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每天一个早安吻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从未想过,有朝一日醒来,身边会躺着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竟然是她一直敬畏的高冷隔壁大哥。

    她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有种乱伦的错觉。是的,她心理上对他的畏惧和抗拒,让她种种不适应。

    可是现在怎么回事呢?

    她就躺在叶昊的怀里。而且,她还像一只八爪鱼似的死死缠在他的身上,对于自己这种死睡像,真的是很无奈很无奈。

    她也不敢乱动,生怕惊醒了这个男人,两人尴尬。于是只能瞪着眼睛,细细打量起他的脸。

    尤悠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他,他的皮肤很好。很白,但是却不病态,一双剑眉又浓又黑,却并不凌厉,那双深潭般复杂的眼睛紧闭着。他无疑是帅气的,高挺的鼻梁,飞薄的唇瓣,刀削的轮廓,无一不彰显着他的得天独厚。

    即使是从小见过无数帅哥的尤悠,也不得不承认,睡着的叶昊,柔和的脸。真真是好看。

    尤悠的视线落在他红润的薄唇上,脑海中忽然想起了那天在后花园里,他红着脸吻自己的场景,那样生涩,吻得她唇生疼,一个二十八岁的成熟男人,充满魅力的男人,竟然红着脸对自己说:这是我的初吻。

    她忽然有些好笑,要知道,她认识的那么多贵公子。身边的女人都是换来换去的,即使是自己的哥哥尤卿,也有过女人。他叶昊这么出色的男人,竟然初吻都保留了二十八年。

    呃……他不会是弯的吧?不对,昨晚她明明感觉到他哪里的肿胀……

    哎呀!呸呸呸!尤悠你这个白痴在想什么!她闭上眼狠狠的在心里鄙视自己,脸不由得绯红起来。

    “你在做什么?”忽然,耳边传来一声男低音,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低沉而沙哑,但是充满了磁性。

    尤悠一僵,全身血液猛地烧起来,靠!他醒了!怎么办怎么办!继续装睡吧?应该不知道吧?嗯,闭眼继续装!不然呢?她现在可是全身都缠着他啊!系岁尽扛。

    “悠悠?”叶昊轻声唤她,没有回应,没有动静。

    他动了动,低头看着她的脸,双眼紧闭,他忽然笑了,这个女人,真不知道该说她笨还是傻。

    他本想顺从她的意愿将她挪开,不过看着她手脚并用的抱着自己,他就又舍不得离开了,这般的亲密,是他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的呀。

    于是,他不动了。

    尤悠本以为他要起来了,还庆幸来着,结果……啊!他这么又继续搂着她不动了呢?!拜托,你能不能起来啊,她在心底哀嚎。

    叶昊盯着她半响,忽然贴着她的耳朵缓缓的说:“老婆,睡着的人,睫毛不会一直抖的……”

    尤悠一僵,继续装,就是不睁眼。

    “老婆,我想吻你……”

    听到这里,尤悠终于有了放映,她装模作样的呻吟一声,“嗯……”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睛。

    “嗨,早安。”

    嘿嘿,嘿嘿……靠!

    尤悠真的是要被叶昊打败了!他这么敢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竟然……这根本不是她认识的叶昊!

    叶昊勾唇轻笑,“早。”

    话落,他的吻也落了下来。

    本想浅尝辄止,可一旦触碰到她香甜迷人的唇瓣,他就忍不住渴望更多,原来,吻一个人也是会上瘾的,他已经对她的唇上了瘾。

    尤悠再一次被他突然的吻给惊呆了,唇上的温度渡过来,男人的气息浓郁而霸道,他吻得很温柔,而她慢慢的,竟然闭上了眼睛,承受着他的吻。

    不得不说,叶昊的学习能力很强,仅仅是第三次接吻,他就已经融会贯通,知道如何享受吻,以及带领着对方沉溺其中。

    他从一开始的横冲直撞,到现在舔舐辗转,带给了尤悠从所未有的动心之感。

    叶昊见她闭上眼,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忍不住的吻得更深,更投入,一直沉沦下去。

    尤悠的脑中一片的空白,她只觉得身体酥麻,然后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忍不住的嘤咛一声,双手抵着他灼烫的而结实的胸膛,无声的承受着。

    窗外的阳光偷偷从窗帘的缝隙中溜进来,在地上摇曳着,这样温柔的早晨,一对人,感受了一场深吻的动情。

    两人磨叽了半天,终于从爬了去起来。

    叶昊坐在驾驶座上,心情如同今天明媚的天气,十分愉悦。而反观坐在副驾上的尤悠,她就有些心情复杂了。

    早上的时候,他将她吻得断气,终于舍得放开她,然后对她说:“老婆,以后每天早上一个早安吻。”

    他老婆老婆的叫得那个顺溜,结果那一张脸,红的尤悠直想笑,但是她还是很有良心的憋住了。

    不过,每天的早安吻?

    “你的要求有点多……”

    “你昨晚答应我,试着接受我的一切的。”他压着她,“而这早安吻,不过是我的其中一个部分。”

    她能不能反悔?

    尤悠:“……好。”其实除了答应,她别无选择。

    在跟他结婚之前,苏浅就跟自己说过一句话:不管你过去喜欢谁,不管你是否真心嫁给他,既然决定与他共度余生,那么就要试着接受他的存在,只有这样,你才不会让自己过得狼狈不堪。

    是的,她已经嫁给他,即使她一时无法接受,但是她不能一直抗拒他的存在,她总不可能让他一辈子不碰自己。所以她必须学会适应他的生活,然后平静的过完剩下的一生。

    如果他愿意努力,那么,她又有什么理由不改变自己呢?何况,哥哥和奶奶,大家都觉得他好。

    叶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就放过了她,先行从床上起来。

    “起来洗漱一下,跟我回叶家,爷爷应该在等着我们回去。”昨日婚礼在酒店举行,婚房也是安排在酒店,他们还没有回到叶家。虽然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但是老一辈的爷爷,有些传统的观念,还是遗留了下来,所以今天尤悠要以孙媳妇的身份,回去奉茶。

    “哦。”尤悠从他的怀里爬起来,迷迷糊糊的掀开被子,结果就听到身后倒吸冷气的声音,她回头,看见叶昊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满脸通红。

    她楞了几秒,然后低头。

    “啊!!”

    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了浴室,砰一声甩上门,在门后,她第一次听到了叶昊放声大笑,那爽朗的声音,刺激得她面红耳赤。

    她自认为自己跟矜持两个字完全不搭边,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羞愤到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想到今早的一幕幕,尤悠的脸又燥热起来,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瞄了叶昊一眼,看见他微微上翘的唇角,脸上抽了抽……

    然后有些郁闷的扭头看向窗外。

    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slva的电话,她接起来,slva的声音便灌了过来。

    “亲爱的悠悠,昨晚的新婚之夜,过得可是满意?”

    尤悠蹙眉,下意识的将手机换到另一边,防止叶昊会听到她说的话。

    “早安,slva。”

    “嘿嘿,赶紧告诉我,昨晚叶昊是不是直接将你的睡衣给撕了,然后化身为狼!还有还有!他的能力如何?持久力如何?满足你了吗?”slva跟叶昊认识了十年,要知道,叶昊这个童子鸡,一直是他们这群死党研究的对象!对于叶昊这个趋于完美的男人,她很好奇,那方面的能力如何,是否也是那么完美?无懈可击?

    slva让她不由自主的浮现昨晚的场景,脸颊悄悄的爬上一层绯色。不过……

    “你等我一分钟。”尤悠说。

    她捂着手机话筒,扭头问叶昊:“昨晚不是你给我换的衣服?”虽然这个话题问的羞涩,但是她依旧红着脸问了出来,因为,她发现,有的人欠抽!

    叶昊听到她的话,耳根悄悄的红了,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前面的路况,十分镇定的说:“不是。”

    尤悠刚好继续跟slva说话,又听到他补充了一句:“不过,以后我都会帮你换,不假他人之手。”

    “……”是不是,男人都是这般的无师自通?谁来告诉她,为毛一只说到换衣服都会脸红的童子鸡,竟然如此这般直接的说出,这么暧昧不清又温情脉脉的话?天性使然?

    尤悠淡定的撇开视线,“slva,我会好好谢谢你昨晚为我做的一切!”咬牙切齿的味道。

    但是slva那神经比排污管还粗的女人,根本就听不出尤悠话里隐含的意思,或者说,她不够了解尤悠,若是此时换做是苏浅或者是宋希,她们铁定会死皮赖脸的说不是她们干的……

    “不用谢,你告诉我叶昊那方面的能力如何,也不枉费我特意从英国带回来那一件真丝性感睡衣了。”

    呵呵……尤悠觉得她真的是一点也不怕死,甚至是,十分的勇敢,很好!非常好!

    “slva,你去我家等我,我一定会,好、好、谢、你!告你,到底能力如何!”

    “嘿嘿……我就在你家……”

    尤悠:“……”她再一次转头问叶昊,“你确定slva真的是跟你一个学校毕业的设计系才女吗?”

    “是的。”

    “为何,我觉得她应该吃药,是不是今天没吃药,所以脑子有些不好使……”

    “喂!悠悠!你说什么……”

    这边的尤悠,已经啪一下将电话给挂了,继续说下去,她怕自己会折寿十年,降低自己智商跟slva聊天,她做不到。她忽然觉得,若是slva嫁给了自己的哥哥,以后,会不会生出一个傻包子啊?想想就觉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