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玩得开心吗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周五一早上班,韩冗就被请进了总裁室。

    “接下来的工作,全部让周总接手。”厉傅白坐在老板椅上,双手交叉握在一起。

    韩冗望着自家老板的脸上在冬日里的都宛如春光拂面的俊容,心情有些复杂。是的,他知道,最近他老人家有事。还是喜事。

    人逢喜事精神爽,大概,说的就是此时的厉傅白。

    不过,韩冗最关心的是……

    “老板,意思是我可以跟着你休息?”韩冗已经好久没有休息过了,久到,放假是什么滋味都忘记了。

    但是他的希望在下一秒就扑灭了。

    “周总未找到助理,你要留下来。”好无情,好冷酷的声音,这话就像是医院里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的医生,对你说:抱歉,我尽力了……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坐在边上的周霖长腿交叠在一起,饶有兴致的盯着厉傅白。也将韩冗那丧尸一样的表情收在眼底。

    “怎么?韩特助嫌弃我?”

    韩冗僵直着身体,哭丧着脸说:“周总开玩笑了。”

    果然,老板身边的人,一个二个都有相同的一招绝活,那就是:威胁,持强凌弱!

    他怎么就那么命苦,赚点饭钱老婆本和未来的奶粉钱,竟然咬被他们威胁……这个无爱的世界。

    谁都知道。若说厉傅白是商场里的一匹野狼,那么,周霖无疑就是一头笑面虎。

    韩冗当初听到别人这样的评价,也是很认同,是的,一匹狼和一头虎,都是……禽兽。伺候完狼伺候老虎,不容易。

    周霖面带微笑,“你打算将你家的破庙扔给我,自己去逍遥?厉小五,你这样坑你哥我?”

    厉傅白眼皮都不抬,“你得愿赌服输。”

    “为期一年,一年后,你必须自己回来,否则我就将厉氏拆了卖出去!”周霖言笑晏晏。但是说话时又含狠带辣。

    谁料,厉傅白菱唇翕动。

    “三年。”

    “厉小五。你要知道,这是你的公司,不是我的。”

    “你当时输给我的时候,是怎么承诺的?”厉傅白丝毫不在意,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心情极好。系台巨巴。

    “三、年!?”周霖怒极反笑,“你小子别告诉我,你需要三年的蜜月假期!”

    厉傅白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我老婆怀孕生孩子,我总要好生照顾着。”

    “生个孩子用三年?你小子不要太扯了!”

    厉傅白煞有其事的说:“你没有听过,一孕傻三年吗?老婆生完孩子,肯定脑子不好使,我必须承担起照顾她和孩子的责任,不然老子儿子调教不好,你帮我打理一辈子公司的事情?”

    周霖坐在沙发上,彻底傻了,“sht!你小子太无耻了!”

    而一旁的韩冗忍不住咧嘴笑了,但是不敢笑出声来。他从不来不知道,沉默寡言的老板,竟然会如此的……嗯……侃侃而谈?

    而躺在床上的苏浅,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她浑身酸痛的爬起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

    想起昨晚厉傅白那疯狂不要命的压榨自己,苏浅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体又酸了几分,前几天,厉傅白几乎都不碰她,她也乐得轻松,然而,昨晚,因为她的一句话,给自己引发了一场灾难……

    想起昨晚的对的话,苏浅除了后悔,还是后悔。

    她不过就是说了一句:“厉傅白,我们要个孩子吧。”

    然后他就力耕不息,看来接下来的日子都不好过了,她是不是应该避避风头?但是,避到哪里去啊?

    对了!林家!

    苏浅冲进浴室将自己洗漱了一番,然后就干脆果断的联系上了她的两位舅妈。

    那两位一听说苏浅要来,兴奋的半死,林老爷爷听了也很高兴,他们是巴不得苏浅回去的。

    等到这天晚上,厉傅白回到家中,没有灯光为他亮起,没有香喷喷的饭菜,没有他倔强的美丽小女人,他顿时就慌了,刚要转出门寻人,就收到了一条信息。

    “亲爱的,鉴于你昨晚的兽行,我身心疲惫,故回林家歇些时候。”

    厉傅白看到“兽行”二字就笑了,昨晚似乎确实霸道了一些,竟然让着女人被吓跑了?不过他很快笑不出来了,那以后结婚了,是否她经常要这样跑?不妙,很不妙。

    为今之计,就是只能委屈她尽快适应,跟上自己的速度。

    苏浅发完信息以后,将手机随手一丢,然后双眼发亮的盯着眼前那一锅飘着一盘辣椒和红油的火锅垂涎三尺。

    “两位舅妈,我真的爱死你们了!”

    苏浅一直喜欢吃辣,尤其是冬天的时候,来一锅火辣辣的火锅,简直就是食指大动!

    她现在是满脑子都是眼前的美食,什么都跑到了九霄云后。

    林大家嫂:“浅浅喜欢的话,我们可以经常出来吃。”

    林家二嫂:“大嫂,大哥知道了定会让你漱口三十遍……”

    她们在说话,苏浅已经夹起来锅里的肉,大快朵颐起来,一双黑白分明对于眼睛,但是听到她二舅妈的话,她还是十分好奇的问,“为什么?”

    二嫂回答:“因为,你大舅舅是心脏科医生,有严重洁癖!若是知道你大舅妈跑来吃这种……”她指着那端冒着热气,油泼泼的火锅,“地沟油的饮食,漱口三十遍,已经是仁慈,没准洗胃都会上了。”

    苏浅瞪眼:“真的吗?”她望着林家大嫂子。

    “真的。”林大嫂说,“我曾经因此吃臭豆腐,被他抓去洗过一次……”那也是唯一一次,因为林娘子被她老公整的生气了,洗胃啊!一个管子从喉咙伸进去,尼玛的她都想死了!后来直接一个月不理他,约莫是知道自己过了,他也控制自己的洁癖症。

    “大舅他,不会对我下手吧……”

    “一般不会,但是会被他嫌弃。”

    苏浅还没有见过两位舅舅,那天他们来抓人的时候,苏浅还在睡觉,等她醒过来,他们已经带着人离开了。

    苏浅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舅妈,你们,是不是……在拿我当挡箭牌……”

    两人听到苏浅的话,异口同声的说:“当然不是!”

    瞧瞧,着默契,说不是,鬼才信!苏浅就说啊,她们俩就那么欢喜自己回来林家呢?原来是有目的!

    “嗯,我回头会跟我大舅说,大舅妈没有吃麻辣火锅。”苏浅笑得很温柔。

    “至于二舅妈,我不会告诉我二舅你一会想带我去西城最豪华的夜总会见识见识。”

    “嘿,将我亲爱的大外甥女,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你舅妈我们也不容易的,说吧,你有什么条件……”二嫂子马上就戳了她的手臂。

    苏浅盈盈一笑,“你们只要帮我挡下厉傅白,不让他碰我,我就帮你们保守秘密,并且,跟你们继续快活下去,怎么样?”

    苏浅当然知道厉傅白不回乖乖坐以待毙了,知道她躲到林家来,肯定很快就会赶过来,并且,照他的性格,定会加倍的让自己折服在他的淫威之下……这个时候,若是有两位舅妈帮忙,她自然就是悠哉了。

    “不然他碰?”林大嫂疑惑,“是不是禁欲太久了,让你承受不住?”

    “噗”苏浅一口饮料喷了出来,林大嫂子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传到隔壁好几桌的人,纷纷朝她们投来看戏的眼光,苏浅囧的耳根烧起来。

    这两女人,口无摭拦,苏浅你要冷静,一定要冷静……

    “难道不是?”而嫂子追问。

    苏浅囧的恨不得挖一条缝遁了!

    “舅妈,你们,能不能低调的点说话?”苏浅压低声音提醒她们,“这里是公共场合,你们注意说话词语好不?”

    然后,下一刻,她差点被气得吐血。

    大嫂子说:“都是成年人,做~爱而已,有啥说不得?”

    做、爱、而、已!

    噢老天爷

    感受到周围诧异的目光,苏浅此时此刻,真恨不得不认识对面的两个女人!

    苏浅放下筷子,捂着脸,努力挡住不让人瞧见她的脸,免得以后走在街上,被人认出来,太丢人了!

    二嫂子伸手来拉苏浅的手,“你们吵架了?啧啧,不过,照你这说法,小五是打算做……”

    苏浅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她已经猜测到她接下来会说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她认为自己真的是蠢到家了,竟然在大众场合跟她两逗逼活宝又神经迟钝的舅妈讨论问题,不管她怎么正经的话题,都已经被她们扯成下流的幻想……

    “两位舅妈,好好吃东西,不要说话,否则我马上找我舅舅!”

    接下来,她们再想问些什么,苏浅都回一句:“寝不言食不语,吃饭!”给挡回去。

    吃完火锅以后,苏浅跟着她们去了西城传说中最豪华的夜总会。

    不得不说,两位舅妈真的很会耍,在这里,认识了不少的人,见到她们来的时候,都热情又别有含义的笑着。

    苏浅自然是还不知道,她们之所以跟这里的人熟,那是因为,林家的两位少爷,经常来这里抓人……

    苏浅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疯狂的玩了,当少女的时候,她叛逆的,经常跟一些混混进出一些小酒吧,窝那里面学了不少的东西,现在的摇骰子,她虽然多年不碰,但是也是很快就凭着记忆玩上了手。

    三个女人更几个男人抖得难分难舍,不知道灌了多少的酒下去,一时玩兴起,都忘记了她们身后还有男人的存在……

    厉傅白和林家里两位大哥出现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女人,外套脱了丢在一旁,身上毛线衣,较好的身材各有千秋,竟然就那么赤裸裸的展现在一群陌生男人眼里,胸口就点燃了一股熊熊燃烧的怒火。

    苏浅用力揭露自己的点数,然后欢快的笑出来,那声音真的是悦耳动听,说话也格外的清爽,“我赢了,喝!”

    那边的男人哀嚎,端起酒杯一口气就灌了下去。

    厉傅白站在苏浅的身后,慢慢的坐下来,一手搂着她的腰身,声音温柔的问:“玩得开心吗?”

    苏浅笑得眼睛成了一轮弯月,顺溜的回答:“当然是开心!”

    “嗯,很开心。”

    蓦地,她僵住,身体像机械人一样,慢慢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