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恭喜你,当了爸爸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宋希推着苏浅往前走,“浅浅,去他的身边。”

    苏浅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然后就看见了人群中的他。

    今天的他没有穿西装,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套着一件灰色的毛线衣,最外层是一件黑色的夹克,苏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冷酷却帅气的厉傅白。他清冷的脸上有着浅浅的温柔笑意,像大雪初霁又似皎皎月光,他在万千人群里显得那么出色。与众不同。

    当她被推到他的面前,他低着头,菱唇微勾着,脸上,眉宇上,无处不沾染了笑意,站在着人潮如水的世界里,苏浅只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扑通扑通的。仿佛世界都安静了,只剩下她和他。厉傅白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她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心情激动的,让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都在颤抖,明显的颤抖,不受控制,她的每一步都踩在他的心上,他想,这就是他的女人。

    厉傅白从口袋中拿出一个锦盒,单膝跪在了光可鉴人的地板上,他微微抬着头,带着真挚又虔诚的目光。注视着苏浅,像是一至上无比的仰慕。

    他缓缓的开口,那声音,沉静温润,“浅浅,嫁给我。”

    嫁给我。我最爱的浅浅。

    “我爱你,用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这辈子,给予你庇护。”

    嫁给我,浅浅,我最爱的浅浅,相信我,会给你一切的幸福,直至终老。

    忽然,周围的哨声响成一片,围观的人潮如海啸,齐声呼吁:“嫁给他!嫁给他!”

    苏浅低头望着跪在地上的虔诚男人,他的眼底一片澄澈,干干净净呈现给她,没有任何遮掩,直通心底,任她摸索。

    她的眼前一片朦胧。

    我的爱人,我终于,回到你的身边,听到你虔诚的声音,干净无暇的眼睛,触碰到你最滚烫的心。

    苏浅张开,刚要说:好。

    旁边却突然冲进一个人,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声音回响在温馨动人的场面里。系以节弟。

    “等一下!”

    苏浅的面前突然就多了一道黑色的影子,她高挑的身材,一身风衣飘逸而来。

    “答应嫁给他之前,先还我一样东西!”李槿的声音清晰传开,周遭围观的人群全都傻眼了。

    而人群中,顾景鸣和一群男人眼露兴奋的举着摄像机站在那里,激动得像一头饿极的狼遇见了食物。

    苏浅的两位舅妈也笑得极其阴险,凑到顾景鸣的身侧说:“啧啧,顾三,你可够狠的呀!”

    顾景鸣却是笑着说:“这事跟我没关系!”

    苏浅茫然的看着李槿,刚要开口,不料李槿却猛地低头,瞬间吻上了她的唇,苏浅微张着嘴,让李槿顺利的将舌头送了进去,快速的在她的口腔里舔舐了一遍。

    霎时间,周遭全部安静了下来,安静到诡异……

    厉傅白黑着脸,瞬间站起来,伸出的手还没有碰到李槿,李槿扯着苏浅一个用力的转身,风衣飘起,行云流水动作帅气的迷晕了一群少女芳心。

    厉傅白下意识的扶住苏浅,李槿趁机用力吻了一下退开,然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像是在回味苏浅的味道。红唇一勾,“味道果然是够甜啊!”

    “李槿!”厉傅白的声音阴森森的,他的眼神冷的可以杀死人,李槿怕死,但是,横是一刀,缩是一刀,她心心念念了十年的味道啊,终于让她尝到,死而无憾!

    “嘿嘿,小五,你什么便宜都占尽了,我就亲一下,不亏!”

    “哇!”

    就在此时,周围竟然哇声一片,这声音实在太大了,厉傅白和浅不由得顺着众人的视线转头。

    投影屏上,不知何时,已经换了画面。

    上面正在播放着一段视频。

    昏暗的灯光明灭交替着,厉傅白抱着苏浅坐在吧台上,低头亲吻着她,唇、耳朵、脖子……

    那画面暗流涌动,暧昧的气息那么浓郁,让人心情彭拜到极点。

    苏浅的脸轰一下红了,身体也是僵直的,而厉傅白,怒极反笑,他冷冷的扫过站在人群中的那一群人,看着他们兴奋的叫着:“老大!这是礼物!”

    厉傅白对他们笑了,然后说:“我会给你们回礼。”

    苏浅有些哭笑不得,她自然也是看见了顾景鸣还有自家舅妈她们,那一群人,那兴奋到极点的眼光,明眼就知道这一切都是他们故意的!

    李槿的身影已经不见,周围的人群越来越激动。

    厉傅白这次所谓的浪漫求婚,最后,还是等不及苏浅说:好。

    直接拿起戒指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然后拉着她迅速从人群中撤离。

    后来苏浅一直强调,他根本就没求婚成功,但是,厉傅白因为栽了那么大一次跟斗,自己的女人,竟然当着几千号人的面子,被一个女人吻了去,他压根就不理苏浅的抗议和不满。

    当然,顾景鸣和那一群队友,轮番被厉傅白一个个剥了一层皮,李槿更是那天之后,连夜出国,在国外游荡了一年多,苏浅他们的婚礼,她都不敢出现。

    不过,按照厉傅白那种小心眼的男人,即使过了一年多,甚至是当了爸,依旧不忘记要报仇。

    对付李槿的办法很简单,他给李母送去了一张又一张照片,告诉她这些男人如何一等一的好,然后李槿回国以后,每天被她母亲大人绑着去相亲,她终于明白,小人是不能得罪的!

    **

    两个月后的早晨。

    苏浅起来后忽然晕倒在地上,厉傅白发现的时候肝胆俱裂,抱着她急急忙忙的冲进医院。

    结果。

    “恭喜你,太太怀孕2个月了。”

    厉傅白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久久无法回神,一种愉悦瞬间冲击着他的全身。

    “你是说,我要当爸爸了?”

    苏浅已经醒过来,看着厉傅白那么精明的一个男人,听到自己怀孕了,去却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不由得好笑。

    厉傅白跪在床边,握着苏浅的手,喜悦的神色不言而喻。

    “浅浅,我要当爸爸了!”

    苏浅哑然失笑,和他食指紧扣,眼眶有些湿润,“嗯,你要当爸爸了。”

    八年前,他们有过一个孩子,可是,最终未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悄然而去。苏浅不止一次梦里看见一个孩子,哭得声音悲恸。

    如今,他们有孩子了。正在她的肚子里茁壮成长。

    苏浅怀孕五个月。

    厉傅白陪着她到医院产检,医生说孩子很健康,妈妈身体也很好。但是最让厉傅白激动的不是这个,而是另一句话。

    “适量的性生活有助于孕妇生产。”

    于是乎……

    “老婆。”

    苏浅眼睛盯着手里的书,眼皮都不抬一下,漫不经心的应了声:“嗯?”

    厉傅白见她不理自己,大掌就从她的背伸过去,圈住轻轻贴着她的侧腰,唇凑到她的耳边,对着她吹气。

    这一动作,让苏浅惊得手里的书啪一下掉了下来,“厉傅白,你……你想干嘛?”

    他张口,含着她的耳垂,轻轻的啃咬,“医生今天说了……适量的性生活,有助生产……”

    一阵的酥麻从耳朵传遍了苏浅的身体,似乎察觉了她的的变化,厉傅白的眸光变得暗。

    “老婆,你好敏感……”

    “厉、傅、白!”苏浅被他说得羞又囧,身体确实格外的敏感,他的触碰让她舒服极了。

    “嗯?”厉傅白的吻开始一路向下,撩开了她的衣服,因为怀孕,她的身体丰润饱满,胸前更是晶莹剔透,原本平坦的小腹,此时已经高高隆起,她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异常的迷人。

    苏浅被他亲的浑身发软,双眼迷茫,厉傅白看着这样的苏浅,艰难的咽了咽唾液,他觉得怀孕以后的她,更加迷人……

    **

    五个月后。

    苏浅挺着一个大肚子坐在沙发上挺着两位舅妈在碎碎念。

    苏浅凑过去,就看见她们又拿着几张当红国际男模的裸照在研究,呃,不是裸照,有穿内裤,不过已经被两位活宝意淫到内裤都透明一般的存在……

    二嫂:“啧啧,这麦色的肌肤,这八块腹肌,哇,这一双美腿,美呀!”

    大嫂看了一眼,淡定补充:“嗯,不错,但是那内裤碍事,我回头黑一下网络看下能不能有他的全裸照。”

    “噢!大嫂!你是我的偶像!”

    “回头记得帮我把医院里那些垂涎我家老林的女人清理干净。”大嫂提出条件。

    “没问题!我叫她们以后都不敢再看大哥一眼!”

    苏浅:“……舅舅,你们回来了?”

    两位嫂子倏地坐直了身体,然后转身,果然就看见自家老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

    “麦色肌肤?”

    “八块腹肌?”

    “美腿?”

    “全裸照?”

    两个男人一人一句的说着,两个女人哭丧着脸,一副见鬼的表情,而苏浅则是憋不住笑,猛地笑了出来。

    不过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肚子一阵阵的阵痛,让她瞬间五官扭曲。

    两位嫂子马上就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要生了!快快快!送医院!通知小五!”到底是经历或生孩子的女人,虽然平时不靠谱,此时却格外的冷静。

    厉傅白赶到医院的时候,苏浅刚被推进了产房。

    苏浅躺在产床上,只觉得身体都被撕裂了,痛的她直骂娘。

    “用力,憋一口气用力!”医生不停的说着诀窍,不停的提醒苏浅用力。

    但是苏浅憋不住气,下体阵阵的缩痛简直要了她的命。

    汗水浸湿了她的发,她喊得口干舌燥的,“医生,我想喝水……”

    一只手指修长的大掌飘到苏浅的面前,苏浅咬住习惯猛的吸了几口,然后就看见了厉傅白高大的身影站在产床边上。

    “老婆,加油。”他低头,在她满是汗水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痛死我了!都怪你!”苏浅捏着他的大手,有些喘。

    厉傅白轻笑了一下,“嗯,怪我,让你受苦了。”

    苏浅忍不住的笑了,下身又是一阵痛。

    她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叫到声音都沙哑了,终于,听到了孩子的哭声。

    医生讲孩子裹好,“恭喜,是位千金。”

    厉傅白看着襁褓里,浑身是血,有些皱巴巴的小人,皱了皱眉头,又露出了温柔的笑。

    “抱给我,看看。”苏浅有气无力的说。

    厉傅白从医生手里接过孩子,送到她的面前,轻声说:“辛苦了。”

    苏浅看着孩子,又看看厉傅白,然后发现了他的眼眶里,竟然蓄满了晶莹的水泽。

    苏浅心的一软,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孩子的爸爸。

    “恭喜你,当了爸爸。”她微笑着对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