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补身子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厉傅白的俊脸,就近在眼前,他笑得很温柔,身上的气息也格外的温柔,温柔的苏浅想要尖叫……

    “很开心?嗯?”

    嗯?那危险的调调。苏浅知道,自己,死、定、了!

    “嘿嘿。你怎么也在这里?”伸手不打笑脸人,苏浅有些心虚,自然就是笑着试图软化厉傅白心底的狂风暴雨。

    “嗯,我老婆跟一群男人玩得难分难舍,都不知道我在后面站了多久。”

    惨了,他不是刚到的,而是到好一会了?

    “这里,有点吵……所以不知道你来了……”其实,压根没想到你会找到这里好吗!

    “还要玩吗?”

    “不,不玩了……”苏浅快要哭了,妈呀!这男人生气起来好可怕!好难哄!

    “再玩一会,尽兴点。”

    苏浅蹭一下站起来,拉着厉傅白的手就往外拖:“不好玩。不玩了!我们走!”

    她早就将两位舅妈抛弃了,当然,两位舅妈的下场,不会比她好到哪里去……

    厉傅白将苏浅直接带回了自己在西城的私人公寓,苏浅刚走进门口,就想撒腿逃跑,但是她的想法还来不及实施整个人就已经被厉傅白扛在肩上,直接扔进了沙发上。

    “厉傅白。你冷静……”苏浅看见他高大的身躯压过来,大气都不敢喘。

    “是我太纵容你了,竟然去那种地方玩得那么乐不思蜀,嗯?”他的唇储顺着她的眼睛、唇、脸颊,然后细细的,密密麻麻的啃着她的耳垂、脖子、胸……

    “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他一边亲一边问,苏浅身体轻颤,心也在颤啊,她觉得自己死定了。

    “你这么爱跑,那就罚你三天下不了床。”

    “厉傅白啊,你这么纵欲过度是不对的,你就不怕精尽人亡啊?凡事讲究一个细水长流,你要保持好体力才行啊!”苏浅开始往后退。

    厉傅白轻笑一声。

    “浅浅。一天三次计算,一年按照三百六十五天,我给你计算一下。你欠下我多少次?八年一共是八千七百六十次,所以我离精尽人亡。还远着……”

    “你……你……唔……”苏浅接下来,完全就无法在开口说话。

    他带着她一次次攀上无人之地,脑海中盛开了璀璨的烟花,然后只剩下一片空白,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昏昏欲睡过去,嘴里还念着:禽兽……

    厉傅白将疲倦的女人抱紧浴室冲洗了一番才让她安心睡去,心底那些醋味在她刚刚的一次次求饶中消散。

    其实他是有预谋的,在她说了想要孩子以后,他知道,现在是她的排期,所以他必须辛勤劳作,尽快让她怀上孩子,这样她才不会到处乱跑。

    想到孩子,厉傅白的心又软了,他抚上她的熟睡到了脸,那天她黑白分明的双眼满满的期待,让他的心被塞得满满的。

    这个女人,给自己出求婚那题,却要帮他生孩子,真的是,让他爱不惜手。

    **

    亲眼看见苏浅被厉傅白带走,两位舅妈又想起苏浅那天吞吞吐吐的样子,然后就自行领悟了一个苏浅无法说出口的,羞于启齿的话厉傅白不行?

    于是乎,为了让厉傅白行,两位舅妈十分热情的邀请厉傅白上门作客。

    林老爷爷早就习惯了自己两媳妇搞怪,而且他也喜欢她们的性子,横竖犯错了又有儿子会出来摆平,于是。两位嫂子是越来越过分的事情都敢玩。

    这天晚上,林家意外的热闹。

    林老爷爷、两位儿子和媳妇,还有外孙女以及未来外孙女婿齐聚一堂,还有什么比这更美满热闹的?

    二嫂子一看见自己的外甥女来了,忙拉着她躲到书房里。

    苏浅昨天接到电话说今天到林家吃饭,所以日子才好过一些,厉傅白昨天没有折腾她,想来回来吃饭也是不错。

    其实她也搞不懂,明明就是躲回林家的,结果第一天就被他揪到,一天都没有呆在林家,想来挺对不起外公的满心期待的。

    不过她已经打好注意,今晚,留宿林家!

    “浅浅,快来。”二嫂子朝她招手,一脸的贼光。

    苏浅不知道她们葫芦又买什么药,凑过去,“怎么了?”

    二嫂子神神秘秘的说:“浅浅,我给你传授几招绝活。”

    “绝活?二舅妈,我的跆拳道功夫还不错,不用继续深究学那么多……”苏浅以为她是当警察的瘾发作了。

    二嫂子白了她一眼,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谁要教你动粗了?我要教你的是这个!”

    苏浅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电脑屏幕上的画面,让她的脸轰一下烧滚起来,眼睛瞬间就撇开了,“舅妈!你给我看这钟东西作什么!”她是又羞又愤,哭笑不得。

    二嫂子鄙视的瞪她,“呿!这可是我珍藏的岛国片啊!这绝对是好东西啊,你学习学习,我保证小五举起来!”

    “哈哈哈”苏浅终于忍不住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保证他举起来?她的意思是,厉傅白不举?这可能吗?根本不可能!她都被他折腾散架了!

    “二舅妈,他很好,真的,所以,这玩意,我不用学了……”

    “那你那天说什么不让他碰你?不是他不举,就是你性冷淡!”系台夹巴。

    苏浅该如何告诉她,其实只是因为厉傅白要的太多,她累的想要逃?

    “不是啦!”

    “不是也没关系,学习下,你以后可以在床上驾驭他!嘿嘿,舅妈跟你说,你占有主导权,那感觉可是不一样的!”二嫂子笑嘻嘻的说着。

    苏浅感叹,她真的不知,自己的舅舅,到底是受了多少的委屈……

    “来来来。”二嫂子拉过苏浅的手,“给你看下冰火两重天……”

    苏浅一开始是不太好意思看,但是被二嫂子说着说着,竟然也好奇心大起,专心的研究起来,心里还冒出一个念头,或许可以跟厉傅白试试看?

    半个小时候后,晚餐。

    苏浅和厉傅白望着自己眼前那一碗黑漆漆的汤水,蹙眉了一下,但是也不多想,就直接喝了下去。

    苏浅舔了舔唇,问:“这什么汤啊,味道怎么感觉怪怪的?”

    林老爷爷也没在意,听到苏浅说,便要问厨房的厨子,结果大嫂子说话了。

    “药材熬的牛鞭汤,我熬了一个下午呢,给你们补补身子。”她吃了一口饭,笑都眼睛灿若星眸。

    众人一听,餐厅瞬间肃静下来,饶是林爷爷着见过世面的老头子,也忍不住红了红脸,更不要说脸皮薄的苏浅。

    牛鞭这玩意,谁不懂啊?可补肾扶阳,壮阳的神药啊!

    苏浅红着脸睨了一眼厉傅白,却见他神色淡定,丝毫不受影响,苏浅猛地又收回目光。

    苏浅一抬头,就对上对面两位舅舅但笑不语的眼神,还有两位热情过头的舅妈春心荡漾的笑容,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这些还不够,两位林家嫂子,似乎特别热衷干一些惊世骇俗的事情。

    晚上的时候,苏浅洗澡出来坐在床边擦头发,抬头,就看厉傅白竟然流鼻血了。

    “你怎么流鼻血了!”她丢下毛巾,冲到他跟前,拉着他走进了浴室,帮他用冷水拍额头。

    厉傅白只觉得这个女人傻的可爱。

    “浅浅。”他哑声道。

    “怎么了?”

    厉傅白的大掌猛地搭上她腰,隔着那一层薄纱触碰她柔软的身体,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倒流直冲脑门,那鼻血又流了出来。

    “我要你。”

    苏浅一掌拍在他脑门上,“鼻血流不停了,你就不能收起你的兽欲吗?”

    “那牛鞭汤功效太烈,我现在想要你才能帮我止血。”他的唇已经落在她的脖子上。

    “你穿成这样,不就是诱惑我?”厉傅白低低的笑出声来。

    苏浅的脸一红红,被他亲的酥酥麻麻的电流瞬间电击了她的前身,她微喘着说:“不是,我没带睡衣,这是舅妈准备的……”这种性感睡衣,她当然不会去买,再者,两人关系那么亲密了,她刚刚穿的时候犹豫了一下,觉没什么,根本就没想过会激发他的身体本能啊!

    “嗯,我们不能辜负了舅妈们的好意。”说罢,他拦腰将苏浅一个横抱,一边吻一边返回了卧室。

    苏浅被他压在床上,突然出声阻止了他,“等一下!”

    厉傅白绷着身体看着她,之间苏浅缓缓的露出狡黠的笑容。

    苏浅坐了起来,搂着他的脖子,红着脸说:“今晚,由我来伺候你。”

    厉傅白的眸色一暗,唇边却露出了无声的笑意。

    他哑声说:“好,任你蹂躏。”

    苏浅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将他压在身下,低头,学着他平时那样,沿着他的脖子一路吻下来,手也没闲着。

    厉傅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什么要冲出来,像爆炸了一样,但却极力忍耐着……

    两人第一次尝试这样不同的方式,皆是又难受又兴奋。

    而这个时候,外面的阳台上,有两个女人,拿出一块木板,从另一半的阳台上搭着,小心翼翼的爬上去,正慢慢的打算挪到苏浅他们房间的阳台。

    “大嫂,你快点啦!”二嫂子在后面催促着,眼睛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老二,你闭嘴!”大嫂子有恐高症,此时紧靠一块木板从二楼半空中攀爬,简直就是挑战她的心里素质,但是没办法,她实在想偷窥一下,就一下……

    “你们在做什么……”

    忽然,他们的身后,一道声音响起来,低沉而危险。

    大嫂子一下子吓得死死抱住了木板,不再一动,而二嫂子,回头,就看见自家的老公和大哥,一身休闲居家服帅气的站在身后。

    只是,着帅气得有些吓人啊……

    两个女人,加起来快一百岁的女人,竟然想着偷窥自己小外甥女的闺中密事,这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

    林家的两个男人,自然都是了解自己老婆性子的人,她们今天的一举一动,便知道她们想干嘛,果然,就是在这里偷偷摸摸了。

    “老公……”两个女人,被自家老公直接拎回房间,直接用身体教育她,与其偷窥,不如亲身实践……

    西城的月亮比较红,因为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