洒当场了!

    叶昊的脸“轰”一下烧烫了起来,眼神闪烁,若不是此时灯光比较暗,尤悠又痛的死去活来的,她一定会发现他脸红成猴子屁股的滑稽表情。

    他并没有放她下来,而是将她在直接抱进了浴室,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尤悠蹲在马桶上,真恨不得直接将自己冲进马桶消失了。

    浴室门外传来叶昊的声音:“衣服我给你放门外。”

    “啊!”尤悠捂着脸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弄干净自己走出来的时候,叶昊刚好端着一个杯子走进来,她现在都要没脸看他了,但是肚子还是很痛,她直接爬上床躺了下来,一动不动的挺尸,准备歇会。

    “还很痛吗?”叶昊在床边坐下来。

    “嗯。”很痛,这种痛,是第一次,她感觉有人拿在一把倒刺的刀子在理反反复复的同她。

    “起来把喝了这红糖水再睡。”叶昊扶她坐起来,将红糖水送到她唇边。

    尤悠叶不矫情,她喝完了以后才想起来,“你这里怎么会有红糖啊?”刚刚看他一副木讷的样子,肯定不会知道女人来这个痛的时候可以喝红糖水的。

    叶昊扶她躺好,“当初你哥拿过来的,他跟我交代过。对不起,我忘记了这件事。”

    确实是尤卿准备的,也说过尤悠这个毛病,他没有经历过,就把这事儿给忘记。

    尤悠有些气短的闭上眼,翻了一个身不再说话,她觉得,自己这个大哥,真的是很鸡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