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喜欢就去追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空山寂远,眼前的女子纯粹的白脸红唇,安静的睡容,而他却只剩下满腔的压抑。

    即使过去了三年,她嘴里叫的那个名字。那个心尖上的名字,依旧是北川,而不是他叶昊。

    叶昊僵直的蹲在她的身侧。眼光复杂的盯着她,即使他费尽心思,即使他耐心等候,她还是不肯回头,哪怕答应嫁给他了,她依旧保留一块圣地。

    尤悠啊尤悠,你说,我要怎么办呢?

    他撇开眼。看见她垂在身侧的手,她浑身上下没有几两肉,雪白的臂藕看着更是只有骨头,然而那么雪白修长的手,在手腕处,却有一条触目惊心的疤,丑陋的像一条蜈蚣,突兀不已。

    他眼底一痛,温热的手指便轻轻触碰着那一道疤痕,凸起的线条,摸得他心尖颤抖。

    这里是怎么留下的,他再清楚不过了。若不是因为这道伤口,她或许早就已经是他的妻。

    他从不后悔自己对她用了计谋,唯一后悔的,就是当年,她差点丢了一条命,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她对那个男人的用情竟然如此之深,甚至万念俱灰的抛弃自己的生命。

    叶昊把她的手轻轻搁在她的肚子上,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望着她刚刚眺望的山头。想象着她的心情,将林间的绿叶和远处的都市,一一掠过眼底。

    又低头。看了她半响,然后转身离开。

    尤悠,没关系,即使你现在还无法忘记那个人也没关系,你继续爱他,就让我来,好好爱你。

    迷迷糊糊间,尤悠似乎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檀香味,属于叶昊身上的味道,她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就看到奶奶和吴妈就坐在她身边不远处看着她。

    “奶奶……”

    尤奶奶又好气又好笑,“你这混丫头,真的是去到哪儿都能睡!”

    “这儿空气好,我以天为被,以地为席,躺着这里吸收天地间的灵气……”

    尤奶奶:“……我看你是来喂蚊子。”系讽坑划。

    尤悠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好吧,果然是养了一身的香血来这里喂蚊子了……

    “奶奶,我们回家吧,斋饭就不要吃了……”

    尤悠吃过那斋饭,有盐无油,有素无荤,让她这娇生惯养的美食家实在受不了,每一次都是一种折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臭丫头,就知道你是这样,走吧,回家。”

    “你不吃斋饭了?”

    吴嫂扶着尤奶奶笑了,对她说:“刚少爷来电话,说请来帮你设计婚纱的设计师到了,让我们赶紧回去。”

    尤悠站着一顿,半响后就嘿嘿笑:“我就说,您老人家怎么就这么好,不吃斋饭也答应回家了。”

    尤奶奶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都要嫁人了,还一副孩子心性!”

    尤悠挽着尤奶奶的胳膊,撒娇的摇晃着她的手,“那奶奶的意思是不想我嫁出去?那好,我不嫁了!”

    “你别!我恨不得你这丫头赶紧嫁人,不用再让我费心!”

    “奶奶,我是不是我爸捡回来的女儿啊……”

    有她这样嫌弃自己孙女的么?

    尤奶奶故意扫了她一眼,“我也怀疑是捡的,你这性子都不知道像谁!”

    “嘿!我爸说我最像奶奶了!”

    就这样耍着嘴皮子,一路驱车回到了尤家别墅。

    尤悠走进家门的时候,意外的看见叶昊也在。

    他坐在沙发上,正跟尤卿说着什么,看见她走进来,就停了下来,然后视落在她的身上,让她有些不自在。

    “叶大哥……”

    叶昊挑眉,又变回叶大哥了?

    叶昊对她点点头,起身走过去对尤奶奶献殷勤,他扶着她说:“奶奶,上完香回来了?”

    尤奶奶对于叶昊举止,高兴的连声说好,倒是尤悠撇撇嘴,表示不屑,心里暗暗骂他假殷勤,便自动的坐到尤卿的身侧。

    “哥,我饿了。”她靠在尤卿的肩膀上,蹬掉脚上七公分高的高跟鞋,露出她圆润饱满的脚趾头。

    尤卿垂眸,对于尤悠这样的孩子行为很是无奈,明明二十五岁的成熟女人,还总是像小时候那样对他指使来指使去的。

    而尤家上上下下的人,对于尤悠依赖尤卿,是都习惯了,看着也不觉得有何不妥,唯一想上前去将尤悠拉离尤卿的,就只有叶昊一个人。

    吴妈说:“我去给你拿早上做的点心,你等下。”

    “吴妈,一会就吃饭了,不要给她弄点心了。”尤卿出声制止了吴妈的脚步。

    尤悠不满了,用她修长的手指使劲的戳他的手臂,抱怨道:“哥,你这是虐待吗?我饿死了!”

    “马上开饭,你去换身衣服下来,就好了。”尤卿将她推起来,“赶紧去,吃饱了一会让slva帮你量尺寸。”

    “我说,尤卿,你有头到脚都没有介绍我一下,就这么指使我,不怕我甩手走人?”

    尤悠这才注意到另一边位置上,坐着一个气质出众的大美女,精致的妆容,削瘦的身材,身上的气息有些冷,她长了一双桃花眼,说话的时候,眸光流转,似在勾引人,不过,她说话的语气,却与她的外表十分不和谐,违和感很重。

    尤卿闻言:“slva,你的婚纱设计师。”

    “喂!尤卿,好歹我也是世界级的婚纱设计师,你就这样……”slva不满的瞪眼,声音很凶悍,“就这样介绍?”

    尤卿眼皮都不抬,“有意见,你可以走……”

    “你!”slva被他的话一噎,反驳不出话来。

    尤悠十分好奇的在自家大哥和slva这位大美女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嘿嘿,哥……”她笑得有点阴险。

    尤卿一瞧见她眼底的精光,蹙眉,“少乱想,上去换衣服。”

    尤悠耸耸肩,赤脚踩在地板上就往楼上走,她不急,一会跟slva单独相处的时候,好好问问slva大美女就行了。啧啧,要是自己哥哥跟这位美女设计师有一腿,或许也是不错的事,因为她第一眼就觉得slva十分对她的胃口。

    她一向对美女没有免疫力,甚至看见合胃口的美女,还会贴过去,苏浅和宋希就是那么被她缠着贴上去成了好朋友的……

    叶昊看着她消失在楼梯的身影,心情有些阴郁,她竟然就当自己透明一般的存在,他的存在感,在她眼里彻底被漠视了。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尤悠是一直在避开他的眼睛,只要想起自己昨晚梦见他跟自己接吻,今天再见,努力伪装的平静,在躲进房间的那一刻,终于松了一口气。

    客厅里,只剩下尤卿、叶昊和slva,slva靠在沙发上,翘着腿,随性的打量着叶昊。

    “啧啧……”她发出感叹,“没想到你这小子,守了那么多年,还是在守着这小丫头。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需要我来帮忙你设计婚纱了的。”

    slva和他们是南大同届的学生,当年因为登高社认识了他们,后来慢慢的就成了他们的朋友,叶昊喜欢尤卿家刁蛮小妹的事情,她也一清二楚,不过当年她因为设计,极少参与他们的生活,也只有登山活动的时候,会跟他们混在一起,偶尔一起出去喝酒,所以尤悠也不认识她。

    叶昊对于她的话不予置否,“你当年承诺,我若娶她,婚纱设计免费。”

    “我说你们两很缺钱吗?竟然这样敲竹杠!”好歹她也是国际知名品牌的首席婚纱设计师,拿过国际婚纱设计金奖的好么?出自她手的一件婚纱随随便便一件就价值近百万,他们不单不给她好脸色,说免费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她说完这话,自己倒是先笑了,其实,她又哪里缺这点钱?

    “嗳,没想到,你真的梦想成真了。”

    叶昊看了她一眼,又撇了一眼尤卿,不说话。

    有些事情,大家彼此心知肚明,可是,故事的最终走向,只有当事人才可以确定。

    饭后,尤奶奶和吴妈兴致极好的拿过slva带过来的那些婚纱册,一页页的翻,看到觉得不错的就说要让尤悠试试看,还一边问叶昊意见如何,叶昊也是耐心的回答。

    而在房间里的尤悠和slva,又是另一番景色。

    尤悠可以说几乎是全裸站在slva面前,她一百七十公分高的身材,骨架较宽,衣服脱下来以后,全身看着一点也不会瘦,该翘的翘,该凸的凸,真的是前凸后翘,皮肤白皙透亮,身材比例也十分好,让slva惊叹连连。

    “悠悠,你是天生的衣架子!”

    尤悠任由她在自己身上量来量去的,随意她摆布,当然她是不会告诉她,曾经陪着苏浅一起去当过别人的模特。

    “slva,你喜欢我哥?”

    slva睨了她一眼,“小丫头眼睛倒是挺厉害的,你看出我喜欢你哥,那你看出来叶昊喜欢你不?”

    听到叶昊的名字,尤悠怔忪了一下,“我没有研究过。”其实她是从来没有想过研究,也不敢研究。

    slva看她的眼睛,大约也明白是怎么回事,她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若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只怕叶昊会砍死她。

    “我喜欢你哥的事情,不要让他知道。”

    “为什么?”尤悠看着低垂的脸,“因为我哥不喜欢你?”

    “嗯。”

    “那你可以追他啊,追着追着就喜欢了。”尤悠不以为意,“你要是可以当我嫂子的话,应该还不错。”

    slva哑然失笑,对了,听说,尤悠以前喜欢的那个男的,就是她倒追的过来的,难怪她会这般顺溜的说喜欢就追。

    这个率性的女孩子,思想倒是很单纯,很直接,或许,是尤卿将她保护得好。

    “如果我是十八岁,那么我就会倒追你哥。”slva说。

    十八岁啊……

    尤悠想着自己十八岁的时候事情,印象最深的,竟然就是花了大把大把的时间追着那个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