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旧人无缘,眼前人是良配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这天晚上,尤悠做了梦。

    梦里她看见了叶昊,看见他的笑了以后,觉得那日月光辉皆显黯淡,然后他抱着自己。温柔的吻着她,密密麻麻的让她觉得喘不过气,她有些沉溺。

    忽然。她看见叶昊的身后出现一个人,他清冷的脸上,两道目光冷冰冰的扫来。他薄薄的唇瓣掀动,然后冷若冰霜的说:“悠悠,你怎么能让别人吻你!”

    她倏地惊醒,睁开眼,白色的天花板空旷寂寥,她伸手,发现自己的鬓角一片凉凉的湿意,胡乱抹去。看见窗外的阳光已经照了进来,她转身把脸埋进被子里。

    有些懊恼自己竟然被叶昊的一个吻影响了,更生气的是,她竟然梦见了那个人。

    “小姐。”门外响起了吴嫂的声音,“你醒了吗?”

    尤悠掀开被子,赤着脚丫走过去拉开门。

    吴妈看见顶着一个鸡窝头,衣衫不整,眼睛茫然的尤悠,笑着摇头,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小姐,这样懒惰凌乱,散漫随意的小姐。

    “老妇人说今天要去南山寺庙拜一拜,让你陪着。叫我来叫你。”

    “什么?”尤悠捣了捣耳朵,“吴妈你再说一次,奶奶让我陪她去哪里来着?”

    “南山寺。”

    “嗯,南、山、寺!吴妈,告诉奶奶,我不去!”系吗吗巴。

    “好了。小姐,你赶紧洗漱一下,老夫人等着。”吴嫂根本就不在意她的小孩子脾气,转身先走了。

    尤悠郁闷的甩上门,她倒是真的想不去啊,但是她不去,一会奶奶老人家自己去,吴妈年纪也不小了,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就真的后悔了。

    真的是,每年都必定要陪着她上山几次!这天底下的人,应该都想不到她尤悠会孝顺到如此地步吧!

    哎,就当去那里甩掉霉运好了。

    **

    南山寺长年香火旺盛,香客络绎不绝,所以上山的路修了一条盘山公路,在盘山公路的另一边,其实是还有一条天梯道,小时候,她跟着她爸妈一起爬过几次,后来她爸妈意外去世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走过了,现在是陪着奶奶上去,自然是直接开车了。

    达到寺里的时候,因为时间尚早,来人并不是很多,一下车,就看见不远处有几位的和尚在走动,大广场中有些空旷,中央的香炉有袅袅白烟升起,香的味道淡淡的透过呼吸。

    尤悠陪着奶奶走进大殿,殿上出了角落边上坐着一位老人家,就没有其他人,宁静中只有喇叭播放着男人低声诵念佛经的声音在回荡,殿上中央一尊如来佛,金光灿灿的折射着几缕光,他万年不变的保持着普渡众生的宽恕笑容,硕大的耳垂像是在倾听着民间悲苦。

    尤奶奶接过吴妈点好的香,递了几根给尤悠,“一起拜拜。”

    尤悠是南大金融毕业的高材生,她是无神论者,不过这是奶奶虔诚的想信仰,她也不好说什么,伸手接过,跟着奶奶拜了拜,然后再接过她手里的香,一起插到香炉里。

    回头,就看见奶奶已经跪在蒲垫拜一下,磕一下头,嘴里不知道叨叨念着些什么。

    “悠悠,快来,过来求一根签。”奶奶朝她招手。

    尤悠有些无奈,不过不好拂了老人家的心情,人名的结果签筒,双膝跪在蒲垫上,闭上眼就开始随意的摇。

    结果用力过度,全部的签都被她甩了出来。

    “你这孩子!”

    奶奶瞪她一眼,“认真点!”

    呃……力度没有把握好,再来。

    终于掉了一支出来,她捡起来,看了一眼,上面写着:

    红叶题新诗莫乱题。御沟无路可通池。欲知齐火原非偶。自有兰田和玉时 。

    尤悠除了认识上面的字,完全看不懂在说什么,简直一头雾水,“这都什么玩意?”

    奶奶一手从她手里抢过来,然后走到大殿角落边上那位老人家那里,将签第给他:“老先生,麻烦你帮忙解一下。”

    那老头子看了一眼奶娘,一旁的吴妈却马上就理解意思了,从包里掏了钱递给他,“老先生,麻烦帮忙解下。”

    尤悠看着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过那点钱也不缺,她老人家喜欢就由她去了,她站在一旁,懒洋洋的。

    那老头子看了看,摇头晃脑装模作样只了说一句:“珍惜眼前人,方有好姻缘。”

    “老先生,能不能说详细些?”奶奶忍不住开口。

    “老夫人,这位小姐与旧人无缘,现在要珍惜眼前人,就可以得到好的姻配,幸福一生。”

    旧人无缘,眼前人是良配。尤悠听了一口闷气堵着,冷撇了一眼那个老头子,然后拉着奶奶的手说:“奶奶,走了。”

    “谢谢啊。”奶奶倒也是停留,对那老头子说了一声谢。

    “悠悠啊,你听到了?看来叶家大小子真的是你的好对象,你可是要好好把握!”奶奶听到了刚的签解,满目的愉悦,脸上全是笑意。

    尤悠忍不住问:“奶奶,刚刚你是故意让我求的姻缘签吧……”

    “带你来就是为了求姻缘签的,难道还带你求财运去签不成?我们尤家不缺钱,不用求。”

    尤悠无语望天。

    “好了,我让吴嫂带我去那边念经,中午就在这里吃斋饭,你自己到处逛逛。”

    尤悠乐得轻松,她确实是听不进去那些天经,让她在那里面在坐上两个小时,她真的会疯掉,于是点头,转身往外走去。

    “吴嫂啊,你说悠悠跟叶家小子,适合吗?”尤悠离开了以后,尤奶奶叹了一口气。

    “老夫人,叶大少那么优秀,我们小姐也好,自然是般配的。”

    “就是不知道,她放下那个孩子没有。”

    “老夫人,你放心吧,你看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吴妈扶着她,宽慰道。

    尤奶奶摇头,又叹了一口气,当年尤悠以为那个人,闹腾成那样,这几年看着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她好多次晚上都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阳台的地板上发呆,能让一向乐观的尤悠露出忧郁表情的,只有那个人了。

    尤悠走出了大院,绕着外面的鹅卵石小路走,走在一出观景台上,抬眼远眺,满山的树木葱郁,在阳光的笼罩下,而愈发的生命旺盛。从上往下看,远远的看见了南城繁华的一片,密密麻麻的楼房,有些呆板,与此处的葱绿相去甚远。

    此处是一片的寂静清,远处的都市满是尘嚣飞扬,她发现来这里也是不错的选择,起码心底的烦躁不见了,意外的平静下来。

    想想自己活了二十五年,除了这三年,以前的每一天都市潇洒惬意的,怎么这三年就浑浑噩噩了。

    她在石板椅上直接躺了下来,抬眼望着远处的蓝天。

    我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你肯定不知道吧,就算知道,你也是漠不关心了,当年你走得那么果断,那么决绝。

    尤悠闭上眼,耳边隐隐约约的传来山涧流水声,鸟儿的鸣叫,安静下来,只剩下天地之间。

    慢慢的,她竟那样睡了过去。

    为了更好的实现追妻计划,叶昊将公司丢给了自己的弟弟,并跟他承诺,娶到尤悠以后,正式接手公司,放任他去做他喜欢的事情。

    今天一早,他就跟尤卿问了尤悠的动向,知道她上南山寺,他便穿了一身白色的休闲服就跟了过来。

    刚刚在大殿里的时候,他就在外面看着她难得乖巧的跟着尤奶奶烧香拜佛,忽然发现那样子的闹腾的她很可爱。

    她和尤奶奶走了以后,他就上去跟那个老先生问了求签的事情,听了老先生的话,他的心情格外的明媚,虽然他从来不信鬼神,但是此时,他却格外的虔诚,认为那姻缘签上,说的就是他和她。

    他一直远远的跟着尤悠,看着她盯着远处发呆的时候,留给他一个哀伤怨的侧脸,然后直接在石椅上躺下来,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气质,也没千金小姐的贵气,只有粗鲁得不行的随性。

    他站在远处看了很久,发现她一动不动,蹙眉轻步走过去,发现她竟然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而鼾甜,只是眉宇上有轻轻的哀愁,不知道她梦里是否又遇到那些不开心的事。

    他一直开心的女孩,竟然也有一天,变得如此哀愁。

    叶昊在她的身侧蹲下来,细细打量着她的睡容,她浓密微卷的长睫毛,覆盖在上面,投下一小片阴影,挺直娇气的鼻梁,飞薄的唇瓣,她的皮肤很白,很嫩,没有任何的涂抹,干净彻底。

    视线往下滑,是她秀气的脖子,脖子上的肌肤因为太白,可以看得见她皮肤下细细的青色血管,不懂为何,看到他的脖子,他忽然有些口干舌燥。

    他的脑中忽然飘过这么一段话:等级最低的色狼看胸,高一点的看屁股,再高一点看腰,最高级的色狼看脖子。

    那么,他现在是属于最高级的色狼?因为他发现他真的很喜欢她白得透明的脖子,细细长长的,似乎轻轻一咬,就会破皮。

    忽然,尤悠动了动,她的脸歪向他的方向,两人的鼻息得很近。

    他伸食指,轻轻的在她眉宇上抹平她那皱起来的川字,试图抹平她的不安和难过。

    手指触上她的皮肤,那嫩滑的触感,让他有些爱不惜手。

    然后,慢慢的,他的手,往下滑,就滑到了她的脖子上,碰到她的动脉,那里正在一下一下的跳跃着,那样的触碰,似乎可以感受她血液流淌的温度。

    他眼睛盯着她的脸,手却轻轻的摩挲了她脖子的肌肤,约莫是感觉到有些痒,她又动了动,惊得叶昊一下子抬起了手。

    可是她竟然没有睡醒。

    他轻笑一下,然后低头,轻轻的吻上她的脖子,甚至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下。

    然而,尤悠却忽然轻声呢喃了一声:“北川……”

    叶昊的身体蓦地一僵,宛如被一道闷雷劈中,脸上瞬间难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