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的初吻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的心如擂鼓,骤然加速,她理智上告诉自己要避开,然而身体却不听使唤,她下意识的闭上眼。

    然后。她觉得额上一热,一阵柔软覆盖在上面,她闻到了属于他的。檀香味,很淡,很好闻。很舒服,又很热。

    他竟然是亲了她的额头!尤悠心底偷偷的鄙视了一下自己邪恶的思想,脸偷偷烧热起来,太丢人了!她竟然还闭上眼睛等待他的吻!

    啊啊啊!!!尤悠你这白痴!她心情无比的狂躁!

    她蓦地睁眼,阳光透过漏光的树,点点斑斑的撒在他的身上,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看见他像刀削雕塑五官分明的脸。似乎有几分微红。

    他近在咫尺,那双深邃眼睛深不见底,用她看不懂的眸光牢牢摄住她,像两口井,要将她吸进去。

    她听见一声,很轻的笑声从他的喉咙溢出,低沉悦耳,他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竟然有着笑意,虽然很淡,但是她确定他在笑!

    “你……”尤悠一时忘记了尴尬,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奇的看着他,那张俊脸。极浅的笑,好看得让她惊艳。

    “嗯?我怎么了?”叶昊发现她惊呆的模样,笑意更浓了些。

    “你笑起来,很好看。”真的好看,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笑,虽然又浅又短暂。但是她还是傻傻的。老老实实的承认自己看呆了。

    她认认真真的说:很好看。

    叶昊的心陡然一动,他垂着眼帘,墨黑的眸中倒映着她一尘不染的白皙瘦脸,因为瘦,她的眼睛显得特别大,眼眶处的乌青也无法遮掩她一双眸光潋滟的眼。

    尤悠被他炽热的视线盯得脸上燥热,不经意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瓣,这一个动作无疑是极大的诱惑,一个男人,面对这样无声的邀请,简直就是无法忍受。

    对于叶昊这个,饿了二十八年,忍了二十八年,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而她这位当事人,浑然未觉自己招引了一匹饿狼,傻乎乎的像一只小羔羊。

    叶昊的思绪已经在脑海中转了几圈,他非常想知道,她唇齿间的甘甜,她的味道。

    于是,他顺从自己的身体,顺从自己的心,亲一下吧,他想,忍得太辛苦了。

    头便低下,这一回,不待她反应,直接覆盖在她柔嫩的唇上。

    一旦触碰,他就忍不住轻轻的叹息,真的好软,原来女人的唇瓣是这般的柔软,像是棉花糖,一碰就沾在唇上,便融化了。又像是果冻,富有弹性。

    叶昊闭上眼,贴着她的唇,感受着她的温度和清香的气息。这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吻,他本能的张开唇,含住了她的唇瓣,像孩子舔糖果那样,一下一下的碰着她。

    尤悠被惊呆了,她的眼睛瞪得老大,看见叶昊紧闭双眼上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颤着,他的脸蒙上一层异常的红,让她懵了,傻了。

    她想,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她从小到大视为面瘫男神高不可攀的男人,竟然吻了自己!

    而且,还羞得满脸绯红!

    她楞神过后,发现他吸着自己的唇瓣,慌忙伸手要推开他,“叶……呜呜……”

    妈呀!他的舌头竟然毫无预警的钻进了她的口腔!

    叶昊正吻得上瘾,她就张口了,他的舌顺其自然的就蹿了进去。嗯,她口中的味道果然是他喜欢的,甚至于,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甜美,他不由自主的加深这个吻。

    感觉到她的挣扎,他便一手扶上她的细腰,一手禁锢着她的后脑勺,让她迎合自己。

    尤悠被她箍得死死的,她的双手抵着他结实的胸膛,隔着衬衫,似乎都觉得他的肌肤烫手,他吻的有些慌乱,有些不受控制,她的唇有些痛。

    最后,尤悠是痛得有些难受,手握成拳,用力的锤打他,发出阵阵的咽呜声,试努力唤醒这头食髓知味的饿狼。

    叶昊这才清醒了几分,瞬间松开了她的唇,与她隔着一小段的距离。

    两人的呼吸急促,脸颊同样的飞红,他甚至吻得动情,漆黑的眸中有些迷茫的雾气。

    尤悠瞪着他,“谁让你吻我的!”

    去他妈的面瘫,哪里像她印象中的高冷男神!她现在嘴巴痛得恨不得一脚踹死他!

    痛的一阵阵发麻,都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啃破了皮!她敢肯定,她的唇一定肿了!

    叶昊一愣,脸上的红悄悄蔓延到耳根。虽然他是男人,而且是成熟的男人,但是,他从未经历过情事,没碰过任何的女人,现在居然二话不说就强吻了尤悠,那个见到他就跑的尤悠。

    眼前的她红唇微肿,眸光湛湛的瞪着他,慵懒的语气中有着炸毛的生气,他的心跳就不受控制的加速,然后血液倒流冲到脑海。

    面对她的质问,他即使心里已经兵荒马乱,即使已经面红耳赤,却依旧保持着极端的冷静。

    他说:“你在诱惑我。”

    “靠!”尤悠这下真的是顾不得他是谁,话不经大脑就冲了出来,“你哪只眼睛见到我诱惑你!”

    他对她的脾气了若指掌,只是她在他面前永远是乖巧胆怯逃避,这是她第一次如此火爆的朝自己呛声,并且,就在被他吻了之后。他忽然觉得心里升起无限的柔情,为她对自己态度的转变。

    早知道吻一下就可以让她不害怕自己,他就应该早些吻的。

    “两只。”他说,“我两只眼睛都看见你诱惑我,诱惑我吻你。”

    尤悠半张着嘴巴,半天反应不过来,“你……你……你说什么?!”

    叶昊忍不住又笑了,他今似乎笑得有点多,前面二十八年的笑容加起来,都没有今天笑得那么多。

    他说:“退一万步来说,你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吻自己的未婚妻,有何不对?”

    沉默寡言?高冷面瘫?啊呸!尤悠瞬间觉得自己真的是瞎了眼睛,才会将他看的那么神圣,那么高不可攀!这个男人,简直比流氓还要无耻无下限!

    她真不知道自己以前到底在怕他啥啊?居然见到就跑!“叶昊!你是陈世美吗!?就算是未婚妻,我们也还算是陌生的吧?这感情还没有开始培养,你倒是先吻上了,有你这样的吗?!”系吗坑技。

    “悠悠,我不是陈世美,事实上,我是柳下惠,刚刚是我的初吻。”

    纳尼?!

    “二十八岁的成熟男人,你跟我说你是初吻?”尤悠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我上面写着‘白痴’两个字?”

    “我说真的。”叶昊发现她竟然不相信自己,忍不住蹙眉。

    “真的?”

    他认真的点头,“真的,我没必要骗你。”

    其实尤悠不是不相信,毕竟他刚刚吻她的动作看来,他就完全是一个新手,胡乱的啃舔,吻得她有些不舒服。但是,她有些抗拒在这个认知,自己竟然成了他初吻的对象,这种感觉很奇怪,她怎么觉得自己有亏欠他似的。

    叶昊见她沉默,又说:“所以,悠悠,你要对我负责……”

    “……你不是要娶我了?还负责个屁!”

    她一连爆了好几个粗口,叶昊眉头都不皱一下,“我的意思是,以后不能让别人吻你。”

    尤悠的心头一跳,那莫名的烦躁又蹿了出来,她一眼不发的转身越过他要走。

    叶昊却拦住她,“去哪儿?”

    尤悠深呼吸一口气,掰开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我想静静!”

    约莫是察觉了她眼底复杂和抗拒,叶昊松开她的手,她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出后院。

    叶昊站在原地,望着她消失的背影,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唇,那上面,似乎还停留着她唇瓣又软又有弹性的触感,她的温度,她的味道,竟淡淡的笑了。

    来日方长,我的女孩,你跑不掉的。

    “你这么猴急,惹恼她了我可不会管你。”叶昊正在回味着尤悠的味道,身后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头也不回,就知道来者是谁,尤悠的大哥,尤卿,跟自己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你不懂,她以往每次见到我都耗子见到猫一样,我不能任由这样下去。”

    尤卿看了看叶昊,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她是我妹妹,你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所以如果她伤心了,我是会站在她那边的。”

    叶昊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阿卿,从小到大,你见过我什么时候伤了她?”

    尤卿想了想,还真的没有,不过……

    “那是因为她见着你就跑,了,你根本没机会伤。”

    好家伙,这痛处踩得他的心窝痛。

    “以前她跑,我放她跑了,现在,她跑不掉的。”叶昊勾着唇,严重浮现异常的坚定,那是志在必得。

    尤卿也看着尤悠消失的方向,他忽然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了还是错了,明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心底有着一个人,知道她为了那个人要死要活,也知道叶昊对她的心思,他一直都是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现在将两人拉到一起,能不能得到最后的结果,他没有把握,因为他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

    “我将她,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