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你这叫衣服吗?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八月的巴厘岛,为旱季,也是巴厘岛旅游的旺季。

    因为就近海边,温度便高了不少,尤悠是冬天怕冷。夏天怕热的人,极寒或者极热,她都受不了。这大概就是公主病,她也不止一次庆幸自己生在富贵之家,否则她应该早就归西去了。

    因为怕热,所以她出门前,整理的衣服都是短裤和纱裙,能露的绝对不遮,能脱的绝对不会穿着。

    只是,她这样的服装。却硬生生的被叶昊嫌弃起来。

    时间倒流到出门之前。

    尤悠穿了热裤,吊带露脐装,带着一顶帽子,刚走出房间,叶昊的眉头就皱得老紧。

    “你就这样穿出门?”叶昊指着她身上的装扮说。

    尤悠低头看了一下,无辜的望着他说:“有问题?”

    “你这些叫衣服吗?”他不赞同,“露的太多了,去换过。”

    尤悠:“……我一直都是这么穿的,再说,满世界的人都是这么穿的啊,外面天气这么热,我这样凉快。我不换。”

    叶昊二话不说拉着她的手将她带到卧室,“你跟我来。”

    走进去以后,他转身拿着一条自己的四角内裤,放在尤悠的身上一比,一副你看的表情说:“你看瞧,我的内裤都比你这裤子长,你这叫衣服?换。”

    尤悠面红耳赤的一把拍掉他的手,恼羞成怒的瞪着他:“你变态!”

    可不是变态?竟然拿着他的贴身衣物在自己比在自己的身上,他也是够了!

    叶昊不以为然,继续坚持。“换。”

    尤悠咬牙切齿的说:“换就换,你给我出去!”

    好了,尤悠这回换成一条浅米黄色的纱裙。吊带露肩,下摆仅仅遮住屁屁,大长腿依旧裸露在外面看风景。

    走出来,叶昊有事一阵眉头蹙成疑团,尤悠看见了,火气上来了,先声夺人,“你该不会还要我去换吧!”

    “你都有自知之明了,何必还要穿着出来……”叶昊看着她,丝毫不愧疚。

    尤悠知道,这个男人固执霸道不可理喻!跟他讲道理根本没用!所以,她又气呼呼的转身回了房间……

    最后,尤悠换了一条碎花纱裙出门,依旧是吊带裸露香肩,只是下摆的内衬到膝盖上寸许,外面一层轻纱直接笼罩到脚踝,在轻纱下,那一双长腿若隐若现的,更是引人遐想,然而这已经是她的极限,叶昊看着她炸毛的表情做出了让步,同意她穿这一身。

    她头上带着一顶白色的沙滩太阳帽,中长发披散在肩上,这散发也是叶昊的要求,不准她束起来,她觉得这个男人实在变态,大热天的,披头散发热死人,可是他坚持,她拗不过,只好同意。她当然不会知道,叶昊这样只是为了让长发遮住她圆润洁白的美肩。

    脚踩在库塔海滩上,隔着沙滩鞋,尤悠都可以感受到脚下洁白沙粒,细腻的触感传来的一阵阵灼烫的热度,海风阵阵扑来,有些湿腻,但是因为远处风景的美不胜收,尤悠倒是不觉得讨厌。

    库塔海滩风急浪高,是冲浪的好地方,尤悠跟在叶昊的身后走着,看见不远处一群年轻人正在冲浪,几米高的海浪将人带起来,那些技术厉害的在海浪上做了好几个高难度的翻滚动作,看的有尤一阵激动,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目不转睛盯着看。

    好想试试看!

    叶昊走出一小段,发现身边的人没有跟上来,回头就看见她咬着下唇,眼底露出渴望的表情,死死盯着那边的冲浪人群。系乐鸟亡。

    这个小女人,爱刺激,爱玩,爱吃,爱睡,他当然知道她想干嘛,不过,这种运动太过危险,而且据他所了解,她的水性只能说一般,勉强可以不会被淹死在泳池,所以,这种风浪中玩刺激,他是不可能会应允她的。

    他往回走,站在她身边,“想玩?”

    “呃?”尤悠回过神,有些不好意思,“想,但是,我水性不行,也没玩过,玩不来。”她的语气中满满的可惜。

    叶昊挑眉,她倒是有先见之明,“我还以为你想玩,命都不要了。”

    “才不会!我很怕死的!”尤悠瞪他,然后越过他往前走去。

    叶昊站在原地,看着她纤瘦高挑的声音,心底一个声音响起,既然那么怕死,当年你是哪里来的勇气,对自己下了那么狠的一刀?

    尤悠走在前面的冰店停了下来。

    叶昊走过去,“想吃?”

    “想。”

    那花式冰淇淋,看着实在可口,再则,天气这么热,能吃一口冰的,肯定会很舒服。

    “那就吃吧。”叶昊伸手替她将唇边的发丝撩开,眼神宠溺。

    尤悠有些不自在,还没有躲开呢,他就放下了手,对那边的老板说了一窜她听不懂的话,然后那个老板哈哈笑着,非常热情的说了些什么她没听懂,只看见了叶昊第一次,对自己以外的人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在那热烈的阳光下,明晃晃的,晃瞎了她的眼睛。

    尤悠接过老板递过来的冰淇淋,那老板还对她说了一句什么话,她转头问叶昊:“她说什么?”

    “说你漂亮极了。”叶昊温柔的回头。

    尤悠有些不好意思,难得腼腆的对那老板露出一个笑容,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感谢。

    尤悠一边走,一边啃着手里的冰淇淋,余光里看见叶昊从刚刚老板跟他说了话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微微笑,她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侧过脸问他:“刚那老板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让你这么开心?”

    叶昊盯着她舔着冰淇淋的唇,眸色变得深,内心一阵骚动,他第一次,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如此想要亲吻一个女人。

    “她说我们有夫妻相。”

    呃……尤悠被他看得不自在,下意识的啃了一口冰淇淋,结果发现叶昊两眼发光的盯着自己……

    “你要吃吗?”她小心翼翼的问。

    叶昊看着她递过来的彩色冰淇淋,在阳光下有些化了,说实话,他不喜欢吃甜食,而这种东西他更是敬谢不敏,然而,看着尤悠小心翼翼的模样,他忽然不忍心拒绝她,然后低头咬了一大口。

    入口即化的味道,太甜了,有些腻,他眉头几不可闻的蹙了一下。

    尤悠半张着嘴巴瞪着眼前这个男人,心底掀起了巨浪,她只是客气的问他一下而已!这个人怎么那么恶心啊!着冰淇淋她刚刚舔过的啊!他……他竟然就这样咬了下去!他不是有洁癖吗!怎么她这样吃过的东西他都不嫌弃?!

    “你吃吧。”叶昊将她的手推了回去,看着她吓傻了样子,有些好笑。

    尤悠蹙眉,嫌弃的说:“你吃过的,我不要了!”

    叶昊从她手里将冰淇淋拿了过来,然后一声不吭的又咬了一口,尤悠还在发愣,不料叶昊却忽然一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将她强行压向自己,唇覆盖上去,迅速用舌头撬开她的贝齿。

    然后,将口中化了一半的冰淇淋渡到她的口中,尤悠伸手推他,却推不开,脑袋紧紧白扣住,只能任由口中的冰淇淋融化,然后吞了下去。

    两人的唇齿之间,都是冰凉的冰淇淋的味道,香甜顺滑,叶昊还与犹未尽的在她口腔里横扫了一遍。

    在这异国街头,他们旁若无人的亲吻着,那么养眼的一堆中国男女,引得众路人纷纷侧目,露出微笑欣赏了一番。

    叶昊一松开她的唇,尤悠就咆哮了:“叶昊!你好恶心!”

    恶心死了!居然这样让她吃冰淇淋!

    叶昊却是勾着唇,眉头轻挑,“哪里恶心了?”

    他觉得一点也不恶心,即使他讨厌的这甜腻的味道,都变得十分的可口起来,以为她的唇,而改变了他对着冰淇淋的味觉。

    “你……你……”

    “嗯?我怎么了?”叶昊含笑望着满脸通红的尤悠,心情愉悦,他从来不知道,这个调皮鬼,也会这么容易脸红。

    “脏!”

    “脏?”叶昊整好以暇的望着她的脸,理直气壮的说:“我们不是第一次接吻了……”

    尤悠被他这模样气得一噎,气得掉头就走。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气什么,明明,这种这么亲密的事情,连那个人都没有这样过!可是,现在她却短短几个月,就跟叶昊在大街上这样肆无忌惮的亲密,甚至,她刚刚,明明就发现了自己竟然有冲动回应他!这样让她难以接受,她觉得自己跟那种三心两意的女人没有区别。

    还是说,她真的生气叶昊这样对自己。

    叶昊见她情绪似乎不对,脸上的笑容一僵,忙追了上去,一把从扯住了尤悠的手。

    “你怎么了?”

    “放开!”尤悠用力甩他,声音有些尖锐。

    但是叶昊却一把钳住她的肩膀,把她扳过身子,面对着自己。

    尤悠挣不开,还好低着头。

    “悠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叶昊心里悬着。

    尤悠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要是你不喜欢我那样,那我改,你不喜欢我做什么,我都改,别生气了,嗯?”

    听着他低声下气的哄着自己,尤悠憋得鼻子一酸,眼睛瞬间就湿润了,这个男人,一向意气风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此时,竟然为了自己莫名其妙的脾气而这般放下身段。

    她想起来从前的自己,在那个男人面前,他一直都是要将就他,一直一直让抛弃自己底线,只是担心他会离开自己,可是最后呢?无论她做了什么,他还是走了……

    “悠悠?”见她不说话,叶昊有些慌乱起来。

    “叶昊。”尤悠抬起头,眼蓄满了泪水。

    叶昊震惊的看着她,他有些慌的抬手,用指腹胡乱的拭擦她滚烫而下的眼泪,“别哭,是我不好。”

    “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你为什么要低声下气对我好?你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折磨的自己耐心?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你不是他……”

    为什么……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