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新婚之夜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三个月后,南城举办了一场盛世婚礼。

    叶家的大少爷,迎娶尤家的二小姐。

    那一天,尤悠一袭白色的抹胸婚纱,露出白皙圆润的肩。蝶翼的锁骨,简单又不是优雅。

    而叶昊则是一身黑色的西装,不言苟笑的脸上也有着无法掩盖的喜悦。举手投足之间,贵气尽显。

    尤悠站在叶昊的身边,两人就成了金童玉女。

    连苏浅都说,今天的尤悠,终于有了千金小姐的气质,看着温婉可人。

    这一场婚礼,新闻报纸漫天飞,全部都是叶昊和尤悠婚礼现场的照片。

    对于两人的感情。有各种猜测,有人猜测是家族联姻,公主和王子之间不过是一场交易,但是更多的莫过于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如今结为连理,瞬间被传为佳话。

    可是,只有尤悠知道,自己的心,平静如水,却又暗地里汹涌翻滚。

    新婚夜,尤悠喝得有点多,脑袋昏沉。最后是被叶昊抱回了房间,送她回去以后,叶昊再一次回到婚宴上。

    苏浅和宋希也跟着进了婚房,因为尤悠已经半睡半醒的状态,她们只好跟过来帮她卸妆,否则担心她明天起来脸就中毒了。

    苏浅和宋希帮她清洗的时候,slva也推门走了过来,她手上,还拿着一个袋子。

    “h!两位美女。”slva热情的跟她们打招呼。

    “你好。”宋希微笑着回应她,而苏浅则是点头示意。她比较不习惯跟陌生人太熟络。

    slva举着手里的袋子,笑得神神秘秘的,“麻烦两位帮她换上这件睡衣。”

    宋希接过来。打开袋子将睡衣拿出来,一看……脸颊顿时烧红。

    “这……”她羞得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苏浅抬眼,也看见了,那黑色的透明薄纱,是一件情趣内衣。

    “这是我送他们的新婚礼物。”slva笑得很欢,“很漂亮很性感吧?”

    宋希看着苏浅,等她回话,这件衣服,她是打死也不敢帮尤悠穿上的,她怕尤悠秋后算账。

    苏浅犹豫了一会说:“帮她换上!”如今尤悠已经嫁给了叶昊,那么,她就必须认命做叶昊的女人。

    三人合力将尤悠身上的礼服褪去,又帮她擦了身体,然后扒光换上那件睡衣。

    slva站在边上看着躺在床上的尤悠,发出惊叹:“天啊,她是一个尤物!若我是男人,我也会为她疯狂的!”

    苏浅和宋希也笑了,尤悠的美,她们自然是知道的,平日里她懒撒,不爱打扮,但是穿着的时候还是很讲究,可有些刻意将自己的美隐藏起来。

    “走吧,今晚估计尤卿是不会让人来打扰他妹妹和妹夫洞房的。”slva眨眼,笑得很暧昧。

    slva说的没错,没人能来打扰他们的新婚之夜,这是叶昊事先下的死令,谁敢靠近房门一步,他就剥了谁的皮,另外还安排了保镖在电梯口守着,不让人靠近。而跟他感情好的人,都知道他和尤悠的事情,大家虽然想凑热闹,但是极怕叶昊届时吃不到,会杀人,也不敢冲动乱来,虽然很可惜,但是生命更重要。

    今天他也被灌了不少酒,但是人却是越来越清醒。

    房间里的温度适宜,灯光是橘黄色的,安静温馨,他走近床边的时候,呼吸猛地一窒,顿时觉得口干舌燥。

    床上的人,躺在床上,如瀑的黑发披散在大红的床上,素白的脸酡红熏香,双眸紧闭,红唇微启。橘黄的灯光下,薄纱下肌肤却依旧胜似白雪。性感,妩媚,美不可言。

    叶昊伸手扯了自己的领带,和外套一起丢在地上,一步一步的靠过去,爬上了床。

    一天的婚礼,本就累得全身发软的尤悠,又喝了酒,她躺在婚床上一动不动,早就昏睡过去,连苏浅她们帮她换了衣服也毫无所觉。

    昏睡间,她觉得脸上有热热的气息喷洒过来,然后唇让一热,一阵柔软覆盖上来,一阵湿热在蔓延。

    唇齿间,那淡淡的檀香味悄然滋生在她鼻息之间,她一惊,睁开惺忪的睡眼,就看见叶昊双眼清明的盯着自己。

    他高大的身躯盘踞在她的身上,脸颊几乎帖在她的脸上,她条件反射的伸手用力一推,然后惊叫了出来。

    “啊!”

    尤悠猛地坐起来,惊魂未定,脑中是晕乎乎的。

    叶昊看着她,眼神炽热无比,她这样坐起来,却不知这样的动作更是动人。

    他沉默着,然后整个人朝尤悠倒去,顺利的将她压在自己的身下,他隔着衬衫,与她肌肤相贴。

    尤悠被突如其来的动作甩得脑袋更昏了,瞪眼望着寸许距离的俊脸,“你……”

    叶昊目光紧紧锁住她,“悠悠,今天开始,你是我的妻子。”

    尤悠这睡得不清不楚的脑子,终于知道怎么回事了,她怎么就蠢得忘记了自己结婚了,而叶昊,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已经是自己的老公。

    她的酒清醒了几分,心跳骤然加速,只能愣愣的看着他。

    叶昊的大掌抚摸上她嫩滑如丝绸的脸,指腹上的触感,让他爱不惜手,而尤悠更是心惊肉跳,她哪里有见过这样的叶昊?人前,他都是一副高冷的面瘫相,每次见到他,她避而远之,生怕被他冻伤。

    房里灯光有些暗,而他的脸被一片阴影笼罩着,所以尤悠根本就看不清他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是一片烧红。

    他也很紧张,心里紧张得血液一波一波的冲击着,心跳极快,像是要冲出胸膛,但是他没有退缩,他在失控中维持着冷静,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冲动。系讽夹号。

    而尤悠被他的手指弄得有些痒,他动作太过亲密,而眼神过于暧昧,她紧张又恐惧。

    她知道自己不能拒绝,不能逃避,这样的事情,早晚都是要面对的,可是,她却在害怕。

    她害怕得想要想尖叫,又无法喊出来,只能瞪着眼无辜的看着他。

    忽然,叶昊的脸一压,唇吻上她的眉心,眼睛,鼻子,脸颊,然后滑到唇上。

    记忆中的味道,多了一份酒的香醇,他按捺不住就醉了。他渴望更多更多,唇游到她的脖子上。

    他没有忘记那天南山上,她白的透明的脖子,那样的震撼,他感受她的血管的跳动,很快的频率,冲击得他忽然用力吸。

    “咝”尤悠倒吸一口冷气,“别!”

    她突然出手捏住了他的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她轻轻抖着,眼底是满目的惊慌。

    叶昊停了下来,抬头看着她,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身上有点像发烧,却又比发烧还要难受。

    “我……我……”尤悠声音有些发抖,她不知道怎么办,但是她怕了,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她居然怕得想哭,“我没有准备好……”

    他憋了二十八年渴望,在叫嚣着,挣扎着,她却半路喊刹车。

    此时的他,就跟武侠小说上说的那般,武林高手对决的时候,使出浑身解数的绝命招数,却不得不临时收回攻击,被自己反攻成内伤。

    他看着她惊慌的眼神,像一只受伤的兔子,祈求的看着自己,他的心底隐隐作痛。是要继续?还是停止?

    “抱歉。”他声音沙哑,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液,然后深深的呼吸,“是我太急了。”

    他们之间,相当于闪婚,虽然这三个月,他尽量多接触她,但是因为她的逃避, 效果并不理想。

    他很明白,她在纠结,在徘徊,在一步一步的逼着自己的心对自己的理智投降。她已经尽到最大的力气了,否则在婚礼前,她早就逃跑了。

    尤悠又羞又窘,心情很复杂,“给我些时间,好吗?”

    给我一些时间,说服我在自己,将自己交给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就好了。

    他盯着她,说:“好。”

    意外的,他没有逼迫自己,应得很快,让尤悠有些愧疚。

    “不过。”他说:“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不要再逃避,我们想现在是夫妻,试着接受我,接受我的一切。”

    尤悠心头有些慌,他是看出来自己逃避了?

    “好,我答应你。”

    叶昊这从她的身上爬起来,一把扯过旁边的被子盖住她的身体,又低头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你先睡,我洗澡。”

    尤悠这才松了一口气,扯着被子翻过身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耳边隐约传来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啦的。

    没过多久,她感觉到床的另一边陷了下去,然后一阵温热的气息靠近自己,腰间就多了一条强有力的臂膀。

    她一惊,想要逃离,叶昊的声音便从背后传来。

    “不要躲避,我就抱着你睡觉,不会做其他事情。”

    “我不习惯……”

    “那就慢慢习惯。”他有些霸道,“我喜欢这样抱着你。”

    不知为何,听到他这句话,尤悠一怔,鼻子有些酸,这句话多么熟悉,曾经那个人也是经常拥抱着自己,或许是因为不忍心,她停止了挣扎,但是身体依旧僵硬。

    忽然,叶昊用力将她一把翻身抱过来,她整个人贴到了他的胸前,她的手就抵在了他光着胸前,烫的她想要挣开,但是他的力道却很大,无法挣脱。

    “叶大哥……”

    “叶昊。”他闭着的眼睛睁开,重复,“叫我叶昊,或者昊。”

    尤悠咬唇,不跟他在称呼上纠结,“你这样抱着我不舒服。”

    他将她提上来一些,让她枕在他的肩窝上,“就这样睡。”

    尤悠还想说什么,终究是闭口不言。

    他的呼吸均匀的喷洒在她的额上,而他沐浴后的肌肤有着青草香,他的皮肤很热,两个人帖在一起,自己的柔软低着他的结实,让她有些羞涩,更加不敢有大动作了。

    她明明没有印象自己换衣服,这会儿却发现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帮自己换的,想到他帮自己换衣服,她有些懊恼,也不敢跟他确认。

    就这样反反复复的纠结,慢慢的一阵困意袭来,她沉沉的睡去。

    脖子上的呼吸渐趋平稳均匀,叶昊这才睁开眼,半阖眼皮,看着她的睡容,在她的额前印下深深的一吻,搂着她,在她特有的奶香味中,随着她的呼吸,缓缓入梦。

    今夜,温香软玉在怀,她终于躺在他的怀里,他很满足,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