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登记结婚 -《浅浅心事,赋予情深》
    雅间里格外的安静,只有水壶的开水在翻滚的咕咕声,苏浅隔着水汽看着对面的厉正浩,等着他解释。

    “厉氏里面一些股东想要做大,一心想着取代小五。自然会给小五使绊子,上一次西城的政府项目最后中标的是j.r集团。厉氏落选,已经引发多位股东的不满,现在厉氏内部不稳,又有外资企业在暗中收购厉氏的股份,一旦他们收购的股份大过小五,小五就会被取代。”

    “你可以直接把股份给他。”苏浅想都不想就说了出来。

    厉正浩苦涩的笑了,“苏小姐,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的真正目的。”他顿了顿,“小五打算退位让贤。”

    “什么?”苏浅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厉正浩叹息了一声,然后扭头望着窗外萧索的蓝天,“他恨我,所以不愿在厉氏继续呆下去了。”

    “你听谁说的。”其实,苏浅心里也吃不准厉傅白的想法。

    “我自然是有人汇报。”

    苏浅这是明了,厉正浩这人是商人,本质上就是狡猾且多疑的,这是商人的通病。所以再集团里面,肯定是安排了呀眼线。一旦有什么异常,就会跟他反馈,为了厉氏,他也是蛮拼的。

    “他让位给谁?”

    厉正浩忽然就笑了,“让给周家人。”

    厉正浩说,“厉氏,当年建立的时候,有他母亲的一半心血。”

    苏浅想说些什么,但是厉正浩不让她开口便接着说:“当年我娶他母亲周宁,就是因为建立厉氏的时候,需要支持,而周家是商场上的佼佼者,所以,她投了很多心思进去……”

    苏浅听完以后。只觉得厉正浩这人,当年,真不是一般的混蛋,是他妈的简直就是人渣!

    他娶了周宁,因为事业,结果事业上获得成功。他就跟自己的旧情人鬼混在一起,最后还害死了周宁。

    而现在厉傅白让周家接手厉氏,他为何还要将股份给自己?

    “你把股份给我,不怕我支持周家的人?”

    厉正浩说:“我并不反对周家人接手厉氏,我担忧的是厉氏里面的董事会联合抵制周家人。”讨肠以才。

    苏浅都被他绕晕了,“然后呢?跟你给我股份有什么作用?”

    “苏小姐,我是厉氏创始人,那些股东跟着我几度沉浮,若是我拱手让周家人管理厉氏,他们断不会同意,到时候若是联合外人对付厉氏,只会更麻烦,将股份赠予你,届时就算他们要求我联合抗议,你和小五手里的股份加起来就有55的持有股,也无人可撼动你们的决定。”

    苏浅这总算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也就是,厉正浩这人,死守着他那点面子,若是那些老狐狸找上门,他就直接说股份已经给媳妇,谁都不会得罪,尼玛的,我重视这媳妇,给也给了,你们这些人,还能把我怎么样?我手里仅有的那么点,站在你们这边,你们也是没有胜算啊!

    “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的那般,我接受。”

    苏浅其实很清楚,厉正浩,这是在向厉傅白示弱,并且从厉傅白的软肋下手,看来这老顽固也是清醒了不少。

    **

    厉傅白回到别墅的时候,灯光亮如白昼,他刚进大门,就闻到了一股饭香,将外套脱下,丢下公文包,径直往厨房走去。

    苏浅忙碌的身影就在忙活着。他安静的倚在门边,看见她一手拿着锅盖,一手拿着汤勺勺了一口汤,置于唇边吹凉然后品尝,吧唧一下嘴巴,再满意的盖上盖子,又开始动手翻锅里的菜……

    他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以往的时候,他回到公寓,明明不算大的公寓,却清冷的宛如空旷的田野,没有灯光为他等候,厨房从来都是摆设。

    如今,因为她的出现,偌大的别墅也变得有了人情味,寒冬变得异常的温暖,有一个女人为他亮起灯光守候,为他洗手做羹,原来,这才是家的味道。

    他大步上前,一包从她身后扣住她的腰,结实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背。他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动作一顿,然后又恢复如常。

    他埋首贴着她的脖颈,轻嗅她的芬芳,一天的疲劳瞬间消除。

    “你回来啦?赶紧去换衣服,马上可以吃饭了。”苏浅头也不回,温柔浅笑的驱赶他。

    厉傅白心情极好的贴着她,“都做了什么?”

    “呃……醋溜排骨、清蒸鱼……”苏浅细细数给他听。他低声闷笑。

    “怎么弄那么多肉?”

    “因为你是肉食主义!”苏浅翻了一个白眼,这个男人,蔬菜都不怎么爱吃。

    不料这话说出来,厉傅白就在她脖子上一咬。

    “呀!你干嘛咬我!”

    “肉食……”

    苏浅:“……你正经点!赶紧出去!”厉傅白也就是逗逗她,乖乖的放手转身去换衣服。

    晚饭过后,苏浅就把东西丢给了厉傅白,厉傅白看了一眼,眉眼含笑。

    “老东西给你股份做什么?”

    “让我当大股东,跟你联合气死那群老狐狸。”

    厉傅白长臂一捞,将她困在怀里,“他都跟你说了?”

    苏浅实在不知道这父子俩在做什么鬼,听力傅白这口吻,他还有阴谋?

    “你在谋划什么?”苏浅想了想,还是不用算计来说他了,感觉那样有些贬他的意思。

    “只是在清理门户。”

    “集团有内鬼?”

    “嗯。”

    好吧,她没有兴趣知道谁是内鬼,与她无关。

    “你真的打算让周家人接手厉氏?”

    厉傅白轻笑,“怎么,你怕你老公没有了总裁位置,养不活你?”

    苏浅听到“老公”两个字脸颊一红,嗔他:“你还不是我老公!”

    “还不是?你确定?那我们现在算什么?”

    “同居男女朋友。”

    厉傅白的脸一黑,眸光一沉,迅速的在算计着,嗯,看来,他要尽快把老公给坐实了。

    “明天我门就去登记。”

    苏浅呐呐的问:“登记啥?”

    他低头狠狠的吻上她的唇,带着惩罚性的吻,直至把她的唇都吻得有些红肿才松开。

    “登记结婚,当你老公!”

    “呿!婚都没求就想我嫁给你?想得美呢你!”

    厉傅白忽然抱着她就往楼上走。

    “你干嘛!”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苏浅用力圈住她的脖子,瞪了他一眼。

    他不说话,将她抱进了房间,然后放在床上,转身从一边的抽屉暗格里拿出了一个锦盒。

    苏浅心一跳,就看见他打开锦盒,然后二话不说,抓起她的手,将那一枚铂金戒指直接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低头吻了她的唇,满眼笑意说:“浅浅,嫁给我。”

    苏浅简直就是哭笑不得,这个呆子!有他这么求婚的吗?!这哪是求婚,明摆着是霸王硬上弓啊!戒指戴好了才说嫁给我,有没有搞错!

    “厉傅白,你这算哪门子的求婚!我不接受!我不嫁!”苏浅一个翻身,从床的另一边滚了下去,然后脚步轻快的冲出了房间。

    厉傅白楞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就笑了,她的意思是,要一个满意的求婚?

    本来他也是打算给她一个浪漫求婚的,但是刚刚脑子一发热,就拿出了戒指直接给她套上了。

    他笑着,然后转身去书房,他听韩冗的话,给顾景鸣打电话……

    苏浅嘴上说不接受这样的求婚,但是她还是带着戒指溜得满心欢喜,这个戒指的牌子她知道,那天厉正浩丢给她看厉傅白带着江媛选戒指,就在这家店选的,这么一来,他是那时候就准备跟自己求婚了?

    虽然很不满意他带着别人去买戒指,但是看在他那么急迫份上,不计较了。

    顾景鸣接到厉傅白电话的时候,他整躺着让一个身材极好的女人伺候着,那暧昧的声响听得厉傅白一阵的皱眉。

    “你就不怕得病吗?”厉傅白捏了捏眉心,实在搞不懂顾景鸣这换女人如换衣服的速度。

    顾景鸣被他的电话坏了好兴致,都还没发难了,他倒是跟自己损起来了,想到自己三番四次被他坏了好事,顾景鸣的语气很不耐烦,“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你他妈的信不信我下次在你跟嫂子好的时候给你打断了,让你也试试这个中滋味!”

    “怎么样求婚才算浪漫?让人让女人接受?”

    顾景鸣一听,一把推开了伏在在身下的女人,对她挥挥手,示意她出去,女人虽然有些不满,但是谁让这个男人多金又帅气?只能乖乖离开。

    顾景鸣这厮阴测测的笑了,“你打算跟嫂子求婚了?”

    “嗯。”

    “求婚嘛,主要就是要让女人感动,这怎么感动呢?当然就是当众求婚啦!而且人越多越多。”

    “人越多越好?”

    “当然,最近j.r集团旗下新开了一家购物广场,过几天就开业了,开业当天肯定是人满为患,你可以考虑在那摆一个心形的玫瑰,然后写上我爱你之类的话,到时候,当众下跪求她嫁给你,保证嫂子感动得马上答应!”

    厉傅白着听着,怎么感觉这么怪异?他堂堂厉氏总裁,曾经的特别小队队长,当着那么多人民群众下跪?

    但是,为了抱得美人归,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真的可行?”

    “当然可行!”

    厉傅白也觉得,那么多人看着,苏浅肯定会答应的。

    “那交给你安排,就在开业那天,你帮我布置好场地。”

    顾景鸣贼贼的笑了,“没问题!”

    然后,顾景鸣就十分尽职尽责的,通知队里的队友们,他们的老大要来一个盛世求婚……