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结婚了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尤悠坐在沙发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搭在面前的桌子上,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的,有节奏的敲着。眼底郁燥已经到了极点,但是坐在她身旁的那位鹤发奶奶,嘴巴还未停歇。

    “悠悠。这小伙子好,爸爸是大学教授,妈妈是钢琴教师。他是海归,人又帅,有有气质,去见一面。”尤奶奶拿着照片,递给了一旁已经不耐烦的尤悠。

    照片上的男人,带着金丝框眼镜,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尤悠松开自己要掉下来的下巴,一手结果,借着澄亮的光线打量了一眼,刚要说什么,身旁的尤奶奶就打断了她要出口的拒绝。

    “悠悠啊,你必须去见,不然我让你哥没收了你那辆保时捷,让你开n!”尤奶奶慈祥的笑着,那岁月的沟壑勾勒着属于她的风韵。

    尤悠盯着她半天不吭声,憋了许久,“奶奶,您这么威胁我,真的好吗?”

    “我这是为你好!你看你和你哥。哎呀,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儿子和媳妇去的早,丢下两个孩子给我,还不听我的话,呜呜……”尤奶奶捂着了脸,当场就哭了起来。

    尤悠黑了一张脸。又来了又来了!

    她伸手捏了捏眉心,哭笑不得的看着自己的奶奶,妥协:“k!我去见,我去见还不行吗!我输了,我去!您别哭了!”

    尤奶奶的捂着掌心下的眼睛闪过精明的光,她就知道自己的孙女吃这一招。

    **

    “尤小姐,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尤悠放下筷子,端起一旁的饮料抿了一口,这才睁眼瞧着对面卡座上的男人,右手习惯性的搭在桌面,修长的手指重复节奏的敲着桌面。

    一顿午饭,从她坐下作了自我介绍开始,对面的这位男人,就滔滔不绝的从卢梭讲到柏拉图,从《理想国》讲到《百年孤独》,从钢琴曲衍生出一个世界观,从一个世界观感叹到我广大中华的堕落……

    足足一个小时,他的嘴巴叽叽呱呱的说了一个小时,还不带喘气脸红,中途就喝了半杯水,然后现在,他问: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

    尤悠其实压根一个字儿也听不进去,但是却记住了几个关键字。

    她说:“兴趣睡觉,爱好吃。”简单,直接,对面的男人直接傻眼。

    尤悠说的没错,她的兴趣爱好就是睡觉和美食。

    “呵呵,尤小姐真爱开玩笑。”男人尴尬的圆场。

    “沈先生,我可没开玩笑,您刚说的卢梭和柏拉图是什么鸟,我压根不感兴趣,我只知道毛主席,因为他赤裸裸的印在人民币上面。”顿了顿,她又道,“我们果然不是同类,你是‘海龟’,我是凡人,我想,我们没必要继续聊下去,鸡同鸭讲,浪费口舌。”

    尤悠忽然听到有一声低沉的男音笑声从她背后的卡座传来,虽然不大,但是十分清晰。她也不在意,反正这种事,她又不是第一次干,尤其是对面这男人似乎对自己恨感兴趣,她不粉碎他的苗头,她就叫不尤悠。

    那一位沈先生被尤悠这一番话雷得当场石化,脸色发青,“你……你……”

    他“你”了个半天也说不出一句,一气之下直接站起来,“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粗陋!”

    男人要走了,尤悠淡定的坐在卡座上,抬着头,露出一个自以为十分温柔的笑,伸手作了一个请的动作,“好走不送。”

    看着男人愤愤而去的表情,尤悠这才慢吞吞的拿起自己的包,从位置上站起来,她原本想直接离开的, 但是鬼使神差的停下了脚步,转身就走到了她身后的卡座上。

    她想要看看,那一声低沉好听的男低音的笑声,到底是谁发出来的。

    然而,看见男人的脸的时候,尤悠的身子就有些僵硬了……

    他坐在卡座上,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白色的衬衫,蓝白条纹的领带,浑然天成的凌厉气势,扑面而来。

    “叶大哥……”尤悠唤了一声。

    叶昊眸光湛湛的盯着眼前的女儿人,她穿着很随意,白t恤,黑棉裤,红布鞋,身材高而瘦,黑色的中长发随意的束成一根马尾甩在脑后,额前有几缕碎发随性的飘着,她的皮肤很白,又透出点点的粉红,那一双澄澈灵动的眼睛,隐隐藏着一抹狡黠,这样看上去,俨然十八岁的大学生。

    她慵懒的声音叫“叶大哥”的时候,眼睛是在漂移的,似乎在懊恼自己多事的跑过来?

    叶昊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淡淡的说:“又被逼来相亲?”

    尤悠撇撇嘴,有些憋屈的点头,“嗯,有事,先走了。”

    “等下。”叶昊出声拦下了她的脚步。

    尤悠疑惑的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还有事?”

    叶昊这个人,留给她的印象,从小就是:严肃、呆板、面瘫、高不可攀!所以即使她再调皮,再会惹是生非,但是对他从小都保持着一定距离,怎么说呢?就是像对自家哥哥那样,是一种高高在上的信仰一样的存在,可不同的是,她可以跟自家的哥哥撒娇撒泼,但是对他是敬而远之……

    自家哥哥跟他的感情不错,她是知道的,毕竟一起长大,不过她跟他并不熟络,他似乎从小就很忙,见他一次也不容易,见面的次数真的是十根手指头都掰得过来,现在他更是人人仰慕的南城最具价值的黄金单身汉之一,她对他就更加敬谢不敏了。

    “本来我们应该明天才会见面的,不过既然这么巧,就今天见吧。”叶昊脸上的严肃表情没有没变化,呆板得像是带着面具。

    “我们明天会见面?”这下尤悠傻眼了,这怎么回事?

    “你奶奶跟我爷爷说好了,安排我们明天相亲……”

    “什么?!”尤悠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卧槽!她的心底此时就像有千万只草泥马在狂奔,这这这!跟叶昊这面瘫高冷男相亲?!奶奶她老人家是疯了吧!

    “你可以问下你奶奶。”叶昊似乎很满意她受到惊吓的模样,慢里斯条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然后对坐在对面的助理使了一个眼色。

    助理虽然云里云雾的,但是接到他的眼神以后,心领神会的站起来,“老板,我先离开一下。”

    叶昊挪动了一下屁股,用眼神示意尤悠,“坐。”

    坐?尤悠看着他,他让自己坐他身旁去?疯了吧他?她什么时候跟他熟到可以随便坐他身侧了?

    “叶大哥,不坐了,我约了朋友,先走了。”尤悠没由来的觉得有危险在蔓延,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此时不溜待何时?

    叶昊见她一脸防备,心底好笑,脸上不动声色,轻轻颔首,“那明天见。”

    “呵呵……”尤悠尴尬的笑了笑,“再见!”说完,她飞快的朝门口跑了出去。

    鬼才会跟你明天见!

    叶昊看着女人矫健的身姿,眸光暗了暗。

    他又不是洪水猛兽,她用得着这么明显的防备着自己,有机会就就溜?

    助理重新走了回来,“老板。”

    叶昊眼皮都不抬,径直站了起来,颀长的身躯,完美的比例,举手投足之间的高贵气质,浑然天成。

    “以后这样的饭局,不用再安排到行程里。”

    “是。”助理虽然好奇,但是他不会随意过问老板的意思,他不想说的,谁都不要想去过问,否则只会自讨苦吃。

    不过,刚那位尤家二小姐,可真有意思,见到老板就活见鬼的表情。

    然而下一秒,让助理更吃惊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听到老板打电话说:“爷爷,我答应您要求,不过我有一个条件,我要尤悠跟我结婚。”

    叶老爷子正在喝茶,听到自家孙子的话,一口茶水全部喷了出来。

    “跟悠悠那丫头结婚??”叶老爷子惊呼,“阿昊,你小子在开玩笑?!”

    叶昊的眼中露出一抹坚定,“爷爷,你还是想想怎么把她说服,答应跟我结婚,不然,一个月以后,公司的事情我就撒手不管了。”

    “你臭小子!”

    叶昊果断的挂了电话,又对助理吩咐了一句:“去尤氏。”

    这边的尤悠惊魂未定开着车,脑海中回想起叶昊那面瘫冷脸,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见鬼!”

    她赶到宋希的小公寓的时候,一颗受惊的心脏依旧未曾恢复。

    来开门的人是苏浅,尤悠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亲爱的!”系土央亡。

    苏浅却一个侧身,让尤悠扑了一个空。

    “你又想在这里躲几天。”苏浅冷漠的声音不咸不淡。

    尤悠踢掉鞋子,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热死了,希希!我要啤酒!”

    宋希乖乖的去给她拿啤酒,苏浅却是踹了她一下,“不是相亲,结果如何?”

    尤悠接过啤酒,猛了灌了一口,将今天相亲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苏浅和宋希都笑了出来。

    “你说,他是不是有病?相亲的时候竟然讨论哲学!靠!我被他足足茶毒了一个小时啊!这鸿沟如何跨越!疯了!”

    苏浅望着她,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小悠,不管对方是哲学家,还是教育家、钢琴家……只要不是那个人,你都不会接受吧。”

    尤悠拿着啤酒的手一顿,然后又灌了一口啤酒进口,啤酒的苦涩味在舌尖上蔓延到喉咙,她忽然觉得有些烦躁。

    “没有的事。”她矢口否认。

    “是吗?”苏浅忽然伸手摸到她的脖子上,一手拽着她脖子上那条挂着一枚戒指的项链,“那为何还留着这个?”

    尤悠一僵,脸色有些难看,她紧抿着唇,伸手将项链从苏浅的手里去抢了回来。

    宋希有些担忧的看着尤悠,又对苏浅摇头,但是苏浅根本就不管宋希的暗示。

    “尤悠,你听着。”苏浅的声音近似冷酷,有些无情,她冷硬的说:“他已经结婚了!”

    她们看见尤悠原本红润的脸,瞬间苍白,她拿着啤酒罐的手在颤抖着,然后猛地灌啤酒,酒水洒了出来,从她的嘴角滴落在她的白色体恤上。

    他结婚了。

    她以为自己已经埋藏到够深的那一张脸,冲破尘土,有些模糊的倒映在她的心上,她感觉心口有鲜血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